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轻微中风(求订阅)

翌日早晨,林杰从睡梦中模模糊糊的醒来,伸手一摸,却是摸了一个空。

他睁开眼睛一看,身边的人儿已经不在。

林杰起床,穿上放在床头位置的一身散发淡淡清香的运动衣,洗涮之后,出了卧室,就听见几个男子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我投了三十六万,都没有中标,就不要说你那二十八万了。”

“伟泽,我们还不了解你?如果你没有多余的茅台,肯定不会把那一瓶捐出去的。我猜,你一共得了一箱六瓶,是不是?”

“除去先前我们一起喝过的那一瓶,还有捐的这一瓶,伟泽你应该还有四瓶,对不对?”

“伟泽,烟酒不分家。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也不讹你,你就拿出两瓶,我们也搞一个小小的投标会,价高者得。”

“对,对,价高者得!”

“老安啊,我们可不像你,有一个好女婿,以后好东西肯定会源源不断孝敬你的。你就别藏着掖着了,赶紧拿出来吧。”

林杰听了一会儿,来到了楼梯处,就看到也是一身运动衣,老神自在坐在沙发上的安伟泽,正在被四个中年大叔围攻呢。

这几人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了林杰,都不好意思的住了嘴。

安伟泽朝林杰摆摆手,笑道:“阿杰,过来,过来,认识一下我这几位贪得无厌的酒鬼老朋友。”

等林杰下楼,来到近前,安伟泽也起身,指着众人一一介绍道:“这是冼平安叔叔,这是崔豫南叔叔,那是梁鸣叔叔。”

他又指着最后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道:“这是你的单怀州叔叔。”

这几人俱都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林杰。

林杰以晚辈的身份,微微欠身,客气的打招呼:“冼叔叔,早上好!崔叔叔,早上好!梁叔叔,早上好!”

“单叔叔,早上……”

到了单怀州这里,林杰语出半截,就停住了,只是一直盯着此人的脸在看。

单怀州就有些心生奇怪,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问:“伟泽、豫南,是不是我脸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了?”

安伟泽仔细的看了看单怀州的脸,没有发现什么。

他是了解林杰的,有些担心的问:“阿杰,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林杰也知道自己的表现有些怪异了,解释道:“是有点发现,也可能是我多想了。为了预防万一,单叔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跟着我的动作做。”

单怀州自然知道林杰的身份,有些紧张的道:“没有问题,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林杰直接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双手伸直。

周围几人给单怀州让出了活动空间,看着他模仿着林杰动作,双手平伸。

“1、2、3、4、5……”

林杰在心中默默的读了五个数,就发现单怀州的左手明显下降了许多。

他放下手,沉声道:“我说一句绕口令,单叔叔,你跟着学一遍。”

“白猫黑鼻子,黑猫白鼻子;黑猫的白鼻子,碰破了白猫黑鼻子。”

也跟着林杰放下了手的单怀州,直接开口道:“白猫黑鼻子,黑猫黑……”

“白猫黑鼻子,白猫……”

“白猫白……”

他是越说越着急,也是越说越短,越说越错,最后着急了,道:“林医生,我……我……是不是出了严重的问题?”

“单叔叔,你先别着急,先跟我一样……”

“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经过几次有规律的呼气和吸气之后,单怀州的情绪稳定了许多。

见状,林杰轻声道:“单叔叔,刚才你脸上有笑容时,我发现你的左眼角和左嘴角肌肉,有些不协调,通俗一点说,就是有些眼歪嘴斜。”

“通过刚才的两个测试,我基本可以确定……”

林杰认真的道:“单叔叔,你已经有了轻微中风的症兆,最好是现在就赶去医院,做一个颅脑血管的详细检查。”

在出现严重的脑中风之前,不少人都会出现一些轻微的中风前兆。

如果自我感觉,自己的半边肢体有些麻木,或肢无力,或者有些口舌不清,或者是感觉自己的脑袋时不时有些眩晕,不要轻易的以为,是颈椎病发作,或以为睡觉姿势不好压到了手脚,或只是一时的腿脚发麻,大脑头晕。

