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兰若姐,谢谢(求订阅)

晚上,安可馨回到祥泰公寓,明显感觉到客厅里的气氛有些沉重。

尤其是看到林淼和张笑笑没有半点喜色的脸,更是令她心中一沉,担忧的问:“怎么了?你们这是和阿杰吵架了?”

“还是阿杰的……”

安可馨本想说“身体出了状况”,但到了嘴边,就说不出口了,生怕自己会一语成谶。

这话虽没说不出口,林淼却也明白了她要说的意思。

她脸色又沉了一些,不悦的道:“可馨姐,你乱想什么呢?哥哥的身体好着呢,我们也没有跟哥哥吵架。”

“主要是哥哥的心情很不好,晚饭都没怎么吃,到现在一直闷在书房里呢。”

原来不是心中忧虑的事情。

安可馨心情一松,挨着林淼身边坐下,问:“那发生了什么事,阿杰怎么会心情不好?”

坐在斜对面的张笑笑,叹息道:“下午的时候,阿杰在医院做了一例紧急抢救手术,结果不怎么好!”

听到这个消息的安可馨,却意外的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她禁不住心中感叹道:“阿杰的第一例失败手术,终于来了。”

对医生工作了解多一些的她,非常明白。

一名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手上如果没有几条人命,甚至几十条人命,都没有资格被称为资深外科医生。

林杰顶着医学天才、奇迹之子的光环,今天之前接手的所有手术,就没有一例是失败的。

这固然是一种荣耀,但也是一种压力,沉重的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压力会越来越大,尤其是林杰接手的还都是高难度的大手术。

当这种压力大到一种程度的时候,足以能影响或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和行为。

比如,这会让林杰患得患失,为保住这份荣耀,不愿再接手复杂性高,危险性高的手术。

所以,安可馨内心中,是不希望这种压力积累太重的。

她询问道:“笑笑姐,淼淼,你们跟我具体说说,阿杰今天接了一例什么手术?”

林淼轻声道:“是一个车祸伤员,怀有四个多月的身孕。”

“我打电话问过医院了,他们说,这个人伤的很重,颅内出血,多处脏腑出血,还有多处严重的骨折。”

“他们自己抢救了一半,发现处理不了,才给哥哥打电话的。”

林淼有些气愤的道:“如果他们一早就给哥哥电话,说不定那个孩子就保住了。”

“啥?孩子没有保住?”

安可馨抓住了一点疑问,问:“淼淼你的意思是,只是孩子没有保住,那大人保住了?”

林淼点头道:“对啊,孩子没了。”

“大人虽在ICU,不过哥哥说,应该问题不大的。”

安可馨忍不住伸出手指,点了一下林淼的头,嗔道:“就你和笑笑姐刚才唉声叹气的模样,我还以为手术失败,大人也没保住呢。”

“这么严重的车祸伤势,只是没保住一个四个月大的婴儿,算是手术很成功了,好不?”

张笑笑解释道:“可馨,具体的情况,你有所不知,这个孕妇很是可怜的。”

“她今天还失去了一岁多的大儿子,阿杰还说,这个女人以后没有可能再怀孕了。”

安可馨就是一愣,询问道:“那个一岁多的孩子,是在车祸中死的?”

“不是,不是!可馨姐,我告诉你!”

林淼巴拉巴拉的把孩子奶奶因为打麻将过于沉迷,忘记了照顾孩子,导致孩子意外死亡之事,告诉了她。

“这个孕妇是在得知这个消息,匆忙开车回家的路上,出车祸的。”

听到这,安可馨的火气就上来了,怒道:“这家人都是猪脑子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直接通知一位母亲,而且这个母亲还是一个孕妇?”

张笑笑递给安可馨一杯水,说:“你别着急,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据说,孩子的爸爸已经出发,要亲自去接她回去的。”

“不过,孩子的母亲却从同事的朋友圈里,看到了这个消息。”

“确认是自己住的小区,又确认是自己的孩子之后,当时就疯了……高速开车,又忘了系安全带,上路没多久车就翻了,唉……”

听到事实如此,安可馨就唏嘘不已,叹息道:“真是作孽呢!”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位孩子奶奶,要么就没心没肺的一个人独孤的活着。”

“要么就……”

要么就会自寻短见。

即便是家人看管的严,但是极度的自责和愧疚……

这种极端的消极和自毁倾向精神状态,会严重反作用于人的身体,使身体在较短时间内,发生坍塌性的损害,最后是无药可救。

安可馨想到后续的可能,叹息道:“唉,他们那个家算是散了。”

