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大势已成(求订阅)

时间又到了周三,林家兄妹早已经发出了品尝天然食物的邀请,也得到了积极反馈。

虽然路开诚再一次积极的请求掌勺,不过林杰的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回复他,已经早早定了一个擅长做本地菜的大厨,来的客人只需要好好享受美食就可以了。

林杰确实是预约好了一位大厨,是安可馨给介绍的。

中午一点半,林杰就听到了门铃声,以为是预约的大厨到了。

开门一看,却是两个熟人,陈石和陶泰清。

只不过两人虽是联袂而来,却似乎发生了矛盾,各自扭头不搭理对方。

林杰把两人引到客厅就坐,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了矛盾,到我这里来调解?”

陈石冷哼了一声,说:“我把某人当朋友,某人却十分的不仗义,想要撬墙脚!”

“我怎么不仗义了?我这是各为其主,公平竞争,好不好?”

陶泰清争辩了一句,看向林杰,笑呵呵的说:“林杰,你不是获得了行医资格了嘛。我代表东华医院,想聘请你担任东华医院的特聘专家……”

陈石打断了陶泰清的话,急切的道:“我也代表大学附属医院,聘请你为附属医院的特聘专家。”

“你现在还是医学院的学生,到附属医院工作,是水到渠成,理所应当之事。”

陶泰清不服气的说:“什么是理所应当?林杰最近的几例手术,可都是在东华医院做的!”

他一脸的笑眯眯,十分温和的道:“林杰,安林医院至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建成呢。这段时间,你总得挂靠一家医院吧。”

“东华医院给你提供副院长的待遇,单独办公室。”

“你做手术的时候,可以在全院范围内,任意指定医生担任你的手术助手……”

陈石用力哼了一声,再一次打断了陶泰清的话,“林杰以前做手术需要遮掩,才不得不在东华医院做手术。”

“现在的他,可以光明正大行医了,自然要在滨海最好的一家医院工作了。”

林杰也没料到,竟然是自己引起了两人纷争。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未来的一年时间,手术肯定是要接的。

不然,作为一个外科医生,长时间不做手术,再回到手术台的时候,手感就会有些生疏。

所以,挂靠一家医院,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林杰止住了想要继续争辩的两人,说:“未来的这一年多时间,我的主要精力会用在整理自身所学和教导学生身上。”

“虽然也会接手术,但每月也就在一例两例这个频次。不然的话,我答应你们两人,做两家医院的特聘医师也未尝不可。”

“那就选附属医院!”

陈石喊道:“作为一家全国知名的医院,附属医院收治来自全国的危重病人。你可以任意选择有挑战性的病例接手。”

说完这话,他还挑衅的瞅了陶泰清一眼。

陶泰清不甘示弱的说:“东华医院的名气,也不比附属医院差多少!作为一家综合大型医院,各种挑战性的病例也是非常多的。”

“此外……”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用过多介绍了!”

林杰看看满眼期待的陈石,又看看盛意拳拳的陶泰清,想了一下,无奈的说:“说实话,你们两位都对我很好,两家医院的实力也都很强,这个选择真是蛮痛苦的。”

陶泰清就是一笑,说:“别矫情,赶紧的选一家。你总不会撇开我们两家,选第三家吧?”

“那怎么可能呢!”

林杰眼珠子一转,说:“这样吧,我采用国人惯用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选择难题。”

“陈教授,陶院长,剪子包袱锤,还有抓阄,你们喜欢哪一个?”

一听此言,陈石和陶泰清俱都是噗哧一笑!

陈石伸出食指,指着林杰的鼻子,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你呀你,把我们两个当作一二十岁的小青年了。我们怎么可能会陪你玩这么幼稚的把戏……”

“哎……”

陶泰清拍了一下茶几,捋起袖子,说:“老陈,你还别嫌林杰的主意幼稚,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一局定输赢,各凭本事和运气,也伤不了我们之间的和气。说吧,究竟是剪子包袱锤,还是抓阄?”

他自得的说:“不怕告诉你,小时候我兄弟姐妹多,经常玩剪子包袱锤,来决定谁做饭,谁洗碗,扫地干活什么的。”

“本人可经常是赢家呢,你不怕输的话,就选择剪子包袱锤!”

陈石哼了一声,说:“我还怕了你不成,我们就选……”

“抓阄!”

