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病人是什么情况?(求订阅)

晚上八点半,饭局结束。

安伟泽要送翟思莹回去。

之前坐出租车而来的安可馨,则坐上了林杰的车。

安可馨想了一下,说:“阿杰,今晚我回家先和可梦聊一聊,这件事情越早解决越好。”

林杰点点头,吩咐关木华先去金鼎大厦。

“可馨,你好像对这位翟思莹比较认可啊,你和她很是熟悉吗?”

安可馨轻叹了一口气,说:“她在皇冠假日酒店做客户经理时,因为公司客户的住宿、餐饮及娱乐,还有公司的一些集体活动,都定点安排在假日酒店。”

“这一来二去的,我就和她熟悉了。”

“说实话,我挺欣赏她的,还曾试过挖她来公司上班。”

“三年多之前,她突然从假日酒店离职,自那之后,我就在没见过她。”

安可馨表情复杂的道:“当时,我还挺惋惜的。”

“按照爸爸所说,应该是那个时候,她就和爸爸在一起了。为了避免我发现,她才离职远远了避开了我。”

林杰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问:“心里有些不舒服?”

安可馨头枕在林杰的肩膀上,喃喃道:“是有一些,以前爸爸只属于我和可梦,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林杰伸手揽住安可馨,安慰道:“不要忘了,你还多了一个我啊。”

安可馨点了点下巴,说:“是啊,我多了一个你,可梦也开始追逐自己的医学梦。”

“我和可梦陪伴爸爸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他会越来越孤单的。”

“爸爸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呢。”

她调整了一下姿势,用双手环抱住林杰的腰,轻声道:“相比其他人,这个人是翟思莹,我还是挺高兴的。”

“她和爸爸认识十多年了,也和妈妈认识。”

“她来照顾爸爸,妈妈泉下有知,应该也会是同意的。”

两人就这样抱着依偎着不再说话,直到车辆停在金鼎大厦楼下。

林杰把安可馨送下车,道:“今晚你和可梦好好的聊一聊,有什么消息及时给我打电话。”

“嗯,明天我会过来,有件事需要和安叔叔,还有你一块商讨下。”

安可馨拉住林杰的手,笑道:“那你今晚就留下来呗,爸爸估计很快就会回来的。”

“安叔叔会回来?”林杰有些不相信。

安可馨自信的说:“肯定会回来的。”

“这么多年来,除非出差在外,无论什么事情,无论多晚,爸爸总是会回家休息的。”

“今晚也不会例外。”

这一刻,林杰忽的有些敬佩安伟泽了。

数年如一日的坚持,给安可馨,安可梦两人创造了一个安心的家。

林杰让关木华开车回家,明天早上来接自己,便和安可馨一起上楼。

来到安家,林杰没在客厅里发现安可梦。

“可梦肯定在自己房间里,研究那些人体模型了。”

说到这,安可馨忍不住抱怨道:“可梦的房间里,有人体骷髅,有一比一的人体医学解剖仿真模型,还有几具半身模型。”

“墙壁上还挂着几张人体解剖图。”

“可梦的卧室,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鬼屋,有些阴森。如果她自己不在卧室的话,我都不敢进去的。”

林杰呵呵笑道:“才开始学,自然需要这些辅助物,来加深印象和记忆。”

“等可梦过一些时间记牢这些知识了,就可以全撤掉了。”

安可馨哀叹道:“我希望那一天早点来到。”

“我去找可梦了,你自己随意。”

林杰一屁股坐在舒服的沙发上,取出手机给林淼打了一个电话。

告诉她,今晚自己在安可馨家过夜,不回去了。

林淼轻哦了一声,回道:“我知道了。哎,哥哥,今晚有人打电话找你。”

“笑笑姐说,你对这个人非常重视。笑笑姐还说,要等你回来,告诉你这事的。”

“你等一下,我让笑笑姐给你说话。”

几声杂音过去,张笑笑的声音在手机中响起,“阿杰,那个被你们称为裴疯子的裴海平,今晚来电话找你了。”

“他说,他已经买好了明天回滨海的飞机票。”

“他还说这一次回来,会待一个星期左右,想和你约个时间见见面。”

对这次会面很是期待的林杰,思考了一下,道:“会面时间就安排在周一下午两点,地点就在滨海大学医学院的实验楼……”

晚上十点四十,安可馨从安可梦的卧室中出来,对林杰感叹道:“我才发觉,可梦真的是长大了,知道为别人着想了。”

“她明确表示,不反对爸爸再找一个……”

十一点十五分,林杰等到了回来的安伟泽。

在书房,林杰把柳光熙知道邓迪家制毒的事情,告诉了安伟泽和安可馨。

“目前,唯一确定的就是,柳光熙从邓迪手中要过迷幻药,其他的,更进一步的联系,还没有查到。”

安伟泽面色沉重的沉思了老大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如果这是对方策划的针对我们的陷阱,是他们先知道了兴旺生物制药制毒之后,才策划了仿制药那件事?”

