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半夜敲门(求订阅)

来人是郭常霖,还有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小妹妹郭芬菡。

林杰请两人在沙发区就坐。

再次见到林杰的郭芬菡,心情有些激动,道:“林医生,那几天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至今我还有时梦到,时被惊醒。”

“不过呢,林医生你在我梦中,就是一位从天而降,脚踏七彩祥云的英雄。”

“你一在梦中出现,我就不会害怕了,感觉特别的安心。”

相比初次相见时的狼狈惊恐,今天的郭芬菡,精剪的碎发,淡雅的妆容,还有一身看不出什么牌子,明显是高级服装的秋装。

旁人从几米外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一位真正的世家大小姐。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事后也是后怕的腿发软,走不动路了。”

林杰随意的回了一句后,询问:“郭先生,你们此次来滨海,是……”

一直暗暗打量林杰的郭常霖,轻声道:“来这里洽谈一项合作业务,芬菡知道林医生你也在这个城市,就嚷嚷着一块过来了,说是要亲自向你表示感谢。”

“林医生,再一次感谢你的援手救命之恩。”

林杰谦虚的道:“郭先生,客气了,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自救而已。”

“即便主观上是自救,但客观上,你还是救了我和小宝。”郭芬菡是一脸的认真。

郭常霖沉吟了片刻,说:“林医生你在医学上的成就,让我感到惊讶,应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才是。”

“过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小宝恢复的非常缓慢,甚至可以说,是没什么起色,不知林医生你可否……”

怎么说也是共患过难的,林杰没有推辞,开口道:“我看一下小宝的CT片子。”

郭常霖把手机里的一组图片调出来,递给了林杰。

这一组CT影像,共三十六张。

通过这组影像,林杰一共发现了位于小宝大脑深处,大小共十一个凝血块。

如此多的凝血块,还是极为少见的。

这与小宝脑内充血,被耽搁了好长时间,没有得到有效救治有关。

在翻看这些影像的同时,一颗又一颗凝血块,就在林杰脑海中,模拟出的颅脑三维透视图上标记了出来。

一条又一条可能的手术线路,也在透视图上,快速的显现又消失,或不停的变幻角度……

郭常霖就看到,林杰的右手食指,在匀速的滑过手机屏幕。

一张又一张的CT影像,也跟着切换不停,林杰眼神也好像没有了焦距……

这应该是沉溺在了某种思考之中吧。

心中有所猜测的郭常霖,示意了郭芬菡不要惊动林杰后,安安静静的等着。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近四十分钟,才等到林杰改变动作。

林杰抬起右手,用大拇指和中指揉了一下有些发涨的太阳穴,把手机还给郭常霖,道:“你可以把小宝送到我这里,我给他做手术去除脑中凝血块。”

“林医生,你这是有必然成功的把握?”郭常霖是一脸的惊喜。

林杰摇摇头,说:“颅脑手术就没有一位医生敢说,有必然成功的把握。”

“我只能说,有较大的希望,但是也有风险。”

郭常霖轻哦了一声,敛去喜色,犹豫了一下,道:“不瞒林医生你,我父亲通过一些关系,给小宝预约到了美国麻省总医院的欧文-马克斯韦尔博士。”

林杰有些明白他的意思,轻轻点头说:“我是知道欧文-马克斯韦尔博士的。”

“他在脑外科方面的实力,与梅奥诊所的西斯尔达博士不相上下,其水平可以说处于世界顶尖这一层次。”

“小宝能得到他的医治,想必有很大的希望康复的。”

郭芬菡忽然开口问:“林医生,冒昧问一下,你的水平与马克斯韦尔博士相比如何?”

林杰呵呵一笑,道:“这个……是不好比较的!”

“即便同为脑外科医生,相对而言,每一位医生也是各有擅长的领域。”

“比方说,有人可能更擅长脑血管疾病,有人更擅长治疗脑瘤,还有人更擅长治疗与五感相关的颅脑病变等等。”

郭芬菡又追问道:“那林医生,你更擅长哪一个方面?”

“我啊,各方面都会一些吧!”林杰敷衍的回道。

郭芬菡有些不满意林杰的回答,咬咬嘴唇,又问:“就小宝的情况来说,林医生你认为,是马克斯韦尔博士的更擅长,还是你更擅长?”

