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直抒胸臆(求订阅)

“孩子都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啊,生命无价,我家宝宝的命,不比那对连体婴儿的命贱啊!”

“林专家,只有您才能救他啊,求求您了!”

女子哭求声音如魔音一般,萦绕在大学附属医院的一间小会议室,每一人的头脑里。

一位带着眼镜的年轻人,见在座的六位领导都面露不悦,急忙把投影幕布上的视频声音,设置为静音。

“各位领导,目前网上一共有五个直播视频,约上万人在关注此事。”

年轻人扶了一下眼镜,继续介绍道:“我大体看了一下弹幕,还有网友留言,网友分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派,一方支持,一方反对。”

“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说:“呼吁林专家救治受伤男童的网友占多数,可以说是占绝大多数!”

程星光啪的一下,用力一拍会议桌,冷声道:“一群无知的网民,看着谁哭的惨,就支持哪一个,一些医学常识都没有。”

“林专家如果接下这个受伤男童,明天的连体婴儿颅脑分离手术,是铁定做不了了。”

“咳,咳……”

坐在程星光身侧,一位六十岁左右,面色红润的男子,清咳了两声,缓缓的道:“连体婴儿的分离手术,是可以推迟的嘛。”

“眼前的受伤男童,却是情况有些紧急,如果林专家……”

程星光目光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直接打断他的话,不屑的说:“推迟?赖副院长,你说的倒是轻描淡写!”

“这可是涉及五十多人直接参与,上百人在后面支持的大型手术!”

“你可知道组织这么一例大手术,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吗?二三百万都打不住。更别说,我们前期的各项宣传,很可能因为推迟打了水漂。”

“一句推迟,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单说,这其中的各项损失,由谁来承当?”

赖副院长端起保温水杯,缓缓的拧下盖子,小喝了一口水,道:“自然是谁受益,谁承担了,受伤男童的家人啊。”

“还或者,不缺钱的林专家,自愿担起也说不定呢。”

“林专家背后的安林慈善基金,就是他家的后院呢,把账目简简单单的一做就可以了。”

“赖皓阳!”

程星光直呼其名,语气严厉的道:“你也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一位老人了,还是医院的领导,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赖副院长感受到了程星光的怒火,还有会议室内几位同仁不满的目光,呵呵一笑,敷衍的道:“我道歉,我道歉!”

“是我言语不当,收回我刚才的那句话。”

“不过,我说各位,林专家只是我们医院的特聘专家,不是医院的正式员工。”

“按照道理,我们是不能安排他的具体工作的,对于接诊的病人,林专家具有自主权。”

“这件事,我们不如请林专家自己决断如何?我们没有必要替林专家做决定啊。”

程星光沉声道:“林专家成为我们医院的特聘专家以来,给医院带来的有形利益和无形好处,想必你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我们不能只是享受林专家带来的利益和好处,有了问题之时,却直接把问题甩给林专家来处理。”

“更何况这事,还牵扯到了我们医院的切身利益。”

“那,院长你的意思是?”赖副院长追问道。

程星光斜睨了他一眼,斩钉截铁的道:“受伤男童的父母,以这种方式请林专家出手救治,严重的说,这就是一种胁迫和绑架。”

“这种行为,是绝对不能容忍和姑息的。”

“如果此例一开……”

他愤然的道:“拥有高超医术的林专家,是无比宝贵的稀缺资源。”

“如果此例一开,定然会引得更多人的效仿,到了那时,林专家就算是累死,也救不了那么多的病人。”

程星光目光扫过在座的几人,说:“召集各位在此,就是要一起议议,如何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又能让此事对林专家,还有对我们医院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姜皓走了进来。

“姜医生,那男孩的检查结果如何?”会议室内有人迫不及待的起身询问。

姜皓摇摇头,面色沉重的说:“严重颅脑损伤,深度刺激反应近乎消失,可以说与脑死亡仅仅是一线之隔了。”

“男孩的这种情况,我是无能为力的。”

“如果是林专家呢?”赖副院长开口追问。

姜皓沉吟了片刻,说:“林专家的能力上限,我不好评判。”

“不过,我个人判断,就这个男孩当前的检查结果来看,即便是林专家来接手,也只有一线希望而已。”

“一线希望也是希望,不是零啊!”