“还是先有了仿制药那事,才机缘巧合的把兴旺制药推给我们?”

林杰有些疑惑的道:“这其中的区别,很大吗?”

安可馨解释道:“阿杰,区别不小的。”

“如果他们是先知道的兴旺制药制毒,才策划了仿制药,说明对方陷害我们的重点,就在于药厂的制毒贩毒。”

“如今,这个案子爆了出来,我们基本就是破了对方的阴谋。”

“如果是后者,对方的陷阱重点,就着眼于仿制药上了,也就是说制毒贩毒只是捎带的。”

安伟泽附和道:“确实是如此。”

“还有一点,让我疑惑的是,单凭柳家,还有乔鸿祯的力量,他们应该撬动不了印度那一家制药公司来配合的。”

“或者是,还有其他人参与了。”

“康宁医院的胡家?”林杰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

安伟泽轻轻的摇摇头,说:“胡家还是不太够格的。我有两个猜测。”

“一个是叶培华的竞争对手,目的就是通过打击你,来打击叶培华。”

“另一个猜测就是……”

他一字一顿的道:“万通集团背后的罗家。”

“以罗家在海外的势力,与印度那一家制药公司扯上关系,还是非常有可能的。”

林杰就是一皱眉,说:“虽说我们和罗家所属的凤凰山医院,有直接的竞争关系。”

“罗万通费这么多的力气,设这么一个局来陷害我们,是不是有些过了啊?”

安伟泽哼了一声,道:“怎么会过了呢?因为对方要对付的人当中,有你。”

“以阿杰你今时的地位,此事一旦泄漏出去,幕后策划人遭受到的与你相关的利益方的反扑,是非常大的,甚至有可能会让他们万劫不复。”

“利用海外关系,设置这么一个复杂的局,把自己隐藏起来,是非常有可能的。”

说到这,安伟泽见林杰脸色沉重异常,轻声一笑,道:“阿杰,我们的这些猜测,可都是建立在,印度仿制药就是一个陷阱的假设前提之上的。”

“或许,这得来轻松的印度仿制药,真的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也说不定呢。”

“我们这些假设,很可能就是太过谨慎的自己吓唬自己。”

安可馨也出声安慰道:“乔鸿祯,还有柳光熙,一起透漏给任建中,要让你身败名裂的计划,可能只是虚张声势,或者真有这个计划,还未实施也说不定呢。”

“现如今,柳光熙成了植物人,乔鸿祯躲在国外不敢回来,即便他们的计划已经实施,很可能也搁置不前了。”

两人的安慰,没让林杰宽心多少。

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苦恼的道:“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感觉,着实让人头疼呢。”

“丫丫的,我都有把柳光熙的脑袋劈开,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的冲动了。”

安伟泽轻声一笑,劝说道:“阿杰,无需这么烦恼。生意场上,尔虞我诈是常态,要是常常忧惧这些,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真有这么一个大敌,在暗中阴我们,也要我们主动咬钩才可以。”

“守住本心,不贪图不当得利,岿然不动,无论对方怎么样出招,都影响不到我们的。”

他语气冷然的说:“对方的不轨动作一多,总会有露出马脚的那一刻。到了那时,就是我们凌厉反击的时刻。”

商讨完,三人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应对办法。

还是先前制定的那个办法,立足自身,不为人所知的与陈家割裂在仿制药上的利益联系。

所有的利益或者风险,都由陈家去承担。

各自回屋休息之际,安可馨就像才想起来似的,道:“爸爸,我跟可梦谈过了。”

“她怎么说?”安伟泽是一脸的关切,还有紧张。

安可馨道:“小家伙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了,知道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了。”

见安伟泽露出欢喜的神色,安可馨哼道:“爸爸,我只是试探出了可梦不反对你找一个新女朋友。”

“你和翟思莹的事情,需要你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亲自跟可梦说……”

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林杰忽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在疯狂的响。

他伸手摸过手机,努力睁开眼睛,就模糊的看到“孟阳”两个字在屏幕上闪动。

林杰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问:“病人是什么情况?”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