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十年怕井绳(求订阅)

牛依兰哭的是稀里哗啦,林杰却没有多少触动。

上一次,林杰给她介绍了姚思远。

结果却是,满腔热情,做了诸多准备的姚思远,在做手术的前夕,被牛依兰给无情的抛弃了。

对这事,林杰可是一直耿耿于怀的。

毕竟,在姚思远的准备过程中,林杰也是多少出过力的。

不过话说来,这也不能全怪牛依兰。

姚思远主治医生的身份,再加上他那毫无说服力,甚至起反面效果的容貌,和整形科的主任医生相比,估计十个人当中,至少九个人都会做出和牛依兰同样的选择。

只是,自己做出的选择,就要承当相应的后果。

如今,效果不理想,再回过头寻求帮助,还带着责怪的语气,林杰心中怎么会不膈应。

他皱了皱眉,道:“牛依兰,上次我应该给你说过的。”

“你这种情况,面骨做过较大的削整,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等你的面部肌肉重新适应之后,才能进行二次整容的。”

牛依兰抹了抹眼泪,止住了哭声,说:“这期间,我也咨询过其他的整容医生,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可是,可是,今天微博上爆出来的那个家伙。”

“他也做了面骨的改动,却说下一次的整容手术,在几个星期之后进行!”

“这,你怎么说”

她努力睁着眼睛盯着林杰,就像是抓住了林杰的把柄一般。

林杰轻声哼道:“他和你的情况不一样。”

“他的手术从头到尾都是我负责的。”

“面骨的改动,还有面部肌肉可能的改变,我都做到了心中有数,所以不会影响我的第二次手术。”

“而每位整容医生,都有自己的整容手法,刀法也不尽相同……”

他停顿了一下,懒得进行详细解释,直言道:“这么说吧,整容医生都非常不乐意接手其他整容医生的病人的。”

“想必你明白一个道理,在白纸上作画,和在一张已经有内容的画作上修改作画,哪一个难度更大?”

“所以你这种情况,必须等你的面部肌肉,彻底稳固下来后,才能继续。”

牛依兰若有所悟的哦了一声,无比期待的问:“林杰,那……那到了明年,你可以给我做手术吗?”

林杰没有做承诺,道:“我之所以接手现在这一例整容手术,是因为他想整容成胡戈的样子,我想尝试一下。”

“牛依兰,到了明年,我很可能忙的没有时间的。”

看到牛依兰一脸的痛苦和失望,林杰想了一下,干脆给安林医院拉起了生意,道:“如果你能等到明天六七月份,我可以安排你到安林医院做手术。”

“虽然不能保证亲手给你做手术,但是你的手术方案,我肯定会过目的。”

“尽可能的给你一副七八十分的新容貌……”

牛依兰急忙道:“林杰,我等,我可以等到明年六七月份,正好是暑假,还方便。”

“林杰,这一次,我保证能做到的,绝不会食言。”

她也明白,现在的林杰,已经不是之前的林杰了,其身份和地位已经到了需要自己努力抬头仰视的程度。

这个答复,虽然不是最好,牛依兰也不敢再继续纠缠下去。

她见好就收的谢过林杰,离开了小礼堂……

傍晚下课之后,林杰刚走出教室,高彦红、赵芳两人就追了过来。

“老师,老师,我们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一天,您说,我们最应该观摩的是陈医生的缝合技术了。”

“哦,说说看!”林杰轻笑着看着她们两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高彦红开口道:“老师、裴医生和陈医生三人当中,陈医生的缝合技术虽然是属于最差的,但却是和我们的水平最接近的。”

“我们不该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习。”

“老师,我们的这个认识,对吗?”

林杰点点头,说:“孺子可教也,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陈医生怎么说,也是一位副主任医生,他的缝合技术是在几年的第一线实践中练习出来的。”

“他的现在,就是你们的明天,借鉴意义最大。”

“而裴医生的缝合技术……”

他回忆了一下,道:“他基本上把每一种缝合技法都做到了尽善尽美,算是在陈医生基础之上的升华。”

“要做到他那种程度,除了刻苦练习,大量的实践经验外,天赋也是要有的。”

“你们现在经验和积累欠缺许多,还体会不到他那种缝合技法的精髓。”

高彦红、赵芳纷纷受教一般的频频点头。

赵芳弯了弯眉毛,问:“老师,您说裴医生已经把缝合技法做到了尽善尽美,但是他还是输给了您。那就表明,他肯定是有不足的。”

“您能说一下他的缺点和不足吗?”

