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千金之子(求订阅)

“醒了,醒了,忆敏醒了!”

听到这个声音,守候在外面的田项禹、霍广恒、郭鹏、宋立诚等人,哗啦一下就全涌进了病房。

他们就看到躺在病床上,脸上满是纱布的贺忆敏,已经睁开了眼睛。

霍广恒等人一一与贺忆敏对视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呼气之声,不时在病房里响起。

赵芳和马洪敏两人,更是轻拍着胸口,庆幸的直呼“真好,真好!”

一直守在病床前的方含蕊,开口道:“好了,好了,你们已经都看到了,忆敏已经醒了,都可以放心了。现在都回去,该干嘛干嘛去吧。”

“你们都挤在这里,也影响忆敏休息。我和彦红留在这里照顾,就可以了。”

田项禹也开口附和道:“方师妹说的很对,该工作的工作,该休息的休息,都留在这里也不是事。”

他又对方含蕊道:“方师妹,到傍晚五点,我和马师妹过来替换你们!”

方含蕊点点头,说:“好的!”

“哎,田师兄,记得把忆敏醒来的消息,告诉一下老师。”

田相禹嗯了一声,带着其他师弟妹们离开了病房。

等病房重新恢复安静之后,方含蕊用湿巾擦了擦贺忆敏略有些干的嘴唇,说:“监控视频,我们都看过了。”

“你说,你是不是傻啊?”

“别人都是又跑又躲的,你却是偏偏的迎了上去。”

贺忆敏扯动了一下嘴唇,轻声说:“我除了是医生外,还是一名军人。”

“我不迎上去,那个小护士就跑不了了。”

她语气遗憾的说:“只是没想到,我自负过高了,打不过他们,白当了几年兵了。”

“其他人没事吧?”

方含蕊无奈的道:“你只是无多少缚鸡之力的军医,可不是特种兵,别老想着当英雄。”

“军医,也是军人啊!”

高彦红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接着道:“忆敏,其他人都没事!”

“你倒下之后,就有几名保安,还有几名病人家属赶了过来,他们合力把两个歹徒堵在了一间办公室。”

“后来警察就来了,把那两人给逮住了。”

贺忆敏轻轻的哦了一声,问:“是哪位医生救的我?”

“是老师救的你!”

方含蕊接过了话,有些后怕的道:“你的伤势可是着实凶险,有一处刺伤,伤到了肝脏。”

“正好,陈石教授今天在医院值班,他控制了一下你的伤势。”

“老师又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接手了手术,不然,你的小命就悬了。”

“原来是老师给我做的手术。”贺忆敏小声的喃喃。

高彦红掏出手机,调出一个视频,“忆敏,你先看一下这个小视频。”

贺忆敏努力的想睁大一些眼睛。

只是眼皮红肿的她,再努力也不能把眼睛睁的再大一些了。

不过,看清楚近在眼前的手机视频,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是一段在高层建筑上,俯拍的视频。

视频中,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如深海游鱼一般,间不容发的超过一辆又一辆车,引发拍摄视频之人一声又一声禁不住的惊叹。

这段视频只有短短的十五秒,贺忆敏却深深的体会到了这辆车的极速和惊险。

目光转向高彦红,她试探的问:“这可是老师的车?”

高彦红收起手机,道:“这就是老师的车。”

“接到你的消息时,老师还是祥泰公寓,然后只用了约二十分钟的时间,赶完了平时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陈教授说,如果老师晚来一二十分钟的话,你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

“光给你输血就输了两万多毫升,这可是把你全身的血换了五遍呢。”

贺忆敏消化了一下这几句话,轻轻点头道:“等我好了一些,要多谢谢老师,陈教授,还有关助理!”

“你谢关助理干吗?”方含蕊有些不悦的问。

贺忆敏轻声解释道:“当然要谢谢他啊,没有他开车,老师也不会……”

方含蕊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说:“不是他开的车,这是老师自己开的车……”

见贺忆敏的眼睛竟然瞪大了一些,方含蕊确认的道:“我也知道,这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这是已经确认的事实。”

高彦红也兴奋的道:“忆敏,这确实是老师自己开的车。”

“谁也没想到,老师竟然会有这么狂暴高超的车技。”

她看着贺忆敏的眼睛,深有感触的道:“在繁华的市区这么开车,危险性自不必言。”

“这表明了,老师对你的看重。”

贺忆敏愣怔了一会儿,心中涌出一股感动,有些哽咽的道:“方师姐,彦红,这……这……可不仅仅是老师对我的看重,这应该是对我们每一人的看重。”

“对,对,你说的很对,这是对我们每一人的看重。”

