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不期而遇(求订阅)

滨海大酒店三楼最大的宴会厅,被临时改装成了一间展厅。四面墙壁上悬挂着书法字画、油画、木雕版画等各种艺术品。

大厅里更是摆放了诸多展台,摆放着琳琅满目的拍卖品。

周六下午三时,林杰和安可馨来到这里,发现这里已经有数百人在流连忘返的参观展品,不时有人拿出手机拍个照什么的。

林杰和安可馨来到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展台。

上面摆放的是一对青花瓷碗,铭牌上写着简要的介绍。

品名:雍正哥釉青花缠枝莲茶碗一对

捐赠人:鼎盛集团高雅君先生

估价:五万元人民币

林杰注意到,在竞拍一栏中,有一个二维扫码。

“阿杰,摆放大厅这里的展品,竞拍方式都是暗拍!”

安可馨指着二维扫码介绍道:“你用手机扫描这个二维码,手机上就会出现这个拍品的竞拍出价页面,你可以填上你想要出的价码。”

“这个价码最低也要和估价持平。”

“出价之后,暗拍截止时间到了,如果你的出价是最高的,那么你就是胜利者,系统会自动扣款。”

“扣款成功之后,这个拍品就是你的了。”

林杰点点头,说:“真是与时俱进呢,拍卖也高科技了。”

“这算是什么高科技啊?”

安可馨从手包里取出手机,晃了晃,笑道:“阿杰,要不要试一试,碰碰运气?”

“这里展示的拍品,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捐献的,涉及到脸面问题,很少出现赝品的。”

林杰摇摇头,说:“花五万多,买一对不怎么实用的茶碗?我神经失常了,都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他四周望去,看着大厅里的百多个展台,失望的道:“我本来还想着,捡个漏什么的。”

“可是拍品上面都有‘估价’,出价还不得低于这个估价,估计是赚不到什么便宜了。”

安可馨轻声一笑,拉住了林杰的手,嗔道:“这可是慈善拍卖,就是来送钱的,别老想着赚便宜。”

“走,先四处看看,找一些能入眼的好东西。”

“怎么也得竞拍成功一两件啊,免得事后被人说成铁公鸡。”

接连看过了一二十个展台,林杰发现了这里的展品,以古董和艺术品为多,还有一些看上去似乎很有意义的纪念品。

比如,他看到了一双水晶高跟鞋。

这是大歌星潇潇的鞋子,根据铭牌上的介绍,这是潇潇在滨海演唱会上,唱那首热门歌曲《怎么可能忘记你》时穿的鞋子。

看到三万的估价,林杰忍不住直摇头,感叹道:“潇潇专门开一家鞋店,卖自己穿过的鞋子,比她辛苦的唱歌都赚钱啊。”

安可馨轻拍了林杰一下,笑道:“这就是名人效应了,卖的是名气。”

“你现在也是名人了,我们找一找,那张你亲自出马的身体检查卷在哪?看一看主办方给标价多少。”

她笑嘻嘻问:“阿杰,要不你猜一下标价,看看实际误差能有多大。”

“不猜!”林杰很是坚决的回道。

往少了猜,自己心里不舒服,往高了猜,有自大的嫌疑,最好的应对就是不猜。

见林杰语态坚决,安可馨撇撇嘴,拉着他走向下一个展台。

“呀,臧大师的衣服定制卷!这个要拍下来,阿杰,你需要定制一套礼服。”

林杰一看估价达到了四万五,急忙止住了想要出价的安可馨。

“停住,停住!”

他又仔细看了一下铭牌说明,有些生气了。

“只是做一套衣服,就要四万五?还不包括衣料等成本,他怎么不去抢。”

“丫的,我在医院做一例大手术,都赚不了这么多。”

安可馨咬咬嘴唇,表情无奈的道:“臧大师是滨海知名的手工制衣大师,近些年来,已经很少出手了,据说现在只接一些老客人的订单。”

“阿杰,他的手艺,是值这个价的。”

林杰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不悦的道:“几百几千块的衣服穿上,看上去也挺高档的。”

“穿上这个大师手工制作的衣服,是能丑小鸭变白天鹅?还是能祛病延年,让癌症不治而愈?”

他一挥手,哼道:“走,我们坚决不花这个冤枉钱。”

安可馨没有办法,只得恋恋不舍的被林杰拉着,远离了这个展台。

又看过几个展台,两人来到一处,较多人围观的地方。

这是一个大型的根雕作品。

高三米多,宽度超过了两米,入眼都是神态各异的骏马,颇有气势。

林杰和安可馨来到铭牌说明那里,发现这个根雕叫《百马奔腾》,由整块香樟木雕刻而成,上面刻有一百匹姿态各异的骏马。

估价为二百万元。

铭牌上还有一条备注,这座根雕只是展示,不接受出价,是晚宴现场竞拍的拍品。

林杰还注意到,捐赠人写的是万通集团,不由的开口道:“万通还是一贯的财大气粗,大手笔啊!”

