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意外,还是阴谋?(求订阅)

林杰和安可馨跑着绕过竹林,就看到前方的一块草地上,一只浑身脏兮兮,颜色黄不拉几的野狗,正在疯狂撕扯一个小孩。

更可怕的是,这个小孩在野狗的利齿撕扯之下,鲜血是四处迸溅。

林杰注意到,这是一只大型犬。

其肩高足有七十多厘米,从体形上属于很壮实的那一类。

两个闻讯先赶到的男子,手中没有什么武器,根本不敢靠近,只站在一旁大声的呼喊,企图用声音吓跑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疯狗。

沾满血迹的利齿,令人心惧的体形,还有粗壮的前肢。

看到这样的一只强壮的野狗,林杰心中都有些发怵,脚步下意识的就是一缓,看向四周,看能否找到石块或木棒什么的趁手武器。

跑在最前方的秦刚,却是脚步未停,反而加快了速度,朝野狗冲了过去。

野狗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停止撕咬小孩,低吼了一声,直接朝秦刚就扑了过来。

只见秦刚陡然一个急停,侧步,就避开了疯狗的扑击,同时抬起左肘朝着疯狗的腰部,就一个猛击!

野狗被正中腰部,斜飞出去三四米,嘶叫着在地上翻滚。

还未等野狗翻身而起,大步追上的秦刚,又是一脚踢在了野狗的肚子上。

这一脚,骤发疾至,秦刚显然是下了死力气。

野狗再一次被踢飞三四米,又在地上翻滚出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这时,野狗的嘶吼,变成了呜咽。

它每呜咽一声,都会从嘴里涌出大团血沫,显然是脏腑受到了重创,快不行了。

秦刚的动作,可谓是电光火石,在呼吸之间就完成了。

不过,此时的林杰,可没有时间夸赞秦刚的壮举。

他急忙来到全身血肉模糊,还在蠕动,已经没有任何哭喊声的肉团那里。

这是一个一岁左右的小男孩。

他的情况,相当糟糕。

身上多处撕咬伤,最重的伤有两处,一是右大腿被撕咬去了一大块肉,骨头都露了出来,血是不停的流;二是小男孩的肚子被撕开,直接就露出了肠子!

此外,小男孩的左脸,左肩等地方,还有几个深可见骨的咬痕。

林杰从一旁关切的少妇们那里,要来了几根头绳,用扎紧动脉的办法,给小男孩的几处伤口做了紧急止血。

随后,他脱下运动上衣,把小男孩包裹着抱了起来,喊道:“孩子的家人呢?”

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女子,被人搀扶着起了身,声音颤抖的哭喊道:“林专家,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哇……哇……”

看着这名腿软到几乎不能站立,哭的不能自己的女子,林杰发现,这人认识。

她就是关晓月,也是祥泰公寓的住户,曾经有一天深夜抱着儿子找自己看病。

林杰还清晰的记的。

那一晚,她儿子得的是肠套叠。

那一晚的小孩,应该就是自己怀中的这个倒霉透顶的小家伙了。

林杰喊道:“别哭了,赶紧的走,一块去滨海公园医院!”

这时一旁围观的众人中,有一人喊道:“已经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林杰喊道:“来不及了,需要赶到最近的医院做紧急手术,谁有车在附近?”

“摩托车、电动车都可以!”

随着这话,围观的众人中,立时就有三四人站了出来。

林杰道:“谢谢,谢谢各位,还请立刻带我们去滨海公园医院!”

这时,秦刚伸手从林杰怀中,接过小男孩,沉声道:“我抱着小孩去医院,林杰你在后面跟着,这样安稳一些。”

林杰也没有跟他争,对跟在自己身边的安可馨道:“你不要跟着去了,先带着乐乐回家,然后再去公园医院找我……”

滨海公园医院是一家规模很小的基层医院,距离滨海公园只有两三千米的距离。

几辆摩托车分别载着抱小男孩的秦刚,林杰,关晓月等人,用时一两分钟就赶到了医院。

林杰的这张脸,还是很管用的。

表明身份之后,急诊室的值班医生,立时把医院的一间手术室让了出来,并按照林杰的吩咐准备血浆,疫苗、各种药剂,还有手术器械……

近两个小时之后,做完手术的林杰,从手术室出来。

他见到了焦急等候在门外,一脸着急,眼睛红肿的关晓月,还有孩子的父亲,比关晓月大二十多岁的姜良雨。

此外,还有安可馨、林淼和张笑笑等人。

姜良雨急忙迎了过来,一脸急切的问:“林专家,我儿子怎么样了?”

