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现场较技(求订阅)

周三早上近九点,林杰来到大学医学院综合实验楼的顶层实验室,发现除了陈秋华外,方含蕊、高彦红、赵芳几人也在。

“你们怎么也来了?都没事吗?”

方含蕊率先回道:“老师,裴海平医生的大名,我也是听过的,就想着过来认识一下。”

“高彦红和赵芳两位师妹,已经向医院指导老师请过假了。”

“她们的主攻方向,就是心外,这么一个学习和开眼界的机会,总不能让她们错过吧?”

林杰不置可否,看向陈秋华,问:“猪心呢?”

陈秋华一指旁边的冷藏箱,道:“都在这里呢,天还没亮,我就去郊外的屠宰场弄来的。”

“都是从活猪上取下来的,最后的处理,是我亲自动的手。”

“一共十个,够了吧?”

林杰摇头道:“用不了这么多。”

他看向高彦红和赵芳,说:“等下,剩下的猪心,你们就带回去吧。”

“平时多用猪心练练手,之后,还能卤个猪心或煲个猪心汤补一补,有用有吃也不浪费。”

“是,老师!”高彦红和赵芳齐齐应道。

方含蕊笑嘻嘻的问:“老师,您的手术技能,可都是在鸡鸭鹅兔等动物身上练出来的。”

“这些练手的动物,您天天吃,有没有吃腻啊?”

这个……

当时的借口之词,如今已经成为了林杰身上的一个标签。

当然,以林杰今时今日的地位,无人带有嘲讽之意,反而成了一些医学院老师激励学生们上进的一件趣事。

而且网上还有一个林杰“庖丁解鸡”的视频。

那是在好事者安可梦的鼓动下,拍摄并发到网上去的。

当时,林杰也没有在意,权当做自己那一番解释的例证。

只是,这个视频,流传的比较火,成了一些人挑战的对象。

时不时的就有医生、甚至是厨师,拍一个庖丁解鸡的视频,传到网上。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解剖用时,还是解出的鸡骨完整度等方面,都还没有人超越林杰。

林杰一脸回忆的神色,轻声道:“我那时的经济条件,还有身体条件,鸡鸭鹅等,都是不常吃的。”

方含蕊就是一怔,意识到了自己的随意,急忙道:“对不起,老师,我……”

林杰轻轻的一摆手,故作感慨的说:“没有什么,过去的苦难,才造就了现在的我。”

“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实际练手所用的鸡鸭鹅等并不多。”

“其实,都是靠这……”

他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当时,或许是受身体受限,我去不了外面的世界,就常常靠自己的想象来弥补。”

“这就造成了我的场景化、形象化思维非常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白日做梦。”

见方含蕊、高彦红和赵芳几人听的认真,林杰继续道:“到了现在,我可以在脑海中完整的模拟出一例手术,可以说是达到栩栩如生的程度。”

“数次模拟之后,我才会选择一个最优的手术方案,在现实手术中实行。”

方含蕊有些恍然的道:“怪不得呢。每次看老师您做手术,都感觉手术过程特别的流畅,没有丝毫的拖沓。”

“您开始的一些让我们感觉意外的行刀或切口,也和手术的中后程的一些处理相呼应,让我们惊叹不已。”

“原来,老师您早就通过这种模拟方式,对整场手术熟记于心,统筹规划了。”

陈秋华也开口道:“这中形象化的思维能力,应该属于林医生的强大天赋之一了。”

“你们在平日也可是试着练习一下。”

“这种思维能力,是可以锻炼的。”

“再者,在脑海中先预演上几遍,真正拿手术刀时,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高彦红和赵芳两人就像小鸡吃米一样,频频点头。

这时,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林杰看向门外,就见一位四十几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容貌普通的男子,一米七出头,剃着刚硬的短发,穿着一身休闲西装,除了脸比较长外,几乎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注意的地方。

“裴医生?”

“林医生?”

两人各自询问了一句,又各自点点头。

裴海平打量着林杰。

如果不是任教授再三保证,他是真的不相信,这个看上去就是一个俊秀的大学青年,竟然拥有那么高的医术。

他看了看实验室的环境,笑道:“安排在这里会面,正合我的心意。”

“林医生,我们也不必废话了,你有什么安排,就直接摆出来吧。”

“好!”

林杰简单的回了一声,然后吩咐道:“方含蕊、高彦红、赵芳,整理好三个解剖实验桌,各摆放一颗猪心,还有一套基本的手术工具。”

他又看向裴海平,说:“裴医生,我们去隔壁换衣服吧!”

