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一弦裂岛!

黑芒天雷,竟然被莫南硬生生的种在大地之上!

这无比震撼的一幕,以野蛮的方式直接烙印在所有修者的脑海里,永远都无法忘记!

各个修者都是伏在在地,运转了周身灵力来抵挡,时间也在这煎熬之中,一点点过去了,半个小时,两个小时,半天……

足足过了半天,那黑芒天雷还没有挣脱,仿佛是亘古以来这里就是有一道冲天黑芒。

“此等天象……就连天雷也有来无回!这人,这人是神灵转世吗?”那些老不死呆呆的看着,忍不住木然的摇头,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

这域外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可怕人物!

“只怕,从今天起,姑射岛上最强大的禁地,就是这黑芒之地了!”

这半天时间,也足够让修者们反应过来了,他们一个个脸色虽然还是苍白,但至少是已经正常的站立起来了。

“莫南呢?他人呢?难道死了?”

所有的修者都看向了那道黑芒雷电所在,看着那连接天地也不知道几万米的“黑蛟龙”,所有修者的脸色都一变再变。

“啊……那个,那个是谁?”

忽然,有修者猛的对着“黑蛟龙”一指,只看见在那雷电之中,一个少年身影一步步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全身也是染了一层雷电,就连他的双瞳也是被无限的雷电给充斥着,根本就看不清他的眼珠了。

他身体修长,衣衫猎猎,萧杀的身影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斜斜的背着一把古琴,此人正是莫南!

此刻的莫南赫然是通天境二重!

这样的可怕的力量,足可以碾压眼前所有的修者。

所有修者都是浑身颤抖,他们知道在渡劫之后,有一部分修者的可以依靠雷劫过来的突破力量直接恢复的,而眼前的莫南显然就是恢复全盛状态了。

他们之前想要趁着莫南重伤出手夺宝,那必定是不可能的了!

“灵族印儿在哪?”

莫南走了出来,声音惶惶传出,他的声音仿佛也是带着闷雷之声,让人一听均是心头颤抖,犹如天雷加身,难以动弹。

他对眼前这些修者没有兴趣,就算是有几个老不死已经踏入了真祖境界,但都是三重,四重,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蝼蚁一般。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问一下印儿的情况!

不少修者一听,随即就扑通扑通的跪下,因为他们的种族对莫南,对印儿都是有着仇怨的。

像西妖族,金族这两个大族,他们在前一刻还打算要找机会斩杀莫南。

“莫前辈,那灵族,我们并不知道!她被灵婆带走了!”有个西妖族的老修者颤抖的回答道。

“是的!她带着灵族离开了,好像是直接上了青玄船,离开海岛了。”

莫南闻言,他的身体慢慢的往天空之上飘起,他的神识直接就扫向了整个岛屿,但尽管他的神识强大也仅仅是能够将半个岛屿尽收识海。

他扫视许久,并没有发现灵婆的身影,同时,在这岛屿之上还有诸多的禁锢之地,他的神识并不能够看清楚每一个角落。

“星陨,幻灭——开!”

嗡——

莫南的双瞳瞬间就隐没了雷电,璀璨的双瞳再次出现。

这一次,他直接就从海岛的这一端,看到了另外一端,将海边上的那艘青玄巨船也看得清清楚楚。

而正巧的是,灵婆正带着印儿要登船离开。

莫南的拳头猛的一握,他的神念不可能传得到那边,他的速度也不可能在短短两三天内跨越整座海岛。

他忽然对着跪倒的一个西妖族一伸手,猛的一勾。

西妖族修者就惨叫一声,飞到了半空之中,莫南又再用手一勾,就从西妖族修者的眉心之中勾出一条长长的血线来!

砰砰砰!

他几掌拍出,那条血线猛的一变,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镜子。

嗡——

……

在海岛的另一端。

灵婆正连哄带骗的带着印儿走在海岸之上,她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又是轻轻一笑,那个莫南被玄武大阵困着,必定是出不来的。

“印儿,我们在这岛上很危险,你哥哥必定不想你涉险的。我带着你先回我族中……你放心,只要上了那艘青玄船,我们一切就安全了。”

守在海岸边的一排修者已经是上前行礼了,显然,灵婆在他们的心目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印儿那白皙的小额头已经皱起了一片了,她很不想离开,但如果真的是哥哥想要她先走的话,那她也只能够听从了。

“我要等哥哥,等他一起走!”

