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寒风落叶(求订阅)

安林医院减少四五百万的支出,慈善基金增加四五百的支出,而且还有社会效应加成,这笔账,安可馨自然会算的。

听过林杰的讲述,安可馨不由的笑道:“大学附属医院倒是真会搭顺风车,两位院长都是人精般的人物呢。”

“阿杰,这件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面对安可馨,还有凌梦娇,林杰没有隐瞒,直言道:“安林医院毕竟是一家新医院,你和我也都没有管理医院的经验。”

“医院的职工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这个磨合期肯定不会短的。”

“而且,我们还有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

“与大学附属医院这么一家实力雄厚的医院,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或许在将来,可以帮我们度过一些不期而来的困难。”

林杰又笑道:“由于受到位置限制,附属医院除了跳出去建分院外,在原地扩张的潜力已经很小了。”

“它是滨海市居民中心目中的第一首选医院,也是周边省市重症病人的转诊中心医院。”

“可以说,附属医院基本上一直是满负荷运转的,稍微给我们分流一些病人,就够安林医院吃个温饱了。”

安可馨点点头,赞同的道:“附属医院也需要你的指点,提升医生的水平和层次,我们算是各有所需了。”

“我会和龚院长、方副院长一起,与医学院和附属医院商谈合作细节的。”

“关于这孪生连体姐妹……”

她很是担心的说:“阿杰,这可是颅脑连体婴儿,手术风险可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

林杰接过了她的话,笑着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选择有把握的手术,避免失败?”

安可馨摇摇头,急忙解释道:“我可没有这么想过。”

“阿杰,我只是觉得分离这对颅脑连体婴儿,真的是风险非常大,我们没有必要冒这么大风险的。”

林杰缓缓的说:“对外科医生来说,手术失败,病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

“我也从来不担心,也不害怕手术失败的到来。”

“因为,我每一次主刀手术,我都会是全力以赴,都会竭尽全力。”

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眼前的连体婴儿照片上,沉声道:“我也明白,颅脑分离手术的难度,这肯定是一个难度超高的挑战,成功的可能性不高的。”

“只是,根据我的初步判断,这一对连体婴儿如果不做分离手术,估计很难活过五岁。”

林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隐隐有些兴奋的道:“可馨,我想试一试,挑战一下。”

安可馨感受到了林杰那一份蕴而不露的激情,握住了他的手,说:“既然你想试一试,那我也只能就陪着你挑战了。”

“再者说,慈善基金掏出这笔钱,还是有余力的。”

林杰保证道:“可馨,你放心,我不会冲动行事的。”

“这对连体婴儿,究竟能不能做手术,手术的成功可能性有多大?是两个都有活下来的可能,还是只能保一下,这都要看到具体的检查结果。”

“我可不会只为了百分之几的成功可能,就拿这两个可怜婴儿做试验的。”

安可馨握了握他的手,说:“这一点,我是相信的,在医学方面,你总是异常的稳重。”

“在别人看来是异常冒险的决定,但是我知道,对你来说,都算是保守的。”

她看向凌梦娇,叮嘱道:“梦娇,要辛苦你了。”

“这个周末就要和福利院那一边做好沟通,嗯……还要安排一两个新闻媒体跟进。”

“等这件事真的确定下来,再发力报道。”

凌梦娇把几缕头发捋到耳后,说:“安总,这有什么辛苦的,都是我应该做的工作。”

她快速的看了林杰一眼,把视线转向那连体婴儿的照片,继续道:“能帮着她们在林杰的高超医术之下恢复健康,就是再辛苦,也是心甘如怡的!”

“安总,林杰,我先出去忙了!”

