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静水岩碎拳

“惨了。”

肖雷斌的脸色,刚才还晴空万里,在看到吴莽的一刹那,便晴转多云,乌云漫天。

他经常关注炎国各大城市的黑拳市,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最强新人?

从山东一路打到金陵,再打到东海,再南下松江……打了近百场,只败了四场。

“这下麻烦了,不知道洛哥行不行。”肖雷斌心里揪了起来。

拳师吴莽,走上擂台,活动了一下脖颈,发出“噼里啪啦”炒豆子般的筋骨爆鸣声。

他还未出手,观众们便都能感受得到他的恐怖,之前那个叫科塔夫的毛子,估计连他一拳都挨不住!

“我知道你,松江黑拳市,戴着面具的神秘人,我朋友陈涛败在过你的手上。”吴莽凝视着夏洛。

“陈涛,谁啊?”

夏洛抠了抠耳朵,表示他击败过的人实在太多了,小鱼小虾怎可能记得清楚?

“罢了。”

吴莽摆了摆手,一副大师风范:

“陈涛的功夫,本就虚浮,根基不牢。可我和他不同,我很小就被师傅从孤儿院挑选出来,五岁习武,无论寒冬酷暑……”

“哔哔你马呢?傻狗!”

夏洛张嘴就骂,“你打不打,读者又该骂我水字数了!”

“……”

吴莽沉默了,眼神静如明湖,“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鬼,但是敢骂我的人,除了我师傅,或死或残。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功夫——静水岩碎拳!”

语罢。

吴莽身子微弓,摆出一个很奇特的进攻姿势。看似松松垮垮,实则每一块肌肉都紧绷着,眼神眯成一条线。

“是静水岩碎拳!”

徐枭精神一震,目不转睛地道:

“这可是海外洪门的绝学之一,相传数十年前,由一位武道宗师所创,主张以静水溪流之力,开碑裂岩,是以柔克刚的典范。”

“一次表演赛上,吴莽曾用这招,一击粉碎了半人高的花岗岩,对手当场吓尿裤子。”

“有这么厉害吗……”

王顶标听徐枭把这什么静水岩碎拳吹得这么吊炸天,不由心生怀疑。

场上。

“小子,看招!”

吴莽左脚重踏地面,右手以一个十分刁钻的拳路,猛砸过来,直击下颚。

“咦?这拳法有点意思,竟暗合东瀛的静水流道,创造这门拳法的人,估计和静水流派的刀术大师交过手,而且惨败。”

夏洛一边思考,一边暗暗点头。

“草。”

吴莽见夏洛这种时候还敢分神,犹受奇耻大辱,手中力道,不由加重了三分!

“死吧,无知的小子。”吴莽仿佛已经能够预见,夏洛被打碎下颚骨,喷血倒地的场景。

啪!

可哪想,夏洛一拂手,轻轻松松便将他的拳头砸开。

“什么?!”

吴莽一拳落空,大为恼火,他用尽全力转身,一记高腿回踹,猛攻夏洛面门。

劲溪流腿刃!

不知道多少高手,倒在这一招下,可怕而犀利般的攻击,铸就他剃刀血名!

“太慢了。”

夏洛轻轻吐出三个字,然后右手化作黑色闪电,抓住吴莽脚踝,一个过肩摔,将之狠狠砸在擂台上。

嘭!!

整个擂台,都抖了三抖。

“咳啊——!”

吴莽难以置信地瞪圆眼睛,口中喷出鲜血,他,败了?

区区一招?

“不……怎么可能,我可是老师最得意的弟子,我怎么可能输!”

“赌上静水岩碎拳之威名,我跟你拼了!”

吴莽满脸狰狞,像一根弹簧从地上弹射起来。

心如静水。

吴莽从没有一刻,感觉自己的武道之心,如此寂静,如此虔诚,犹如瀑布之下磐石,又如苍山上的劲松。

他化作一道道黑影,在夏洛身旁环伺,身如流水,步若潺溪,根本没有人能捕捉到他的实体。

夏洛则老老实实杵在原地。

“就是现在!”

吴莽猛然睁开双眼,绕到夏洛身后…

必杀!

大瀑布激流拳!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在一秒内,吴莽挥出了十二拳。

远远望去,吴莽就像凭空长出了三头十臂,疯狂击打夏洛。拳法之凶悍,攻势之猛烈,令人瞠目结舌。

“这……这也太可怕了吧。”

肖雷斌揉了揉眼睛,搂着的两个漂亮美眉,还以为自己在看魔幻电影。

但紧接着。

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夏洛的身体,居然被打穿了?

那副躯体,就像烟雾一般,被吴莽的拳头打出许多洞洞,连吴莽自己都懵逼了。

“不对!”

吴莽迅速反应过来,一抹巨大的恐惧攀上心头,“这不是他的实体,这是……残、残影?”

“差不多,打够了吧?”

下一秒,鬼魅般的声音,在吴莽耳畔响起。

一滴冷汗。

从吴莽脑门流下,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动。

夏洛侧对着他,抡起掌刀,就这么随手砍在他肩头。

咔嚓。

“啊——!!”

身为先天中期武者的力量爆发,可怕的真气,将吴莽右肩筋骨尽数撕裂,他惨嚎着倒在地上。

“还有人的话……一起上来吧,别浪费我时间。”

夏洛没再看他一眼,平淡的目光,扫向四周。

“咕噜。”

七八十名观众,无不咽了口唾沫。

太恐怖了。

连称霸东海地下拳坛的金腰带拳师,都被摁在地上摩擦,谁还敢挑战这个戴面具的。

就在这时,肖雷斌发现擂台上的吴莽有些不对劲,他急忙大吼:“小心身后!”

“我杀了你!”

吴莽左臂尽废,右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匕首,出其不意地插向夏洛的脖颈。

“杀了他,杀了他。”徐枭心中低语。

夏洛早就感受到吴莽的杀气了,一记回旋踢,将其踹得狂喷鲜血,胸骨寸断,飞下了擂台。

如一条死狗般躺在地上,彻底粉碎了徐枭的幻想。

“该死的!吴莽这个废物……”

徐枭暴跳如雷,恨不得把夏洛千刀万剐了。

“你……你想干什么?”

这时,身边的王顶标突然紧张起来,右手置于腰间,随时准备拔枪。

徐枭这才发现,面具人朝他走了过来。

“徐老板,好久不见了。”

“哼,你想干嘛?”

徐枭显然对这个断他财路的家伙,没什么好感,怒冲冲地问道。

“借一步说话。”夏洛眯眼笑道。

“难道是想找我继续合作,打假拳?”徐枭面色一喜。

上次他们合作,收割了一波韭菜,可谓赚得盆满钵溢。

“洛哥主动找徐枭干什么?”

肖雷斌皱了皱眉。

喜欢修仙兵王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仙兵王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