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一个结束(求订阅)

林杰、安可馨、张笑笑、林淼、安可梦,还有方含蕊、郭鹏、曾阳等人,都站在一间由武警把守的一间办公室门外,安静的等候着。

在这间办公室里,姚继顺正在和姚荷囡诀别。

隐隐有哭泣声从办公室里传来,这让林杰等人是心有戚戚然。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圆脸大肚的男子靠了过来,脸上堆着笑道:“林专家,感谢您把囡囡照顾的那么好。”

林杰扫了他一眼,知道此人是姚荷囡好吃懒做的舅舅,不愿搭理他。

“这一次见面,我发现囡囡又变水灵了许多呢。看来她的伤势,是大好了。”

圆脸男子又小心的问:“林专家,囡囡她要多长时间才能出院啊?”

“到时,我来接她。您放心,我会把她当自己的女儿来看待的。”

林杰眉心一皱,扫了他一眼,冷冷的说:“囡囡出院之后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圆脸男子有些讪讪的一笑,说:“怎么能不操心呢。我可是她的亲舅舅呢,母亲也一直牵挂着这唯一的外孙女。”

“我们可是囡囡最亲近的亲人呢。”

林杰就是冷哼一声,说:“操心、牵挂、亲人?”

“囡囡住院这么长时间?你们来看过她几次?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次吧?”

“别说虚的,你真的爱护囡囡的话,先把我垫付的五六十万治疗费用,给付清了吧。”

圆脸男子的脸色,立时变得难看,有些羞恼的说:“林专家,我可是知道,囡囡的治疗费用,可都是慈善基金给支付的。”

“怎么又变成是你垫付的呢?你不能因为我老实,就欺负人呢。”

林杰就是切了一声,根本不屑的理他。

在一旁的安可馨,缓缓开口道:“囡囡的舅舅,你应该是了解的不确切。我们慈善基金只是负责了囡囡的手术费用,还有她术前术后的基本治疗费用。”

“你不会不知道,囡囡住的,可是附属医院最高档的豪华病房,每天的病房费用就数千。”

“不仅如此,每天都有专业的按摩师,一天三次按摩囡囡有些萎缩的下肢肌肉。”

“有理疗师一对一指导她的康健运动,有营养师安排她的三餐。”

“还有人二十四小时照顾她的日常起居。”

“这些费用,慈善基金可都是不负责的。”

张笑笑也语气不屑的道:“用在囡囡身上所有的花费,都是有单据的,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请一家专业机构来查账的。”

圆脸男子脸色涨得通红,生气的说:“我可是囡囡的监护人,你们这是欺负囡囡不懂事,恶意高消费。”

“这些费用,我是不认的,统统不认。”

林杰冷声道:“你现在还不是囡囡的监护人……”

他一指办公室的门,讥讽道:“囡囡的监护人还在里面。你还要再等一些时间,才可能成为监护人。”

“只是这个费用问题,你可要想清楚了。”

林杰阴恻恻的威胁道:“一旦成为监护人,想赖我的账,你就试一试自己的骨头,有多硬?我的关系人脉,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你这是……你这是……”

圆脸男子语气愤然的道:“法院是公正的,我会使用法律武器的……”

他说的很是愤慨,身体却一步一步的向后面退去。

扔出高额医疗费这张牌,算是无奈为之的一个选择吧。

林杰等人不可能取得姚荷囡的监护权,只能使出这一招,让姚荷囡的亲人们望而却步了。

在姚荷囡住院的这段时间,她这位舅舅,那位外婆,还有堂姑姑和堂叔叔,基本上就是不闻不问。

可想而知,这几位有资格成为监护人的亲人,对姚荷囡究竟有多少感情了。

即便在今天,这么一个特殊的告别时刻,也就这一位圆脸男子前来。

林杰一招手,把秦刚喊到跟前,轻声叮嘱:“让人去查一下,为什么之前不闻不问的这位舅舅,忽然想要接囡囡回去了!”

