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又一例摩托事故(求订阅)

摩托车飙车事故一事,林杰一直挺关注的。

几天之后的中午,他通过电话,从老邻居孔明清那里了解到。

由于事发当晚的那段道路,相当僻静,监控摄像头也很少,警方一直没有找到目击证人,也没有明确可资怀疑的犯罪嫌疑人。

重伤的那个女孩,早已经苏醒。

只不过事发之时,女孩戴着头盔,加之摩托车的速度太快,还有行道树的遮掩,她也没能告诉警方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个女孩只是告诉警察,骤然听到哐当一声响,自己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再之后,就人事不知了。

孔明请还告诉林杰,因为这事,滨海交警正在展开一项专项活动,重点整治摩托车深夜飚车扰民的行为。

最后,孔明清念念道:“林杰,什么时间有空啊,请你出来吃一顿?”

“上次庆祝我升职的宴请,收到了你的红包,淼淼来了,你却没有到。”

“这一场得补上啊。”

因为侦破了同仁医院利用试验疗法诈骗病人的犯罪团伙,社会反响比较大,孔明清也破天荒的获得了升职,成为了一名刑警中队长。

林杰笑道:“我最近忙了一些,等孔星辰被大学录取了,请客的时候,到时一块吧。”

孔星辰去年就参加了高考,但终究是受到了自己意外射伤母亲一事的影响,病了一些时间,高考成绩很不理想,就选择了复读一年。

“也好!”

孔明清笑呵呵的道:“星辰今年的高考成绩,还算是正常发挥,不过滨海大学还是不敢想的,给他报了一个东南政法大学。”

“这几天就能确定是否被录取了,知道了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挂了电话,林杰也来到了附属医院舒嘉祥的病房。

看到了林杰,舒嘉祥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高兴的道:“林专家,昨天早上我一觉醒来,忽然有一种感觉,我的右腿骤然轻快了许多。”

“以前,我拖着右腿走路,好像穿着一只一二十斤重的铁靴子似的,而现在这种感觉没了,右腿不麻木了,而且脚底板也有疼的知觉了。”

林杰点点头,说:“那疼的感觉呢?”

“右腿和左腿依然还疼,不过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而且还一天一天的见轻!”

说这话的舒嘉祥,精神状态相当不错。

经过这几天的恢复,他前段时日因为疼痛睡不着,而苦熬消瘦的身体,也恢复了不少,至少没有了黑眼圈,眼里的血丝也没有了。

林杰又给他做了一次较精细的检查,说:“舒先生,你的恢复情况,比预期的好了一些,不再需要第二次手术。”

“接下来就是一个缓慢的恢复期,这个就需要三五个月时间了。”

“现在,你可以出院了。”

在舒嘉祥的万千感谢中,林杰出了病房,正好与巡查的程星光不期而遇。

“林专家,听说试验猴被老虎吼叫声,吓死了一只,不知对你的课题研究,有没有影响?”

再次听见这样的问话,林杰就是满头黑线。

实验猴被手机老虎吼叫铃声吓的意外暴亡,不知怎么的成了一件趣事,被传扬了出去,结果就是,林杰经常受到别人关切的询问。

林杰忍住不悦,说:“还好,那只猴子是因为心脏有暗疾,受到惊吓,心脏爆裂而死的。”

“我们解剖了它的大脑,发现颅脑中动静脉置换的血管,还没有出现血液沉降依附血管壁,血管壁的生理性能发现改变的迹象。”

“同时,受那部分血管滋养的大脑组织,也没有发现生理性的改变。目前来看,试验正在按照我们预想中的进行。”

程星光颌首道:“这就好。”

他忽的脸色一板,肃然的说:“林专家,我觉得这事,每个人听到之后,不应该只当作一件趣事而一笑而过。”

“医学研究需要的是严谨,是在研究中,可能会遭遇到各种各样,想象不到的变量干扰,这就需要我们现实中,多做预案,多做考虑。”

“我觉得有必要,就此事在医院例行的会议上,做一番严肃的讨论。”

林杰心里这个郁闷啊,程星光这是嫌这事,传播的还不够广啊,但见他的脸色,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

他无奈的道:“你是大院长,这事随你了。”

就在这时,林杰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

他取出手机,疑惑的发现,这是一个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

“喂,你好,哪一位?”

手机中传来一个急促的男中音,“林医生,我是某野战部队的邢政委,有一名伤者正紧急送往,你所在的滨海大学附属医院,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到达。”

“请你务必尽全力救好他。”

林杰沉声道:“我对接手的每一个病人,都是全力以赴的。你先把伤者的伤情,还有伤者的身体数据告诉我。”

“请等一下!”

