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偏向性(求订阅)

数百万的礼金被犯罪团伙席卷一空,发生这样的事情,顿时让今天的喜庆气氛荡然无存。

本来喜宴之后,还安排有一系列的活动,如今也只能取消了。

好在陈石的收入,也算丰厚。

他在伟泽集团拥有不少的股份,每年分得的红利少则上百万,多则数百万。再加上学校和医院的两份工资收入,课题研究收入,及其他一些额外收入。

这么多年积攒下来,身价也有数千万了。

这数百万礼金的损失,虽然令人心疼,但不致于伤筋动骨。

这件事,经问询情况的警察上报之后,也惊动了市局,紧急派来了十几位警察,开始紧锣密鼓的调查取证……

林杰做了简单笔录之后,从一间被临时征用,当作调查室的宾馆房间出来,就看到安可馨在等着自己。

“有什么新进展没有?”

安可馨摇摇头,苦笑道:“这个团伙应该早就盯上这场婚宴了,策划可谓是周密。这个时候,他们说不定已经跑到几百千米之外的某个隐蔽地点,躲起来了。”

“我得到一个情况是,那位银行的客户经理交代,他最近和一位少妇私下里打的火热,但是那位少妇现在联系不上了。”

“推测是,那位少妇偷偷的使用客户经理的手机,通过变音软件冒充客户经理,与大舅取得联系的。”

“客户经理还交代,他今天来迟,并不是因为堵车,而是出乎意料的在宾馆睡晚了。从目前的这种情况推测,这个客户经理应该是被下药了。”

听到这,林杰禁不住道:“丫丫的,这可比抢银行风险小多了,即便抢银行,估计也抢不到这么多钱吧。”

“只要胆子大一些,组织周密一些,很容易就能利用我们的认识误区,做成这个案子。”

安可馨点点头,附和说:“是啊,现在一想想,这个案子就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如果客户经理的交代属实,那一通电话不是他自己打的,也就是变音软件费点功夫。”

“这个案子,也算是为我们提了一个醒。”

林杰认真的叮嘱道:“我们结婚时,可一定要小心。哎,安叔叔和可梦呢,回家去了?”

“爸爸带着可梦去医院看望舅母去了。舅母没事,只是还需要观察一些时间。之后,爸爸就会带着可梦回家。”

解释了一句之后,安可馨压低了一些声音,道:“这几天,爸爸一直试着劝说表哥放弃那个仿制药。如今出了这事,估计他应该更是铁心,要拿下那仿制药了。”

林杰眉头一皱,道:“他就不怕,那是一个更大的骗局?”

安可馨叹了一口气,说:“是个人就有侥幸心理。出了这么一个意外,他或许会认为,炮弹坑里不会再落下另一颗炮弹,该时来运转,发大财了。”

“希望如此吧!”

林杰斟酌了一下,道:“可馨,如果陈凡之依然坚持,那就按照我们之前商议的办法,来处理此事吧。”

安可馨默默的点点头。

两人先去看望陈石。

此时的他,正和一些老朋友喝茶聊天,从神态和精神来看,他已经恢复了过来。

看到两人联袂而来,陈石道:“林杰,可馨,你们不用担心我,一些钱财而已,没了就没了,又没到吃不上饭,卖房子的地步。”

他一挥手道:“你们回去吧。”

“我知道林杰你要准备一例大手术,可馨也要忙公司的事情。这里的事情,有婚庆公司收尾,礼金的事情,由警察处理。”

“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回吧。”

见陈石这么说,林杰和安可馨也确实有事情要做,也没有坚持,就告辞离开了。

“林专家!”

两人来到酒店的一楼大厅,林杰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停住转身,就看到任茂实快步的追了过来。

“任教授,你好,你这是有事找我?”

任茂实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很不好意思的道:“林专家,我其实有一个不情之请。”

“我知道,姜皓医生和雷军医生都得到了你的细致指点,知道了在手术中存在的,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些缺点。”

“目前两人都在努力的改进,至于效果……”

他有些羡慕的道:“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本以为已经止步于此了,没想到又更进了一步,发现了更广阔的空间。”

林杰有些恍然,问:“任教授,你这是想,让我也给你提一些建议?”

“不,不,不是我!”

