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求订阅)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康宁医院共发生过十一起,需要律师介入的医疗纠纷!”

回到公寓之后,安可馨取出自己的工作电脑,打开一个文件夹,向林杰、林淼和张笑笑展示工作成果。

“其中,有三件纠纷,进入了司法程序。”

“两件纠纷,经过了法官的调解,获得了解决。只有一件走完了所有司法程序,结果却是病人败诉。”

“其他的纠纷,最终是不了了之,想必是康宁医院私下里做了一个补偿。”

安可馨用手指了指屏幕上的四个文件夹,说:“这四个纠纷,是请医疗纠纷专家和律师仔细看过筛选出的,康宁医院存在明显过失的纠纷。”

她兴致勃勃的道:“阿杰,我们可以私下联系这三个纠纷的病人一方。”

“让他们和康宁医院打官司,大打官司,我们暗中支持,并多方发动舆论,彻底让康宁医院的名声扫地。”

通过医疗纠纷搞医院?

林杰本能的表示反对,说:“一家上规模的医院,有数百名医护人员。”

“每天接诊几百,甚至数千病人,让每位医生护士一直都不出错,不出现误诊?”

他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

“医生也是人啊,会受各种情绪影响,也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

“作为业内人士,如果我们用这种方法搞一家医院,就相当于坏了规矩,会被同行所有医院针对的。”

“可馨,我们安林医院投入运营之后,也定然会出现医疗纠纷的。我们这个时候做了初一,到了那时就会有人做十五啦”

林淼撅起了嘴,哼道:“哥哥,你这是要代表医院的利益,不站在病人一方了?”

林杰呵呵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人的立场,会因利益不同而改变的。”

“以前,我只是单纯的一个病人,恨不得医院全免费,药物也免费。”

“现在嘛,我不仅是一名医生,还是安林医院的股东,屁股自然是要坐医院这一边了。”

解释了这一句后,他就决定道:“可馨,既然我们进入了医院这个圈子,就需要维护圈子的整体利益。”

“这种方法,不可取。”

安可馨若有所悟的哦了一声,说:“那,还有一个把柄,就是广告宣传了。”

“康宁医院在过去一年,加大了广告宣传力度,主要针对滨海周边的省市。”

“这些广告宣传,都有夸大宣传、虚假宣传的嫌疑……”

说到这,她就有些郁闷的道:“针对这个广告,即便我们赢了,也只是让康宁医院停了广告,至多罚点款,名誉受点损,不会伤筋动骨的。”

林杰笑了笑说:“就算你用医疗纠纷搞康宁医院,除非是几十人的集体诉讼,能让医院赔破产。”

“否则的话,也伤不到康宁医院的根本的。”

安可馨苦笑一声,说:“胡家之人又不是傻瓜,怎么会有致命性的错误,让我们抓住啊。”

“或许,我们可以通过税务搞他们?”

她建议道:“龚院长告诉我,作为一家医院,有很多办法可以把盈利变为亏损,逃避税收。康宁医院肯定使用过这样的方法的。”

“让税务部门把他们查一个底朝天?”

安可馨又摇头否决道:“问题是,我们手中没有切实的证据,无法让税务部门坚决介入。”

林杰见她苦恼的样子,安慰说:“不要着急,很多事情都需要慢慢来的。”

“我跟那个老不死的发过话,要让他在有生之年,看到康宁医院倒闭。”

“送温暖专家团,他也有份参加,这说明他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应该还能活个三五年吧。”

“这个时间,足够我们慢慢打垮康宁医院了。”

林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我去打个电话,先请人核实一下李超说的这事。”

这时,秦刚开口说:“林杰,在球馆前你受伤之事,会不会就是胡家之人指使的?”

“那个李超可是说,他们打算破坏你和马克斯韦尔博士的比试,想让你出丑的”

林杰想了一下两件事的关联,颌首道:“非常有这个可能。胡家估计是最不愿意看到我成功的……”

他一人来到书房,还特意把房门给锁上了。

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最熟悉不过的号码“10086”。

提示音响起之后,林杰又输入了五个数字。

这时,手机响起了一个男提示音:“你输入的号码有误,请按返回键,返回上一菜单。”

林杰听完提示音,没有遵照提示声按返回键,再次输入了另一组五个数字。

然后,等着……

林杰感觉手机有些发粘,这才发现手心的汗水,粘在了机身上。

他把手机放在书桌上,有些激动的盯着手机。

这是那位阎性中年人给的一种联系方式。

他叮嘱林杰,只有在必要且必须联系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这种方法进行联系。

除了这个算是常规的联系方法外,阎性中年人还给了林杰一组紧急报警号码。

用阎性中年人的话说,这组紧急报警号码拨出去之后,以林杰现在的级别层次,卫星会立即对他进行精确定位。

并以他为中心,搜索五千米范围内的特殊工作人员、警察、军人、及其他公职人员。

报警系统会通过算法,找到最合适的人选,命令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林杰身边,进行救助。

阎性中年人还特意警告林杰。

不要用这两种联系方式玩“狼来了”的游戏,一旦发现林杰胡闹,直接收回这个权限。

今天是有事相求,可不是胡闹的。

如是想的林杰,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手机中传出其他的声音,有些纳闷的道:“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记错数字了?”

