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最理性的态度(求订阅)

周三早上,正在舀粥的林淼,就看到林杰姗姗来迟。

见他一脸难掩的倦怠,还有非常明显的黑眼圈,林淼忍不住心疼的问:“哥哥,晚上没休息好吗?”

说着这话,她还隐含责备的扫了安可馨一眼。

安可馨急忙委屈的解释:“昨晚我回来洗刷了一下就睡了,阿杰他早上四点多就起床去了书房。他如今的状态,这可不是我的原因。”

林杰接过林淼递过来的一碗粥,解释了一句,道:“试验疗法出现了一个难题,我正尝试着解决,有些睡不着。”

“过去这一阵就好了。”

“阿杰,身体是自己的,别太拼命了。”张笑笑劝说道。

林杰嗯了一声,说:“我有分寸的。”

“都吃饭吧。还有,下午的聚会,你们有什么想吃的菜,就提前与鲁阿姨说一声,让她提早去做准备……”

早饭过后,正准备出门去医院的林杰,在客厅接待了意外来访的李浩翔。

“林专家,昨日傍晚你交代的那事,调查清楚了。”

“这么快?”林杰有些惊讶。

李浩翔轻笑道:“这件事本不复杂,再加上我手下那几个家伙,在调查取证这方面,也有几分真本事。”

“经过一夜的忙碌,他们总算是有了确切的结果。”

林杰哦了一声,问:“是我那学生的责任吗?”

李浩翔摇头道:“可以确定不是。”

“据他们调查,这名叫钟席杉的当事人,在被高医生背摔之后,还在农家山庄玩了骑马项目,中途还与一名同行之人,进行了动作幅度较为剧烈的百米骑马比赛。”

“如果他被摔出了暗伤,这个骑马比赛足以让他感受到身体的不对。”

“但是,根据我们进一步的调查,从活动结束,再到乘坐大巴车返回滨海市区的一路上。”

“和此人有过接触的几位同行人纷纷表示,没有看到过他脸上露出痛苦或难受的神色,也没听他说起过,身体有过什么不适。”

林杰从李浩翔手中接过一个文件夹,翻开之后,就看到了几份手写的证词。

他一边翻看,一边问:“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他肝脾破裂?”

“咦,这个女人是谁?”

林杰指着文件夹中出现的一张,明显是从监控视频中打印出来的,清晰度不算高的图片。

图片中显示,一位珠圆玉润的女子,正亲密挽着一名男子的手臂,行走在小区的道路上。

“这个女人,就是导致钟席杉肝脾破裂的原因。”

李浩翔轻声解释道:“钟席杉与这个女子在鱼香人家,一起吃的晚餐,十点十分回到了钟席杉所住的小区。”

“这张照片,就是小区监控视频拍到的当时情况。”

“十一点三十六分,120接到了钟席杉拨打的求助电话。”

“十一点五十一分,小区监控视频拍到这个女子急匆匆的离开。”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女子是钟席杉工作单位的领导。”

“她有家室。”

李浩翔强调了这一点后,又低声道:“我们的人经过了充分调查之后,就带着这些调查资料,一大早直接去找了钟席杉。”

“面对这些证据,钟席杉不得不交待,那晚上采用的是女上男下的姿势,且动作幅度有些过大,才导致的脏腑受伤。”

“因为受到父母的逼问,钟席杉一时情急,就把受伤原因归在了高医生身上。”

“钟席杉表示,愿意向高医生道歉,归还高医生先前已经支付的两万多元救治费用,希望我们不要曝光了此事。”

“林专家,钟席杉当时做的交待,我们已经做了录音。”

“只是,这事最终如何处置,还要看你和高医生的意见!”

林杰就是嗤笑道:“真是恬不知耻啊。”

“找借口为那个女子打掩护,我可以理解,但是明知自己诬赖了无辜之人,却还心安理得让无辜之人支付医疗费用,这就是十恶不赦了。”

“还有,只是口头道歉和偿还先前支付的医药费?”

林杰切了一声,说:“此人的道歉诚意,严重不足。”

“李律师,走司法途径吧,必须让他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足够的代价。”

作为律师,李浩翔自然是不怕事件闹大。

他颌首道:“明白,我会让团队里的律师,立时操作此事。”

林杰想到了一事,问:“你最近跟着安可馨忙于安林家园项目的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了?”

李浩翔有些唏嘘的道:“谈判每天都有进展,但进展的艰难,说是刀光剑影都不为过。”

“安林家园全国项目,至少五个亿的投资高门槛,虽然拦住了实力不足的人,但是入局的个人或单位,都是实力不凡,都有一个强大的谈判团队。”

林杰哦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了一点,确认的问:“李律师,你说五个亿的投资门槛?”

李浩翔嗯了一声,说:“几方共同约定,进入这个项目的投资方,至少需投资五个亿。”

叉叉的,又是五个亿!

林杰头脑懵懵的,转头看向从楼梯下来,打扮一新的安可馨,喊道:“可馨,又投资五个亿,你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啊?”

安可馨走了过来,轻笑道:“你激动什么啊?”

