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指鹿为马(求订阅)

林杰的课堂上,几乎没人询问问题。

每次课都灌输那么多知识,足够一人消化三五天的,这还是基础好,非常勤奋的前提下。

每次上课,林杰都是尽心尽力,滔滔不绝的甩三四个小时的干货,这很是累人的,前来听课的学子们很是敬佩和感激。

且,随着林杰的声名日盛,威严也渐次提升。

这让学子们对林杰是又敬又怕,不愿,也有些不敢,耽误林杰的时间。

所以,这突兀的一句问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林杰也抬头望去,发现开口问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

此人,他还是认识的。

就是那一日,陪同着徐枫的母亲,前来质问自己,徐枫双腿有没有可能保留住的男子。

林杰猜测不错的话,这人应该是徐枫的舅舅。

见他出现在课堂上,林杰暗自叹了一口气,预感成为了现实,估计要发生狗血的事情了。

只不过,林杰问心无愧,自然不惧怕任何麻烦。

他看着中年人,不客气的说:“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不要耽误我们太多的时间。”

中年人脸色一板,高声道:“林专家你是外科圣手,在座的诸位都是知名学府的学子,未来的名医,我就询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

“违背病人的意愿,采用病人明确不同意的方法进行救治,是否违反了法律?”

这个问题一出,小礼堂内顿时嗡嗡声一片。

这个问题,在医学界、法律界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

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尽一切办法挽救,更确切的说,是延长病人的生命。

而某些病人,或许因为不能忍受疾病带来的痛苦和折磨,或因为进入重病晚期,或因为经济问题,或宗教问题,或其他问题,而明确提出拒绝救治。

这就造成了一个矛盾冲突点。

一般而言,医院为避免冲突和麻烦,都会尊重病人及其家属的选择。

尤其是在进行手术等救治之前,都会让病人,及其家属在手术告知书上签字的。

不签字的话,医院怕承当责任,一般不会进行手术。

除非是在进行紧急抢救,病人又不能自主表达自身意愿的情况下,医院默认病人授权医生采取一切必要的抢救手段。

林杰一抬手,止住了小礼堂的议论声,对中年男子道:“你是为徐枫而来的吧?不要绕圈子,直接说出你的目的,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中年男子用力哼了一声,离开座位来到过道,从文件包里掏出一封信函,大声道:“我是徐枫的代表律师赖华辉,现代表我的当事人,向林杰医生递送一封律师信……”

从来到近前的赖华辉手中接过信函,林杰有些嘲讽的道:“怎么不是诉讼文书?”

“律师信,可是没有半点法律效力的。”

赖华辉没有直接回答林杰的问题,而是转身面朝小礼堂的众多学子,大声道:“我的当事人徐枫,在前段时间的川西省竹海地震中,不幸在野外受伤,幸运的被林杰医生和他的几位朋友搭救。”

“但是,在施救过程中,林杰医生不顾我当事人的强烈反对,趁其昏迷,给我当事人做了双腿截肢手术。”

听到这,林杰的一口老血差一点喷出来。

丫丫的,一个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还强烈反对?

还趁其昏迷?

我*%*#%*¥%#……

林杰把能想到的脏话,在心中一股脑的送给了徐枫。

不客气的说,如果此时徐枫在眼前,林杰就有活活解剖了他的冲动。

“赖律师……”

这时,田项禹站起来打断了赖华辉的话,严肃的道:“想必你来之前,对我们老师有过一番了解。我们的老师的医术,可以说国内称第二,就没有敢称第一。”

“不论老师因为什么原因,在什么情况下,给你的当事人做的截肢手术,老师的判断肯定是正确的,肯定是对你的当事人最佳的选择。”

赖华辉呵呵一笑,说:“对林杰医生的医术和口碑,我自然是做过一番了解的。”

“可是有一点,我需要提醒在座各位的学子……”

他扫视了众人一番,道:“林医生只有区区二十一岁,在当时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地震,身在野外,且余震不断!”

“那种情况下……”

“我非常怀疑,林杰医生还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精准的判断?”

赖华辉回望了脸色铁黑的林杰一眼,喊道:“为了快速离开险地,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林杰医生匆忙做出了错误决断,给我的当事人做了双腿截肢手术。”

田项禹不屑的反驳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我们老师不救你的当事人,弃之不顾,岂不是可以更快的离开险地?”