秦刚点了点头,退后两步站在了队伍末尾。

这时,办公室的门打开,坐在轮椅上的姚荷囡,被一名武警推了出来。

林杰等人立时迎了上去。

“叔叔……”

满脸泪痕的姚荷囡,抬头看着林杰,哽咽的说:“爸爸想和你说几句话。”

林杰把衣兜里的手术刀掏了出来,递给安可馨,又经一名武警搜身检查后,进了办公室,见到了带着手铐和脚链的姚继顺。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运气,就是在那家火锅餐厅里,遇到了林专家您。”

姚继顺擦了擦红红的眼睛,轻笑道:“囡囡跟着您,我很放心,真的很放心。”

“可以说,即便我没有出事,囡囡现在的将来,也比跟着我这个父亲好,要好上好多倍。”

林杰摇头叹息道:“囡囡肯定不会这么想的,对她来说,你的陪伴胜过一切。”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可馨、笑笑姐、淼淼、可梦,还有我,都会真心对囡囡好的。”

“她再过一个多月,就能出院了。”

“完全恢复有难度,但是我可以保证,可以自主的坐卧行走,不再需要别人的照顾。”

“之后,我会安排她去美国读书。”

“所以囡囡的将来,你也可以放心。”

这时,在一旁监视的武警,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时间到了。”

林杰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起身道:“囡囡的将来会有出息的,我保证。”

姚继顺流着眼泪,颌首说:“林专家,我信!我信……”

林杰出了办公室,很快就看到,姚继顺在武警的押解下,拖拉着脚镣也走了出来。

出了办公室的姚继顺,先是扫了所有人一眼,最终把目光聚集在姚荷囡身上。

那目光是如此的贪婪,恨不得把姚荷囡刻进眼球里。

“该走了!”武警提醒道。

姚继顺把目光移向林杰、张笑笑、安可馨、林淼等人,忽然双腿一屈,砰的一声面朝林杰跪了下来。

“谢谢!谢谢!囡囡就托付给你们了!”

说着这话,他就朝林杰等人磕了一个响头,起身就要离去。

“爸爸,等一下!爸爸,等一下!”

姚荷囡挣扎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哭喊道:“警察叔叔,求求你们,再给我一分钟,再给我一分钟时间。”

“求求你们了!”

姚继顺停住了脚步,转过了身,押解他的武警,也没有催促。

姚荷囡又一把抓住林杰的手,哭求道:“叔叔,我想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走一走,不让爸爸带着最后的遗憾离开。”

“叔叔,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

张笑笑也眼睛红红的看着林杰,问:“阿杰,真的可以吗……”

林杰犹豫了一下,看着姚荷囡婆娑的泪眼,喊道:“解下囡囡的外骨骼支撑架。”

随着他这话,方含蕊、郭鹏、曾阳等人几大步来到姚荷囡身边,开始拆卸她身上的外骨骼支撑系统。

这套东西安装起来麻烦,拆解起来方便的很。

也就是一分钟多时间,捆缚在姚荷囡身上的各种支撑部件,就拆解了一空。

此时的姚荷囡,双手用力按着轮椅的把手,支撑着自己的站立。

她先是松开了一只手,紧接着又松开了另一只手。

这样,姚荷囡就完全靠着自己双腿的力量,保持着站立姿势。

密切关注的林杰,就发现姚荷囡的脸色,骤然变的惨白,脸上涌出了细密的冷汗,就要伸手去搀扶她

姚荷囡急忙摆手,咬着牙,带着哭音道:“我能行的,我能行的。”

她双手放在腿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左脚上前挪了一小步,然后右脚又挪了一小步,抬头看向姚继顺,笑道:“爸爸,你看,你看,我能走了,我能走了。”

姚继顺已经是哽咽的不能出声,咬着嘴唇只是不停的点头。

忽然间,他就是猛然一转身,大步离去。

这时,姚荷囡也似乎失去了全身力气,身体就有一些摇晃。

林杰伸手抱住了她。

“我没有爸爸了,我没有爸爸了……”

姚荷囡伏在林杰怀中,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阿杰,醒一醒!阿杰,醒一醒……”

林杰睁开眼睛,就看到安可馨一张濯濯如花的脸,问:“到时间了?”

“已经快六点半分了,起来吃些东西吧。”

林杰翻身从办公室的沙发上下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关切的问:“囡囡怎么样了?”

安可馨轻叹了一口气,说:“还算是可以吧,伤心是不可避免的,估计再过几天,才能摆脱这种状态。”

“阿杰,囡囡的腿?”

林杰摇头道:“我已经看过她的片子了,没什么大碍。”

他不知为何,心中意外的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唏嘘的说:“不管如何,这件事算是有了一个结束。”

“可馨,囡囡出国的事情,尽快搞定。”

安可馨嗯了一声,说:“已经有了眉目,确定下来学校,就可以操作了。”

吃过晚饭,林杰来到埃伦娜的病房,亲自给她做了一个术前检查,然后又留给了埃伦娜半个小时的时间,与亲人相聚。

埃伦娜的手术,将在晚上八点开始!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