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志得意满(求订阅)

周一早晨,前来送林杰去医学院的司机,变成了秦刚。

未等林杰开口询问,秦刚就解释道:“关木华说他有重要的私事要处理,就临时请我顶替一下。”

“这个月我帮他,下个月就需要他帮我了。”

看着秦刚一脸幸福的模样,林杰笑问:“下个月的婚礼,都准备妥当了?”

秦刚表情轻松的说:“差不多了!听你的建议,请了一家婚庆公司,很多事情都交给他们来操办了。”

“他们是专业的,很多安排,乐怡满意,我也感觉轻松了不少。”

他告诫道:“林杰,我以亲身经历强烈建议你,一定委托一家有口碑的婚庆公司,替你准备婚礼。”

“女人的想法,一天九变十变都是少的,折腾的你是半点脾气都没有啊。”

林杰切了一声,得意的说:“人与人是不同的,你家那位大着肚子,情绪无常。”

“我家可馨可是美丽大方、体贴贤惠,在婚礼筹备上,肯定不需要我多费心思的。”

秦刚不信的撇撇嘴,道:“女人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到了明年你自己经历一番,你就深有体会,不会这么说了。”

“等着瞧就是!”

林杰对安可馨的好,可是信心十足的。

教室依然安排在小礼堂,只不过前来听课的人数,陡然增加了不少。

多是一些面容青涩的大一新生。

林杰曾经提醒过他们。

听他的课,需要有较深厚的医学知识做基础,最起码是硕士研究生这一层次。

大一新生听来听课,纯粹是浪费宝贵的学习时间。

或许是逆反心理的缘故,林杰发现今天听课的新生,反而是更多了。

搞的很多来晚的老生没有了位置,不得不坐在过道上听讲。

讲了半个小时之后,林杰的眼角余光,老是闪过一道人影。

他注意了一下,发现附属医院的雷军,在正对讲台的前门外面,不停的晃来晃去。

林杰就有些摇头。

你有急事,就直接进来找我啊,在外面晃荡不停,算什么事?

他暂停讲课,出了教室,直接问:“雷医生,你是有事情找我,还是要找其他人?”

“林专家,我是找你,是找你!”

雷军满脸歉意的道:“非常抱歉,我不该过来打扰你上课的,只是我接了一个紧急病人,一个只有六岁的小病人。”

“他的骨伤很严重,我……”

林杰未等他说完,伸手道:“把病人的X光片给我看看!”

“哦……林专家,给!”

雷军急忙把手上的平板电脑递了过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小腿的X光片。

“这个小孩的左小腿被重物碾压,造成的粉碎性骨折……”

一眼看过X光片,林杰就是眉头一皱。

这粉碎性可真够彻底的,连一元硬币大小的骨块都很少见,多是花生米大小的小碎骨。

唯一庆幸的是,脚关节和膝关节,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只是左腿的腓骨和胫骨,除了两端外,其余部位近乎粉碎。

这碾压的太也狠了一点吧。

林杰开口问道:“雷医生,这是反复性碾压,才会造成的伤势。”

“什么样的意外,会造成这样的骨伤?”

雷军唏嘘道:“据说这个小病人是一个熊孩子,经常划伤别人的车。”

“这是被人狠狠的教训了。”

林杰长哦了一声。

原来这是人为的刑罚,怪不得会是这样的。

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竟然对一个小孩这么残忍。

雷军见林杰表情丰富,劝说了一句:“林专家,其他的事情由警方来处理,我们光负责治病救人就可以。别的事情,我们不用管,也管不了的。”

他指着X光片的碎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林专家,骨碎片太小,大量使用骨钉,骨针等接骨的话,不太现实,不仅难度大,而且还容易引发各种侵入性炎症,一旦恶化,就会有小腿截肢的危险。”

“最可行的办法,就是采用人造骨替换破碎的腓骨和胫骨。”

“只是……”

雷军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孩子才六岁,至少还有十二三年的发育期。”

“植入人造骨的话,要跟上身体发育,每一两年就要做一次置换手术。”

“这手术费用、感染风险、病人心理和身体承受能力,都是一个大问题。”

他希冀的看着林杰,说:“林专家,这种情况,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林杰摸着自己的下巴,思忖了一会儿,忽的灵光一闪,笑着问:“雷医生,你会编织渔网吗?”