林淼也是附和点点头,一副惋惜怜悯的表情。

“啪”的一声,打破了客厅的安静和压抑。

张笑笑把手中的水杯,往案几上重重的一礅,把安可馨和林淼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好了,不要再多愁善感了,这件事虽然非常值得同情,却不是我们该关注的。”

她看向安可馨,吩咐道:“可馨,阿杰一直闷在书房里,估计心中有些不好受,你去劝一劝,开解一下。”

“你的话,阿杰是最愿意听的……”

十几分钟之后,安可馨端着一碗内容丰富,香气扑鼻的汤面来到书房,发现林杰正对着墙壁上的大屏幕,研究一组CT图片。

“阿杰,听说你晚饭没怎么吃,我给你端来了一碗面。”安可馨语气柔柔的道。

林杰转过身来,抽动了一下鼻子,笑道:“闻着这香味,还真感觉到饿了。”

他坐回到书桌前,把面端到近前,深深的闻了一下,称赞道:“不错不错,笑笑姐这次煮的面很好,手艺又提升了一些。”

安可馨不服气的娇声说:“阿杰,这碗面,我也是有功劳的。”

“虾仁是我选的,青菜也是我洗……哦……”

林杰夹起一个虾仁,喂给了她,堵住了她的摆功。

安可馨轻轻的嚼着虾仁,见林杰神情如常的一口一口的吃着面,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她沉吟了一下,还是劝说道:“阿杰,人力总有穷尽的时候,下午的那一例手术……”

林杰抬头看着安可馨,轻声笑道:“你不用劝说我,也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那个孩子最终没有保住,只是因为孕妇的伤势太重,而且,我也是尽力了。”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我清楚的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

“不过……”

他轻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也算是给我一个警醒,一次棒喝。”

又吃了一口面,林杰缓缓的道:“这段时间,尤其是因为与马克斯韦尔的那一场比试,让我名气大涨,面对众人的吹捧,我发觉自己有些飘了。”

“人力总有穷尽的道理,我也是明白的,但总是隐隐的认为,自己就是那一个特例,就是无所不能的。”

“而今天的这一例手术,却是用血淋淋的现实,让我真正认清了这个问题,我还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

“我还没有做到极致,还需要脚踏实地的学习,去进步。”

安可馨的笑容从嘴角、眼角溢出,如花儿盛开一般蔓延开来。

她伸手拍着自己的小胸脯,无比欣慰的道:“能自我反思,能自我调整,阿杰,你是真的成熟了。”

“爸爸还一直在叮嘱我,要我多注意一下,免得你因为年少成名,乍然而富,迷失在各种名头、吹捧和享受之中,从而失去了自我呢。”

“他们都没有想到,我家阿杰真不愧是不世出的天才,不仅医术超凡,在自我控制,情绪管理等方面,也是异常的清晰敏锐。”

这话听的,林杰就有些心虚。

如果不是驻留在心中的沈兰若,不时的规劝,棒喝,乃至敲打,林杰估计自己的尾巴早就翘上天了。

这医术传承固然重要,但是不让见识浅薄的自己走上歧路,沈兰若这经常的提醒、叮咛和鞭策,也是功不可没。

想到这,林杰在心中默默的念道:“兰若姐,谢谢!”

随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哼,算是对方给的回应。

林杰三下五除二把一碗面吃完,问:“可馨,康宁医院那事,你和安叔叔商议好了什么对策没?”

安可馨嘿嘿一笑,道:“最最简单的应对办法!”

“父亲会通过关系,找几位可以信得过的病人,去康宁医院治病。”

“如果康宁医院自己不作死,我们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如果自己作死,就怪不得我们了。一旦拿到证据,就会给康宁医院雷霆一击。”

她又兴奋的道:“阿杰,我询问过龚院长了。”

“他告诉我,这种造假进口药的事情,在一些不正规又利益熏心的医院,是经常存在的。”

“只是,医院为保证一定的药物疗效,也不是完全的造假,通常有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一些进口药,虽然价格昂贵,但是药效不见得比国内同类药物要高上多少。院方就会把药效相似的国内药物,改头换面,伪装很进口药开给病人吃。”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把一粒进口药碾碎,添加一些粉剂,制成两粒或三粒药,再卖给病人。”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