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迟来的道歉(求订阅)

“死了?安叔叔,你确定?”

周六早上,在前去滨海武警总医院的途中,林杰接到了安伟泽的电话。

乍然听到了胡以同去世的消息,这让他有些有些惊讶,更有些发懵。

“确定!胡以同是再次中风,抢救无效死亡!”

电话里传来安伟泽语气复杂的声音,“康宁医院的官方网站上,也已经发出了讣告。他是今天早上凌晨五点左右,去世的。”

“据我所知,昨天下午,胡元青获得了假释。”

“估计是他把制售假药之事,告诉了胡以同。胡以同承受不住,这才中风去世的。”

这个老不死的,终于死了。

确定这个消息属实之后,林杰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感觉,只是觉得心情略微一松。

那个老是惦记着自己,想害自己的老家伙,终于咽气了。

他对着电话,道:“当初,我可是在胡以同面前放了狠话,要让他看着康宁医院倒下的。”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死了。”

安伟泽呵呵笑道:“应该是胡以同知道,康宁医院难以躲过这个大劫,心生绝望和悲愤,情绪太过极端才诱发了中风去世的。”

“也可以说,你放的狠话,实现了。”

“不过呢……”

安伟泽停顿了一下,沉声道:“这胡以同也算是死的恰到好处,最后为胡家奉献了一回!”

“安叔叔,这怎么讲?”林杰有些疑惑。

“国人一向讲究,死者为大。”

“胡以同毕竟是一位医学专家,从医数十年,救治过的人也有成千上万了。”

“虽说过去的一两年,因为你之故,晚节不保,但他这一死,总会博得一些同情。”

安伟泽轻声道:“如果胡元青代表着胡家,表现出诚心道歉悔过,认打认罚的姿态,再加上一些人的涡旋,这制售假药之事,估计不会是从严从厉的处理。”

林杰追问道:“安叔叔,你的意思是,康宁医院能挺过这一劫?”

安伟泽分析道:“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小。”

“毕竟胡家已经失去了居民的信任,即便他们能保下康宁医院,估计也会转手的。”

“阿杰,你不要小看了资本的贪婪。”

“康宁医院因为其地理位置的优越,可是一块让无数人垂涎的大肥肉呢。”

“胡以同这一死,引发的同情,生效的前提,就是胡家人识相,把该让的东西全让出来。”

“如果他们还妄想保住一些东西,只能是呵呵了。”

林杰轻哦了一声,问:“安叔叔,你说,付家能拿下康宁医院吗?”

安伟泽轻声道:“这个不好说啊。”

“想出手拿下康宁医院的,都是背景实力深厚的。最终鹿死谁手,就是各显神通了。”

“阿杰,这胡以同这一死,你和胡家的恩怨,肯定会被翻出来……”

他叮嘱道:“如果有人询问你,不要表现的太过刻薄,不要给别人造成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感觉。”

林杰笑道:“安叔叔,对于这个问题,我一概不予回答就是。”

“哎……”

他忽然想到了一点,问:“安叔叔,有没有这个可能,是这个胡元青故意的把康宁医院制售假药之事,告诉给的胡以同,目的就是为了……”

“这个嘛……”

安伟泽呵呵一声,说:“一切皆有可能呢。”

“只是,我们没法钻进胡元青的脑子里,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这个猜测,闷在心里吧,不要从你嘴里传出去……”

挂了电话,林杰点开康宁医院的官方网站,发现其页面颜色已经设置成了灰色,在显要位置公告着胡以同去世的消息,还有他的生平介绍。

看了几眼,林杰便不再关注。

他背靠在车座后背上,闭上了眼睛,回忆着今天的手术方案。

就在这时,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本地手机号码,林杰接通了来电,轻声道:“你好,哪一位?”

“林杰,是我!”

这声音虽略有些沙哑,林杰还是听出了对方是谁,略带嘲讽的道:“胡医生,这个时间,你应该是忙于处理你父亲的后事,还有康宁医院的假药一事,怎么就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想给你说声,对不起!”

胡元青语调低沉的道:“因为父亲对你有一股近乎着魔般的执念,一直不认为是自己错了,也严令我们不许向你道歉。”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我们的不对,但碍于父亲的威严,也只能对不起你了。”

林杰揶揄道:“现在你父亲刚一去世,没人再压制管束你了,你就可以放飞自我了?”

