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艳照门事件

“馆主!”

“馆主你终于回来了。”

被护士们称呼馆主的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多,身材修长,一张国字脸看起来颇为严肃。

褚岳看见此人,给夏洛介绍道:“夏医生,他是清风医馆的主人,李皮。”

“李皮?这名字可真够皮的……”

夏洛强行憋笑。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医馆,瞬间引起夏洛的注意。

“哎呀——爸,你跑那么快干嘛啊!”

“沐子?”

夏洛扭过头,便看见一个穿着JK制服+长筒白袜的可爱女孩跑了进来,果然是李沐子。

爸?

夏洛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这李皮,恐怕就是李沐子的父亲,市一医院院长李春迟的儿子。

“夏洛,你怎么也在这里?你来看病吗?”李沐子看见夏洛后,蹦蹦跳跳跑过来,显得极为兴奋。

“褚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皮直接就把夏洛当空气了,走过来郁闷地看着褚岳。

褚岳怒哼一声:

“兔崽子,你还好意思问!今天要不是夏医生在这里,老夫这条老命,就要交代在你这里了!”

“褚老……”

李皮被训斥得缩了缩脖子,“我刚才出去办事儿了——呃,等会儿,夏医生?”

他脸色顿时变得古怪,目光落到夏洛身上,“褚老,你没开玩笑吧?是这小子救了你?”

“废话!”

褚老不悦道。

“居然有能力处理突发性心脏病,还是体质差的老人,有点意思。”

李皮用一种饶有趣味的目光,淡淡审视着夏洛:

“喂,小子,你是哪个医院的医生?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

听说过我?

你算个鬼啊艹!

夏洛听这货的语气就很不爽,要不是沐子的老爹,他早就劈头盖脸一顿骂了。

干脆,夏洛不鸟他,对褚岳嘱托道:

“褚老头,想活得久,我劝你千万别生气,否则急火攻心,我不在你必死。”

“行行,我知道了……”

褚岳吓得大汗淋漓,以后打算每天在心里默念一千遍世界如此美好,我不能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好嚣张的小子!”

李皮眉毛一挑,他可是享誉松江的名医,清风医馆主人,每年寻药问诊的病患不知道几何,谁敢如此不给他面子?

“爸……”

李沐子用力把夏洛拉开,然后悄悄耳语了几句。

他立马瞪大双目:“什么?褚老的那场手术,是他主的刀?”

震惊!

无比的震惊!

李皮看着夏洛的目光,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那场手术,可以说是炎国世上难度最高的胸外科手术,主刀医师白素,凭此举,被业界评为炎国胸外科之神!

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主刀人,并不是白素,而是一位背景神秘的青年。

“就是他么……”

李皮皱眉看着夏洛。

这小子,一副市井小流氓打扮,说实话,他还真不信。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牛蝇!”

陡然间,褚岳暴喝一声,牛蝇哆哆嗦嗦地跪在他面前。

“牛蝇,我看你当东星掌事人这几个月,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敢拿老夫当枪使,你是不是想死!啊?!”

褚岳怒目圆睁。

夏洛在旁边轻咳两声,“咳咳,注意点啊。”

“好的好的,夏先生,不生气。”

褚岳努力平复心境,然后暴跳起身,给了牛蝇一脚。

夏洛:“……”

“褚爷,褚爷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您就看在我在盟里待了十几年的情分上,饶我一命吧!呜呜呜……”

牛蝇被踹的鼻血横流,然后像狗一样爬过来,哭哭啼啼道。

李沐子也认出了牛蝇,躲在李皮身后,有点害怕这种黑帮清理门户的场面。

李皮露出一个很为难的表情:

“褚老,您看我这楼上还有不少病人呢……要不,您回紫竹山庄处理家事吧?”

“小兔崽子!你敢把老子往外赶?信不信我让老李揍你!”褚岳气得骂道。

“老爷子,您就饶了我吧,行行行,您尽快处理吧……”李皮一脸无语。

“哼!”

褚岳坐回床榻,指着牛蝇道:“算你走运,老夫今天不想见血,滚吧,东星社掌事人你就不要做了。”

“啊?!褚老,褚老不能啊……”

牛蝇一听褚岳要撤他职,哭爹喊娘,但很快被几个小弟拉了下去。

正要被拖出医馆时,他突然高声喊道:

“夏先生……夏先生,帮我说句话吧,我手上有你绝对感兴趣的东西!”

“哦?”

夏洛耳朵一竖,摆了摆手,示意放开他。

“说说看,你有什么我感兴趣的东西?”

牛蝇气喘吁吁地直瞪着夏洛,“市一医院,白……白医生的艳照!”

“你说啥?”夏洛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白素?什么玩意儿,你给我说说清楚。”

“看来夏先生对白素小姐的事情,一无所知啊。”

牛蝇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强行挤出笑容:

“您不知道,白素小姐几年前其实有个男朋友,叫陈利康。

此人表面是上市公司的CEO,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实则是个内心肮脏的伪君子。他公司运营不善破产后,债台高筑,为了还债他甚至偷偷拍了白素的一些艳照,高价卖给我……

这个,您也知道,白素小姐是松江四大美女之一,我对她仰慕已久,于是就花了二十万买下了那些照片。”

牛蝇说着说着,夏洛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所以,那晚在魅力酒吧,她是被迫过去的?”

“是……是的。”

牛蝇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那些照片,在哪里?陈利康,把它卖给过多少人?”夏洛追问。

“都在我那边!”

牛蝇连忙回答,“应该只有我,陈利康当时是第一个找到我的,我就直接买断了。”

“给你十分钟,把所有照片都拿过来,一张不许剩下。”

“是……是!我马上派人去拿!!”

李沐子气得半死,恨不得把陈利康剥皮抽筋。

怪不得素素姐会和他分手,这个畜牲、人渣,猪狗不如的东西。

没一会儿。

牛蝇就让小弟取来照片,还有几套备份。

夏洛接过手一看,都是一些洗澡时偷拍的照片,倒也没有多下流,但流传出去,稍加抹黑和歪曲,能让白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嘶啦……嘶啦……”

夏洛看完后,随手撕掉,然后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旋即,他蹲下身,看着跪在地上的牛蝇,“还有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

牛蝇一个劲保证。

“撒谎!”

夏洛眼中红光闪逝,利用血继魔瞳,他能很轻易地看穿一个人的谎言。因为人在撒谎时,有一些轻微的异动是主观意识上无法控制的。

“牛蝇,你小子想死是不是?”K妈骂道:“还不赶紧把夏先生要的东西拿出来。”

“我……我没有,这些真的就是全部了。”牛蝇带着哭腔,装出很委屈的样子。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拿出来,或者……死!”

倏地。

夏洛双目迸发出一道剧烈的无形冲击波,直指牛蝇!

霎时间,他眼前浮现一幅人头累累、尸山血海的猩红画卷,一个眼神,似要将人拉入修罗屠宰场。

喜欢修仙兵王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仙兵王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