林杰就有些莞尔,两个五十多岁的人,高级知识分子,童心依然不缺呢。

他起身去了书房,再回来时,手中就多了两个小纸团!

“这两个纸团,其中一个我打了一个对号,另一个是空白的。谁选中了那个有对号的纸团,谁就是胜利者。”

说着这话,林杰就把两个纸团丢在了茶几上。

陈石就要去拿,却被陶泰清给拦住了,不满的说:“你选了抓阄,按照规则,就必须是我先挑选才对。”

“真是斤斤计较!”

陈石白了他一眼,不屑的哼道:“那你就先选吧,反正概率是一样的。”

陶泰清左瞅又瞅了两个纸团半天,最终犹犹豫豫的选择了一个。

待陈石也把另一个纸团抓在手中,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动手把纸团展开……

“哈哈……我赢了!”

此时的陈石真像是一个小孩子,得瑟的把展开的纸条在陶泰清眼前晃来晃去,炫耀不已。

陶泰清这个气啊,噌的站了起来,有些不忿的道:“让你走了狗屎运,我今天就让你一次!林杰,我走了。”

林杰急忙挽留:“陶院长,留下吧,今天我正好举行一个天然食品的品尝活动,邀请了几个朋友过来呢!”

陶泰清拒绝道:“你的朋友大多是年轻人,我留在这里,自己不得劲,他们也放不开。走了!”

陈石也站了起来,告辞:“老陶说的对,我也不适合参合你的活动,也该走了!”

把两人送出公寓,林杰正好碰上赶过来的章大厨和他的助手。

其后,路开诚、陈莉莉、陈岚、姚思远、秦刚、安可梦等人是陆续来到,安可馨、凌梦娇、杨乐怡和林淼是下班之后一块到的。

傍晚六点一刻,林杰举起酒杯,做致酒辞,“先说一个消息,我有行医资格了……”

此时此刻,一场家宴,也正在举行!

任建中刚在餐桌前坐下,见任茂实脸色严肃,小心翼翼的问:“爸,你特意把我喊回来吃饭,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待?”

任茂实沉声问:“建中,我问你一件事,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自从林杰那次考核之后,你没有再做针对他的事情了吧?”

任建中轻笑道:“爸,我又不是没谱之人。你可是严厉告诫我几次了。”

任茂实脸色缓和了一些,说:“没有最好!胡以同如今的遭遇,想必你已经知晓了,他就是前车之鉴,我们可比不上胡家啊!”

“胡以同就是一个老糊涂,被私利蒙蔽了双眼。”

他感叹道:“林杰的医术,早已经被业内所共知,他可是在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命的那种外科圣手。”

“任何人都怕死,尤其是那些有钱有势之人。”

“胡以同想断了林杰的前途,就是要断了这些人的救命良药。他成功了还好说,问题是他失败了,自然就需要承受来自这些人的愤怒和反击。”

任茂实有些唏嘘的道:“据我所知,付家的老爷子亲自发话,告诫胡家下不为例,还有不少人也与胡家划清了界限。”

“胡以同几十年行医积累下来的人脉和人情,可以说是一次性全部清空了。”

“这才是胡以同撑不住,激愤中风的根本原因。”

他异常郑重的道:“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如今的林杰,被国家卫生部门破格颁发了医师资格证书和执业证书,他现在是名正言顺的一名外科医生了。”

任建中就是一惊,问:“这怎么可能?他还没有获得学位呢?”

任茂实叹了一口气,说:“据说是,他前几天去京城救了一位大人物的缘故。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林杰来说,算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获得行医资格,也算是实至名归了。”

他又称赞道:“不得不说,他的医术,确实是非常的厉害。”

“单单就安伟泽的脑瘤,还有那一位复员军人的肝部子弹损伤修补手术。这两例手术显露出来的高超技能,就令人叹为观止,不服不行啊!”

“那例肝部修补手术,不是陈石主刀的吗?”任建中疑惑的问。

任茂实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主刀?他的水平是有,但还没有高到那个程度,他那是替林杰遮掩呢。这是我们都心知肚明的一件事。”

他再一次严肃的告诫道:“任建中,林杰已经是大势已成,胡家惹不起他,我们更是惹不起他。你见了他,有多远就躲多远吧!”

“爸,我明白的,其实对于今天这种情况,我早就有所预料的!”

任建中表面上一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但心中的苦涩,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PS.

本书的书友群:624618413,欢迎书友加入!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