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可能的替罪羊

坐车刚离开附属医院没多久,林杰就接到了宋泽兴打来的电话。

“林专家,这优盘,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从手机中传出的宋泽兴声音很是急促,林杰心虚的看了身旁的安可馨一眼,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间放在了我的衣兜里。”

“宋泽兴,优盘里面是什么内容?难道真的是不可描述的图片或视频?”

“怎么可能是那种文件!”

宋泽兴忽然压低了一些声音,说:“林专家,优盘里的文件是一些工业设计图纸。我在其中发现了莫里斯工业的那台3D激光立体投影仪的设计图!”

“你确定?”林杰惊讶的大声问。

宋泽兴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说:“目前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但是我有七八成的把握,应该就是那激光投影仪的设计图。”

“我刚才粗略的比对了一下,优盘还有显微手术镜、超声波诊断仪、体外冲击波碎石机和高压氧舱的设计图。”

林杰压住内心的激动,说:“宋泽兴,通过你的关系,找人确认这图纸的真伪,确认了之后,给我一个回复。”

挂了电话后,激动异常的林杰,立时把优盘里的文件内容给安可馨说了一遍。

“可馨,我有强烈的预感,这设计图纸就是真的,就是真的。”

“有了这设计图,那3D激光立体投影仪的仿照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安可馨也是高兴万分,询问道:“阿杰,你真的不记得这优盘是谁悄悄的放进你衣兜的?”

林杰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真的不记得!”

安可馨眼睛睁的大大的问:“阿杰,用力想一下,好好的想一下!不是说,你有图像式记忆天赋,可以记住所有的事情吗?”

林杰白了她一眼,说:“这个得需要我用心记才可以。”

“记忆天赋再厉害,有把所有经历过的,尤其是还不留心的事情,一一都牢记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那你试一下吧。”

安可馨有了兴致,晃着林杰的胳膊鼓动道:“说实在的,我一直对你这个图像式记忆天赋很好奇,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想让你表演一下的。”

“阿杰,这个优盘的内容这么重要,如果真能知道是谁给你的,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林杰自己对这个所谓的图像式记忆天赋,其实是很心虚的。

他只是一直把这个当作借口,来掩饰从沈兰若那里传承来的海量医学知识。

对于安可馨所说的验证表演,他先打预防针道:“那我试一下吧,不过我告诉你,想起来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低的。”

说完这话,林杰闭目靠在椅背上,让心情平静,回想今天的事情。

早上他来到办公室,习惯性的换上白大褂。

林杰努力在回想自己换衣的细节。

从衣架上取下白大褂,随手一扬,白大褂就披在了身上。

这时,宛若慢动作一般的场景,开始在林杰脑海中缓慢播放。

从白大褂扬起的皱褶来看,那左边衣兜里应该是空荡荡的。

这让林杰确定了,那优盘是今天被他人放进去的。

同时,林杰也是又惊又喜。

原来自己是真的有图像式记忆天赋,这种记忆天赋,真的可以所有经历过的事情,分毫不差的记在脑海中。

他再一次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回忆,今天自己接触到的,有机会放优盘的人和情景。

在快速的回忆中,林杰发现自己离开办公室,匆匆去往埃伦娜病房的路上,曾经与两位小护士错身而过,还发生了身体接触。

现在这一仔细回想,林杰才发现,那两个小护士目光殷殷,动作有些刻意,明显是故意与自己发生碰撞接触的。

这样林杰心中一凛,决定以后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再一仔细回想,林杰发现那两个小护士只是故意和自己撞了一下,并没有趁机向自己衣兜塞东西的动作。

场景转换到了埃伦娜病房,埃伦娜拥抱着自己。

或许是她趁着拥抱的机会,把优盘偷偷的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如是想的林杰,仔细回忆着与埃伦娜的拥抱。

他记起了埃伦娜身上的味道,记起了埃伦娜那激动的喘息声,记起了埃伦娜那凸出的孕妇肚子顶着自己小腹的感觉。

他也记起了埃伦娜双手的位置。

不是她!

确认之后的林杰,开始回忆与沃纳的拥抱!

仔细回忆了一遍,林杰可以确定,也不是他。

最后是朱利安的拥抱。

林杰回忆着朱利安拥抱的过程,推算着他双手的位置!

兀然之间,林杰就是一怔!

朱利安在重重的抱了一下自己之后,右手滑落到自己白大褂左口袋时,似乎停顿了一下!

林杰在脑海中再一次回忆和朱利安拥抱的过程。

这一次,他回忆的更加仔细,场景推进的更加缓慢……

林杰睁开了眼睛,忽然就感觉到了头痛。

疼的他是头皮一紧,忍不住揉自己的太阳穴!

安可馨看出了林杰的不适,关切的问:“阿杰,你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用脑过度,大脑有些氧气不足了。”

林杰深吸了几口气,头部的不适缓解了不少,道:“可馨,我想起是谁了。”

“谁?”

