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会诊邀请(求订阅)

断肢再植手术,已经发展的很是成熟。

意外发生后,只要及时的送到医院进行手术,断肢再植的成功率相当高。

但是,断肢功能的恢复,却是差强人意,总会有或大或小的瑕疵。

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神经系统的恢复不尽如意所致。

林杰的肢体区域神经系统的重构,从理论上讲,倒是可以改善这一种情况。

或许可以拿朱俊英的这个朋友,来练练手。

沉吟了一下,林杰道:“先让你的朋友来附属医院检查一下吧。具体的时间,下周我的课题要进入动物试验阶段,空闲时间不多。”

“这样吧,让你的朋友下周末联系我的助理,再预约一个确定的时间。”

林杰没回来之前,一直陪同朱俊英、朱云岚两人的张笑笑,展颜一笑,解释说:“我除了是阿杰的姐姐外,还是他的私人助理,到时联系我就可以了。”

送走了感激不已的朱家兄妹,张笑笑拿出一张邀请函递给林杰,说:“阿杰,这是京城的一个疑难病症会诊的邀请函。”

“给的出场费就二十万呢,大方的很,你要不要去啊?”

自从林杰成为附属医院的特聘专家以来,就不时收到这种会诊、学术研讨会、学术会议之类的邀请。

他不愿把时间浪费在这种贸然联系的会诊,还有名不见经传的研讨会和学术会议上,基本上都是置之不理了。

不过,出场费就是二十万的会诊邀请,林杰还是第一次收到。

之前他收到的学术研讨会、学术会议,还都是要本人交会务费或论文出版费什么的。

“邀请函上写明要给二十万的出场费?”

感觉奇怪的林杰,从张笑笑手中接过邀请函,只见上面写着“兹邀请林杰专家……”

他大体扫过,发现其格式和用词,都是标准的邀请函规格,就是没发现二十万的字样。

“这出场费怎么会写在邀请函上面。”

张笑笑白了林杰一眼,说:“这是来人把邀请函送到我手上时说的。他说,只要你出席这个会诊,就有二十万的酬劳。”

“啧啧……”

她打量着林杰,笑眯眯的说:“没想到阿杰你的身价,也赶得上二三线明星的价格了,亮一亮相,露一露脸就有钱拿了。”

林杰哼了一声,说:“笑笑姐,你看清楚,这可是一个会诊邀请。”

“到时如果说不出个一二三来,这钱可是没有脸皮要的。”

“凭你的水平,一个疑难杂症,还能难得在你。阿杰,你去不去啊?”张笑笑追问道。

林杰摇摇头,随手把邀请函往沙发上一扔,干脆的说:“不去!如果只露露面,就拿这二十万,我拿的会心虚的,估计给钱的主办方,也会感觉亏心。”

“如果我实心实意的给他们解决了这个疑难杂症,就为这二十万,也太掉价了。再说了,我这段时间忙的很,哪也不能去。”

“二十万,你还嫌弃掉价?”

张笑笑不解的问:“阿杰,你曾经说过,你在附属医院做一例手术,不也是拿一两万到几万的手术补贴吗?医院现在给你大幅度提工资了?”

林杰轻笑了一声,解释道:“笑笑姐,我在附属医院做的手术,目前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呢,是来自于关系很密切之人的请托,或特殊情况推不掉的手术。”

“这种情况,按照医院正常标准收费,我会收获对方的人情,或者对方的心意和答谢。”

“第二种,是一般人的请托,多是普通难度的手术。”

“这种别的医生也有能力完成,或没有生命危险,却非要请我做的手术,一般就要对方靠实力说话了,没有百万以上的酬劳,我是不会出手的。”

“第三种呢,是因为课题需要,或者是我需要增加见识的需要,亦或是提升手术技能的需要,主动或非主动接下的手术,这种情况下,免费也是有可能的。”

张笑笑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说:“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人请你拉一个双眼皮,你的收费也是百万级别以上的?”

“对,你的理解很正确!”

林杰点头,笑道:“同样一盘土豆丝,街头小店七八元一盘,到了五星级大酒店,就得几十元一盘了。”

他傲然的道:“割双眼皮这样的小手术,对方如果非得请我出手,就得出这个费用。”

“估计只有傻瓜,而且还是钱多的没处花的人,才会请你割双眼皮呢!”张笑笑显然认为不会有人,特意多花很多的钱,专门让林杰做普通手术的。

她拿起那张邀请函,一脸惋惜的道:“既然你不愿意去,我过会儿就回复对方!唉,这可是二十万呢。”

林杰见她一副心疼的模样,知道她也是担忧自己的收支平衡问题,解释道:“笑笑姐,我已经不缺钱了!”

“前段时间,我就接了一个普通手术,收入三百万呢。而且,我做课题的收入,也高于每月的工资收入。”

“啊,还真有冤大头请你做一般难度的手术?”张笑笑很是惊讶。

“冤大头什么时候都不缺的。”

林杰嘿嘿笑道:“主要是一个大款嫌弃自己的声音不好听,请我做了一个声带手术。所以,笑笑姐,你根本不用担心我的收入问题。”

“我如果真缺钱的话,就会去接京城那数百万的悬赏,而不是这二十万的……”

说到这,林杰忽的想到了一点,自语道:“不会是这个会诊,和这个悬赏是一回儿事情吧?”

张笑笑被引起了兴趣,追问道:“阿杰,什么几百万的悬赏?什么一回事儿?”

林杰把午餐时,田志远讲的京城马家悬赏之事,简单的讲了一遍。

张笑笑兴致勃勃的说:“究竟是不是同一件事,我打电话问一问就知道了。”

她当即掏出电话,就拨打了一个号码。

等接通之后,张笑笑开门见山的问:“秦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个会诊与你们京城马家的那个悬赏有联系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一个温和的男中音从电话中传出,“既然你问到了,我就直言相告,这次疑难杂症的会诊,会诊的病人,确实就是马家的那个孩子。”

“马家悬赏出来的这段时间,前来的都是一些拿着所谓的祖传偏方,或者是碰运气的所谓名医,然则真正的中医大家,现代医学名家是一个都没有。”

“这时,马家才意识到,这个悬赏有些鲁莽了。”

“中医大家和现代医学名家,都是自重身份之人,这时前来对那个孩子进行诊治,好像是专为钱而来似的。”

“这种情况下,马家就请托我方出面,组织这个会诊。”

“张女士,滨海和附近省市,我们一共发出了五份邀请函。这五人中,林专家是唯一一位受到邀请的现代医学名家。”

“不知,林专家可否拔冗参加?”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