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告密者(求订阅)

周二上午十点,一例颅脑手术正在大学附属医院教学手术室举行。

因为主刀医生是大名鼎鼎的马克斯韦尔博士,这例手术自然吸引了好多人的关注。

教学手术室外的二层观摩席上,早已经坐满了人。

抢不到座位的医生,只得用手机在网上观看这例手术的直播。

像姜皓、祁兴芬这样有身份的医生,是有特权的,自有助手早早的为他们占好了,便于观摩的好位置。

和他们坐在一起的,还有同仁医院的秦炳莱,利民医院的姜毅然等五六人。

这七八人,可谓是如今滨海市脑外科领域,除林杰之外的领头级别人物了。

坐在他们身后的,是路开诚、陈岚、李和通等他们这些人的得意弟子。

李和通看着手术室内忙碌的众人,除了林杰,都是清一色的老外,羡慕的道:“这就是大牌名医的排场啊,麻醉师、手术助手、器械护士,手术护士等都是自带的。”

“我什么时候,也能混到有自己专属的手术团队,这一生也就值了!”

路开诚压低声音道:“做人不要好高骛远啊,你不妨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

“先超过自己的指导老师。”

前排耳尖的秦炳莱,听到了这话,转头看着他们,笑道:“小路医生,我知道你和林专家很熟悉,时常得到他的指点,水平那是突飞猛进,心气自然是随之见涨。”

“但是,姜医生也不简单呢,最近接连完成了三例高难度手术,这水平也是蹭蹭的提升。”

“想超过我们?还是小目标?”

“年青人,先埋头努力,再过七八年再说这事吧!”

他揶揄道:“可不是人人都有林专家那样的医学天赋的!”

等秦炳莱把头转回,李和通就狠狠的瞪了路开诚一眼,张口无声的道:“你这是要害死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秦主任最是小心眼了……”

前排的姜皓,呵呵笑道:“秦医生,何必计较呢,年轻人有想法是好事啊。”

“还记不记得当年,一起参加全国的一个脑外科的培训?我们来自滨海的几人,晚上聚在一起吃饭,也是个个豪言壮语的。”

秦炳莱点点头,回忆的道:“是啊,一晃近十年就过去了。”

他有些感慨的说:“回头一看的话,当时的豪言壮语,算是实现了六七成吧。”

一位面容和煦的中年男医生,看了看四周的同仁,感叹道:“如果胡医生也在这里,当时的我们几人,就都全了啊。”

祁兴芬轻轻的道:“他现在是康宁医院的院长,忙于管理工作,已经近一年多没进手术室了。严格意义上,他已经不算是脑外科医生了。”

“真可惜了,想想去年,他还从你们手中赢下了谭先生的手术!”姜毅然是一脸的惋惜。

“他那个时候,可是得到了林专家的指点,并不是他的真本事!”

秦炳莱对于那一次的惜败,一直是耿耿于怀。

他看向手术室内的林杰,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胡家自己作死,狂怼林专家。”

“这下可好,伤到了手臂也无人能医治,想做手术,也拿不得手术刀了。”

刚才发话的中年医生,语气有些责怪的道:“林专家,到底还是年轻啊。”

“这个心胸……”

他语气遗憾的道:“胡医生的脑外科手术技能,在滨海也算是顶尖层次的,就这么废了,太令人惋惜了。”

姜皓斜睨了中年医生一眼,沉声道:“徐医生,有很多内情,你并不知道,就不要妄自评断了。单就说,去年特招考核现场,胡以同当场指责林专家那事。”

“直到现在,也没见有胡家人出来正式道个歉呢。”

被喊做徐医生的中年医生,面色讪讪的道:“胡老院长已经中风,不良于行,算是得到了惩罚。我们做人要心胸宽广,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祁兴芬引用了《论语》中的一句,悠悠的道:“我听说,徐医生正在弟弟打官司,争夺一处拆迁房的权益。”

“以徐医生的身家,还有赚钱能力,与当公交车司机的弟弟争夺这个……”

祁兴芬一脸嘲讽的说:“啧啧,也没见徐医生的心胸,宽广到哪里去啊。”

徐医生的脸色,立时涨的通红,反驳道:“我打官司是因为那份拆迁房的权益,是我应得的。而林专家……”

“而林专家……”

看到周围几人唰唰投注过来的严肃目光,他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为避免引发众怒,徐医生明智的选择了闭嘴不言,把目光投向了手术室。

