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人情无价(求订阅)

下午近五点,林杰从手术室一出来,就被等候在外的方含蕊、庄诗蕾,还有庄诗蕾的父母,伯父伯母给围上了。

“林专家,手术顺利吗?”

“瘤子都取出了没?”

“我儿子耳朵没事吧?会不会聋啊?”

“会有什么后遗症没?”

“停!停!都不要这么着急!”

方含蕊忽然开口喊了两声,止住了几人的询问,道:“既然是老师不辞辛苦的出马,就不要问顺不顺利这样显而易见的问题了。”

“老师,您辛苦了,喝口水吧!”

林杰好笑的接过方含蕊递过来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对庄诗蕾等人道:“手术顺利,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庄洪波就会醒过来。”

“到时,霍广恒会给他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出现的。”

听到这话,庄诗蕾的伯父伯母,是一个劲的感谢。

这时,等候在一旁的简嘉,走了过来,也让林杰摆脱了庄洪波家人们的热情。

“林医生,那一对意大利父子,在下午三点左右到了医院,按照你先前的吩咐,郭鹏安排他们办理了住院手术。”

她朝林杰展示了一下手中的密封袋,继续道:“秦助理也刚把熬制好的中药,从健安堂那里取了回来,一共是五小包。”

“他还取回来十二小包,林淼要喝的中药。”

林杰颌首道:“我知道了。你先通知田项禹,让他带好我交代好的物品,去病房里等我。”

吩咐完这话,林杰就进了手术准备室,换衣洗漱。

简嘉给田项禹打了一个电话,就在手术准备室外,安静的等着林杰出来。

也在等着庄洪波推出手术室的方含蕊,看着简嘉手中提着的中药汁,感兴趣的问:“简助理,从健安堂取回来的这几小包中药,一定很贵吧?”

简嘉点点头,压低了一些声音,有些不敢相信的说:“方医生,不瞒你说,不是一般的贵啊。秦助理告诉我,这五小包中药就要三万元呢。”

“这真是天价中的天价,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喝得起的。”

方含蕊也是微微一愣,问:“这难道是周老爷子亲自开的药方?”

简嘉嗯了一声,说:“这是上午,林医生请了周老爷子过来,给那位德国病人把脉之后,给开的药。”

方含蕊有些恍然,轻笑道:“简助理,这么说的话,这三万的药费,一点都不贵。这应该还是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打了很大的折扣呢。”

“怎么讲?”简嘉是一脸的好奇。

方含蕊解释道:“你可能不太清楚,周老爷子现在已经不轻易出手给别人把脉看病了。”

“你可知道,在十年之前,周老爷子给别人把脉一次的诊金,就是五万呢。”

简嘉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说:“五万?这么夸张?”

方含蕊认真的道:“这并不是夸张,这是事实。”

“周老爷子在中医界可是国手大师级别,这个层次的,全国拢共也就一二十人吧。”

“别看他们只是简单的一把脉,也用不了几分钟,但是这几分钟,可是用六七十年的时间堆积出来的。”

“我跟你说,就是五万这个价,一大堆人哭喊着求上门,周老爷子还不乐意出手呢,”

方含蕊又瞅了瞅手术准备室的门,低声道:“五万还是便宜的呢。”

“老师给别人做手术,除了友情价是按照医院的常规收费外,像那些找老师看病的老外,都是超高价的。”

她比划了一个手势,神秘兮兮的说:“基本上都是百万,甚至是百万美元起价的。”

对于林杰的这个医疗定价,简嘉倒是更容易接受。

她认同的说:“找林医生治疗的病人,不是危急生命的重病,就是只有林医生才能治疗的疑难杂症。”

“收这么高的费用,都是应该的……”

收拾妥当的林杰,和简嘉一起来到了埃伦娜的病房。

他把密封袋的中药,给埃伦娜展示了一下,介绍道:“别看每一小袋中药,不到五十毫升,它们可是用几十种名贵中药材,熬了好几个小时熬出来的,可以说是浓缩的精华。”

林杰又提醒道:“它有些苦,用温开水兑着喝,最好是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下去。”

埃伦娜笑道:“我可不怕苦。”

“林医生,我只是非常惊奇中国的传统医术。”

“上午那一位神奇的老人,只是用手指一搭我的手腕,就把我的各种症状说的是一清二楚,这真是太过神奇了。”

“林医生,你也会这么神奇的医术吗?”

