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挖墙脚(求订阅)

林杰打量眼前之人。

三十岁左右,一米七五的个头,皮肤黝黑,眼睛微眯,长相普通。

在他身上,林杰没有感受到像很多小说中描写的,那种令人心悸的铁血杀伐之气。

可以说,这人没有一点大高手的气质。

如果换下这身作战服,丢下手中那柄长枪,凭手上那厚厚的老茧,还有黑黝黝的脸膛,说他是进城打工的建筑工,林杰都会深信不疑的。

川字纹男子表示,此人就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林杰自然不会认为有人敢弄虚作假。

林杰开口道:“我们这里距离目标不足六十米,我需要口径小,穿透性强的实弹,枪支最好是以前三八大盖那样性质的步枪。”

“这样子弹贯穿人质的身体,不会产生太大的伤害。”

黝黑男子咔嚓几声摆弄了一下手中长枪,退出了几颗子弹,然后又从身上掏出一颗子弹放入枪膛之中。

“上膛的这颗子弹是钢芯实弹,这枪也是特制的,初速高,反作用力小,这个距离上,只要不是击中人体大骨,击穿两三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林杰自信的道:“只要你能做到指哪打哪,就绝对不会击中人质骨头的……”

“从上往下数第四个扣子,左偏移两厘米,入射角度……”

通过望远镜,仔细着观察袁莉和歹徒的相对关系,林杰把计算得出的射击线路,轻轻的报出了出来。

这时,一股类似机油的轻微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窜,让他忍不住想打喷嚏。

趴在地上的林杰,只能强忍着,身体也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调整的很是均匀,因为一根深灰色的枪管,就架在他的左肩膀上。

为了最大限度的保证射击线路精准,黝黑男子就在林杰身后持枪,保持着与林杰的视野最大程度的相对吻合,同时把林杰的肩膀,作为了枪托。

当然,在林杰的肩膀上,也做了必要的防护措施。

“四个扣子,左偏移两厘米,入射角度偏上十度……”

身后传了轻声的重复声音,“……锁定,等待命令!”

林杰想也没想,直接道:“开枪!”

“砰……”

宛若一颗大鞭炮,在耳边炸响,一时之间,林杰的耳朵,脑袋都是嗡嗡的。

他的视野也是一片模糊。

与此同时,左肩膀那里也传来了麻麻的阵痛,疼的让林杰只咧嘴。

等他从眩晕中清醒过来,就看到几名战士已经冲到了公共卫生间门口,还有几名军医也冲了过去……

“怎么样?人质怎么样?”林杰急切的问。

虽然出主意和指挥时,林杰一副镇定自若,信心十足的样子,但是结果出来了,他反而有些不自信了。

川字纹男子看到了军医打出来的几个手势,道:“人质没有生命危险,林专家,谢谢你!”

“嗯,林专家你好像对枪伤很有研究啊。”

林杰长呼出一口气,心虚的说:“军方与安林医院有一个在建的合作项目,伤残军人救治中心。”

“我想着,军人受伤肯定是以枪伤居多,为了更好的为伤残军人服务,我特地研究了一些这方面的论文。”

川字纹男子哦了一声,颌首道:“原来如此!”

见他没有怀疑,林杰又暗松了一口气。

其实,关于穿透伤、枪伤的这些知识,都是沈兰若紧急告诉他的。

按照沈兰若的说法,美国是一个枪支泛滥的国度,各种枪击案,如黑帮厮杀,毒贩抢地盘等,每天不知道发生多少。

在她做实习医生的时候,接手了很多枪伤所致的伤者,对各种枪伤最是熟悉不过了。

这时,藏身在卫生间的歹毒已经被制服,危险解除。

林杰活动着左肩膀,和方建斌跑到了袁莉身边。

负责救治的军医起身道:“林专家,袁医生腹部前后贯穿伤,出血量不大,初步检查没有伤到主要血管和骨骼。”

“我们已经做了封闭处理,等送到医院,再对袁医生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只不过歹徒……”

听到这话,林杰看向歹徒。

此人是趴在地上的,后腰腹部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洞,露出了被崩断的脊椎和肋骨,显然是不能活了。

林杰知道,这是子弹穿透袁莉身体时,经过了减速,又射入歹徒身体,被骨骼阻挡,子弹失速,发生翻转,把所携带的动能,全部释放的结果。

这时,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两位军医把袁莉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

一位军医来到方建斌近前,安慰道:“方上校,你放心,你老婆的伤势不严重,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啥,老婆?