方含蕊轻笑道:“老师对我们平时挺严厉的,动不动就训斥一两句,这件事表明,老师是真的把我们记挂在心中的。”

“老师是真的……”

说到这,方含蕊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是一红,有些说不下去了。

高彦红也是感动的道:“遇到老师,可以说是我们一辈子的福气。”

“哎,说一件高兴的事情吧。”

她用纸巾轻轻的擦去贺忆敏眼角溢出的泪水,说:“除了你的肝脏伤口外,老师还把你的另一处的腹部伤口,手臂伤口,还有右脸伤口都给重新处理了一遍。”

“尤其是你的右脸伤口……”

高彦红一指贺忆敏的左脸,道:“你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左脸,也疼?”

贺忆敏一听她这话,伸手一摸自己的脸,才发现满脸都是包扎的纱布。

“方师姐,彦红,这是?”

方含蕊就是一笑,轻声道:“这是老师的杰作。”

“老师说,既然你右脸有了一道不小的伤口,算是破相了。”

“干脆一不作二不休,顺手给做了一个整容,让你变美一些,不能白受一次罪。”

高彦红嘻嘻笑道:“老师的整容水平,你可是知道的。”

“等你恢复了,肯定就会变成大美女了……”

此时此刻,在林杰的办公室,田相禹和霍广恒已经向林杰汇报完贺忆敏的伤情。

“贺忆敏的家人那边?”

霍广恒回道:“刚刚和那边联系过了,告诉了他们贺忆敏已经脱离了危险,醒了过来。”

“因为现在不好买车票,贺忆敏的家人已经决定连夜开车来滨海。”

林杰点点头,说:“你们和医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安排好接待工作。”

“是,老师!”田相禹和霍广恒齐齐的应了一声。

田相禹看了一眼坐在林杰一侧的孔明清,接着道:“那老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们先回去了。”

见林杰点了点头,田相禹沉吟了一下,再次开口道:“老师,您对我们的关切,这一次我们全都切身感受到了。”

“老师,谢谢您!”

“老师,谢谢您!”

也说了这么一句的霍广恒,还极其正式的给林杰敬了一个军礼。

礼毕之后,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老师,或许这话,我开口有些不合适,但是我还是要说,请老师您斟酌。”

见林杰,还有孔明清、田相禹的目光都朝自己看过来,霍广恒咬了咬牙,道:“老师,我们这样的学生,您可以培养几十个,甚至是几百个。”

“但老师您,只有一位……”

“废什么话,赶紧的给我走人!”

林杰生气的一挥手,把田相禹和霍广恒两人给轰了出去。

待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孔明清也忍不住,开口劝说道:“林杰,你这位学生的话,其实说的很对。我也感觉的出,他说的很真诚,不是在拍你的马屁,是真的为你好。”

“你现在也算是千金之躯了,不坐垂堂的道理,你该明白的。”

“我知道你的车技不错,但是马路上车来车往的。”

“你能控制自己的车,却控制不了别人的车,万一出现突发情况,你让淼淼怎么办?”

林杰有些敷衍道:“好了,孔哥,你就别说我了。当时接到电话,只想到事情紧急,赶时间了,哪里会去想那么多的事情。”

“再说了,我算什么千金之子啊。”

他想到了一事,说:“最后几个路口都是绿灯,一路畅通,应该是秦放帮的忙。”

“我知道网上已经有了我开车的视频,还有一些超速什么的言论,这会不会对秦放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孔明清呵呵一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不碍的。”

“附属医院暴力袭医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你超速开车算是一种紧急情况,是来医院做手术救人的。”

“这件事,交警那一边只要发一个情况通报,就能平息了网上的舆论。”

“还有,在这个过程中,你也没有造成其他的附带伤害,再加上你如今的身份,秦放不会因为此事到受到批评的。”

他又意味深长的道:“说不定,他还得到一些好处也说不定呢。”

见林杰面露不解,孔明清进一步解释:“有些人啊,或许想通过交好秦放,继而与你认识啊。这个复杂的人际关系,可是无处不在的。”

听到这,林杰就有些无奈的一笑,说:“秦放这一次帮了我一个大忙,没有他出手,我可能不会这么快的赶到医院。”

“孔哥,过几天,你帮着约一下秦放,我们一起吃个饭。”

孔明清颌首笑道:“这个没有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了。”

林杰又兴致勃勃的问:“你和我那位病人已经谈过了,她说的事情,严重吗?是真的不?”

孔明清脸色就是一肃,沉声说:“根据我的判断,她说的事情,应该是实情。”

“林杰,我需要回警局和同事好好的商议一下,如何侦破这个案子。”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