这个问题,着实不好回答啊。

欧文-马克斯韦尔闻名已久,且世界公认。

林杰的名气还局限在国内,甚至还可以说局限在滨海。

再加上年龄给人的不信任感……

把两人放在一块,让一百人投票选择,估计没有一人会投林杰的。

但是,单就去除颅脑内凝血块来说,林杰自信不弱于任何一人。

说自己比欧文-马克斯韦尔更擅长,会被人认为不知天高地厚;可是要说自己弱于他,林杰又觉得自己亏心啊。

干脆,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郭常霖和郭芬菡出了办公室,立时就有四位保镖模样的人围了过来,簇拥着两人离开。

郭芬菡低声道:“哥,从林医生的回应来看,他自认自己的脑外水平,是不输给马克斯韦尔博士的。”

“小宝还要等待一个多月,才能接受马克斯韦尔博士的治疗,我们不如……”

郭常霖沉吟了片刻,说:“选择林医生,可以说是在冒险,选择马克斯韦尔博士,则是代表了把握。”

“事关小宝的一生,父亲是不会冒险的,我……也不会选择冒险……”

傍晚时分,林杰回到家,就看到林淼和张笑笑各占据长沙发的一端,姿势不雅的半躺着,无精打采的看着电视。

“你们这是怎么了?就好像跑了马拉松似的。”

“逛了一天的街,太累了,休息休息!”

张笑笑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坐的端正一些,接着道:“已经叫了外卖,一会儿就会送过来。等一下就能吃晚饭了。”

林杰哦了一声,又听林淼开口说:“哥哥,给你买了一身好看的秋装,放你床上了。等下你去试一试。”

林杰来到林淼身边坐下,抬起她的一条腿放自己大腿上,揉捏着她的小腿,道:“看你们在商场神采奕奕的样子,还以为你们永远不知道劳累呢。”

“哪有不累的,只是兴趣压过了劳累而已。”

林淼享受的眯上了眼睛,指挥道:“哥,你的手再往上一点,嗯……真舒服。”

“哥哥,你这是无师自通就学会按摩了呢。”

林杰哼了一声,自得的道:“中医按摩所谓的脉络、穴道按摩,不外乎就是一些神经网络,还有交汇点而已。”

“对人体解剖,我是熟悉的是不能再熟悉,自然知道按摩哪里,能让你感觉舒服一些。”

“可梦这是和你们逛完街,直接回家了?”

林淼摇头道:“没,她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被安叔叔接走了。”

林杰有些明了,估计安伟泽这是要向安可梦挑明那事了。

果不其然,吃过晚饭不一会儿,林杰就接到了安可梦的电话。

“杰哥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听到她在电话中的声音,是那么的低落,林杰有些心疼的道:“我也是在昨天才知道的。我想这件事,由安叔叔告诉你,是最好的。”

“可梦,到了明年,你姐姐就会嫁给我,你也要上大学了,估计也就是周末能回家。”

“那个时候,家里就只有安叔叔一个人……”

林杰这话还没说完,就传来安可梦的声音,“你说的我都懂,可我就是心里难受。”

“杰哥哥,我想妈妈了……我真的很想妈妈……”

说着说着,安可梦就在电话里抽噎了起来!

林杰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想了一下,说:“可梦,你想哭,就肆意的哭一回吧。”

“有些事情,我们只能任其发展,不能随心所欲,这就是长大的代价。”

“我不哭,我才不哭呢,爸爸再找一个,我其实是高兴的,我也是乐意的,真的……呜呜……杰哥哥,忍不住了……呜呜……”

这一刻,安可梦的响亮哭声,通过手机传递了过来。

林杰能够想象得到,安可梦一手拿着手机,一边看着妈妈的相册,在肆意流泪的样子……

哭了几分钟之后,安可梦的哭声才慢慢的降了下去,渐渐的平息。

“杰哥哥,我不哭了!”

林杰听到,安可梦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我的心情好了许多,谢谢杰哥哥你陪着我。”

“杰哥哥,你以后更严格要求我吧。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不让小孩子在小时候就失去爸爸或妈妈……”

挂了安可梦的电话后,林杰又与安可馨通了一个电话,叮嘱她这几天不用过来陪自己,在家好好的安慰一下安可梦。

晚上十二点多,没有了安可馨的陪伴,林杰还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见自己没有多少睡意,他干脆下了床,准备去书房看点医学论文。

这时,他就听见了急促的门铃声,还有敲门的声音。

作为一名医生,林杰最担心的就是深夜来电,半夜敲门。

这TM的准没好事。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