“这五亿的投资,是我和你一块投入的,不算你一个人的。”

“而且,四海银行承诺,这资金由他们全额提供优惠贷款。”

“你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还款能力。”

安可馨分析道:“用到这笔资金的时候,怎么也得一两年之后了,那时安林医院早已经开业,安林家园滨海项目,也应该开业了。”

“只要安林医院和安林家园的运转水平,在及格线以上,我们的身价估值,就会大幅度跃升,抵押贷款七八个亿,甚至十几个亿都是有可能的。”

林杰真的有些发懵了。

他想了想,很是不解的道:“安林医院,我可没投钱。”

“我投入的那几千万,是借贷给伟泽公司的。安林家园滨海项目,我也没投钱,那钱是从银行贷款的,”

“这两个项目只要一投入运转,我就身价好多亿了?”

李浩翔轻笑道:“林专家,你虽然没有投入多少真金白银,但是你投入了其他投资方都非常渴望的一样东西……”

“名气!”

“林专家,你的名气和号召力,就是安林医院和安林家园项目顺利运转,并获得收益的关键和最大保证,这可是几亿资金都买不到的。”

林杰若有所悟,忍不住提醒安可馨,“你现在玩的是越来越大了,动辄就是上亿,数亿的投资。”

“你可别玩脱了,最终竹篮打水,连我们目前拥有的一切,也都赔了进去。”

安可馨上前抱了抱林杰,轻声道:“阿杰,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的。”

“相比很多人玩的高杠杆等资本操作,我们的操作算是非常稳健,非常有良心了。”

“安林医院和安林家园,可都是有形的产业操作,不是玩虚的,即便天有不测风云,发生了谁也想不到的意外,也不会亏到血本无归的……”

林杰来到大学附属医院副楼,先喊来高彦红,把李浩翔调查来的情况,详细告诉了她。

见她气的胸脯起伏不停,林杰安慰道:“老师我会为你出气的。”

“我已经让李律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一会儿应该有律师过来找你,让你签署委托协议之类的法律文件。”

“你签了就是,后续的事情你就不用参合了,全交给律师他们去操作。”

高彦红嗯了一声,道:“谢谢老师!”

“不过,这件事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会不会把那个女人给暴露出来啊?”

“老师您说过,那个女人可是有家室的?”

林杰冷哼一声,说:“有家室,更应该自重。”

“再说这样的事情,不可能长久隐瞒的,必然会暴露出来。早一点暴露出来,对那个女人的丈夫来说,总比晚点暴露出来好。”

“好了,这事你就别费心了,只需冷言旁观此事后续就可!”

“跟我去会议室,今天有重要事情做……”

在会议室,林杰面对众位军医,还有自己的学生们,把昨晚来自珍珠的灵感讲述了一遍。

“诸位,滴注诱导剂和抑制剂,也是一种外来刺激,只不过这种刺激相对和缓了一些。”

“这一次,我准备更激进和冒险一些,对五床、十六床,还有三十三床病人的肿瘤部位,进行深度高强度刺激,促使肿瘤快速的发生变化。”

林杰顿了一下,道:“我希望,这种变化是我希望的那种变化,但是,我没有任何把握!”

“直言告诉你们,这就是一次真正的冒险!”

林杰扫过面带深深忧色的军医们,道:“如果你们没有更好的建议和方法,就下去准备吧。手术在两个小时之后进行。”

说完这话,林杰等了一分钟,也没有人开口,就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林……”

刘邵看着林杰的背影,刚想出声喊住,却被宁医生给伸手拉住了。

“你可是有更好的建议?”

刘邵看着面色严肃的宁医生,摇摇头,说:“没有。但是林大校这种高强度刺激法,实在是太过冒险了,很有可能诱使肿瘤提前发生转移。”

“林大校这是拿病人的生命在冒险啊!”

“宁医生,我们需要劝阻,必需劝阻啊!”

宁医生眼神陡然变的犀利,厉声批评道:“拿病人的生命在冒险?”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是林大校主持的试验疗法,残酷一点说,参加这试验疗法的四十七位病人,就是林大校的试验大白鼠。”

“拿他们的生命在冒险,这不正是林大校应该做的事情吗?”

宁医生见刘邵的面色变得黯然,缓了一些语气,道:“那三人的情况,你也清楚,如果林大校不采取这个激进方法,也支撑不了几个月了。”

“林大校的这个方法,虽然危险性很高,后果不可测,但也有成功的希望不是?”

他又劝说道:“刘邵医生,你要明白,试验疗法就是试错疗法,不付出几条生命,就想获得宝贵的研究成果,可能吗?”

宁医生又长呼出一口气,缓缓的说:“坦白的说,林大校这个冒险激进的决定,我反而是非常的欣赏。”

在刘邵的不解中,宁医生轻声道:“以林大校的医学层次,他应该尽量排除怜悯、同情、敬畏等情感因素的干扰,以最理性的态度,来进行医学研究。”

“这种情况下,林大校才能以最小成本,最短时间,获得最大的研究成果……”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