“渔网?”

雷军有些不理解的重复了一句,摇摇头说:“没有编织过。林专家,你这可是有了想法?”

林杰笑道:“算是一个惠而不费的办法吧!”

他也没卖关子,直接道:“使用可吸收的缝合线,通过手术编制一张细密的网,把这些碎骨网住,然后用生物胶水,固定成型。”

“小孩子的恢复速度较快,恢复能力也较强,应该有很大的可能,把这一堆碎骨重新愈合成一块骨头的。”

雷军禁不住吸了一口气,眼睛就瞪的大大,眼睛里迸出惊人的光彩,激动的喊道:“可行,可行,这真他娘的可行啊。”

“我想过使用钢板、钛金属网,但是因为材质、排斥性,侵入性问题,最后都放弃了。”

“用缝合线编织渔网,用生物胶水固定塑形,这……真是一个廉价高效又天才的想法,”

“林专家,你总是能给人意料外的惊喜……”

心急火燎的雷军告辞回医院,林杰也回到了讲台,继续上课。

刚讲了几分钟,他就发现一位面容陌生的年轻学子举起了手。

林杰的课上,是不允许提问题的。

严格意义上讲,他的学生只有坐在前排中央的十四人,其他学子都是过来蹭课旁听的。

有的听就不错了,还想让林杰给答疑解惑?

那肯定是不成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林杰讲述的内容,算是基本的医学知识。

学生与之相关的问题,多是由于自身基础不牢或记错了知识点,这样的问题可以通过翻阅相关的医学专论来解决。

如果一个学生连这样解决问题的能力都没有,这样的学生,也不值得林杰浪费时间。

因此,林杰直接忽视了那名学生的举手,继续讲课。

那名学生许是倔脾气,见林杰不搭理自己,一直举着手不放。

林杰又讲了近一个小时的课,这个家伙也举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直到课间休息。

坐在这名学生身旁的老生,不解的问:“同学,我已经告诉你了,林老师是不接受我们询问的,你怎么还一直举手?”

这名学生上嘴唇有一层略显浓密的绒毛,也就有十七八岁,长相属于清秀帅气的那一类。

脸色涨的通红的他,神色复杂的盯着林杰离开教室的背影,冷声道:“我的爸爸妈妈都是一家医院的医生,我从小就跟着他们学习医学知识。”

“刚才他讲错了一个知识点,我想提醒他的。”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愣是让我举了一节课的手……”

“是我看错了他,传闻和实际的差别,果然是很大的,枉我对他还挺崇拜的。”

老生很感兴趣的问:“讲错了一个知识点?”

“具体是哪一个,说出来听听,我们一块讨论讨论。”

新生哼一声,轻视的道:“你既然没有听出来,也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你……”

老生这个气啊,看着这名新生一副目下无人的面孔,忍住心中火气,摇摇头,起身准备去卫生间释放一下内存……

中午十二点,林杰准时下课。

他走进医学院办公楼,就看到陈石和一位长脸灰发男子一块走出了电梯。

双方碰面,陈石热情的介绍:“林杰,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兴旺生物制药的邓海阔老总。”

邓海阔热情的吹捧:“久仰久仰,慕名许久,今日一见,林专家你果然是人中龙凤啊。”

林杰客气的与此人敷衍了几句,陪着陈石一块把他送出办公楼。

等此人走远之后,林杰低声问:“兴旺制药,怎么没听说过啊?”

陈石呵呵一笑,道:“没听说就对了,这可是一家兽药公司。”

“兽药公司?”林杰是满心的疑惑。

陈石呼出一口气,叹息道:“合适的药企,哪有那么容易收购的。”

“这个邓总一家要举家移民海外,有意出售,经人介绍,我们就联系上了。”

“虽然只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兽药公司,但是我和凡之考察过了。”

“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消毒隔离室、研发室、检验化验室,生产车间等等,都是很标准的,稍微改造一下,就能使用。”

陈石笑道:“在某种意义上说,这家小制药公司,挺符合我们需要的。”

“我们的资金实力严重不足,一开始也只能全力研发生产那一种药,等销量打开,有了营收和知名度之后,才能继续扩张。”

陈石志得意满的道:“这家小制药公司作为发展的起点,还算是不错。”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