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来自学生的恳求(求订阅)

翌日上午,林杰来到附属医院,把舒嘉祥,还有他的母亲叫到了办公室。

“根据检查结果,我介绍一下舒嘉祥的治疗方案。”

林杰把扫描出来的右小腿立体图,投放在电脑屏幕上,分析道:“从检查信息来看,这条小腿在事故中遭受了严重损伤,不仅肌肉损失严重,神经系统更是受到了严重创伤,可以说是乱成一团麻。”

“我会通过手术,重新梳理一下小腿的神经网络。”

他指出了几处明显受损的区域,继续道:“梳理原则是抓大放小,确保重要的感知功能。”

林杰指着小腿骨两侧的神经,“这两处的主神经束,我会修补其损伤。手术效果符合预期的话,会大幅度减轻小腿的麻木感。”

“我还会重点修复足底的神经系统,因为脚底板的神经反射和感知,对人体很是重要。至于其他的……”

林杰指着小腿肚子区域,道:“这一块区域,有几块肌肉损失严重,而检测出的神经反射也是时断时续。”

“这几处藕断丝连的神经,应该是导致小腿肚区域疼痛的原因,我会彻底截断这几处的神经连接。”

舒母关切的问:“林专家,截断了这几处神经,那对小腿的运动功能会不会造成大影响?”

林杰摇摇头,说:“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你们看,这几处残存的肌肉组织,已经没有多少了,其收缩能起到的作用非常小,却一直造成疼痛,不如舍去。”

舒嘉祥点点头,说:“确实如此,就按照林专家您的意思处理吧。”

“我脚背的疼痛……”

“有是一部分是神经损伤的原因,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这一处的血管,出现了曲张造成的,我会通过手术加以纠正。”

林杰又细细解释了,其他几处需要梳理或舍弃的神经网络,继而道:“我争取在一次手术中,就完成这些工作。”

“这样的话,根据这次手术预后可能出现的问题,再做一次调整手术就可以了。”

“这个手术,我还需要从健康的左腿,取出一些神经束用来修补右腿的神经缺损……”

不等舒嘉祥和舒母询问,林杰解释道:“我只会劈取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神经束,由于人体的功能代偿和修复功能,不会影响左腿正常的神经功能。”

“只不过,左腿需要忍受一到两周的疼痛。”

舒嘉祥笑道:“相对于麻木肿胀的难受,疼痛是我更愿意承受的一个选择,更何况最长还只是两个星期,没有问题。”

舒母又开口问道:“林专家,嘉祥这次手术之后,以后走路是不是就不会一瘸一拐了?”

这个问题,舒嘉祥替林杰回答了,“妈,这一瘸一拐是没法避免的。”

“因为再植手术,我的右腿清理断面时,截去了一些,使之比左腿要短了两三厘米,这是不可复原的。”

“不过,我以后可以穿不等高的鞋子,缓解一下。”

“你最好还要拄拐个单拐。”

林杰又建议道:“因为你右腿肌肉的缺损,且,神经控制力度也减弱了不少,这就造成你右小腿的力度、协调性和反应力相比左腿弱了一下。”

“在遭遇意外情况下,会造成你左右腿不协调,很容易出现摔倒的情况。”

“拐个单拐,就能让我避免这种情况?”舒嘉祥疑惑的问。

“不能。”

林杰干脆的回答道:“拐个单拐就是告诉你的大脑,自己的右腿是功能受限的。”

“时间一长,大脑就会形成条件反射,在应对突发的情况时,会区别对待你的右腿,让你少摔几次。”

舒嘉祥不相信的问:“这可行吗?”

“可行的。”

站在一侧的方含蕊,轻声道:“从心理学上讲,这属于特定物品形成的潜移默化反射,很有效果的。”

“手术时间暂定为本周六,这几天你们可以处理一下私事。”

霍广恒陪着舒嘉祥、舒母一起出了办公室,方含蕊却留了下来。

“老师,我可以和您谈几分钟吗?”

“你有什么事情?”

