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仿制药(求订阅)

午饭过后,林杰和安可馨一起来到了,古香雅致的娇娇高端服饰定制工作室。

迎接他们的是一位穿着旗袍的优雅女子,三十多岁,自我介绍叫舒娇娇。

在舒娇娇的介绍下,林杰和安可馨两人得知,舒娇娇的母亲是一位家传渊源的刺绣大师。

这位大师,现主要带领着几十位徒弟,在滨海郊区的一座绣庄里绣制各种布料。

舒娇娇负责服装款式的设计和剪裁,她的父亲主要负责管理和推广工作。

“林医生,安小姐,我们这里的嫁衣款式,主要有秀禾服、龙凤嫁衣、旗袍,还有添加了许多现代元素的中式嫁衣改良款。”

舒娇娇先带着林杰和安可馨参观了精美的嫁衣样衣,然后把两人请进贵宾室,奉上香茶,糕点,拿出了几本精致的画册,供林杰和安可馨两人挑选。

看着画册上美轮美奂的各种嫁衣,安可馨就有些挑花眼了,赞叹道:“都太漂亮了,太美了,我都忍不住全订做一套了。”

“舒老板,你根据我的情况,给推荐一下吧。”

舒娇娇浅浅一笑,夸赞道:“安小姐,你的身材近乎完美,可以说比我们聘请的模特身材都好,人又长的漂亮。”

“任一款嫁衣穿在你身上,都是美不胜收的。”

听到这话,安可馨得意的横了林杰一眼,一副你捡到了宝贝的表情。

舒娇娇思虑了一下,一边翻着画册,一边推荐道:“秀禾服是清末民初女子所穿的袄裙,带着我们江南水乡女子的温婉,它上衣为立领或圆领、对襟或右衽大襟袄褂,是穿着宽松,且便于行动的嫁衣款式”

“我建议安小姐你定制一套,在外景、迎宾、敬酒等环节上穿在身上。”

“而龙凤嫁衣,可是说古代凤冠霞帔的简化版,隆重高贵正式,自然需要定制一套,穿着进行婚礼正式典礼。”

“至于旗袍和改良款式嫁衣,可以根据自己喜好,酌情订做,在敬酒、迎宾等环节穿着。”

安可馨取舍了好久,又征求了林杰没有多少参考价值的意见,终于决定订做一套龙凤嫁衣,订做一套秀禾服,再订做一套改良版本的中式嫁衣礼服。

就在林杰以为,差不多可以确定下来的时候,安可馨又要开始挑选龙凤嫁衣具体的小款式,还有刺绣等级了。

林杰这才知道,龙凤嫁衣也是分等级的,区别就是用金银线刺绣的密度。

图案的密度不一样,等级和价格自然不同,价格从一二十万,到一二百万各种层级都有。

甚至还可以按照客户的要求,再添加一些珠宝首饰。

安可馨综合挑选了一下,最终确定了一款定价为六十六万的龙凤嫁衣。

接下来,就是挑选秀禾服上绣的图样了。

林杰算是见识了,秀禾服上可以绣制的图案样册,真是丰富多样。

牡丹、梅花、菊花、五毒、蝴蝶、凤纹、喜鹊、蝙蝠等,各种各样寓意吉祥的图腾,都可以选择。

来来回回比对了数十次之后,安可馨才选好了秀禾服的图案。

再接下来,安可馨就是和舒娇娇一起讨论,改良版嫁衣礼服的具体设计风格和款式。

林杰本以为一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事情,可安可馨兴致勃勃的折腾到了下午五点,还没有半点结束的迹象。

好在安可馨没有事事征求林杰的意见。

很多主意都是她和舒娇娇讨论之后,自己拿的,这让林杰只需要坐在一旁,喝着茶、吃着糕点,在手机上看着医学论文,静静的陪着就好。

刚过了下午五点,一位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贵宾室,对舒娇娇轻声道:“舒姐,蔡小姐来取衣服了。”

舒娇娇站了起来,对安可馨和林杰歉意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我需要出去一下,招待一下客人。我需要根据客人的试穿情况,看是否还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哦,舒老板你先忙,我也需要好好的想一想,这两款礼服,哪一个更适合我一些。”

安可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就没有离开两张手绘的设计简图。

就在这时,林杰忽然接到了叶培华的电话。

“林专家,我需要再一次向你表达感谢,余阿姨现在已经能够比较清晰的看清,五米之内的景物了,她在家里可以自由行动,不再需要别人的搀扶了。”

“给她复检的医生说,这就是一个医学奇迹。”

这一位余阿姨早已经被叶培华接出了慧明眼科医院,不知道去了哪里休养。

林杰也只是通过对方偶尔的一个电话,才能知道,余阿姨的确切恢复程度。

从目前得到的反馈情况来看,她的恢复情况,好过林杰的预期。

“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是非常的高兴。”

林杰高兴的道:“在营养神经药物的刺激之下,余阿姨的视力应该还能继续恢复。不过恢复速度,会出现变缓的趋势,最终能恢复到一个什么程度,我也说不准了。”

叶培华在电话中笑道:“说实话,阿姨她能重新看到东西,已经是大大的惊喜和奇迹了。阿姨说,等林专家你来到京城,她一定要亲手给你做一顿饭,表达感谢。”

“岂敢岂敢,我只是做了一名医生该做的工作。”

林杰又直言相问:“叶公子,你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吧?”