林杰摇头道:“我可不会。”

“中医一般是家传,而且那一手把脉之术,至少需要一二十年的练习和经验积累,才能有所成的。”

林杰一指田项禹手中托盘里的穿刺针,解释道:“埃伦娜,这中药对你的身体有大补之效,但是,它也会滋养你的肿瘤。”

“所以,我需要在你的肿瘤位置,注射一些放射抑制剂,来压制肿瘤的生长。”

“你不用担心,这放射抑制剂会影响到胎儿,这个剂量我是精心计算过的,短时间内不会造成不可恢复的负面影响。”

埃伦娜认真的说:“林医生,我既然千里迢迢的来到中国接受你的治疗,就表示对你是完全的信任,你放手施为就行。”

病人对自己绝对信任,林杰也少了费唇舌的麻烦。

其实,这也是他通过一例又一例高难度的治愈病例,争取到的。

试想,到了林杰这一层次,病人都是求着他来治病,谁还敢对他的治疗方案挑三拣四,质疑来质疑去的。

林杰亲自动手,在埃伦娜的第五第六胸椎连接处,小心的进行了穿刺,注射进了严格剂量的放射抑制剂。

随后,他看着埃伦娜服下,用温水冲泡好的中药剂。

埃伦娜倒是听了林杰的劝告,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水,是一饮而尽。

只不过喝完后,林杰就立时看出,她有些不对劲了。

只见她捂着嘴,脸上肌肉有些抽动,还不停的想打嗝。

她这是要吐!

林杰急忙喊道:“赶紧的给她吃点东西,压一压!”

简嘉的反应挺快,立时从衣兜里掏出一开巧克力,撕开包装,递给了埃伦娜。

埃伦娜一把抓住巧克力,塞进嘴里,大吃了几口,也算是缓过了劲。

她看着林杰,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说:“林医生,苦,我绝对是能忍受的。但是这中药,除了苦之外,还有一股特别的涩,太让我难受了。”

林杰哈哈一笑,说:“中药味道,我是熟悉的很,我喝过的中药汁,至少有一大水缸了。”

他正色的道:“但是,埃伦娜,再苦再涩,你也要喝下去。”

“我提醒你一下,这一小包中药,就价值五六百欧元呢,真心不便宜……”

林杰出了埃伦娜病房,又去了姚荷囡病房,汇合留在这里的林淼,一起回家。

只是两人出了病房,就意外的遇上了从另一间豪华病房出来的老弗拉维奥。

林杰朝他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就在林杰准备走人之际,老弗拉维奥忽然开口喊住了他。

“林医生,我有件事不太明白,可否询问一下?”

老弗拉维奥来到林杰近前,见他点头应允了,接着道:“据我所知,林医生你这次治疗我儿子的各项费用,是由国华俱乐部支付。”

“我打听过,他们并没有给你更多的额外报酬。”

“当然,如果林医生你和国华俱乐部之间,有其他的私下交易,就当我没说。”

林杰笑了笑,道:“我可以告诉你,我并没有收取国华俱乐部额外的酬劳。”

他伸手止住了想要开口的老弗拉维奥,继续道:“我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

“如果当时我答应了你们,我确实能够从你们这里,获得比现在要高许多的报酬。”

“不过呢,我和国华俱乐部的大老板有私人交情。”

“这一次,属于他欠了我一个人情。”

林杰有些感慨的说:“我国有句话,就是说人情无价。”

“这么说吧,我举个俗气的例子。”

“有了这个人情关系,我以后如果急需用钱的话,一个电话就可以从他那里借得几千万,甚至是几个亿的资金。”

“这个人情关系,或许一辈子都用不到,但是如果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准备,或许就是几亿都买不到的。”

老弗拉维奥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说:“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许多。”

“我们已经知道,国华俱乐部的大老板,是一个大人物,能量很大。”

“只是,以林医生你的医术,很有多人都会求着你,似乎不需要别人欠人情的。”

林杰语气淡淡的道:“我再厉害,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和时候。别人欠我人情,总比我欠别人的人情好。”

“老弗拉维奥先生,你儿子的手术,我安排在了后天,也就是周二。”

他又劝说道:“在中国踢球表现的十分杰出,也是有机会进你们意大利国家队的。或者是被顶级球队看中,出大价钱挖人,国华俱乐部不会和钱过不去的。”

老弗拉维奥一脸愁苦的道:“希望如此了。”

“不管什么说,小弗拉维奥能恢复健康,再次上场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