林杰有些惊讶的看向方建斌。

方建斌老脸一红,深吸了一口气,说:“林专家,对不起,是我欺瞒了你。还违反了上级命令,把你牵扯到了这件事中。”

“这件事,我会如实向上级汇报的。”

林杰轻轻的挥了挥手,义正言辞的道:“你无需道歉,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错。”

“如果面对自己的老婆被胁迫,有生命危险这样的事情,作为丈夫都不做点什么的话,这样的人,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的。”

“再说了,袁莉还是我的下属的,虽然只是暂时的,我这个临时院长,也是有责任把她救出来的。”

“你向上级汇报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谢谢,谢谢!”方建斌是满脸的感激……

“林专家,我们到医院了……”

坐在副驾驶位,已经迷迷糊糊的林杰,用双手用力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下了车,他对方建斌道:“你去看一下袁莉吧,我有些支撑不住,需要回去休息一下。”

“嗯,林专家,你注意身体。”

方建斌应了一声,正要离开,一名负责后勤的军官跑了过来。

“报告林专家,方上校,有热心民众给医院的受伤灾民,送来了一卡车米面油,还有一冷藏车厢肉蛋菜,如何处理,请指示!”

方建斌沉吟了一下,建议道:“林专家,现在医院休养的伤者,还有照顾他们的亲人,达到了八百多人。我们的后勤压力很大,就地采购有一些困难,这批捐赠算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了。”

林杰颌首道:“那我们就代表受伤的灾民,收下热心人士的这批捐赠。你们做好接收工作,开好相关的证明。”

“是!”后勤军官敬礼之后,小跑着离开。

林杰与方建斌分开,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走了几十米之后,就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林专家,林英雄!”

林杰停住脚步,转身望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秃顶中年男子小跑而来。

“你是……你是……”

林杰知道这人,就是在飞机上的那个秃顶,却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

“钟大江,我叫钟大江!”

钟大江握住了林杰的手,热切的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我们滨海的骄傲,被首长亲口称赞的大英雄啊。”

林杰谦虚的道:“不是什么英雄,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钟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钟大江解释道:“发生地震的时候,我就在附近城市处理生意。”

“地震发生后,我就想着尽一些绵薄之力。听说这里是最大的一处野战医院,来这里救治的灾民最多,就采购了一些米面肉菜油,亲自监督着送来过来。”

林杰主动回握了一下钟大江,客气的道:“钟大江同志,我代表野战医院全体灾民谢谢你!你支援的这批物资,正是我们急需的,谢谢。”

“林专家,您客气了。就像您所说的,我这也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见林杰的身影被帐篷挡住,钟大江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一次,林杰是真正的记住自己了。

这十几万救灾款,是花的太值了……

“什么,勒令以少尉军衔转业?”

林杰一觉醒来,听到的却是方建斌被勒令降职转业的消息。

“这上级领导也不讲人情了吧?不是没有造成什么损害吗?他们就不能网开一面,只是给个处分之类的意思意思?”

方建斌苦笑道:“现在执行的可是战时纪律,我违反的还是领导着重强调的命令,没有把我送上军事法庭,已经算是照顾我,讲人情了。”

“现在就让你走人吗?”

方建斌摇摇头,说:“领导说,等救灾结束,回到军区医院时,再办理我的专业手续。”

林杰看着方建斌,沉吟起来。

虽然这几天和方建斌的接触,着实不多,但是亲身感受还是有的。

他这个名义上的院长,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管的,都是方建斌在处理。

偌大的一家野战医院,上百名医务人员,还有数百名病人和病人家属,还是在灾后这个特殊的时期,整所医院运转的都是井井有条,可见方建斌的能力,是非常不错的。

而安林医院,只有一个过度老院长。

安可馨是预备着学习接手安林医院,但是她还要管理着伟泽集团和慈善基金,将来还要结婚生孩子的。

如果方建斌……

林杰一脸的微笑,说:“方上校,你以少尉军衔专业,工作安排肯定会很差的。”

“你有没有兴趣,到滨海来发展啊……”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