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手术解说(求订阅)

周五早上,滨海大学附属医院心外科。

顶着一个鸡窝头的徐阳,轻轻的推开小会议室的后门,猫腰溜了进来,蹑手蹑脚的来到同事身边,才直起身体。

身边的同事,见他头发凌乱,白大褂的扣子还没扣好,笑着压低声音问:“你不会在躲在医院某个地方睡了一夜吧?”

徐阳看向前方,见任教授,科室主任都还没到,顿时长松了一口气,一边整理头发和衣服,一边说:“昨夜太过激动,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都还没睡着。”

“后来一闭眼一睁开,就睡过头了,我脸也没洗,饭也没吃,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同事有些不解,问:“你被选为进手术室,近距离旁观手术的五人之一,至于这么激动吗?我们坐在外面的看台上观摩学习,效果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徐阳笑了笑,没有言语。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看待同一件事情的重要程度,也就不一样。

能这么近距离的旁观林杰的手术,可是他梦寐以求的。

自从上次观看了林杰主刀的胸腹主动脉置换手术,徐阳就把林杰当作了自己的偶像,人生追赶的终极目标。

那精炼无比,精准无比的进刀;行云流水,令人迷醉的行刀;还有挥洒自如,从容不迫的节点处置,可以说,林杰让那么一例望之令人生畏的复杂手术,变成了赏心悦目的表演。

从那一刻起,徐阳就明白,林杰已经把手术从技术,上升到了艺术的层次。

其水平之高,不是附属医院所谓的几个外科圣手,可以比拟的。

那次手术之后,徐阳从网上下载了林杰关于“心脏”的讲课录音,学习和研究的越发深入,他越发认识到林杰的博学,让他真切的有了高山仰止的感觉。

只是作为一名住院医生,徐阳的日常工作繁重,根本就没有多少空余时间,而林杰也是神出鬼没,当面请教的机会很是难寻。

令徐阳惊喜的是,林杰竟然要给心外科的医生,做一例教学手术。

他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对于任教授吩咐的做手术方案之事,格外的重视。

徐阳挤出了不少睡眠时间,查资料,研究类似的病例,几易其稿,终于完成了手术方案。

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领导的筛选,他和另外四位同事,因为手术方案做的优秀,获得进入手术室旁观林杰手术的资格。

五人当中,徐阳最为年轻,而且还是唯一的住院医生。

更令他激动不已的是,据说这五份手术方案,林杰亲自看过,还给予了认可。

徐阳整理好头发,任教授和几位科室主任也进了会议室,整个会议室顿时为之一静。

随之,任教授的声音响起,“应我的大力请求,林专家特意为我们心外科,做一例现场教学手术。”

“林专家的水平,我不赘言,你们都心中有数,单就心外科这一块,曾经的国内第一人夏医生也是自叹弗如的。”

“林专家的成就,还不单单表现在心外,在脑外,普外等诸多领域,也具有非凡的水平,不世出的医学天才这一称呼,林专家绝对是实至名归。”

任茂实的称赞,众人倒是没有觉得过分和拔高。

现在关于林杰的传言不是一般的多。

安伟泽的脑瘤、秦刚的肝脏修补,潇潇的嗓音,这三例手术,虽然一直没有得到当事人的亲口承认,但很多人心中都清楚,实情究竟是如何。

作为业内人士,他们知道,这三例手术中的任何一例,其难度都是世界级别的。

林杰的实力,已经没有任何一人质疑。

“今天林专家主刀的这一例教学手术,五月大的婴幼儿复杂心脏畸形矫正手术,你们都看过了病历,手术难度我也不多言了。”

任茂实语气重重的说:“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极其难得学习机会。”

“让一名世界级的名医,手把手的做示范教学手术,或许,你们的一生中,就仅有这么一次机会!”

“我衷心希望,你们不要浪费这一分一秒。同时,为了让你们能够安心的学习,科室也是做了许多工作!”

任茂实的目光,缓缓扫过会议室的三四十人,说:“我们不仅在工作安排上,把你们今天的工作清空,同时……”

“科室的几位老同志,还自愿承担了值班工作,来应对可能的紧急手术。”

任茂实讲完之后,科室主任也再一次重申了这一次教学手术的重要性。

十几分钟之后,短暂的动员会议结束!

利用这短暂的准备时间,徐阳在医生休息室的卫生间,快速的刷牙洗脸,搞完个人卫生,又向一个爱吃零食的小护士讨要了几块巧克力,作为早餐吃下。

之后,徐阳来到手术准备室,换好手术服,然后刷手消毒进入了手术室,帮着手术护士做一些术前的准备工作,清点手术药品,一次性消耗品,摆放手术器械等。

九点三十一分,小小的患儿被推进了手术室。

医院资深的麻醉师和护士一起,为患儿连接上各种监测仪器,做最后一次的检查,然后进行初步麻醉,发现患儿没有异常的反应之后,进行进一步的深度麻醉。

因为患儿才五个月大,身体和器官娇弱,大脑发育还有些不完全,深度麻醉必须十分的慎重,在麻醉剂的选择上,也需要选择刺激小,副作用小的麻醉药品。

即便麻醉做的异常小心,但是麻醉时间过长的话,也可能会造成不可测的后遗症,这就需要手术时间越短越好,这无形中增加了不少手术难度。

站在手术台远端一侧的徐阳,看着手术台上,只有两三个成人巴掌大的婴儿,身上还连接了不少的管线,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心中生起一股手足无措的无力感。

此时,他忽的心有所感,似乎手术室的气氛瞬间一凝,转头看向手术室的门。

就见,只露出一双如黑曜石般明亮双眼的林杰,在两人的陪伴下,信步进了手术室!

