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好酒!

昨日林远山也给他打过电话,说是一位十分不错的后辈有事情要拜托他,所以古通才一开始就对夏洛好脾气。

不过好脾气是好脾气。

想了想,将玉石拿起来观看了一会,古通抬眼道:“小子,夏洛是吧,我就叫你小夏吧,远山都和我说了。”

古通说着,拿起玉石便道:“这块玉石少说也得数十万,虽然对于你来说只是小钱,可是对于这块玉石来说,雕刻成一个玉匣子,实在有些浪费。”

夏洛听完尴尬的笑了笑,雕刻成玉匣子自然是有些浪费,毕竟眼下这块玉石,雕刻成手镯,或者其他的东西都好。

雕刻成玉匣子,浪费的材料就十分的多。

想了想,夏洛还是硬着头皮道:“没事,老爷子我雕刻成玉匣子有其他的用途。”

古通看了看夏洛,也不再坚持劝说,毕竟既然夏洛都有自己的决定。

将玉石包装盒阖上,古通道:“行吧,雕刻成玉匣子的话,大概三四天的功夫,到时候你来这里取就是了。”

夏洛听完连连点头致谢。

“好!那老爷子我就先回去,三天后再来吧。”

不过很想准备走的时候,古通忽然开口道:“等等,小子你这就准备走了,不配老头子我喝一杯?不行,你得留下来陪陪老头子我。”

夏洛步子一顿,想了想,爽快道:“那好!那我就留下来陪老爷子你喝一杯!”

古通顿时大笑,说着引夏洛进门。

屋内的摆设更加显得古朴诗意,一进门便是一副挂着的山水画,青松在山,绿水在下,一泻而成,看得出是大家手笔。

还有中间一张方桌子,四张凳子,乍一看没什么不同,可仔细一看,雕工细致,甚是好看。

夏洛望着四周,看得入神。

古通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一瓶酒,取下酒塞,顿时一股清香便扑鼻而来。

夏洛微微一嗅,顿觉香气弥散。

“好酒啊!老爷子你这酒,是不是有些浪费了……”

夏洛虽然不喜欢喝酒,可在流沙中,也多少识得一些好酒。

就眼前这瓶酒,夏洛敢保证,如果没有十年的酝酿,不会有这样的酒香。

遥记得,以前在流沙的时候,夏洛还曾经偷了一个人的酒,被那人追了好几座山。

那是一段夏洛永远不想回忆,却十分怀念的记忆。

古通看了一眼笑了,爽朗笑道:“小子,你叫夏洛是吧,老头子我在这里已经待了快二十年了,鲜少有人来,除了林远山那小子,平日里也没多少人惦记我这个老头子,你今天能来,我高兴,来来喝。”

说着,古通为夏洛满上一杯酒,夏洛不敢推辞,连忙一杯饮下。

酒很醇厚,一口如喉,很是丝滑。

夏洛抿了抿嘴,叹道:“好酒!”

古通看着夏洛笑而不语,轻抿了一口。

夏洛很是奇怪,下一刻,顿觉一股酒意上头,胸口一闷。

古通顿时笑道:“这酒啊,看似温和,可后劲很大。”

夏洛微微平复自己呼吸,嘿嘿一笑。

很快,一瓶酒喝完,夏洛和古老爷子聊了很多,天文地理,人生感慨……

脸色已然泛红的古通老爷子抬眼诧异的看了夏洛一眼,眼前这个小子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夏洛这样的年纪,不到二十岁。

可通过一番长叹,古通发现夏洛的知识相当丰富,甚至对人生也多有领悟,不似一般人。

“小子很不错啊,这年纪有这份阅历,不错不错。”

古通赞赏,竖了个大拇指。

夏洛连连摆手。

目光一转,窗外太阳斜落,掏手机一看,发现已经下午六点。

目光一转,夏洛歉意道:“老爷子,您看这也不早了,小子就先离开了,恕晚辈不能继续作陪了。”

古通点了点头。

“去吧,今天你能来老头子我就很高兴了。”

夏洛拱了拱手,道:“那晚辈三日后再来。”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村子里到了傍晚,村民基本上都回来了。

一路上看着夏洛这副新面孔,很多村民都带着打量的目光。

也和夏洛打招呼,夏洛一一挥手。

很快走到村口,回眸,村民日落而息,一副和谐的画卷缓缓敞开。

夏洛笑了笑,转身走了。

——

姜天明南下。

姜家姜天明南下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武界,很多人不知道姜天明,可暗中也听晓一些消息。

姜家姜天明,乃天子卓绝者,以不足二十岁的年纪,便破先天入战将。

之后短短一年的时间,更是突破至中期。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实力,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年轻一代的扛鼎。

对于姜天明南下这样一个消息,很多人保持观望,毕竟姜家势力范围都在京城附近。

血衣楼,松江分部。

一座古朴的茶楼里。

枭端坐在茶楼顶层,一座十分古朴古典的小屋里,看着上面传下来的消息,不由眉头一皱。

姜天明南下,深明姜家与流沙修罗恩怨的他很清楚,姜天明这次南下,情势不妙。

虽然夏洛的修为也是战将境界中期,可枭更清楚,姜天明只会更强。

毕竟,姜天明可是一代剑修!

这个末武时代的剑修。

同等武者之中,剑修的实力最为强大,也最为强势。

剑修一途,非资质卓绝者不可能。

而姜天明,便是其中佼佼者。

三岁入修炼一途,十岁破后天,十八岁破先天,童年更是破了先天入战将!

这样的天赋,无论摆在那个大势力之中,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甚至于说,如今的武界,连比拟这样的怪物的存在都没有。

夏洛是一个,枭自己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他自认为他也算一个。

“看来夏洛的情势不妙,不过我还是不能插手,血衣楼向来不插手各大势力的争斗,如果我这时候插手进去,无异于将自己给拉扯进去,到时候那件事情,恐是得暴露了……”

枭长叹口气,目光遥遥望着江边那座明时留下的辉煌古楼,半响才对屋外的人招了招手。

“给我去查姜天明的动向,一有异动,便告诉我。”

屋外是一个身着黑袍的青年。

喜欢修仙兵王在都市请大家收藏:()修仙兵王在都市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