“这是不是对你刚去世的父亲,有些不太尊重啊?”

对方停顿了一下,声音再次响起,“错就是错,父亲他确实是做错了,这不是拒不认错就能维护父亲尊严的。”

“我知道,只是一声迟来的道歉,无法表达胡家的诚意,我只是先表达一下我的态度。”

“你的态度,我已经知道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这样吧。”

说完这话,林杰就挂断了电话。

想起和胡元青过去交往的一幕一幕,他着实对这个人不感冒……

早上八点零一分,林杰赶到了武警总医院。

他甫一下车,医院的副院长彭长民迎了过来,轻声道:“林大校,在办公楼的顶层,我们有一间高标准的手术室,如今病人和手术团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林杰点点头,吩咐秦刚随意,到下午七点左右过来接自己,就跟着彭长民,经过两道检查和门卫到了办公楼的顶层。

彭长民把林杰送到第二道门岗时,就自己退了回去。

林杰踏进顶层的走廊,就看到一个穿戴整齐的,戴着手术帽和口罩的护士,在等着自己。

“林大校,我是您的助理护士,您可以称呼我为小米,我现在带您去换衣!”

林杰嗯了一声,跟着这位小米护士进了一间手术准备室。

换穿了手术服,之后,他刷手消毒,和小米护士一起进了手术室。

林杰扫过一眼,发现深目高鼻的手术对象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还没有麻醉,正转头看着自己。

在手术台的一侧,一排站在五个人在迎接自己。

见林杰的目光望过来,为首一人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林大校,你好,我是你在这一例手术的一助!”

“林大校,你好,我是二助!”

“我是麻醉师!”

“器械护士!”

“巡回护士!”

林杰一一点头,回应他们的介绍。

只不过,这些家伙各个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还不通报名字。

林杰只能通过他们的声音,还有露在外面的眼睛,还有脸部轮廓,辨认他们。

他扫过他们几眼,辨认出手术一助和二助,都约摸四十多岁,正是做手术的黄金年岁。

林杰语气淡淡的问:“我做的手术方案,你们都看过了吧?”

一助代表众人表态道:“林大校,我们都做了反复的研究,并牢记在心!”

“请放心,我们会努力协助,绝对不会出现差错的。”

林杰不置可否的道:“上面可是承诺,要派最好的手术团队协助我手术,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些惊喜。”

他走到手术台前,看着这个白人男子,说:“根据我的手术方案,要彻底的完成手术,需要对你的身体,大小一共做三百二十六处的整形变动。”

“要赶时间,我就把手术次数浓缩了一下,本次手术,一共要对你进行四十七处整形。”

“虽然次数相对较少,但是涉及到你的十一处骨骼,其中还要你的两根肋骨,一根锁骨,还有一根腿骨敲断,此外,还有制造十六处的肌肉伤疤。”

“嗯,本次的手术重点,是对你的面部颅骨和面部肌肉,进行修整……”

说到这,林杰提醒道:“这么说吧,这次手术之后,你至少需要在床上痛苦的躺一个月,这其中的煎熬,可想而知!”

“你确定自己能够承受这些?”

这个整形方案里,是把需要伤筋动骨的身体重度创伤,都挪到这一次手术中,一并进行。

之所以有这么的骨骼和肌肉整形,是因为目标方,喜爱一些比较狂野的运动。

这么多年来,目标方身上积累了不少伤势,这就需要林杰把这些伤势一一的复制出来。

这样的话,作为手术对象的白人男子,就有的苦头吃了。

林杰这样设计,一是可以大幅度节省恢复时间。

二来也是,林杰仔细研究过手术对象的身体素质,再加上此人从事的是特殊工作,身体和精神承受能力,自然是远远的超过普通人。

林杰认为,这样的手术强度,应该没有超过手术对象的承受极限。

当然,手术之前,必要的提醒还是要做的。

白人男子用力的点点头,用略有些蹩脚的中文说:“与其把这些痛苦,拉长在更长的时间段内慢慢的承受,不如集中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内,一次性硬硬的挺过。”

“林大校,你们不是经常说一句话吗?长痛不如短痛。”

“我可以的,没有问题的。”

见他这么说,林杰也不再废话,对手术团队就是一挥手,示意手术可以开始了……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