有三种自测法,可以判断自己是否发生了轻微中风。

一是伸直双手,十秒钟之内,有一只手坠落,就意味着这大脑对身体一侧控制失调了。

二是说一句难说的话或是绕口令,如果不能像往常一样说出来,就意味着大脑对语言中枢的控制有些失调,出现了失语症状。

三是对着镜子笑一下,如果发现笑的时候嘴歪或眼斜,说明这是出现了面瘫。

这三个问题,只要出现其中一个,最好立刻去医院就诊。因为脑中风的早期表现都是一样的,即一侧肢体麻木,语言障碍和神经功能异常。

虽然这个自测方法,不是绝对正确,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轻微中风都有紧接着发生大中风的危险,首次发作应立即去医院治疗。

最佳时间是在察觉轻微症状的四到五个小时内,如果是在发作后二十四小时内就诊,至少有一半的机会可以避免复发。

如超过二十四小时再治疗,发生大中风的几率就会增加一倍。

轻微的中风病人,如果得到有效治疗,他们完全恢复正常的概率非常大。而重度中风病人,无论怎么治,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残疾。

以林杰今时今日的地位,他的话自然不会有人再怀疑。

单怀州有些手足无措的道:“我今早上醒来,就感觉左半边身体有些发麻,我以为这是睡觉姿势不对的原因,原来我这是中风了。”

林杰安慰道:“单叔叔,你别担心,也别紧张。你只是轻微中风,及时治疗的话,很容易就会痊愈的。”

安伟泽沉声道:“老冼、豫南、梁鸣,你们三个赶紧的送怀州去医院,就去大学附属医院,我和阿杰来联系医院的熟人,并通知怀州的家人。”

在安伟泽的安排下,单怀州被几个老朋友开车送走。

林杰也打了一个电话,给附属医院值班的脑外科医生说了一声。

他这边刚放下电话,安可馨,还有安可梦就拿着不少吃的回到了家。

安可馨见客厅里只有安伟泽和林杰,奇怪的问:“爸,几位叔叔呢?他们不是说,要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吗?”

安可梦则跑到林杰身边,讨好的道:“杰哥哥,我买了你很爱吃的煎饺,虾仁的哦。”

“你单叔叔被阿杰诊断了中风,被送去医院了。”

安伟泽解释了一句,接着道:“我们先吃早饭,吃完之后,去医院看一看。”

早饭间隙,安可梦语气跃然的问:“杰哥哥,按照你的安排,我下周一就要开始学习医学了。是杰哥哥你亲自给我上课吗?”

林杰就是一笑,道:“想的美,你可是半点医学基础都没有,我给你上课,那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太过大材小用了。”

见安可梦撅起了嘴巴,林杰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继续道:“你要学习的内容,我已经安排好了,主要还是你自学。”

“不过,我会不时对你进行考核的,一旦进度不能让我满意……”

林杰嘿嘿的威胁道:“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把你开除的,那样的话,你只能再去乖乖的参加高考了,谁说情都没有用。”

“哼,拼学习,我还没怕过呢。你一点都不照顾我,枉我给你买了煎饺。”

安可梦不屑的哼了一声,又眼睛一转,把摆放在林杰身前的一小盘煎饺,移到了自己近前,夹起一个,放嘴里用力的咬着,一副不给你吃的小模样。

林杰就是一乐,起身伸长筷子,唰唰几下,眨眼之间,就把盘子里的四个煎饺,全夹在了自己碗里。

这快如闪电的动作,看的安可梦就是一愣一愣的。

一旁的安可馨看到这一幕,就有扶额的冲动,林杰这还真是童心未泯呢。

她喝了一口粥,轻声道:“爸爸,一会儿我就不陪你去医院看单叔叔了,已经约好了几位医生,今天要与他们进行进一步的视频商谈。”

听到这句话的林杰,开口问:“什么医生?”

安可馨脸上露出止不住的笑意,道:“就是项南主编介绍的那一批医生,经过几次接触,一共有十七人表现出了浓厚的谈判意愿。”

“阿杰,这其中还有两名麻醉师呢,这可是你一直要求重点关注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林杰也很是高兴,叮嘱道:“虽然是项主编的介绍,也别忘了背景调查,除了医术能力外,人品口碑什么的,也要重点关注。”

安可馨颌首道:“知道啦,这一方面,我不会忽视的,公司公布在全国各地的业务员,正好派上用场。”

早饭过后,林杰忽然接到了孟阳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中告诉他,那一位病人的行程忽然有变,今天中午就会抵达滨海。

如果林杰没有多大问题的话,希望下午就能对他进行诊治。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