灵婆的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了一阵不耐烦,这几天她带着印儿穿过了海岛,经历了多少的危险,一路上还要照顾她的情绪,各种借口都说尽了。

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了,印儿还胆敢跟她耍性子。

“够了——你还想等谁?他被困在那个玄武大阵,绝对不可能出来了。来人,让船上的人准备,我们马上就走!”

印儿大急,大眼睛几乎就要滴出眼泪了:“不,哥哥一定会没事的。我要等他!”

“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他并不是你的哥哥,只不过一个想要利用你的奸人罢了!”灵婆咬牙喝道,她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要将印儿带回族中,她就有手段让印儿乖乖的听话。

“哦?我是奸人,你又是什么?”

忽然间,前面的一名护卫修者口中吐出了冰冷的几个字。

这几个字的语气太熟悉了,一下子就将灵婆和印儿都惊住了,呆呆的看向了那一名护卫修者,但怎么看这人也绝对不可能是莫南。

就在这个时候,这护卫的眉心之中猛的就冲出了一条血线。随之,嗡的一声就形成了一面巨大的血色镜子。

在那巨大的镜子之中,就现出了莫南那漂浮的身影。

假如从高空上看的话,此时此刻,姑射岛的两端竟然都出现了巨大的血色镜子。

“是你,莫南!你竟然从玄武大阵出来了!”灵婆一见,顿时就是脱口而出。

“哥哥,哥哥,你没事,你快来找我!”印儿一见那血色镜子内的莫南也是惊喜的叫道。

“印儿,别担心,不管你在哪,哥哥一定会来找你的!”而镜子里的莫南也是淡淡的一笑:“灵婆,你现在将她放了,自断双臂,我可以看在你与轻轻寒有些渊源的份上,饶过你,也饶恕你全族!”

“哈哈哈,原来你是借人血脉来传话。只可惜……”

灵婆摇摇头,她那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喝道:“哼,你要是真有本事,何必如此传话?我们相隔七八天的路程,你奈我何?这灵族我要定了!”

虽然这七八天并不是一直用来飞行,但最为阻碍的还是途中的禁地,还有很多地方是根本无法越过的,等莫南绕路过来的时候,她早就走得无影无踪了。

她又冷声喝道:“你既然那么在乎轻轻寒那个老妖婆,你就永远的留在此地,跟她陪葬吧!”

“放肆!”

莫南的神色一冷,整个血色镜子都为之颤动,仿佛随时都会裂开一般,他咬牙道:“你竟敢诋毁轻轻寒!她要是死了,又埋在何地?”

“我为何要告诉你,我这就带着灵族印儿离开,你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吧!”

“没有我的允许,你敢带印儿离开——我杀你全族!”莫南那咆哮的声音从血色镜子之中传出。

“好,我等着你杀我的全族!”灵婆轻轻一笑,一手就掐住了印儿就要上船。

轰隆!

就在这一刻,莫南身躯猛的一颤,将背后的轻寒古琴猛的一立!

嗡——

古琴瞬间暴涨!

正常的弹奏,都的将古琴正常的横放,但偏偏这个时候,他却是将巨大的古琴立住了。

他伸手一抚,上面的琴弦也是瞬间变了颜色。

一道道远古的强大气息就在古琴之上散发而出,仿佛这把古琴被解封了一道道封印。澎湃的琴意散发,让整个天地都是笼罩了一层杀意。

不仅仅是莫南这一端的修者,就是灵婆身边的那些修者通过血镜见了,也都是惊得目瞪口呆!这把古琴还真的是神器啊!

铮!!

莫南将琴弦一拉,那夸张的程度仿佛是在拉动弓弦一般。

轰隆!

万千大道之力,滚滚凝聚!就连身后那道巨大的“黑蛟龙”雷芒也被琴弦之力凝聚。

整个天地,为之变色!

这一刻,整个海岛上的凶兽都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纷纷的开始惊恐四散。

在灵婆身边,原本那艘青玄船上是有不少飞禽坐骑的,它们也是嗷嗷的叫着,惊恐的飞窜离开。

印儿更是“啊!”的一声,连连后退!

灵婆的脸色古怪,她看向血镜之中,那莫南分明就是在海岛的另一端,她根本就不用惧怕他。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莫南手中的古琴再一次变得巨大,他拉动的琴弦已经是嗡嗡作响,随之他猛的一放!

铮——

一道琴音万丈芒,血饮万界又何妨?!

铮!!!

万丈光芒,裂岛而去!

喜欢我身上有条龙请大家收藏:()我身上有条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