他住了嘴,姜皓却有些不忿的道:“先不说,林专家亲自给学生上课,不拒旁听,现在又要招收一个医学定向班。”

“林专家在医院做的所有手术,都是不拒绝旁观的。”

“他不止一次的做过教学指导手术,还录制过几个教学手术视频供别人参考,对别人的请教也不吝指点。”

“而胡家的康宁医院……”

姜皓冷哼一声,有些怨念的说:“他们请来国外专家进行指导,别说外人想去观摩了,就是花钱去学习,都是不被允许的。”

“这人品高低,心胸宽广,可是高下立判呢。”

徐医生张了张嘴,想反驳,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马克斯韦尔主刀的这例手术,其中有三颗凝血块,综合比较之下,采用的是林杰治疗法。

相比传统的开颅方法,林杰治疗法虽然优点明显,但也是有显著缺点的。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纤维管太细,又不能拐弯,只能是直线前进。

因此采用溶栓剂等药水,只能消融掉凝血块的主体核心部分。

对与凝血块的边角等部位,这个方法是无能为力的,只能靠大脑的自我恢复能力来慢慢的解决,算是留下了一些潜在隐患。

这就是一个取和舍问题了。

大脑浅层的凝血块,尽量是采用开颅手术,把凝血块清除干净。

而颅脑深处的凝血块,鉴于常规手术造成的术后损伤太大,就采用林杰治疗法消融大部分凝血块,恢复绝大部分由凝血块造成的颅脑伤。

今天进行的这一例手术。

做好充分准备的马克斯韦尔,重点攻关了一条手术线路,亲手插入了一根中空纤维管。

另外两根的纤维管,则是全由林杰负责。

这例手术在晚上八点结束,历时十一个小时。

虽然林杰只是协助手术,工作量不算大,但是等他陪同马克斯韦尔开完简短的新闻发布会,坐上回家的车时,他感觉比自己主刀一例手术都还要劳累。

这主要是因为,马克斯韦尔是一个话痨。

十一个小时的手术,他自己至少说了八个小时,另外四个小时,是他的手术团队在说。

他主控的手术室氛围,跟林杰的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风。

这让林杰很是难受,不得不被动的和马克斯韦尔说个不停。

在那几个小时的煎熬中,林杰倒是知道了,马克斯韦尔投资的那家智能手术机器人企业,也算是知道了一些内幕。

马克斯韦尔很是看好那家企业的未来,进行了重注投资。

只是一直没有成熟的产品,公司经营一直处在亏损状态。

还好,马克斯韦尔的赚钱能力极强,一直在输血,才让那家企业一直维持到现在。

马克斯韦尔对林杰特意表示了感谢,并承诺,等专门为林杰治疗法研发的手术机器人上市之后,一定会免费赠送几台。

林杰也知道,自己首创的这个治疗法,属于创意,且已经公开,是不受专利法保护的。

而这家智能手术机器人公司,却拥有几十种专利,只是缺少一个很好的应用创意,如今算是厚积薄发,直挂云帆济沧海了。

林杰不得不捏着鼻子谢过对方的慷慨。

唯一的补偿,就是林杰为安家的医疗器械销售公司,争取到了这款医疗手术机器人的全国独家销售代理权……

林杰回到家,就看到很无语的一幕。

三人穿着毛绒绒的厚实动物衣服,戴着皮卡丘、老虎、狗狗的大头脑袋,正在客厅里撞来撞去呢。

见林杰回来,三人也都停了下来,摘下了大头脑袋。

看到她们是一脸的汗水,满脸的绯红,林杰无奈的道:“你们都多大的人了,是不是都被可梦给感染了啊?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安可馨切了一声,道:“无论我们变的多大,一颗少女心是永远不变的。”

她走了过来,把手中的皮卡丘脑袋就套在了林杰头上,拉着他的手,笑道:“来,我们玩信任游戏。”

“跟着我走,我带你去房间休息。”

满怀信任的林杰,刚走了没几步,就脚下一绊,摔倒在了沙发垫子上,随即耳边就传来了林淼和张笑笑的大笑声。

他就想爬起来,身上就是一沉,又一沉,被结结实实给压住了

林杰奋起反击,反手就去挠她们的腋下和两肋……

翌日早晨,林杰、安可馨、林淼等人来到滨海公园锻炼身体。

林杰刚做完准备活动,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就走了过来,被秦刚给拦住了。

他朝着林杰喊道:“林专家,我是中华医学会的总部工作人员,我要透漏一件针对你的阴谋!”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