林杰轻声道:“手术还算是顺利,性命应该是无忧了。”

“只不过,孩子的右大腿肌肉缺损严重,会对右腿的运动机能,产生较严重的影响。”

“还有,孩子的脸上和身上,会留下明显的伤疤。”

一脸揪心的关晓月,急忙询问:“林专家,您说的这些,都是可以治好的吧?”

“是不是,林专家?”

林杰点点头,道:“是有一些治疗办法的。”

“不过,孩子现在首先需要的是恢复,其他的治疗可以先缓一缓。”

“还有,先把孩子转到一家大些的医院,这里的条件有些差,治疗条件也简陋。”

姜良雨点头道:“转院的事情,我一会儿就办理。”

“林专家,事情经过,阿月已经全都告诉我了。”

他十分感激的说:“这次,幸亏你和秦刚在,不然后果,真的是无法预料啊……”

林杰那一身运动衣,沾染了许多血迹,已经不能穿了。

幸好安可馨想的挺周到,还给他带来的一套衣服。

林杰换好衣服,处理好这次手术一些手续工作,和家人,秦刚等一起出了滨海公园医院。

他们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家早餐店,一块坐下吃早饭。

林杰先喝了一碗鸡蛋汤,垫了一下肚子,问:“知道那只野狗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来说,我来说!”

林淼抢先道:“哥哥,你是不知道哦,在手术室外面,那个关晓月是一遍又一遍的说这事,我全都记住了。”

“是这样的……”

林淼模仿着关晓月的语气,仔细把她听过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原来关晓月家这个儿子,每天都是早早的醒来,然后就躺不住了,哭着喊着要出去玩。

没有办法的关晓月,就用儿童车推着他来公园瞎逛。

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

今天早上,关晓月再一次推着儿童车里的儿子来到了公园。

就在她与认识的几位同样带着孩子的妈妈们聊天之时,那条野狗,噌的一下从她们身后的竹林里窜了出来,一口咬住儿童车里的儿子,把他拖出了儿童车,就开始疯狂的撕咬。

听到这,林杰就是一皱眉,有些不解的道:“即便是疯狗,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一群人的,尤其还是毫无威胁的一岁小孩。”

“关晓月真的说,这野狗冲出来之后,直接一口就咬住了她的儿子?”

安可馨开口道:“嗯,她确实是这么说的,还不止一次。”

“她说,这狗从竹林里钻出来,由于距离近,狗的速度又很快,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孩子就被狗咬住,拖出了儿童车……”

张笑笑思虑着道:“她一次又一次的说这事,明显是给姜良雨说的,好向他表明,这件事不是她的错。”

她又猜测道:“你们想一想,会不会是这样啊,关晓月和其他的妈妈们聊的一时开心,把孩子给忘到脑后了。”

“疏忽之下,才让那条野狗有了可乘之机?”

安可馨摇摇头,说:“应该不会,毕竟是孩子的母亲,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疏漏。”

“而且据她所说,现场可不止她一个人。如果她这么明目张胆的撒谎,很容易被拆穿的,结果可想而知。”

一直默默吃东西的秦刚,忽然开口道:“这狗没有戴项圈,毛发又脏兮兮的,很明显是一条流浪狗,野狗。”

“这条野狗长的很粗壮,体形又大,至少有六七十斤重吧。”

“我就很奇怪,这么一只大狗,怎么就没有被人给打死呢?卖给饭店,至少也要几百块钱吧。”

林杰一想也是啊!

很多国人是吃狗肉的,饭店里卖的狗肉,也很不便宜。

网络新闻上也报道过很多偷狗的事情。

这么一只大狗,就这么明晃晃的逃过捕杀,是有些奇怪的。

心中怀疑更多的林杰,从秦刚那里要过自己的电话,找到孔明清的号码拨了过去。

接通之后,还未等他开口,孔明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林杰,有事?”

“不过,我先提醒一下,关木华的事情,你别问,碍于工作纪律,问了我也不能告诉你!”

林杰就是一怔。

不让我问,你干嘛冒出这句话,这不是吊人胃口吗?

他旋即明白过来,孔明清作为一个老刑警,这是借机变相的提醒自己呢。

他沉声问:“孔哥,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吗?”

“嗯,很严重的案件。”

孔明清轻声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事和你没什么牵扯,你无需关心。”

“只不过,这段时日,暂时不要与关木华多接触,等尘埃落定之后再说。”

林杰哦了一声,暂时放下了此事,说:“孔哥,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另一件事。”

当下,他就把今天野狗咬伤小孩之事,还有自己的疑惑一一告诉了他。

然后,他又询问道:“孔哥,你是刑警,职业敏感性比我们强多了,这件事你觉的这事是意外,还是阴谋?”

孔明清在电话呵呵一笑,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啊。”

“这事,我放在心上了,需要调查一下才能知道这究竟是意外,还是阴谋。”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