当凌梦娇出了办公室,安可馨忽然有些懊恼的道:“招待年会那一晚,我有些喝多了,对周子琰说了要把他介绍给梦娇。”

“我今天才知道,那一晚,周子琰竟然特意去找梦娇聊天了。”

她愤愤的道:“今天我试探性的问梦娇。她说,自己还年轻,再工作几年再说。”

“哼,肯定是那个小子嫌弃梦娇,说了不该说的话了。”

“梦娇这么好的女孩,他凭什么嫌弃?要不是他是周家人,我早就解聘,不要他了。”

看着她气哼哼的模样,林杰轻声笑道:“这都是你的猜测,或许梦娇看不上那个周子琰也说不定啊。”

“梦娇也才二十二岁吧?不着急的。”

“再者,等医院开业之后,就有了一百多个单身小伙,足够她挑选的。”

安可馨转怒为喜道:“这倒也是,梦娇有很大的挑选余地,不稀罕那个家伙。”

她看了一下时间,说:“阿杰,现在还不到四点,你再等我一个多小时,忙完几件事情,就可以回去了。”

林杰想起明天的手术安排,道:“我明天要去武警总医院,需要一整天的时间,今晚上我要好好的休息。”

“不过,我们可以一块在外面吃晚饭!”

安可馨哦了一声,心中了然的道:“我知道了,正好我也想回家,和可梦说说悄悄话……”

胡元青站在大床前,看着躺在大床上正入睡的干瘦老人。

那脸上的老人斑,还有那枯瘦的双手,无不彰显着此人已经进入暮霭之年,就如深秋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不知道还能在枝丫上再坚持几日!

床上之人似乎感受到有人在注视,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清楚来人之后,老人缓缓开口,发音有些含糊的问:“这个时间你不在医院忙碌,到我这里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元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决然,说:“爸,是发生了事情,而且还是大事。”

胡以同动了动身体,胡元青急忙上前服了一把,并在胡以同的背后垫了两个松软的枕头。

胡以同依靠在床头,又调整了一下姿势,感觉舒服了一些后,沉稳的道:“说吧,究竟是发生了事情?”

“这几天,你和老大都没有来看我,几个小辈也是言语闪烁,我就知道有事情发生。”

“莫不是发生了重大的医疗事故?”

胡元青露出了惨笑,说:“何止是医疗事故?我这是刚从警局保释出来,大哥等人还在警局关着呢。”

“爸,康宁医院完了,这一次是彻底完了。”

胡以同愣怔了一会儿,才算是明白了胡元青的话,怒道:“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大白天说什么胡话?”

“医院成立十几年了,就一直没有亏损过,怎么会说完就完了?”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他语气自信的道:“虽然说这多半年,我一直闷在这里,但我这张老脸,还是能请动几人出面的。”

“无论多大的事情,只要有我在,都是能压下去的,无非就是多丢出一些钱而已。”

“爸,这件事不同以往,可不是那么容易压下来的。”

胡元青悲愤的道:“这一次,大哥是彻底把医院,把整个胡家给葬送了。”

当下,他就医院制售假药被当场查获之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见胡以同表情愣怔,似乎有些不相信,胡元青继续道:“爸,大哥已经交待了,交待的是一清二楚。”

“他私自制售假药,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

“受到假药影响的病人,至少有数千人之多。”

“现在我们胡家可以说,就是过街老鼠,引起了公愤,多个律师事务所正在召集受到伤害的病人,准备提起集体诉讼。”

“我得到了消息是,目前至少有一千三百多人与各家律师事务所取得了联系,而且这一千多人中,还有十几人是去世病人的家属。”

“虽说这些病人早已经去世,也已经火化,死因与假药的因果关系不明,但这和假药的影响,无论如何是洗脱不了的……”

“爸爸,这么多病人的赔偿,足够让我们胡家彻底破产的,甚至还有牢狱之灾……”

见胡以同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是惊呆了,胡元青安定了一些心情,继续道:“爸,我来之前,有人跟我透过话,说只要我们把康宁医院转让了。”

“那人会全力替我们走动关系,运作此事,把这一次事件的主要责任,限定在大哥身上。”

“那人还承诺,会在事后安排我们出国,到时还会给我们一笔不菲的资金……”

胡元青犹豫了一下,道:“爸,我觉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了。”

“以我们现在的名声,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已经很难在国内继续待下去了,不如干脆去国外发展。”

“有医术,有资金,我们可以在国外,重新发展起来的。”

“爸,你认为怎么样?”

“爸爸……爸爸……”

“快来人……”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