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昨晚你很可爱

落日西沉,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

教学手术室内,气氛沉凝。

林杰熟练的打了一个结,剪去可吸收缝合线的线头,看着眼前已经变的顺眼很多的粉嫩心脏,紧接着吩咐道:“灌洗!”

随着这声吩咐,作为第一助手的裴海平,立时把准备好的蓝色液体输入到心脏。

这蓝色液体中含有溶栓剂,可以冲刷消融心脏内凝固成块的血渍,二是能把心脏内的空气排挤出去,三也是检验血管的拼接缝合,还有心脏的缝合有无问题。

反复冲刷了几次,裴海平注意到心脏表面和底部,都没有蓝色液体渗出,继而改用生理盐水把蓝色液体冲刷干净。

再接下来,就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变体外循环为体内循环,重新起搏心脏。

林杰松开了钳住几条动静脉的止血钳,就注意到心脏随着血液的重新灌输和流动,而有些轻微抖动。

他用手握住那颗柔嫩的心脏,吩咐道:“关掉体外循坏机!”

早就准备好的麻醉师邢越,伸手关掉了嗡嗡作响的体外循坏机。

与此同时,林杰的手开始以九十次每分钟的频次,按捏高琴的心脏。

他这是直接在心脏上做复苏术。

站在一旁的裴海平,双手中拿好了起搏器的电板,就等林杰一声吩咐,做电击起搏。

此时,观摩的上百名医生,已经全都站了起来,准备见证这最为关键的时刻。

他们个个屏住了呼吸,紧张的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尽管隔着双层树脂玻璃,观摩的他们就算是大喊大叫,声音也传不到林杰的耳边,但是他们都下意识的不让自己发生一点声响,唯恐影响到了林杰的操作。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林杰依然频次如开始那样,在心脏上做复苏术。

这时间有些太长了,裴海平忍不住轻声询问:“林专家?”

林杰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解释道:“这心脏还没有醒过来,我能感受得到。这个时候做电击是没有用的,只会造成伤害。”

裴海平轻轻的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做好准备,默默的等待。

他明白,林杰所说的心脏还没有醒来,这是一种玄之又玄,不可言明的感觉,也可以说是一种直觉,或者是第六感。

本身就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裴海平知道,这种直觉是确实存在的。

他自己就曾经有过两次这样清晰的直觉,结果就是避免了两位病人的死亡。

裴海平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林杰那如同机械人一般稳定按捏的右手,顺着手,手臂,移到了林杰那裸露在口罩外,近乎凝固的面部肌肤上。

对于高琴的心脏矫正手术,这几日,他也始终是在琢磨,在推演。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

从头到尾的观看了林杰的手术,裴海平发现,林杰似乎就比自己强上了那么一点,比如行刀更加精准一点,处理速度更快了一些,复合处理更妥善一些。

但是差的这一点,代表的却是病人的一条性命,林杰可以救,他却不可以,宛如鸿沟一样难以跨越……

“直接调到第二档,电击起搏!”

这个声音把裴海平从繁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急忙用手中的电板把那颗娇嫩的心脏夹住,转头看向身旁,就见高彦红已经把起搏器调到了第二档。

“离手……准备……”

见林杰等人都离开了病床上的高琴一步,,没有与她有任何的接触,裴海平按下了电板把柄上的按钮……

砰的一声闷声,响在了裴海平的耳边。

夹在两电板之间的那颗心脏,就像是被人重击了一下,如一颗大号的红色跳跳糖一样,猛的一弹,跳动起来。

这一动,立时把现场上百人的目光齐齐吸引了过来。

他们又都在心中发出了同样的呼唤:“再跳一下!再跳一下……”

仿佛听到了所有人的心声,这颗回落的心脏,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再一次动了一下。

然后,它又动了一下!

接着,它又动了一下……

林杰一直揪着的心,就是一松,忍不住急促的呼吸起来。

丫的,刚才太过紧张,憋住了呼吸,差点让自己缺氧,不然怎么会有些头晕呢。

林杰就感觉眼前的景物,有些恍惚。

这时候,他就感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给扶住了,耳边也传来关切的声音:“你没事吧?”

