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她比烟花还寂寞

说到这事,大家都暧昧的笑了笑,曹凌天什么都完美,唯独就是风流成性,他睡过的女人只要她们的第一次,并且只睡一次,绝对不会碰第二次。

甚至燕京这个上流社会的圈子之中还有人打赌,究竟曹凌天会不会睡同一个女人两次。

曹凌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崭露头角,如今他将近三十岁,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碰过同一个女人两次。

所以,沐家为了生意合作才指定将来要嫁过去的沐璇音,她会得宠吗?

显然不会!整个燕京都是等着看笑话罢了!

“我倒是希望她快点嫁过去,这样我沐家就不用整被这瘟神拖累,让她被凌天大哥打入冷宫也不错。哎,扫把星,就知道连累我们沐家!她出生时候就被大师算过了,说谁靠近她都倒霉,都是事事不顺心。”沐燕燕说完,引起了一群人的害怕声。

一众人虽然都过来看热闹,但他们都是不敢太靠近沐璇音的,也只有沐燕燕这样的人才敢跟沐璇音说话罢了。在学校之中,他们看见沐璇音都要躲着,没有人胆敢跟她做朋友,一来真的害怕被噩运缠身,二来她可是曹家曹凌天的未婚妻,谁要胆敢多看她两眼也必然会遭到报复。

“燕燕,你真坏,你沐家不想要也不能够害了我们曹家啊。再说了,我们曹家也不一定会同意啊,凌天哥现在正跟太极宗家的张小姐好着呢,而且我爷爷打算跟香江的首富合作做生意,两家也有可能会联婚。”曹光傲然道。

“好了!时间到了,马上就七点了,大家都回去交作品上去吧!晚上一起吃大餐!”沐凌恒说着就让众人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沐燕燕和曹光对望了一眼,她忽然“哎呀”一声,竟然直接将沐璇音桌上的墨砚给打翻了,而且不偏不倚的就打翻在沐璇音的画上。

沐燕燕伸手一拿,又将墨砚像是盖印章一样拍落到沐璇音写的字上。

一瞬间,两个作品全部毁了!

周围人都是纷纷地呼,惊恐不已,场面甚至有些混乱。

沐璇音看着自己的心血被毁,猛的站起来,心痛的拿着那面目全非的画,咬牙道:“沐燕燕!”

“你看我做什么?是你自己打翻墨砚的,干我什么事?我告诉你,扫把星,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大家都看着的!”沐燕燕突然提高了声音。

唐傅,蔡老,沐三爷等人一见,当即就大步的过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唐傅过来,大家自动的让开一条道路。

沐燕燕伶牙俐齿,还远着呢,她就叫道:“唐老师,三爷爷,沐璇音她自己打翻墨砚了,画都毁了。”

“什么?毁了?”唐傅大步的走过来,发现沐璇音手上拿着的画真的是难以辨别了。

沐璇音沉声道:“是沐燕燕故意毁坏我的画!”

唐傅和沐三爷一听,都是眉头紧皱。

沐三爷问道:“燕燕,是不是?”

“三爷爷,你,你怎么相信她的话?是她自己打翻的,大家都看着呢!你不信你可以问他们啊!沐璇音,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好心想要帮你收拾,你不让,你自己打翻了墨砚就怪我了。”

沐燕燕冷冷的瞪着沐璇音,失望道:“虽然我作为姐姐,什么都要让着你,什么都可以替你承担。但你都那么大了,自己做错的事就不能够自己承认吗?那么多人看着,你还污蔑我!”

曹光连忙道:“几位老师,我可以作证,真的不干沐燕燕是事!”

沐三爷点点头:“既然有人证就好办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璇音你太让我失望了。”

沐璇音轻轻的看了众人一眼,仿佛无力的道:“三爷爷,是沐燕燕故意毁了我的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从小到大你就没有顺顺利利的干过一件让人满意的事!我不怪你就是!反正你的性子学这个也没有用,就这样吧!”沐三爷失望的摇摇头,或许这就是命吧!