他几步来到手术台主刀的位置,先是扫视了手术室的众人一番,开口道:“手术开始吧!”

林杰说这话的同时,右手一伸,一旁的手术护士,立时把一柄小圆刀,适时的递到了他的手中……

见林杰拿起了手术刀,徐阳的心,莫名的平静下来,仿佛找到了依靠,找到了主心骨,这间手术室只要有林杰在,就没有任何意外会产生……

他注视着林杰手中的手术刀,在患儿的胸口位置上划了一刀!

只是这一刀,和惯常开胸的那一刀相比,位置略有些偏,而且刀口不是笔直,而是略有些波浪形状……

难道是林杰太过放松,手抖了不成?

心中有所猜疑的徐阳,就听林杰的声音响起,“切口略偏这一点,能使刀口这一处的失血量减少百分之十左右!”

“略呈波浪形的切口,可以更方便伤口的吻合,预后的疤痕也会较小一些!”

徐阳兀然感觉,自己好似被棒喝一般,脑袋霎那间清醒了许多!

细节!细节!细节!

重要的事情,需要重复三遍!

林杰的手术水平高到如此程度,源自于他对细节的极致追求!

习惯成自然的开胸手术切口,林杰会想到改进,只为减少微不可查的百分之十的出血量。

本来这处表层肌肤的出血就少,或许这百分之十的出血量,也就是半滴血!

只是这一刀就能减少半滴血,以林杰从这刀上表现出来的精益求精的精神,或许之后的每一刀,都能减少半滴血,或减少半分的额外损伤……

这一刀一刀的累积下来,量变引发质变,林杰的病人就会有更高的生存机会,更少的身体创伤,更高的恢复水平……

徐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生叹服。

名医果然是名医,这普普通通的第一刀,就把林杰作为世界级名医的特质,全部彰显了出来。

手术还在继续!

林杰每下几刀,都会简简单单的解说几句!

待在手术内的几人,还有手术室外观摩台上的数十人,每个人的表现是各不相同!

有人表情如一,有人沉思不语,有人面露喜色,还有个别人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

一般而言,越是年龄大,越是资深的医生,其感受越是深刻。

他们或凝眉,或深思,或探头,如醉如痴的看着,林杰似慢实快的手术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杰的手术也进入了关键阶段!

建好体外循环之后,林杰拿起手术刀,看似随意的给已经停跳的,如核桃般大小的小心脏,就是一刀,划开了它的心室!

“哎呀……”

“咦,怎么从这个位置划开……”

“奇怪,奇怪……”

观摩看台上响起了纷纷议论声!

“老师,林专家为什么从那个位置进刀,重建室壁?”

拧眉深思的任茂实,看了看忍不住问自己的得意学生,正要考虑怎么回答时,林杰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了过来,“左心室冠状支动脉畸形!”

任茂实立时恍然,禁不住道:“林专家不愧是林专家啊,想到十分长远!”

他低声对自己的学生解释道:“心脏畸形不可避免的伴随着血管畸形!从这名患儿的造影图像来看,他的血管畸形还是较轻微的。”

“但是,随着心脏畸形的矫正,还有心脏的发育,这名患儿左心室略有些畸形的冠状支动脉,会慢慢的受到挤压和扭曲!”

“估计到了青春期后,这名患儿就可能会因为心室的心肌供血不足,而患发心绞痛,届时很可能需要再一次的心脏手术。”

任茂实感叹道:“林专家这是想一劳永逸,解除可能的后患啊。”

“此处进刀,虽然对重建室壁不太理想,但是却可以一举两得,较方便的的对左心室畸形冠状支动脉进行矫正。”

“当然,我所指的‘不太理想’只是对林专家而言!”

他轻轻摇头,道:“我想如果其他人主刀这一例手术,肯定不会做如此的选择……”

这名学生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把目光移向了下方的手术台。

任茂实猜到了学生想要问的是什么。

他很说,自己也会和林专家做同样的选择,但是,他却感觉有些心虚,干脆什么也没说。

任茂实的解说声音其实也不算小,周围不少人都听到了。

他们纷纷明白,林杰这一个看似很不理想的进刀选择,实际是一个相互妥协的最佳路线。

所有人纷纷面露敬服的同时,再一次沉浸在了,林杰不时解说两句的手术之中……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