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与你的身世有关(求订阅)

着急的等待了两三分钟之后,林杰、李浩翔几人终于在揭示徐枫假装跳楼的那个网页上,又看到了新上传的一段视频。

这段两分钟长的视频显示,坐在楼顶墙边上的徐枫,好似忽然从背后,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就双手挥舞着掉下了楼。

视频还清晰的显示,徐枫掉下楼的那一刻,躲在后面的赖华辉,也从藏身处冲了出来。

之后,镜头下移对准了地面。

视频显示,有一人趴在了地上,林杰可看到,那人身体四周有喷溅的液体……

林杰把视频回放。

众人这才注意到,在掉下之前,徐枫身后有扬起的尘土和落叶,似乎有横风忽然吹过……

张笑笑叹了一口气,惋惜道:“这就是不作不死啊,人在做,天在看,结果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这个意料之外的结果,林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沉吟了一下,说:“李律师,等那边警方结果出来,你替我发表一个声明。”

“大意就是惋惜其结果,谴责其行为,不过结果已经是如此,我这边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具体究竟什么说,你自己组织一下吧。”

李浩翔点点头,赞同道:“这种情况下,徐枫是九成九活不了了,再继续追究下去,确实不太合适。这个声明,我会好好斟酌的。”

这件闹得如此轰轰烈烈的事情,以如此戏剧性的结果,戛然而止,林杰、安可馨等人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再一次的观看那短暂的视频,几人看着,就像是剪辑出来的一样。

安可馨感叹道:“幸亏有这个视频,不然以对方的人品秉性,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啊。”

李浩翔轻笑道:“现在这个社会,监控可谓是无处不在。”

“且,人人都有手机,还动不动就拍个自拍,录个视频什么的。做坏事被抓住证据的可能性,比之前可是大了许多的。”

“这几年,律所经手了不少案子,我明显察觉到,查找证据,比之前容易多了。”

“尤其是那种出轨的离婚案,很多出轨证据,都是当事人通过自拍、位置定位、微博微信什么的,自己暴露出来的。”

听到这,安可馨横了李浩翔一眼,道:“李律师,你这是在特意提醒我家阿杰吗?”

李浩翔急忙摇头,开口解释:“没有这个意思,安总,你误会了,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张笑笑却轻轻的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说:“可馨,阿杰对你怎么样,你心中没数吗?为了你,他可是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

“将来你们之间,如果真出现问题,你就应该先检讨一下自身才是。”

这话说的安可馨是一脸的委屈,撅起嘴,特小女人的看向林杰。

一边是张笑笑,一边是安可馨,林杰就感觉有些头大,佯装毫无察觉的问:“李律师,从你的专业角度来分析,对方如果用这个意外继续作伐,有没有可能找到我们的过错?”

李浩翔回忆了一下,一本正经的说:“我们这边属于被动应对,且应对的是有理有据有节,没有任何的差错。”

“对于这个意外,我方是没有半点责任的。”

“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他又没话找话的问:“林专家,之前说好的小区义诊,可有了比较明确的时间?我这边也好做安排。”

林杰有些歉意的道:“最近两三个月,可能性不大了,我手中有一个课题要忙,一时半会抽不出整天的时间。”

“理解,理解。像林专家你这样的医术大能,日程肯定都排到几个月之后了。”

李浩翔起身道:“今天这事的后续,我会密切关注的。”

“林专家、安总、笑笑姑娘,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林杰急忙道……

特意在外面多待了几分钟才回来,林杰就见张笑笑在厨房忙着做早饭,安可馨脸色如常,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在等着自己。

“阿杰,我们还没洗刷呢,回房间吧!”

林杰应了一声“好”,上前挽着安可馨的胳膊,扶着她小步回卧室。

安可馨把头轻靠在林杰的肩膀上,低声道:“笑笑姐对我有一些意见,其实,我也感觉的出,淼淼对我也是有一些看法的……”

林杰急忙解释:“可馨,你别瞎想,淼淼对你是很认同的。”

“笑笑姐也是,她只是……”

“阿杰,你先听我说!”