红颜薄命!

沐燕燕和曹光又对望了一眼,翻了翻白眼,仿佛在说沐璇音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一样。

沐璇音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又黯然的忍住不说了。

从小到大都这样,难道还不清楚吗?

说什么都没有用。

就连她亲生父亲都不会站在她的一方。

不管什么事,她的那个大娘,也就是沐燕燕的亲妈开口说一声,任何事都是沐璇音做错。

唐傅静静的看着沐璇音,叹气道:“这画毁了,你要是有时间,晚一些,吃过晚饭了就留下来再重新画过吧!我亲自看着就是!”

沐璇音点点头,转过身慢慢的走出了花圃阳台。

身后依旧还是传来了一句句害怕的声音。

“看来是真的啊,她就是个扫把星,怪不得没有人跟她一起玩了。”

“你没有听他们说吗?要不是她的话,这些年沐家的生意也不会越做越没有起色了,都是她那个妈妈死了之后沐家就这样。”

“你刚刚还说遇见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还想偷拍,你这不是找死吗?要是让曹家的人知道,就算你是华光的少爷都要被打断手脚。这种人我们还是不要去惹为好。”

“是啊,人家都是被圈养起来养着的,就等凌天少爷修炼回来了。你敢去搭讪一下曹凌天的女人你找死啊?”

沐璇音也不知道她在伤心什么,她刚刚很想去争论,很想证明那画是沐燕燕毁去的,想要告诉他们她不是扫把星,还想告诉他们她一点也不想成为曹凌天的未婚妻,就像小时候一样发狂的讨回公道。

但一次次事实证明,没有任何的作用。

三爷爷刚刚的态度就表明了一切了,就算明知道沐燕燕是故意的,那又如何呢?三爷爷的话还不够明显吗?

“从小到大你就没有顺顺利利的干过一件让人满意的事!”“我不怪你就是!反正你的性子学这个也没有用!”

沐璇音孤单的一个人走了出去,仿佛有些踽踽独行,她无力的依偎在栏杆之上,静静的眺望着华灯初上的远方。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孤单。

从这里可以看见下面来来往往的人,他们成群结队,嘻嘻哈哈的,她也想着自己能够跟他们一样,也能够放肆的笑,可以干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但可惜,自从小时候她的朋友被大娘无情的赶出门之后,慢慢的,就没有人胆敢跟她一起玩了。

一股深深的疲惫袭上了她的心头。

屋里,璀璨的灯光之下,一个个学生都在交上自己的作品,他们欢呼雀跃,老师们也开始粗略的查看,赞不绝口。

每个人都是洋溢着笑容,但唯独是她,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无限的孤单像是一张无情的大网,将她紧紧的裹着,让她无法挣扎。

沐璇音缩了缩身体,衣衫有些单薄,让她感觉到阵阵来自入夜的凉意。

她突然好想妈妈。

好想也有个人能够像妈妈一样站在她的身边。

哪怕是不说话,她也会好过一点。

很小的时候,她认为孤单只是暂时的,只要长大了那就好了。

现在长大了,但越长大,越孤单。

她看见不远处忽然有烟花在空中盛开,大朵大朵的,在夜空中发出了夺目的色彩。不少人男女都纷纷抬头指着盛开的烟花,欢喜的微笑。

看着那绚烂无比的烟花,每一个人都说它是漂亮的。

只有她,认为那烟花是寂寞的。

而在这一刻,她比烟花还寂寞。

绚烂的色彩照亮她那绝美的脸蛋,她孤单得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她就像是一朵开在角落里的海棠花,长发在夜风之中飘起。

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从她那绝艳的脸上滑落……

妈妈,你不是说会有一天,有个跟你一样的人会出现的吗?

那个人呢?

我好想你。

你在哪里?

喜欢我身上有条龙请大家收藏:()我身上有条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