赖副院长嘿嘿一笑,道:“林专家可是号称奇迹之子呢,一线希望到了他手中,或许就能起死回生,变成百分百的现实呢。”

程星光不理会这位明显过于活跃的赖副院长,一指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说:“小江,你把姜医生做的检查信息,还有检查结论,以最快速度传到网上去。”

“一定让那些无知的网民知道,这个男孩的伤情,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

姜皓把手中的资料,交给眼镜男之后,接着道:“程院长,我跟红十字会医院的范医生联系过。他说,他已经把男孩的伤情,明确告诉了男孩家人。”

“说男孩这种情况,只是在拖时间而已。”

“范医生还告诉我,对方似乎也接受了男孩的命运,都开始准备后事了。”

“如今这种情况,他也搞不明白,中间发生了什么变化。”

“还能是什么变化!”

会议室内一位中年女子,气呼呼的道:“不外乎就是有人想使坏,搞一下林专家,或者是我们医院而已。”

程星光摆摆手,说:“调查和追究都是以后的事情,我们赶紧的议议这件事如何解决,时间拖的越长,对我们就越是不利……”

这时,他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程星光接起手机听了一句,就是脸色一变,站了起来,说:“林专家来医院了……”

当程星光、赖副院长等人急匆匆的来到一楼大厅,就看到林杰已经被不少人团团围住了。

更有几人举着手机对准林杰,显然正在做网络直播。

程星光就听到林杰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有人问,为什么我现在才来?”

“想必很多人都清楚,明天我有一例非常重大的手术,预计耗时五十多个小时的手术。最近这段时间,我一直为这例手术积蓄精力和体力。”

“今天,我更是在家里闭关呢。”

“网络手机什么的都关了,就是为了明天的手术,把自己的精气神调养到最佳。”

“如果不是有人跑到家里,特意告诉我这事,或许我到明天才会知道了。”

程星光微微点头,林杰说的这个久久不露面的理由,很是合情合理。

林杰的声音继续传来,“我曾经在朱家港的海边,待过一段时间。”

“每次大潮过去,海边的滩涂上,总会留下很多的小鱼小虾,等到上午太阳一暴晒,这些小鱼小虾就会被晒成干,小命就没了。”

“有时,我来到海边思考人生,就会把一些看着顺眼的小鱼小虾,从滩涂的水洼里捞起,把它们抛回大海。”

“这么说吧,每年罹患重病的可怜之人何其之多,就像被潮水推到滩涂上,十分不幸的小鱼小虾!”

“只是我的能力有限,再加上身体因素,可救不了所有的小鱼小虾。”

“因此,我只能选择和我有缘的,看着顺眼的小鱼小虾来施救。”

听到这,程星光就听到林杰的语气一转,无比肃然的道:“借着这个机会,我做一个申明,面对那么多前来寻求帮助的求医之人,我只能选择相对有价值的病人来救治。”

“我不是有求必应的神仙,我救不了所有人。”

“林专家,林专家!”

有一个端着手机直播的漂亮女孩,大声喊道:“你说的这个,我们也都能理解。”

“我就问一下,你是如何界定有价值的病人?是因为他们给的酬劳多吗?”

程星光靠近了一些,透过人群的缝隙,就看到林杰表情无奈的道:“我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天天做手术,能救治几人?”

“所以,我把很大一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教学和指导之上,希望能够教出更多,水平更好的医生。”

“关于教学和指导这一点,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可以去做相关的了解。”

“除了教学指导之外,我还侧重于医学研究。”

“一项医学研究成果普及开来,或许就能救下成千上万个病人,这可比我一个人埋头做手术,或者教出几十名医生来,救下的人更多。”

“所以,我在选择病人方面,就会有两个倾向性,一是能够有教学指导作用的示范病例;二是选择病情比较特殊,能够给我启发,让我有所收获和提升的病例。”

“当然,你所说的报酬多,也算是一个因素。”

“做医学研究,培养学生都是很耗钱的,而且我吃过没钱的苦,也穷怕了……”

林杰这话,就引起了不少人善意的轻笑声。

程星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他知道,当前的危机,过去了。

他不得不承认,林杰这种坦诚面对,直抒胸臆的办法,确实是一个最佳的解决办法。

林杰是一位心脏移植患者,不能过度劳累,只能救治很少的病人。

还有,他在过去的一年时间,教了那么多学生,对许多请教的医生都是不吝指导,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至于医学研究,那几篇价值极高的论文,就是铁证!

“林专家,林专家,救救我的儿子,救救我的儿子……”

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程星光就觉的脑仁疼,很疼!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