安可馨打断了他的话,轻笑道:“你别着急啊,她们对我有意见,我都是理解的。”

“你想啊,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亲人,竟然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不顾自身安危。要是我,也是会看那一个女人不顺眼的。”

“阿杰,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与淼淼和笑笑姐的关系的……”

上午十点,当地警方正式对外公布了徐枫的死讯,并把这起死亡事件定性为意外。

网上对这起意外的评论,可是说什么的都有。

有很大一部分评论,都是带着幸灾乐锅的口吻,甚至不少人在回复“死的好,死的秒,死的呱呱叫”,“这的人渣死一个少一个,还能为国家减少资源消耗”。

还有一部分人,秉着“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的想法,认为此事就到止为止了。

上午十点半,李浩翔以林杰私人律师的身份,发表了一个简单的声明。

声明在对徐枫的家人表达了慰问之意后,以缓和的词语谴责了徐枫的所作所为。

声明还指出,徐枫的行为,已经对林杰造成了巨大的名誉损害和精神损害。

但是,鉴于这个不可挽回的意外,林杰决定,不再追究徐枫及其家人的后续责任。

待这份声明发表之后,网上是清一色的赞扬和安慰之词。

一时之间,林杰可谓是风头无两,甚至又被吹捧为圣人之势。

林杰还接到了毛幽蓝的电话。

对方想请他再拍一期《社会与法制》栏目,重点探讨一下,这件事中体现出来的做好人好事反被诬陷的问题,被他婉拒了。

这场闹剧,还带来一个附带效果,让安林慈善基金更加的广为人知。

一天之内,安林慈善基金就收到了一万多人,总额高达二百多万的捐款,这让慈善基金的工作人员各个是喜笑颜开。

网上炒起来的热度,来的急剧,去也倏忽。

三四天之后,这件事就被新的热点事件给取代了,林杰的生活也算是回归了正轨。

周二上午,林杰结束与学生的一对一谈话,出了学院办公室,就看到一个熟人等在外面。

“邵先生,你找我是嗓音问题?”

邵德曜摇摇头,说:“我对现在的嗓音很满意,不准备再精修了。”

“嗯……嗯,林专家,我过来寻您,是想问一下,您答应过的诊治马家孩子一事……”

说到这,他一脸苦色的说:“马家老太太这段时间,是天天催促我啊。”

“因为川西竹海地震,我知道,林专家您需要休养身心一些时间!前几天网上那件事,您也需要时间来处理。”

“只是……只是……”

他一脸快哭的表情,可怜兮兮的道:“林专家,我实在是顶不住了啊。这几天,马家老太太就赖在我家不走了。”

“您看这事……”

林杰哼了一声,说:“你不用演戏了,对于马家老太太,你避不开,躲还是躲得开吧。”

“我不管你和马家之间究竟是交情深厚,还是利益交换,我就问你,京城一直在流传的中西医之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而且,我还听说,马家还信誓旦旦的对外宣传,我一定能治好那个孩子的病。”

“我可不记得,说过这样的话,做过类似的承诺。”

回到滨海后,林杰一是需要调养身心,处理手头的病人和杂事,二是却有晾着马家之意。

只是等着这么长时间,林杰只是从程院长那里,还有从邵德曜这里,感受到了催促,却没有半点的解释。

这让林杰很是不满,当下,就直言出声质问。

“这个,这个……”

邵德曜有些讪讪的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的,或许是我对您的能力,描述的有些太过,让马家有些想当然了吧!”

这话令林杰的脸色更黑,生气的道:“马家能发展到如今,不会是弱智,他们肯定对我有过调查的。”

“邵德曜,你知道什么,最好是给我实话实说,否则我让那个孩子来一个滨海一日游,然后我就宣布,我治不了。”

“这样,我也算是还了你的人情。”

“至于别人对我医术的质疑?不客气的说,一两个失败病例,能对现在的我产生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邵德曜脸色变幻了一阵,咬牙道:“林专家,那我就告诉你吧,反正这事也是纸包不住火,你早晚会知晓的。”

“林专家,这件事或许与你的身世有关。”

“我的身世?”

林杰脸色阴沉的道:“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邵德曜既然开了口,也不再犹豫,道:“林专家,您的亲生父亲或许是京城谢家之人。”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