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稳妥的办法(求订阅)

“这是治疗前列腺癌的进口药康士德的仿制药,国内的售价在一千三四百一盒,在前列腺癌患者中接受程度很高。”

“该类药物,国内的市场容量在二三十个亿左右,前景很好。”

陈凡之面色激动的道:“对方为证明手中真有这个配方和生产工艺,给了我一个截取版本,父亲分析过,可以证明是真的。”

陈石点点头,说:“从药理上,还有加工工艺上来衡量的话,截取版本给出的内容,可信度很高。”

“我们可以依据这个配方和生产工艺,进行适当的调整,然后作为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毕竟作为仿制药,药物成分和加工工艺,肯定是要与原厂药高度雷同的。”

“格兰马克制药公司即便察觉到有些不对,也是没有证据的。”

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馅饼。

只要治好一个病人,就能获得这么大的一个好处,林杰说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只不过,他总感觉,这个好处太大,也来的太过容易了一些。

对于利益的需求,今非昔比的的林杰,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迫切了。再者说,他已经与付修远合作研发一种,没有任何风险的仿制药了。

而且,陈凡之提出的这是一种名不正,言不顺的仿制药……

心中隐隐有些担忧的林杰,没有发表意见,而是看向了安伟泽和安可馨。

从两人的脸上,林杰没有看到激动和热切,这让他感觉舒服了好多。

安伟泽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开口道:“舅兄,凡之,即便买下的是一家小药厂,没有几千万,也是不成的。”

“况且,后续的验证、原料配比调整、试验、调整工艺组织规模生产等等,也要一笔很大的投入,这可不是一两亿就可以拿下的。”

“先不说这资金的问题,我需要提醒一下,小药厂的新药研发能力基本上等于零。”

安伟泽询问道:“我们如何解释,这个仿制药的研发问题?即便找一家知名药企合作,这个仿制药的配比和加工工艺的来历,我们也是不好解释的。”

“这其中的风险,不可不慎呢。”

安可馨也开口道:“大舅,表哥,我总感觉,这个事情有些巧合啊。”

“为寻找这样的一个验证病人,我可是发动了公司所有的业务员,阿杰的一位病人,还好心的在分布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影院里做广告,才在偌大的国内,找到了一个病人。”

“表哥去了几次印度,就有这么一位病人的父亲,冒着大大的风险找了过来。”

“这个人恰好看到了阿杰在《Nature》发表的文章,巧合的还有类似病情的儿子,而且还神通广大的窃取了工作单位仿制药的原料配比和生产工艺……”

安可馨一脸担忧的说:“你们不觉的,这有些太过刻意了吗?”

陈凡之白了她一眼,哼道:“可馨,我看你是有被害妄想症了。”

“什么刻意,巧合啊?我有请印度的私家侦探,调查这个家伙的。”

“他们给我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个家伙没有说谎,他确实有一个六岁的儿子,患有较严重的脑部疾病。”

“可馨,这个世界上碰巧的事情,可多了去了,你也太过小心了。”

陈凡之目光灼热的看着林杰,热切的道:“像这样的大好机会,可真是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安伟泽继续劝说道:“舅兄,凡之,我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不能说没有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但是,一百件这样的事情中,或许只有一件是真的,剩下的那九十九件,跟在馅饼后面的,都是深不可测的陷阱。”

“明年安林医院就正式运营,有医院支持,凡之你的医药公司,肯定能获得更好更快的提升,这种脚踏实地的发展,才是最心安的。”

陈凡之压住心中的着急,道:“姑父,我不是没考虑过,这后面隐藏的风险。”

“这个利益实在是太大了,顺利拿下的话,每年可就是数亿的收入啊。”

“我认为,这个风险还是值得冒的。”

他盯着林杰的眼睛,难以掩饰心中的渴望,道:“林杰,你看这事……”

林杰沉吟了一下,说:“我一时难以决定,需要一些时间,好好的想一想。”

陈凡之点头附和道:“确实,这是一件大事,很大的事,的确需要好好的考虑一番,不能仓促决定。”

他虽这么说,但脸上却满是失望和急迫,恨不得林杰立马同意……

离开皇冠假日酒店,安伟泽和安可馨没有乘坐自己的车,而是由林杰开车载着他们返回金鼎大厦。

待车辆行驶平稳之后,安伟泽语重心长的提醒:“阿杰,以你的医术实力,没有必要冒险的。金钱和名望,你完全可以一步一步的获取。”

“阿杰,我是说真的,你没有必要剑走偏锋,让自己踏入不可测的危险境地之中。”

林杰感受了关心,认真的道:“安叔叔,我清楚的,自己不需要走捷径。”

安伟泽欣慰的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说:“我以为凡之经过上次那事,变得稳重了呢,没想到遇到这么大的诱惑,还是难以把持自己。”

“爸爸,阿杰,其实我也很心动呢。”

安可馨咬了咬嘴唇,感叹道:“一切顺利的话,这可是每年数亿的收入呢。”

“有了这笔钱,安林医院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力发展。哪里像现在,请个主任医生,都还得斤斤计较的来回讨论待遇问题。”

抱怨了一句后,安可馨问道:“阿杰,这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没有立时同意,你也是觉得有问题?”

林杰思索着说:“我其实也非常心动,只是有些担忧。”

“安叔叔,可馨,我在想,如果这事真的是陷阱,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钱?”

他摇头道:“能够拿出一种特效抗癌仿制药的原料配比和生产工艺来做诱饵,幕后一方应该是不缺钱的。”

“不是为钱,就是为人了,那目标那应该就是……我了。”

林杰有些自恋的道:“也就是我,可以让对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设置陷阱。”

安伟泽哈哈一笑,道:“这倒也是,凡之不值钱,陈石和我,好像也不值一种特效抗癌仿制药的原料配比和生产工艺。”

“唯有你……值这个价。”

林杰笑道:“如果,我们以最大恶意,来推测这件事的话,就好办了。”

“安叔叔,可馨,你们还是劝说一下陈教授和陈凡之,放弃这个仿制药。”

“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接下这个病人。”

安可馨眉心一蹙,问:“接下病人?阿杰,你这是有了后续的计划?”

林杰呵呵一笑,道:“病人慕名而来求医问诊,我正常接收,这可没有什么不对。”

“至于病人和陈凡之有什么私下交易,那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后续与仿制药有关的所有事务,安叔叔,可馨,你们也不要有任何的插手,权当自己不知道这事。”

林杰沉声道:“如果这事真的是馅饼,那就让陈凡之大吃特吃,怎么说也算是一家人呢,陈凡之发达了,也是好事不是?”

“如果不是馅饼,而是陷阱,我们置身事外,也能最后捞陈凡之一把。”

安伟泽轻轻颌首,说:“从陈石和凡之今天的表现来看,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放弃此事,可能性不大。”

他摇头感叹道:“阿杰你要是态度强硬的,拒绝接收这个病人,估计我们和陈石一家,以后就真的不是一家人了”

“你这个对策,不失为一个稳妥的方案。”

安可馨也轻声道:“风险和收益,由大舅一家独自承当。”

“万一出了事,我们就是大舅一家的避风港……”

说到这,她意味莫名的说:“这个置身事外的方案,或许比我们深度参与,表哥更乐意接受呢。”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