林杰呵呵一笑,道:“这个嘛,我就不评价了,你们知道了也没啥用。先多多练习,把自己的水平提升上来才是。”

“老师,您就告诉我们嘛,好不好?”

高彦红、赵芳两人一左一右拉住了林杰的衣袖,使出了撒娇大法。

本来就有些想显摆的林杰,就没有憋住,借机松口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们。不过,你们不要给别人乱说。”

等高彦红、赵芳做出保证之后,林杰轻声道:“不同的缝合技法,虽然是针对各种适用情况创造出来的,却也只是相对适用,不能达到百分百的契合。”

“更何况,人的个体差异是很大的。”

“就拿心脏来说,心脏的大小,心肌强弱,心壁厚度,可以说就没有两个是完全一样的。”

“再加上主刀医生,也是有差异的。”

“同一套技法,不同人使用出来,效果总是有差别的。”

“所以说,缝合技法,不能简单的套搬套用,要根据手术对象的具体情况,和自己的特点,做出相应的改动。”

“裴医生就有些机械了,没有做到活化变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套技法。”

高彦红长长的哦了一声,说:“裴医生就像是那种一板一眼的武林高手,而老师您就是无招胜有招的一代宗师。”

赵芳却道:“我感觉用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三重境界来解释,更恰当。”

林杰一甩衣袖,摆脱了两人,道:“别说那些玄乎的,很多东西,都是积累到一定境界,水到渠成的。”

“你们没有什么积累,谈再多,知道再多,也都是空话,没用的。埋头练习才是王道”

他想到了一事,问:“那几颗猪心,你们怎么处理的?”

赵芳嘿嘿笑道:“我们宿舍里没有冰箱保存,只能和几位舍友一起练手。练习完之后,让小餐馆给加工做成了菜。”

林杰哦了一声,道:“买个小冰箱又花不了多少钱。练习是越多越好。”

“是,老师!”两人齐声应道。

给学生们做完一对一的指导,林杰回到家,又是近十二点。

他没见到安可馨,却发现穿着卡通睡衣的林淼,蜷缩在客厅沙发上,皱着眉头,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在啃。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可馨今晚没来?”

林淼放下书,起身道:“可馨姐说身体有些小感冒,今晚就不过来了。”

“哥哥,财务管理比我想象中的要难许多,今天做错了工作,我得多用些时间看书才是。”

林杰上前抱了抱她,安慰道:“工作做错,都是在所难免的,医生也有误诊的时候呢。”

“你慢慢熟悉学习就是,不需要这么拼的。”

“都这么晚了,去睡吧。可梦已经睡了?”

林淼点点头,道:“她已经睡了,我想等你回来再睡,就来客厅了。”

“哎,哥哥,这周六就是秦刚哥哥和乐怡姐姐的婚礼了,礼金要准备多少啊?”

林杰想了一下,道:“上次给了秦刚一块金砖,虽说借口是结婚礼物,但这个礼金还是要再给的,就一万八千八吧。”

“嗯,好,我会准备好的。”

两兄妹一块上楼,林杰随口道:“淼淼,不要给自己什么压力。”

“我们的钱,即便从现在开始都不工作了,也足够我们逍遥自在的过一辈子了。说起逍遥自在,有没有想过再去哪里旅游啊?”

林淼脑袋摇晃的像拨浪鼓,道:“不出去旅游了,打死也不出去了。”

“为什么啊?你不是一直想着出去逛一逛吗?”林杰有些奇怪。

林淼嘀咕道:“去川西竹海,地震了,我们差一点没回来。上一次你去广深,又被人给绑架了……”

“哥哥,我们一直待在滨海就很好,真的很好,我再也不想出去旅游了。”

林杰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劝说道:“这都是小概率的意外事件,哪能次次倒霉啊。”

“你看,我们去年春节前,去了天涯海角度假村玩,不就是玩的很好吗?”

“京城我也去过两次了,不也是没发生啥意外!”

林淼还是坚持道:“反正,我是不想你离开滨海了。”

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林杰先附和道:“好吧,我们暂时不做旅游安排!”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