“朱利安!埃伦娜腹中孩子的父亲,他还是莫里斯工业此次前来谈判的技术主管。”

林杰轻笑道:“我和他谈过话,感觉这个人有些愤青,有些怪怪的。他把技术图纸偷偷的塞给我,倒是也说的过去。”

他又想到了一点,说:“可馨,你说,那些硬盘数据会不会也是他偷偷的给我的?”

“国内那两个最有可能的部门,可是一直都没承认是他们做的。”

“而朱利安痛恨海德堡大学综合医院因为利益考虑,隐瞒我可以治疗埃伦娜的消息,他也向我表示过,很反对他们不把数据共享出来方便我治疗埃伦娜。”

安可馨沉吟着说:“他可以把设计图纸交给你,那之前把数据也偷偷交给你,也是很有可能的。阿杰,既然知道了是他,那你有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

林杰想了一下,轻声道:“他偷偷的把这么重要的图纸给我,显然不想让外人知道此事。我们就假装什么不知道,闷声发大财就是。”

就在这时,开车的秦刚,忽然开口道:“林杰,遇到了正达药业蔡董的车子,对方司机示意我们停车。”

林杰转头透过车窗望去,看到了一辆并行的劳斯莱斯幻影。

“靠边停下吧!”

车辆停稳之后,林杰和安可馨下了车,就看到停在后方的劳斯莱斯幻影也下了两人。

蔡进强,还有他的女儿蔡雁荷。

两人走到林杰近前,蔡进强首先开口道:“林专家,安总,我们也是受邀前去曲水苑。”

“这么巧在路上相遇,坐一辆车同行,如何?”

蔡进强这个请求有些不同寻常。

既然同去曲水苑,自然有见面说话的机会,特意挤在一辆车上,或许有重要私密的事情?

林杰看了面色略有些尴尬的蔡雁荷一眼,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蔡董,请!”

蔡进强、蔡雁荷和林杰坐在了后排,安可馨则挪到了前排副驾驶位置。

待车子重新行驶平稳之后,林杰轻声道:“蔡董,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

蔡进强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询问道:“林专家,今天你是不是接收了一位来自瑞典的病人,她的丈夫是诺奖评奖委员会的重要成员?”

林杰点点头,说:“是有此事,这有什么问题吗?”

蔡进强轻叹了一口气,道:“雁荷,这件事你来说吧……”

蔡雁荷轻嗯了一声,看向林杰,说:“林专家,上次那事,是我对不起。”

“我不该……”

林杰一摆手,止住了她的话,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无需再提。你就直接说今天这事就可。”

蔡雁荷捋了一下垂在眼前的几缕头发,说:“林专家,联系这位瑞典病人,是我那位蔡赟堂哥提议的吧?”

林杰嗯了一声,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蔡雁荷继续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这位堂哥与罗朋义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罗念真混在了一起。”

“这个提议,其实是那个罗念真蛊惑的。”

林杰眉心一皱,问:“他们这么做的目的?”

蔡雁荷瞅着林杰,说:“主要是因为你太过厉害了,发展太过,背后还站着谁也惹不起的大人物。”

“罗万通很多针对你的办法都使不出来,只能使用一些看似光明正大的阳谋!”

“阳谋?”林杰更是有些疑惑了。

蔡雁荷解释道:“对,就是阳谋!吹捧你,诱惑你,让你一心追求更高的荣誉,把更多精力投入医学之外的事务方面。”

“那个瑞典病人,如果你心动主动的联系了,他们也算是抓住了一个小把柄,说你为谋求诺奖不择手段攻关评奖人员。”

“等你获得诺奖提名时,这样的负面消息爆出来,很可能就会影响到你的最终评选。”

听到这,林杰暗自有些侥幸。

幸亏当时多想了一些,没有主动去联系亚历山德森,不然就真被他们抓住小辫子了。

林杰轻笑道:“那罗万通可是要大大的失算了,我可没有主动联系,这是亚历山德森看到我发表的论文,主动联系我的。”

蔡进强开口询问:“林专家,这位瑞典病人你有把握治好吗?”

林杰沉吟着说:“她的病情相当的严重,我没有把握。”

蔡进强轻声道:“据说,这位瑞典病人的丈夫,那个亚历山德森,在那家瑞典医疗机构有比较高的威望,而且两人的夫妻关系非常的好。”

“如果,我是说如果……”

蔡进强沉声道:“这一次,林专家你最终没能治好她,而亚历山德森却又知道了,你早就知道了他妻子的病情,有机会提前不少时间给她进行治疗。”

“林专家,你说,那个亚历山德森会不会怨你没能早点联系,从而把责任怪在你头上?”

林杰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说:“这怎么可能?”

“有可能的!”

坐在前排的安可馨说道:“阿杰,这是有可能的。”

“我们代入的想一想,站在亚历山德森的角度来考虑。对他来说,治好妻子的病情最为重要,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心爱的妻子去世,亚历山德森如果不肯接受现实,就会找一个替罪羊,一个可以埋怨的对象,而那个人……可能就会是你。”

“他会责怪你,明明有机会早一点治疗他的妻子,你却因为顾虑自己的诺奖受到影响,而没有主动联系。”

“严重一点说,在亚历山德森看来,是你的自私,让他的妻子失去了救治的机会。”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