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用生命试错(求订阅)

晚上八点多,祥泰公寓!

“囡囡,别老是学习,吃块巧克力休息一下吧!”

“谢谢姑姑!”

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接过林淼递过来的巧克力,姚荷囡咬了一小口,轻声询问:“姑姑,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说,笑笑姐父亲的事情啊?”

林淼奇怪的问:“你怎么对他感兴趣了?”

姚荷囡又咬了一口巧克力,小声道:“今天笑笑姐要去疗养院看望她的父亲,我想跟着一块去的,只是笑笑姐拒绝了。”

“笑笑姐很少谈论她的家人,我也不敢多问。”

林淼明白,姚荷囡的遭遇和处境,难免会让她心思敏感,谨小慎微。

她在姚荷囡身边坐下。

只不过林淼刚坐下,乐乐就挤上了沙发,卧在了她和姚荷囡之间。

林淼不得不挪了半个屁股,给乐乐让出了一些位置,并在乐乐脑袋上用力的揉了揉。

“笑笑姐不愿意谈论家人是有原因的。”

“她还常说,羡慕我和哥哥无无父母呢……”

林淼叹了一口气,就把张笑笑的家人,尤其是她的父亲张元之事,简略了说了一遍。

她感叹道:“张叔自私自利,最终把自己折腾成了植物人,昏迷不醒。笑笑姐也就每隔一两个星期去疗养院看一看。”

见姚荷囡面有忧色,林淼又安慰道:“囡囡,你不用担心笑笑姐陪你去了美国,不能再去看望张叔。”

“我会代替笑笑姐,定期去看望的。”

“疗养院那边,为了赚到更多的钱,肯定会好好照顾张叔,不会让他发生意外的。”

姚荷囡有些勉强的一笑,说:“我不是担心这个,我只是……只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张叔会这么对待笑笑姐。”

林淼心有所触的感叹道:“有好的父母,就是坏的父母啊。”

她想了想,道:“我和哥哥的身世,囡囡,你可能也知道一些。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有些事情,你也应该知道的更清楚一些。”

“我和哥哥的亲生父亲,还活着。”

“他就在京城,叫谢希文……”

当下,林淼就把这位谢希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听的姚荷囡抹着眼泪,不敢置信的道:“竟然还有这样的父亲……”

讲完这些的林淼,却发现自己竟然是意外的平静,好像刚才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

她从案几上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递给姚荷囡,说:“相比我和哥哥的父亲,笑笑姐的父亲,囡囡,你是幸运的。”

“你有一个为了你愿意付出一切的好父亲……”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鲁娟从自己的小房间里出来,急忙去开门。

“安……先生,您好!”

听到这个称呼,林淼起身相迎,“安叔叔,可馨姐还没回来。你是来找哥哥的吗?”

安伟泽颌首道:“嗯,我是来找阿杰的。”

他就看到姚荷囡正有些困难的从沙发上起身,阻止道:“囡囡,你不方便,就别起来了。”

这个时候,姚荷囡已经撑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朝安伟泽轻轻一欠身,道:“安爷爷,晚上好。”

“叔叔吃过晚饭后,就进了书房,一直没有出来过呢。”

安伟泽朝她点点头,说:“那我去书房……”

沉浸在各种身体数据,病情资料的林杰,见安伟泽意外到访,只得停止手头的工作,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

“安叔叔,你可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这话令安伟泽有些不悦,反问道:“怎么?没有事情,我就不能来看你了?”

林杰讪讪的一笑,说:“当然能。我这里,随时随地都欢迎你的到来。”

见林杰眉宇之间有倦色,安伟泽关心的问:“这几天很辛苦?”

林杰揉了揉眉心,说:“还算是可以吧。”

“只是一下子接手了这么多的病人,我需要尽快的掌握他们的病情和身体状况,好制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他又解释道:“有几人的肿瘤情况,可以说正处在一个临界点。我需要尽快的做出决定,是保守治疗,还是手术!”