除了主动发邮件询问一些问题外,所有学生当中,方含蕊还是第一个主动要求谈话的,这让林杰有了兴趣。

方含蕊拉了一下诊疗椅,整理一下衣服,板板正正坐在了林杰正对面,郑重其事的说:“说事情之前,我想先说明一下……”

“老师,心理学是我的辅修专业,我有心理学学士学位。”

林杰轻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却用眼神示意方含蕊继续说下去。

“老师,我知道您采用淘汰法筛选我们,并使用高密集的知识灌输,压迫我们的学习潜力,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出几个,你认为合格的学生。”

“只是……”

方含蕊犹豫了一下,说:“只是每个人的承受力,都是有极限的。”

“强烈的意志,还有精神上的自我催眠,固然可以提升身体的极限值,但是,总会有一个不可逾越的极值存在。”

“老师,您或许不知道吧。”

方含蕊脸色担忧的说:“萧刚豪、韦弘扬、曾阳和赵芳等几个同学,都开始采用电击自己的方式,用这种极端的自虐方法,来让自己保持神智清明了。”

林杰就是一惊,忍不住道:“这么狠?”

方含蕊重重的点点头,说:“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不敢骗您。”

“老师,我求求您……”

她伸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恳求道:“您能不能对我们稍微放宽那么一点,我正担心,有人会承受不住,身体或精神崩溃掉……”

林杰沉吟了一下,说:“这是我的问题,谢谢你的提醒。”

“你们一直在高强度的压力下,坚持了近五个月了,也该稍微放松一下了。”

“嗯,这样吧……”

他想了一下,说:“你回去转告他们,就说这周四的一对一谈话,挪到下周四,期间不会有新的作业安排。”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

方含蕊激动的差一点从诊疗椅上跳起来,立时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大致算是一个谈判代表的身份,很快把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老师,我再告诉您一件事。”

她有些幽怨的道:“在成为您的学生之前,我们十四个人当中,七八个人都是有男女朋友的,可到了现在,都成了光棍了。”

林杰不以为然的说:“这几月的分离都承受不住,而断然分手,这说明你们谈的另一半不仅不是真爱,而且还是目光短浅之人。”

“他们难道看不出,你们的未来会因为我的教导,而变得更加光明,更加广阔吗?”

他又自得的道:“方含蕊,我先给你透露一下哈。”

“近前,我会给你们举办一个活动,到时给你们介绍几个漂亮的女孩……”

注意到方含蕊的性别,林杰又加上了一句,“哦,当然,自然还有好看帅气的男孩。”

说完这话之后,林杰心中开始暗暗叫苦。

漂亮的女孩好说,邹曼青,凌梦娇,于沫沫,他还记得安可馨公司里,还有几个长得挺养眼的员工。

但是和方含蕊、颜北辰、卢晓瑜等人搭配的高学历,有能力,长相还可以,年龄也合适的优质男,却让他往哪里去找呢。

转念一想,林杰试探的问:“方含蕊,你们十几人在一起也有一些时间了,相互也了解的不少,就没有相互看对了眼,默默生情的?”

见谈话内容已经拐了十万八千里,方含蕊郁闷的把话题往会拉,道:“老师啊,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短,但是相互之间的接触,却少的可怜。”

“再加上那么多书要读,那么多东西要记,连睡觉时间都严重不足,哪有时间去想别的。”

林杰点点头,说:“这也是我的问题。”

“以后,我会适当的举办一些活动,让你们多多相互了解的。”

他善意满满的说:“方含蕊,我借你之口,给你们几个女生提一个醒啊。”

“你们现在的资源,还算是丰富的,就好比在动物园里捕猎。-等出了校园进入社会,对你们来说,就很困难了。”

“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方含蕊忽然觉得,林杰这位老师还是很有趣的,笑道:“清楚的很呢。高学历女生找对象是个大难题,而在校园里,相匹配的优质资源,相对多一些。”

“我会转告老师您的话,让她们几个尽量主动一些。”

“前提是,老师您给我们多一些自主时间啊。”

林杰就是一瞪眼,说:“你这一而再的提醒和暗示,有些过份了啊。所谓有收获,就得有牺牲,你信不信,有不少人想替代你们的位置的?”

“是,是,老师您说的对,是我得陇望蜀了。”

方含蕊立马站起来,乖巧的认错之后,又说:“老师啊,在平时,我就注意与同学们多交流一些,还用我学过的心理学知识,缓解他们的压力和紧张。”

“嗯,这可是我在异常繁重的学业之余,利用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做的。”

“老师,您看……”

林杰再一次瞪了她一眼,说:“有什么要求直说,我最讨厌你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的?”

方含蕊嘿嘿一笑,说:“潇潇七月份的演唱会门票。”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