“是的。京城这家中超俱乐部,本赛季结束之后,所有权就正式易主了。国外那几名受了伤的足球运动员,各种手续也即将搞定。”

“林专家,我想询问一下,你最近的时间安排!”

林杰盘算了一下,道:“十月上旬,我要完成一个很重要的医学试验,空闲时间不多。最好是让他们十月中旬再来滨海。”

“好的,没有问题。到时,具体的事情,我会让聂宇明与你再联系的。”

说完这句,叶培华又关切的说:“林专家,谢家遗嘱的案子虽然结了,但是京城这边关于你的谣言传言,也是有一些的。”

“如果林专家你需要我帮忙,还请不要客气。”

对于谢家遗嘱的案子,林杰还真不太清楚,也不好意思在电话里询问叶培华这个事情。

他开口道:“谢谢叶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

“谣言传言什么的,止于智者,只要我这边不理会,最终都会消散的……”

挂了电话,林杰询问安可馨:“京城谢家那个遗嘱案子,结案了?”

安可馨点点头,说:“结案了,本周四结的案子,法院判定谢家老爷子的遗嘱,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执行效力。”

“这个判决,不算是意外,我们见你一直不关心此事,也就没有告诉你。嗯,还有一件事,谢希文与他妻子的离婚诉讼也判了,两人离婚了。”

“哦,还有与谢家有关的一事,京城那个马家,谢家嫁过去的那个媳妇,也离婚了,据说还是协议离婚。”

京城马家!

林杰追问道:“京城马家只是离婚了一个媳妇,有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比如分家,分财产什么的?”

“哦,这倒是有的。马家所属的快消品王国一分为二,分别由马家老大和老二执掌。”

安可馨有些疑惑的问:“阿杰,这件事你好像预先知道似的。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内情啊?”

林杰急忙摇头,否认道:“没有,只是瞎猜的。”

安可馨一脸遗憾的说:“你要是真知道一些内情,早点告诉我就好了,或许我们就可以在股市上或其他地方,大赚一笔呢。”

林杰笑道:“你别想好事了。即便我真知道一些事情,碍于医患保密协议,也是不能透露给你的。”

这个时间,贵宾室的门再次推开,一位身体略消瘦的年轻女子,在舒娇娇的陪伴下走了进来。

“林医生,安总,你们好!”

年轻女子问过好之后,自我介绍道:“我是蔡雁荷,也是罗朋义的未婚妻。”

“听舒老板说,你们也来这里订做衣服,我觉得有必要过来打一个招呼。”

安可馨起身,客气的笑道:“原来是正达医药董事长的千金,很高兴见到你。”

听到安可馨的话,也一并起身的林杰,不由的仔细打量这位蔡雁荷。

画着淡妆的她,容貌说不上多漂亮,却也看着赏心悦目,尤其是那剑眉凤目,目光锋锐,给以人英气不简单之感。

正达医药集团,可是国内药企的龙头企业之一,实力强悍。

罗万通这是通过联姻手段,给万通集团,尤其是凤凰山医院,找了一个强大的助力啊。

林杰朝蔡雁荷微微的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她之前的招呼。

“林医生,安总,正达药业下半年,还有明年,陆续会有几种新药推出上市,尤其有一种仿制的抗癌靶向药,将会在明年隆重推出,价格比国际正版药物,降低了数倍。”

蔡雁荷浅浅的笑道:“届时,正达药业希望能和安林医院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安可馨认真的道:“正达医药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型医药集团,自然是我们安林医院首选的医药合作企业。”

又简单说了几句之后,蔡雁荷就客气的告辞离开了。

安可馨脸色沉沉的道:“国家才放开抗癌仿制药的政策不久,正达医药就研制出来了,她这是向我们示威呢。”

她看着林杰,有些愁闷的道:“正达药业和凤凰山医院,算是强强联合了,我们的竞争压力更大了。”

仿制药是指与商品名药在剂量、安全性和效力、质量、作用以及适应症上相同的一种仿制品。

世界上已经有上百种,总价值达数百亿美元的专利药品保护期到期。

到期以后,其他国家和制药厂即可生产仿制药。

但是,仿制生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虽然知道了药物的具体组成成分,但是数十种药物成分的比例问题,不是那么好摸索的。

这需要相对强大的药物科研实力和丰富的药物制作经验,才能解析出最接近原药的成分配置比例,生产出药效大致相差不多的仿制药。

林杰搜寻记忆,回想了一下,还真想出了几种详细的配比药方,道:“仿制药啊,我们也可以和药厂合作搞的。”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