第374章 绝世好贱

“叶蓉姐,你这个朋友……呵呵,好像有点没素质啊。”

柳欣儿脸色也很难看,别人和你打招呼,你看都不看人家一眼,这是什么鬼?

钟叶蓉赶紧用手肘打了夏洛一下,脸上满是歉意和尴尬。

“夏先生,夏先生你干什么呢?”

“怎么了?”

夏洛回过神来。

“东先生在和你打招呼!”钟叶蓉一脸无语。

“噢,你好。”

夏洛打量了这位霸道总裁一眼,眼神透着一丝不耐烦。

“呵呵。”

东志刚顿时笑了,从路过的侍者手上,取过一杯香槟:

“夏先生看起来很厉害啊,年纪轻轻,就出入如此高档的酒会,不知道在哪里高就呢?”

听见这话,柳欣儿抿唇一笑,志刚这招太损了!

这个夏洛,一看就是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东志刚不问他的背景,而是直接问他在哪里工作。这样一来,夏洛肯定答不对题,尽出洋相。

“我吗?我随便做点小生意,谈不上厉害。”夏洛道。

“哦?”

这个答案,倒是出乎东志刚的意料:

“夏先生年纪这么小,能做什么生意呢?我早年也经过商,我觉得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我是做酒水的。”

夏洛心想这个逼真烦啊,要不是钟叶蓉在这儿,他都懒得搭理他。

“夏先生没开玩笑吧?”

东志刚面露戏谑,在他看来,夏洛已经被问得捉襟见肘,胡言乱语了:

“酒水生意,现在可不好做啊!市场十年前就趋于饱和状态了,想必夏先生是跟着家里人,混口饭吃……”

“我说你他妈比的烦不烦啊?你查户口啊?”

夏洛实在忍不住了,张嘴就骂,骂得东志刚一愣一愣的。

“你……”

东志刚瞪着夏洛,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么高端上流的酒会上,这小子,居然骂人?还用如此不堪入耳的词汇?

“没素质的东西!”

柳欣儿怒叱一声,挽过东志刚的手臂,“一看就是游手好闲,坐吃山空的蛀虫!整天混迹酒吧夜店,离开了父母,你恐怕都养不活自己。”

“欣儿!夏洛!”

钟叶蓉顿时有点手足无措,她也没想到,夏洛突然就骂了脏话。

“我养不活自己?呵呵,那你呢,攀龙附凤的拜金女,离开了男人,你养得活自己?”

夏洛眼神戏谑地扫了一眼柳欣儿,“你这身材和脸蛋,估计来钱很快吧?”

“你找死!”

柳欣儿气得面红耳赤,眼底恨意滋生,仿佛被戳到了痛处。

“住嘴!”东志刚忍不了了,怒瞪着夏洛,“向我未婚妻道歉!”

“我要是不呢?”

夏洛笑盈盈的。

“小子,你别逼我……”

东志刚一下子压低声音,语气狠辣道:

“我东志刚在松江这一亩三分地,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你今晚不向欣儿道歉,我三天之内让你进医院,你信不信?”

“不信。”

夏洛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东先生!”

钟叶蓉见势不妙,赶紧插进来,推开两个人,“东先生,夏洛和你开玩笑呢,您别见怪……”

“开玩笑?!”

柳欣儿满头大火:

“有他这么开玩笑的吗?我这身材和脸蛋,来钱快,这什么意思啊?叶蓉姐,你让他说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夏洛,你……你这话也太过分了!”钟叶蓉都气得不轻。

“既然你这么笨,那我就挑明了说。”

夏洛不鸟钟叶蓉,冷哼地扫了柳欣儿一眼,“你,以前,是卖的”

卖的!?

听到这个字眼,一股血涌上东志刚头顶,他骂了一声“Fuck!”,把酒杯一摔,抡起拳头就朝夏洛挥来。

“老公!打死他!给我打死他!!”

柳欣儿疯狂大叫起来。

一拳挥来!?

夏洛轻轻一躲,侧身伸脚,噗通一声,东志刚便被绊倒在地,摔得七荤八素。

“夏洛,不要!”

钟叶蓉见两人打起来了,赶紧劝架,哪想东志刚起身后,看也不看,一拳头朝钟叶蓉挥去!

“钟老师!”

夏洛左手揽过钟叶蓉的水蛇腰,右手闪电般抓住东志刚的手腕,轻轻一拧。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大厅内顿时响起一个男人的惨叫。

“啊啊啊……不不不要……”

东志刚疼得脸都白了,夏洛扣了扣耳朵,“你说啥?”

“放……放手啊!”

“不要放手?哦,好的。”

夏洛说着,又加重了一丝力道,疼得东志刚当场就跪倒在地上,脑门上冷汗直冒。

“夏洛!”

钟叶蓉吓得俏脸惨白,她牵起夏洛的手,慌慌张张地向大门逃去:“快走,保安要来了!”

“这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那不是万向大陆的总经理东志刚吗,怎么被人给打了?”

“估计是为了在美女面前争宠吧。”

四周围观的商界大牛们,自动让开一条路,好奇地看着夏洛和钟叶蓉。

“夏先生?”

其中有一个大佬,认出了夏洛,是张暴富。

夏洛和他对视了一眼,好奇张暴富怎么会来这么low的酒会?紧接着,大厅的门轰然关上,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安保人员,挡在大门口。

一个经理模样的年轻男人,朝夏洛走来,脸露恼火:

“这位先生,你打了人,现在你不能离开这里。”

“这一切都是误会,让我们走吧……”

钟叶蓉上前解释。

“钟叶蓉!!”

柳欣儿带着东志刚,噔噔噔走来,指着她就骂:“我好心好意带你来见识一下上流社会,你就这么报答我?竟然让你勾搭的野男人,打伤我老公,你怎么这么贱啊!”

“啪!”

她话音刚落,夏洛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在她那张打满玻尿酸的白皙脸蛋上,留下五道清晰的红色指印。

“你打我,你敢打我……呜呜呜,老公,你快帮我报仇,帮我打死他……”

柳欣儿跌倒在地,委屈地扯着东志刚的裤腿,哭嚎道:“呜呜呜……我从小到大,连我爸妈都没打过我,呜呜呜!”

“……”

东志刚龇牙咧嘴地捂着手腕,心想尼玛的,我要是打得过他,还要你说?老子早就冲上去,把他碎尸万段了!

“敢说钟老师贱?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卖的,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也敢说别人贱?”

“那你是什么,人贱合一,天人之贱,绝世好贱?”

喜欢修仙兵王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仙兵王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