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湖底之下有古怪

“梁大爷,这些都是你自己种的?”

莫南一眼看去,这里的菜地还不少,每一块都是弄得整整齐齐的,十足的农家乐味道。

“是啊,就是瞎忙活,自己种吃起来也放心一些。你看这两块地,猜猜这是什么?”梁大爷指了指不远处的两块长长的地,上面还搭起了大棚,拉着大棚膜,看去里面都是一些育苗。

“这是烟叶?”莫南记起在家里的时候,爷爷曾经也种植过烟叶。

“这你也知道,我还以为你们年轻人都没有见过呢!”梁大爷有些惊讶。

莫南道:“我小时候看见我爷爷种过,不过现在不种了。你自己种这烟叶来做什么?”

“自己抽一点,也卖一点。嘿,比起买现成的省下不少钱呢!”

莫南奇怪道:“你何必这么辛苦呢?你的工资也应该足够你抽任何的好烟吧?”

他虽然不知道梁大爷具体的工资是多少,但树德中学可是整个江都市都有名的贵族学校,给教职工的工资绝对不会太差,他之前还听谭姨说他们福利很好,就算退休也有退休金呢。

就算是门卫,工资应该也不会太差,否则那王主任也不会各个亲戚都拉过来当门卫了。

梁大爷苦笑的摇摇头:“不行啊,这一两年工资都少了好多,他们几个还可以,我的少了点。呵呵,不过没关系,我就要退休了,有退休金就不一样了。你看看这边的湖怎么样?我打算退休了就买点渔网,再养点鱼。”

莫南看了梁大爷一眼,有些奇怪为何他的工资就会低了,脸上却不动声色:“嗯嗯,这个湖还不错!”

莫南站到了湖边,发现这湖还真的有些不简单,他隐隐感觉到湖底之下有一股说不出的冰寒感觉。

这绝对不寻常!

这湖底之下有古怪!

他很想下去看看,但当着梁大爷的面钻下去并不是很好,就暂时作罢了。

莫南蹲在湖边,伸手触碰着这湖水,看看能不能感应到湖底之下究竟是什么。

“爷爷,你今天这么早?不用加班吗?”

就在这时候,菜园子的门口忽然走入了一个娇美的小身影。她一身树德中学的校服,身材娇小,胸前只是微微的隆起,还处在发育的阶段。

她那精致的五官显得十分的白皙好看,给人一种水灵的感觉,说话的声音也十分的动听,她进来的时候也瞥了一眼莫南的背影,但看见那满头白发就以为是爷爷的朋友了也没有多在意。

“是紫葵回来啦,今天上课累不累啊?”梁大爷锤了锤背,用力的站了起来。

梁紫葵咬了咬小巧的头颅,道:“不累,爷爷,我跟你说啊,我今天好倒霉哦。本来约好了苏酥师姐一起的,以为就可以看见那个音乐才子啦,谁知道他早早的就走了。”

“什么音乐才子?你的医生啊?”梁大爷问道。

梁紫葵一边接过爷爷手上的青菜一边道:“不是奕迅啦,是我们学校的莫南,都这么多天了,我竟然还没有遇见到他。爷爷,你说我跟他是不是真的就是有缘无分呢?我听苏酥师姐说他成绩不好,也不知道他高考能不能考上好的大学?你说他会报哪间大学呢?”

梁紫葵侧着脖子,露出了甜美的俏脸,嘟着小嘴在想着这个问题。

梁大爷道:“你自己问他不就行了。”

梁紫葵叹气道:“爷爷,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这么多天都见不到他人,我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的,估计这就是天意吧,以后就是见到他了,我也要装作不认识……”

“我会报读燕京大学。”忽然,一把淡淡的声音传来。

梁紫葵的说话生生的打断了,她轻轻一转脸,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那张面孔,竟然跟莫南的面孔那么像……不对,他是莫南?