任茂实认真的道:“我知道自己的实力,也就是理论研究擅长一些,就临床手术能力而言,在同事之间,也就是位于中等水平,提升空间不大了。”

“昨天下午,我路过医院的视频观摩室,发现你的几个学生正在观摩手术视频,上面还有你的针对性点评。”

“我在旁观看了一会儿……”

任茂实叹服的道:“这让我深刻体会到了,自己与林专家你的差距。”

“虽然我也能看出,他们在手术中的一些问题,但是,在很多的细微之处,在我毫无所察的情况下,你却能敏锐的看出问题所在。”

“这一点,我是深深的佩服。”

他忽的长叹一口气,说:“林专家,我的儿子任建中……我知道,他做过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自身秉性更是在我的溺爱之下,有些不足。”

“不过,他现在已经改过了好多。”

“林专家,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请你对他指点一下。”

“我知道,自己的这个请求,有些过分。只是作为一个父亲,作为一个医学教育者,我总是希望,他能在医学方面,更进一步,更优秀一些。”

林杰看着任茂实殷切恳求的目光,忽的感受到了一种叫“父爱”的情感。

又想到他对自己的事情,也确实是上心帮助,林杰就是心中一软,缓缓的道:“任建中应该很庆幸,他有一位你这样的父亲。”

“让他最近拍一个自己主刀的手术视频,发给我……”

安可馨并没有和林杰一起离开皇冠假日酒店,她送林杰开车离去之后,自己返回了安林医院设在酒店的办公室。

今天这个婚礼,来的宾客大部分都是医学专业人士。

其中,有十几人特意找到安可馨,不着痕迹的透露出了对安林医院的兴趣。

她需要找人商议一下,如何处理这十几人似有还无的试探……

林杰开车直接来到了大学附属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林小小,还有她的父母。

几个月没见,林小小似乎没什么改变,不论是个头,还是胆怯的性格。

林杰拿到手中的体检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

看着和上次身体检查数据,相差无几的身高、体重等生理数据,他知道,林小小颅脑中的动脉畸形,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身体发育。

田项禹轻声汇报道:“老师,目前只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更详细的检查,已经在各检查室做了预约,大部分安排了明天,还有几项安排在了后天。”

林杰点点头,把手中的平板电脑递还给田项禹,吩咐道:“你在这里陪林小小玩会儿,我有些事情,需要和小小的父母谈一谈。”

林东丰和苗涵两人跟着林杰出了病房,来到了一间医生值班用的办公室。

值班的两名医生,很是识趣的以查房为名,把房间让了出来。

“两位,在进行治疗之前,我需要把一些事情讲清楚。”

林杰肃然的道:“林小小的手术治疗方法,在动物身上的试验,从目前的分析来看,是取得了成功。”

见林东丰和苗涵都露出了喜色,林杰不得不提醒道:“但是,人与试验动物的差别,是巨大的。动物试验取得成功,不能保证在林小小身上一定会取得成功。”

“这其中是有风险的,这一点,我希望两位能够有所了解。”

“其中的风险,我们是知道的。”

握着苗涵的手,林东丰认真的说:“我和妻子一直关注着林专家您的研究,也知道,您的研究论文,发表在了一本很厉害的国际刊物上。”

“几位医生都告诉过我们,小小很可能活不过十岁,您的这个试验治疗方法,应该是小小能够健康成长,活下去的唯一方法了。”

“这其中的风险,我们愿意承当。”

“其实吧,这并不是唯一的方法……”

出于职业道德,林杰不愿睁眼说瞎话,继续道:“还有一种大跨度的接桥手术,在理论上也可以很好的治疗林小小的病症。”

“只不过,这是一例难度很高的大手术。”

林杰犹豫了一下,道:“我只有三四成的成功把握,即便手术成功,我也不能保证术后没有附带大脑损伤。”

“而且,一旦手术失败,小小很可能就永远的离开我们了。”

“还有一点,我还需要实话告诉你们。”

“如果你们选择这种大跨度的接桥手术来治疗小小,这例手术的费用,就需要你们自己来承担了,不能再享受课题的费用报销。”

这个手术费用问题,林杰说的是实情,采用别的治疗方法,课题是真的不能报销。

这也是医院和一些研究机构常用的手段,来诱惑患者选择他们想采用的治疗办法。

实事求是的讲,自诩对病人十分认真负责的林杰,在这番解释中,也明显的带上了自己的偏向性和诱导性。

苗涵轻轻的询问:“林专家,这个接桥手术,手术费用大概是多少啊?”

林杰心里估算了一下,道:“如果进行大跨度的接桥手术,手术时间大概需要十四五个小时左右,治疗费用应该……不会低于……三十万。”

这个数字,显然出乎了林东丰和苗涵两人的意料。

一阵沉默之后,林东丰开口道:“林专家您这个试验手术疗法,虽然有不可预料的风险。但是,也有很大的可能,手术结果是完成成功的,是不是?”

林杰颌首道:“从目前的动物实验结果来看,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林东丰看了苗涵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决断道:“林专家,我们选择使用试验手术疗法治疗小小!”

“林专家,我们相信您!”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