安可馨有些不服的道:“这还得看晚宴上,究竟有多少人愿意给万通集团面子。冷场的话,万通的人只得自己拍下了。”

这时,一个略惊喜的声音,传入了林杰的耳鼓,“姑姑,这里有一瓶存放三十年的茅台酒啊,还是军方特供,爷爷最喜欢喝茅台了。”

“我们拍下来吧?”

安可馨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和林杰一起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左前方五六外,一位神采飞扬的少年,还有一位略有些丰腴的少妇站在一个展台前。

展台上是一瓶茅台酒。

少妇走近了一些,看了看铭牌说明,颌首道:“又是安林慈善基金捐赠的。他们捐赠的,倒都是一些实在的东西。”

“保存了三十年的茅台,市面上很少见的,可以当作爸爸的节日礼物。”

少妇沉吟了一下,道:“嗯……博超,为保险起见,就出六十六万吧。”

这个价格令林杰有些心惊。

安可馨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解释道:“保存了三十年的茅台,市价在十万以上,但是在酒类收藏爱好者眼中,这都是有价无市的。”

“而且这又是慈善拍卖,为了彰显慈善之心,有些人会故意把价格往高了出。所以,他们出这个价格,也不算是多么离谱。”

林杰有些了然的点点头。

他忽的有些明白过来,笑道:“可馨,你是不是借机教育我,不要斤斤计较,吝啬什么的。毕竟这是一场慈善拍卖会,买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献爱心?”

安可馨却语气坚决的表示:“哪有啊,阿杰,你纯粹是多想了。”

两人又逛了几个展台,终于找到了一个林杰感兴趣的东西。

高音萨克斯管,而且还是著名品牌Selmer出品。

看到它,林杰就感觉身体某一处的音乐灵魂,给点燃了。

他忍不住在脑海中默问:“兰若姐,你会演奏萨克斯管?”

“何止会演奏,还很擅长呢!”

沈兰若在林杰脑海中,语调欢快的说:“我小时候在父母的逼迫下,学习了十几年的钢琴。学医之后,生活太过单调苦闷,但是宿舍太小,放不下钢琴,为调剂生活,舒缓情绪,我就学习了萨克斯管。”

“阿杰,你对这萨克斯管产生了兴致,或许你也接受了我这个方面的记忆,就像是驾驶汽车一样,也不学而会了。”

想到这个可能,林杰兴致勃勃的掏出手机,就准备扫码出价。

安可馨是一脸的奇怪,问:“阿杰,你要买萨克斯管?是要送人吗?”

“不送人,我自己用!”

林杰进一步解释道:“有时想手术方案,研究医学问题时,脑子太累太浑,我就一直想着学个乐器什么的,调剂一下大脑。”

“看到这个高音萨克斯管,我就有了感觉,决定以后就学它了。”

安可馨哦了一声,点头支持道:“很不错的想法,学一门乐器,陶冶一下情操,非常的不错。我告诉你啊,我还会弹钢琴呢。”

“你学好了萨克斯,我们可以一起合奏呢。”

这个萨克斯的估价是三万六,林杰看着手机上跳出来的出价页面,问:“可馨,你觉得我出价多少,比较的有把握?”

安可馨沉吟了一下,摇头道:“这个不好说呢,乐器比较的小众,喜欢它的,一掷万金都有可能,没有兴趣的,根本不会投标的。”

林杰想了一想,直接输了一个数字,三万六,笑道:“碰运气吧,投不到的话,就去乐器店买一个新的,练习而已,不一定非要名牌,能吹响就可以了。”

“林专家,林专家!”

随着这个声音,林杰转身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浓眉朗目的中年人,有些激动的向自己大步走来。

林杰看向安可馨,就见她轻轻摇头,示意自己也不认识。

中年人走到近前,热情的伸出了手。

“林专家,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靳乐晨,是悦容整形医院的院长。”

靳乐晨?悦容整形医院?

林杰伸出半截的手,就是一滞。

他想起了陈秋华的告诫。

靳乐晨的手,再往前一探,握住了林杰的手,用力摇晃道:“我知道,我不时的打电话,肯定让林专家你厌烦我了。”

“我向你郑重道歉,对不起。”

“林专家,你的整容技术太过高超,太令我难以自制,你一定接受我的顶礼膜拜。”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