“有什么区别吗?”安伟泽开口询问!

林淼继续解释:“区别还是有的,还不小。”

“保守治疗的话,这几人大概还能活个一两年,但是却无法试验我的新疗法。”

“如果进行手术的话,病人的身体会急剧衰弱,残余的肿瘤会快速生长,甚至是转移,我不能保证自己的试验疗法一定会有效。”

“如果试验疗法不能见效,病人可能就只有几个月的生命了。”

安伟泽喝了一口茶,缓缓的说:“试验疗法的风险,他们肯定是了解的。他们来到附属医院,就表示他们愿意承当这个风险。”

“阿杰,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用一两年的生命,去换一个希望……”

他沉声道:“我是愿意的,他们也会心甘情愿的。”

林杰用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说:“我知道,他们愿意承当这这个风险。只是,我有些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我现在有一个感觉,就是在拿他们的生命在试错!”

“这可是一条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不是做动物试验,可以随意牺牲的那些小白鼠,小兔子,而是和你我一样的生命。”

安伟泽有些理解林杰,这确实是沉重的压力,异常艰难的选择。

他尝试着安慰:“阿杰,不如换一个角度来想,自古就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说法。为了这个试验疗法的成功,一些牺牲或许就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将来让更多的癌症患者活下去,现在的一些牺牲,都是必要的。”

“被牺牲的病人,可不会这么想啊。”

林杰感叹了一句后,对安伟泽直言道:“安叔叔,为了尽可能的减少牺牲,我需要更多的时间,研究他们的病情。”

“安叔叔,你看……”

安伟泽明白,这个臭小子在下逐客令了。

他倒是也没生气,相反他有些欣赏,林杰对病人生命的重视和珍惜。

他端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大口,嫌弃的道:“阿杰,你泡茶的手艺真差劲,平白的糟蹋了好茶叶。我不会让你翟阿姨再送好茶给你了。”

林杰无所谓。

实话说,一二百一斤的茶叶和数千数万一斤的好茶,他也喝不出什么区别。

安伟泽站了起来,说:“你时间宝贵,我就直截了当的说了。两件事,一是,秦若木的事情,有人托关系求到了我这里。”

他又紧接着道:“我不是给他说情,只是让你知道这事。”

“或许还会有其他人,会求到你这里。”

林杰冷冷的道:“霸占别人的研究成果,分润别人的学术利益,这样的人,扼杀学术进步,不容轻饶。”

“而且,现在这事,是卫生委那边在追究责任,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此事的。”

安伟泽颌首道:“确实,卫生委制定了‘百人计划’,进行大力扶持,就是期待国内的医学研究能有所突破。”

“在这个上面动手,真不知道这个秦若木是如何想的,被利益遮蔽了双眼啊。”

见安伟泽有长篇大论的趋势,林杰提醒道:“安叔叔,第二件事情?”

安伟泽横了林杰一眼,继续道:“你这个试验疗法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鉴于你过去的成就,一些人甚至在传,你找到了根治癌症的方法。”

“也有家人或亲朋得了癌症一些人,通过一些关系,找到了我……”

未等他说完,林杰直接道:“安叔叔,我现在没有余力,再接其他的病人了。”

“他们可以等,等我这一阶段的试验,有了初步成果,找出了一些规律之后,要进行第二阶段的大规模病人试验时,再联系!”

安伟泽关心的问:“那他们需要等多少时间?”

林杰苦笑一声,道:“我现在也不知道的。”

“或许几个月,一两年,甚至是几年,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一阶段的试验,证实我的设想,根本就没有什么成效,就没有第二阶段了……”

林杰把安伟泽送出书房,就返回办公桌继续翻看之前正在观看的病情资料。

在病人身上进行试验治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用一个一个病人的生命在试错,相当的残酷无情。

林杰现在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减少试错的机会……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