“爷爷,他是谁啊?”梁紫葵还没有反应过来。

莫南淡淡一笑,这个梁紫葵真的是呆萌得像一颗小白菜一样:“我是莫南,冒昧到你家里来,打搅了!”

“啊——”

梁紫葵忽然一手抛开手里的青菜,尖叫一声,转身就落荒而逃。

要死啦!要死啦!莫南怎么会在我的家里?他,他怎么会突然出现的?我刚刚说的话岂不是被他全部都听到了?他这一次会怎么想我啊?

这爷爷真是的,真是的,怎么不告诉我?

梁紫葵满脸通红,直接就跑到房间里,将门都关了起来。

莫南有些尴尬地看了梁大爷一眼:“我是不是吓到她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等一会,我去喊她出来帮你染头发。”

……

等了二十七分钟,梁紫葵才红着脸,拿着各种染发剂,护发素过来。

“麻烦你了。”莫南坐在那,任由梁紫葵舞弄了。

梁紫葵像个害羞的小白兔,羞涩的站在莫南的背后,小声道:“刚刚,是我失礼了。”

“你很可爱。”莫南夸赞了一句。

梁紫葵听了整张粉脸都唰的一下通红起来了,过了好一会才道:“其实我们见过,我叫梁紫葵,这是我们第二次见了,第一次是在成人礼上……”

“我记得,你是那个帮我拿麦克风的小学妹!”莫南笑道。

“啊,你竟然记得我啊,嘻嘻!太开心了,我以为你忘记了呢!”梁紫葵开心得几乎要跳起来。

她忽然又慢慢的收起了笑容,看着厨房里爷爷忙碌的身影,低声道:“你可能会很奇怪吧,我爷爷对你特别好的样子,我也会在我爷爷面前提起你。其实,小时候我还有个哥哥的,他的名字里也有个南字。因为车祸,我爸爸,妈妈,还有南哥哥,他们都,都离开了……”

梁紫葵说到后面这句,忽然的眼泪就要落下,这是隐藏在她心里好多年的痛苦记忆,也是她最为柔弱的部分。

莫南坐在那里,身体也是一阵的颤抖,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那种痛苦,他甚至能够感同身受:“我我父亲,也在我很小的时候突然就消失了,直到今日也没有回来。”

梁紫葵十分的单纯,喜欢悲伤都是直接的流露出来,两人说了一会,已经转移到别的话题上去了,悲伤的气氛也随之挥走了大半。

“我要开始上色咯。”

梁紫葵用白皙的手指开始帮莫南涂抹染发剂,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十指小指头摁在上面竟然轻轻的颤抖。

“你手法蛮娴熟的。”莫南道。

“嗯,还行吧!放假的时候会到街口那发廊去兼职,平日也会帮我爷爷染。我平时主持节目时候,为了节目效果也会自己染不同的颜色。”

两人说说笑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莫南把这个还是高一的梁紫葵当做小妹妹看待,尽管过程十分的舒服,但也不至于会流连忘返。倒是梁紫葵,全程都是涨红着脸的。

“好啦,一个钟头这样你就拿水冲洗,今晚回去先不要洗头。我先走了!”梁紫葵说着,又看了看时间,飞快的收拾起来了。

莫南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感谢她呢,问道:“你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我在酒吧那边还有个兼职,马上就要迟早了,我先走啦!明天见。”梁紫葵跟爷爷打了声招呼,拿着个包包就飞快地出门了。

莫南有些皱眉,根据他的了解这附近的酒吧好像都不太安全,要梁紫葵这么一个高中女生去兼职,这日子实在太艰难了一些。

到时候找个机会去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地方兼职吧!既然你帮我弄了这么久的头发,我也回报你一二。

莫南本来也想告辞了的,但看见空荡荡的这么大的房间,只有梁大爷一个人,就干脆答应留下来吃饭了。

吃完饭,莫南十分的想念家人,就一边给家里打电话一边往院子里走去。

说着说着,他忽然发现前面的湖里有些异样……

喜欢我身上有条龙请大家收藏:()我身上有条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