“陈医生,你也来!”

被点名的陈秋华,颠颠的跟在了两人身后。

等换好消毒服,戴上橡胶手套的三人,去而复返,方含蕊、高彦红、赵芳已经整理好了三张实验桌。

每张桌子上摆放着两个无菌托盘,一个放着一颗新鲜猪心,一个放着一套手术器械。

裴海平满意的点点头,说:“林医生,说一下规则吧!”

林杰来到一张实验桌前,随手拿起一柄手术刀,就在猪心上深深的划了几刀。

这颗猪心在锋锐的手术刀之下,立时分成了五六瓣。

然后,他又把另外两颗猪心也照此处理。

做好之后,林杰把手术刀放回托盘,对裴海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我们要做的就是缝合。”

“裴医生,请!”

当下,裴海平也不废话,直接来到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张实验桌。

陈秋华也跑到了第三张实验桌那里。

林杰也站在了实验桌前,与裴海平对视了一眼,颌首道:“开始吧!”

说完这话,他拿起手术镊,持针器,开始对付眼前这一颗刚被自己切坏的猪心……

方含蕊、高彦红、赵芳站在三张实验桌前,近距离的看着三人同场竞技,兴奋的眼睛冒光,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内行看门道。

她们看得出来,林杰看似随意的划拉了几刀,其实并不随意。

这几刀切开了心房心室,切开了房间隔室间隔,还纵切横切的切开了瓣膜,还用几种不同的方式,切开了粗细不同的冠状动脉血管。

可以说,心脏手术中可能需要用到的缝合方法和缝合技巧,都在林杰这看似简单的几刀中体现了出来。

高彦红刚开始还在林杰、裴海平、陈秋华三人的试验台前,来回走动,恨不得趴在猪心前,用最短的距离,观摩学习三人的缝合技法。

渐渐的,她就不再去陈秋华的实验桌了。

她看得出来,陈秋华的基本功极为扎实熟练,技巧也比自己高出不止一筹。

然则,在两位高手的映衬下,陈秋华的缝合手法,就显得晦涩许多,给人一种憋气不舒服的感觉。

这种宝贵的时刻,自然是多多学习高手的技法。

高彦红站在了林杰和裴海平两张实验桌前方的中央位置,不时左右摆头。

裴海平的缝合手法……

高彦红注意到,裴海平双臂摆动的动作幅度,还有手腕的起伏,都要比老师大的多。

缝合线不时被高高的拉起,给人以大气磅礴,挥洒自如之感。

而老师手法,一如既往,如小桥流水,跃动自然,看着赏心悦目。

又观察了一段时间,高彦红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裴海平缝合不同的部位时,已经换了好几种有针对性的缝合技法。

以她的眼光和见识来看,这缝合法的选择,如教科书那样经典,且在具体的缝合上,处理的相当完美,有一种不可超越的感觉。

而老师的处理,她就有些看不懂了。

缝合心脏瓣膜,缝合血管,似乎在手法上没什么区别,只是在缝合线的选择,还有缝合间隔和跨度上有所区别而已。

老师这是用一套手法打天下?

高彦红深知,心脏不同的部位,对缝合的力度和深度,还有吻合精度等的要求,有着差异显著的区别。

只用采用有针对性的缝合法,才能最大程度实现这要求。

老师的医术如此高明,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高彦红不再关注裴海平,而是来到了林杰近前,全神贯注的观察他的胳膊和手上的动作。

慢慢的,她察觉到一点区别。

老师在开始缝合猪心另一部位时,肘部提高了一些,手腕却下压了一些,似乎动作幅度也大了一些……

连续观看了林杰换手几个缝合部位,高彦红终于确定,老师是通过缝合胳膊和手腕姿势的变化,来调整缝合技法的……

三人当中,林杰算先放下了手术镊和持针器,减掉了多余的缝合线。

五六分钟之后,裴海平也宣告完成。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满头大汗的陈秋华,也放下了手中的器械。

裴海平语气淡淡又自信的道:“林医生,不知如何评判呢?”

“是我们相互检查吗?”

林杰摇摇头,说:“所有的技法,最终目的,就是让心脏恢复原本的功能。”

“我们用实践来检验。”

“方含蕊、高彦红、赵芳,给三颗心脏接通人工泵和血液循环机,让它们重新跳动……”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