约等了一二十秒,林杰的手机上,就接收到了十几张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伤者图片,还有一份电子版的身体体检数据。

他点开手机中的几张图片一看,赫然发现伤者的右下半张脸,不知道被什么神兵利器被削了下来。

这条切割线是沿着右耳上边,右脸颊,鼻翼下端往下划,连带使得多半张嘴,被削了下来,甚至连舌头都被削去了一少半。

面颊骨也被削下来一些,甚至大脑隐约可见。

不过,从这几张照片上来看,大脑最终是得以幸免的。

林杰快速的翻看完照片,就看到程星光也挂断了手中电话,严肃的道:“林专家,军方正用直升飞机送一名伤者过来,想必你已经收到消息了。”

“我需要立刻去安排一下,这个手术助手?”

“给我派两个整容科的同事,一个五官外科的同事。”

半个多小时之后,做好手术准备的林杰,和一位资深麻醉师、三位手术助手、四位护士,就在手术室里迎来了这一位伤者。

早得到林杰吩咐的三位手术助手,是各负其责。一人负责伤者脸部的清创,一人负责放在冷藏箱里那半张脸的清创。

还有一人给林杰打下手,协助他吻合伤者的舌头。

舌头上的痛觉神经,是最丰富的。

同身体其他部分的痛比起来,咬舌头更痛,这是人大脑本能的判断。

人经常所言的咬舌自尽,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

咬断舌头之后,可能会出现三种情况:

一是神经原性休克,也就是痛死。只是这种可能性成功的概率,不太高。

从根部咬断舌头,可能会造成足够多的痛觉信号,以至于大脑无法处理而造成深层(脑干部)混乱,由此引发呼吸系统和循环系统的混乱,继而引发休克死亡。

然则,人对疼痛的忍受程度,在极端情况下会超乎一个人的想象,这种痛死的可能性,有是有,但是概率很低。

二是窒息死。

咬断舌头之后,或许会把舌头吞下去,可能会被噎死。

还有是被自己的血液呛死,因为吞和吐都需要舌头的辅助,没有舌头,又有大量出血,血液会大量进入气管,造成窒息而死。

三是失血性休克。

如果不加治疗的话,这肯定是能死掉的,但也是最困难,最痛苦的死法。

短时内失去总血量30~35%。且不能及时补充,人就会死亡。舌头的血管很丰富,但都不够粗大,要流这么多血,还是比较慢的。

从以上三点而言,咬舌自尽之人,不是别无选择,就是彻底的心生绝望了。

至于这个手术台的伤者,已经昏迷的他,自然是感觉不到疼痛。

对舌头断面清创之后,林杰首先吻合的是舌底面的筋,然后是血管,继而是舌面神经,最后是吻合舌头肌肉组织。

等林杰吻合完断舌,伤者的脸面,还有被切削下来的脸部组织,也清创完毕。

林杰首先是接驳切削下来的下颚骨,修补面颊骨……

等把骨头修复完毕,接下来就是面部组织的再植。

虽然小半张脸被切削下来,看着十分的吓人,但是这个手术的难度,相比庄诗蕾的面部重塑手术,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林杰需要吻合的面部血管,面部神经束,都是相当粗大的,面部肌腱和肌肉的吻合,更是简单容易。

经历了庄诗蕾面部重塑手术的林杰,再做这一例手术,有高屋建瓴,势如破竹之势。

甚至在吻合的过程中,林杰还考虑到了伤者恢复之后的容貌问题。

根据自己记忆中的经验,还有预后判断,林杰不时的额外动几下刀,免得伤者恢复后出现面部肌肉扭曲的后遗症。

手术难度不大,并不代表着,不耗时。

面容的吻合,就是一个精细耗时的大手术。

下午三点多,进了手术室的林杰,直到凌晨近两点才出了手术室。

几位等候在外面的军人,急切的围了上来,询问:“医生,将军怎么样?”

林杰刚想回答,就听到一个声音从等候大厅另一端传来:“你们为什么不让医院最厉害的医生,给我儿子做手术?”

“现在我儿子死了,我要告你们!”

“我要告你们,告到你们破产,告到你们倒闭……”

“我的儿啊……”

林杰眉头一皱,对几位表情关切的军人说:“伤者手术顺利,大概早上六七点就会苏醒!”

“那边是什么情况?”

一位军人,身体一正,答道:“报告医生,那边据说是深夜骑摩托,飚车出现了意外。”

林杰就是一怔,又一例摩托车事故?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