赖华辉用力的点点头,说:“这也是我今天送来的是律师信,而不是诉讼文书的原因。”

“林杰医生在当时惶恐异常的情况下,仍然牢记自己是一名医生,不忘救死扶伤,这一点,我和当事人都是钦佩和感激的。”

他转身看着林杰,朗声道:“林杰医生,虽然我的当事人很钦佩你的职业道德。”

“但是……”

赖华辉一脸痛惜的说:“毕竟你不顾我当事人的意愿,还有你的错误决断,使得我的当事人永远的失去了双腿!”

“我的当事人年仅二十一岁,与林杰医生你同岁,他的未来大好年华,就要与轮椅为伴了。鉴于此……”

赖华辉严肃的说:“我当事人授权我过来,一是来送律师信,一是商讨相关的道歉和赔偿问题。”

对方终于说出了目的,林杰心中更是恼怒和不屑。

终归还是一个字,“钱”!

林杰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愤然的道:“真不愧是做律师的,舌灿莲花,真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呢,我今天算是真真见识了。”

“商谈道歉和赔偿……”

他冷笑一声,说:“我明确的告诉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回去告诉那个徐枫,我现在非常非常的后悔,救了他这么一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猪狗不如的混蛋。”

“我扔给野狗一个包子,还要给我摇尾巴道谢呢,没想他连……”

“林杰医生……”

赖华辉厉声打断了林杰的话,道:“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和素质,否则的话,我会告你诽谤的。”

林杰直接一挥手,厌弃的道:“去告吧,去告吧,我迫不及待的等着。”

“在法庭上,法官不会只听你们的一面之词的。”

他愤慨的道:“我倒要看看,世人到底是相信你们的指鹿为马,还是相信我的实情陈述。”

赖华辉盯着林杰,看了一会儿,说:“和你在一起的几位朋友的证词,法院是不会采信的,因为她们和你有直接密切的利益关系。”

“虽然我的当事人只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在声望,财富和地位等诸多方面,与你这位声名显赫的大医生差的远。”

“但是……”

他一脸自信的道:“林杰医生,你信是不信,各种舆论总是会倾向我当事人一方的?”

“舆论挟持吗?”

林杰不屑的道:“这就是你们的底气吗?告诉你,我做的正,行的直,心中没鬼不怕任何外在压力的。”

“希望你们不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弄到后来不好收场。”

林杰十分嫌弃的一摆手,说:“律师信,我收到了,你的目的,我知晓了。我会等着你们提起诉讼的,现在赶紧的给我走人。”

“你已经耽误了我太多的上课时间了。”

赖华辉深吸一口气,大声道:“林杰医生,既然你这么坚决,那我们只能在法庭上刀枪相见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当事人的起诉缘由主要有两条。”

“一是,你违反了我当事人强烈意愿,截去了他的双腿。”

“二是,你的救治决策失误,我当事人的双腿,本可以保住的。”

说到这,赖华辉看向小礼堂的众多学子,大声道:“我再告诉你们一道内情,我当事人的双腿被截断之后,军方救援的直升飞机就赶到了。”

“正是由于林杰医生慌乱之下的冒失救治,使得我当事人的双腿永远的失去了。”

留下这句话,赖华辉大步离开了小礼堂。

“老师,我相信您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田项禹大声喊道!

“老师,我也相信!”方含蕊站了起来。

“老师,我相信!”霍广恒紧接着也站了起来。

宋立诚、卢晓瑜、郭鹏、贺忆敏等人哗哗的一块站起,喊道:“老师,我们都相信!”

“老师,我们更相信!”

更多的人站了起来,声援支持!

林杰看着小礼堂之内,再无坐着的学子,还是挺感动的。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

等小礼堂重新恢复了安静之后,林杰沉吟了一下,说:“虽然我不惧任何的谎言,但是为了防止有人偏听偏信,我把当日的实情,给你们讲述一遍吧!”

当下,林杰用了十几分钟,把救治徐枫的情况,还有许多细节,讲述了一遍。

当众多学子听到徐枫被地震崩落的大石,压住了双腿……

更是因为余震,此人差一点被碾成肉泥……

在徐枫双腿肯定是保不住的情况下,林杰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为他截肢时,整个小礼堂瞬间就炸了。

一时之间,整个小礼堂都是学子们义愤填膺的呼喊声,斥责声……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