这是陈秋华的声音。

林杰用力摇摇头,眼前的景象也重新恢复了清晰,道:“消耗有些大,有些撑不住了。”

他看向手术台对面的裴海平,说:“后续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裴海平知道,连续八个多小时的高强度,高注意力工作,对一个人心力和精力的消耗是巨大的,此时的林杰,已经是到了某个极限了。

“林专家,你回去休息吧,收尾工作,全交给我了。”

林杰嗯了一声,不忘叮嘱道:“伤口缝合的好看一些,病人可是一位爱美的少女!”

裴海平有些无语的摇摇头,冲着林杰一摆手,示意他赶紧的走人。

这时,高彦红赶了过来,扶住了林杰,对陈秋华道:“陈医生,我来送老师出去。”

陈秋华刚想松手,眼角余光看到了一幕,轻声道:“林大专家,抬头看看上面!”

林杰抬头望去,就见观摩坐席上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正在不停的鼓掌。

他举起手,朝他们轻轻的挥了挥手,算是回应……

林杰记得自己出了手术室,向等待在外面的高尧等人简单说了几句,然后脚就像踩了棉花,眼前也是一片模糊……

再然后,好像是嘴里喝到了酸酸甜甜的液体。

还有,全身好温暖,好舒服,好似婴儿回到了妈妈的怀抱中,好安心……

再然后,林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办公室那张熟悉的床上,窗外有些灰蒙蒙的,既像是黄昏,又像是太阳未升起前的晨曦。

“阿杰,你醒了啊?”

听到这声音,林杰一转头,就看到安可馨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

“几点了啊?”

“早上四点三十六分!渴了?饿了?还是想去卫生间?”

林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翻身而起道:“都有……”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就见安可馨在床上摆好了一张小案几,上面摆放着牛奶、切好的水果,一碗白粥,还有几样小菜。

“先随便吃一点,等天亮了再说!”

林杰端起温热的牛奶一饮而尽,就感觉肠胃暖暖的,舒服了许多,问:“高琴怎么样了?”

安可馨用纸巾擦了擦林杰嘴角的牛奶,道:“手术之后就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现在一直没有消息,就代表着一切OK!”

看着喝粥吃菜的林杰,安可馨单手托着下巴,疼爱的笑道:“阿杰,你可不知道,昨晚你是有多可爱?”

“可爱?”

林杰看向安可馨,不解的问:“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跟可爱可没有多大联系啊?”

“就是可爱!”

安可馨笑眯眯的说:“昨晚的你,就像是喝醉了一样,应该是处在一种将醒未醒的状态,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非常的配合,可以说是又可爱又乖呢。”

“昨晚,喂你吃了点东西,又给你洗了澡,换了衣服,还让医院的按摩师给你做了一次按摩,然后你就自己上床睡觉了。”

林杰哦了一声,说:“我都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我记得啊!”

安可馨又有些得意的道:“那种状态下的你,就听我一个人的话哦。”

“无论是秦刚、简嘉,还是你的学生高彦红,他们说什么,你都没有反应,唯有我的话,你都乖乖的照着做。”

林杰脸色一黑,说:“那种情况下,你们还给我做试验?”

安可馨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只是偶然发现了这一点,就觉的好玩,试了一试,我们可没对你做过分的事情。”

林杰轻哼了一声,不再搭理她,继续吃东西。

“哎,阿杰,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昨天上午凤栖家园小区的第二期项目工地上,发生了一起重大事故,死了七个人,数十人受伤!”

林杰询问道:“凤栖家园?罗家的那个地产项目?什么事故?”

安可馨颌首道:“就是罗家的凤栖家园项目,是脚手架大范围坍塌事故。”

她轻叹道:“送到我们医院的受伤建筑工人有十七名,经过抢救,没有人去世,不过依然有三人在重症监护室,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安可馨语带嘲讽的道:“爸爸说,罗万通这个人,做事不太讲究,行事粗糙和急功近利,这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他是怎么做大到这种程度的。”

林杰随口道:“他最早是在国内做走私的,后来带着一帮人逃去了东南亚那一带。估计还是做老本行,还有一些不正规的行当发家的吧。”

安可馨认同的说:“有很大的可能是这样的。”

她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凤栖家园的一期项目,就爆出偷工减料,墙面开缝,屋顶漏水等不少质量问题。如今又出现了这么一个重大的事故。”

“哼哼,估计凤栖家园的房子难卖了。”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