他这话刚说完,手机中就有声音传出,“接通之后,请立刻说出你的事由,不要浪费时间,占用通信资源。”

林杰立即哦了一声,有些紧张的问:“我直接说事,安全不?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们自然知道你是哪一位!”

“这是一条秘密通讯渠道,不用担心被窃听,还请直接说出事由。”

林杰再一次哦了一声,就把李超说的事情,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他又补充说:“我就想安安分分,稳稳当当的做一名医生,治病救人。”

“没想到,总有人找我的麻烦啊。”

“这些人就像苍蝇蚊子一样,老是在耳边嗡嗡个不停,快烦死我了,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还有学习和工作。”

“你们能不能帮我核实一下这事?”

“如果真有其事,就把这些坏人该处理的处理,该抓的就抓起来。”

未几,手机传来一个郁闷的声音:“你说的这件事,我会按照规定汇报给上级处理的。不过,我给你一个建议……”

“以后再有类似的小事,请找当地的公安司法部门或政府部门处理。”

林杰就有些不高兴了,语气不悦的说:“这还是小事?”

“或许这对你们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但对我这个无职无权的老百姓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这件事,你赶紧的汇报给上级处理。”

“不管成与不成,可都要给我一个回复啊,别直接搁置在那里,晾着不处理了。”

挂了电话,林杰才感觉,这个神秘感十足的电话,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出了书房,林杰回到客厅,对满脸关切的安可馨、林淼等人,说:“已经打过电话了,估计很快就会有回复的。”

“我们先吃早饭……”

吃早饭的时候,林杰想起一件事,问:“那个刘文艳提议的,福利院伤残缺陷儿童的事情,可馨,你们可有了什么结果?”

安可馨放下手中的粥碗,说:“凌梦娇给我做了一个初步的口头报告。”

“她说,福利院确实有一些伤残缺陷儿童,是可以进行康复治疗的。”

“只不过,他们治疗费用,一般都比较高。而且,不少儿童的情况,不是一两次手术就能完成的,需要历时数个月,甚至是数年的矫正治疗。”

林杰知道她说的是实情,问:“那你的决定是?”

安可馨沉吟了一下,说:“他们都还是孩子,以慈善基金的实力,或许每年只能救治几个人,但救治了一个人,就相当于改变了一个孩子的人生。”

“阿杰,我决定,每年抽出一半的慈善基金,用于这些伤残缺陷儿童的救助治疗。”

林杰点了点头,对林淼道:“淼淼,你替我给刘文艳打个电话,把可馨的决定,告诉她。”

“好的,哥哥……”

早饭结束之后,林杰带着张笑笑准备的礼物,一套青花西餐瓷器,前往滨海的四季酒店。

今天,马克斯韦尔就要乘坐飞机回美国,林杰要去送一送。

等他来到酒店,发现马克斯韦尔等人正准备坐车离开。

马克斯韦尔接过林杰的礼物,感谢之后,再一次用力的拥抱了他。

“林杰医生,如果不是美国那一边有病人,我真想留在这里,与你好好的探讨一下。”

他热诚的道:“我郑重的邀请你,前来美国麻省总医院进行医学交流访问!”

林杰客气的回道:“在适当的时候,我会去的。”

目送马克斯韦尔坐车离去,林杰也要上车离开,就听到了有个女声喊道:“林专家,林专家……”

他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双手抱着一个专业相机小跑而来。

她跑到近前,喘息着道:“林专家,我是《中华医学报》的记者高兰,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林杰点点头,说:“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高兰语气急促的道:“有医生评价,林专家你首创的‘林杰治疗法’,无非就是往人的大脑内插入一根细管,根本就没有什么开创性。”

“请问,你对这种评价有什么回应?”

林杰打量着高兰,直至看得她的目光不安的躲闪,才缓缓开口道:“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我这个没有什么开创性的治疗法,可以有效解决大脑深处的凝血块这个大难题。”

“这些人既然看不上眼,就请他们自己想一个,能解决某个医学问题的开创性方法吧。”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