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内心的野望(求订阅)

这一次军民合作,具体商议下来,除了林杰需要辛苦一些,多教几名学生外,安林医院算是获益匪浅。

这个伤残军人救治中心,军方不仅会派驻几名创伤医学专家,提供的经费也较为充足。

孟阳将军在探讨一些合作细节时,也隐晦的透漏出,有首长给出了指示,希望此次合作可以成为军民合作的典范。

林杰心中猜测,或者就是那一位钱姓首长作出的指示。

孟阳将军与安伟泽,林杰确定好合作框架,还有几个重要细节之后,就告辞离开。后续的事情,军方会有一个工作小组过来接着接洽商谈。

这些具体又琐碎的事务,林杰也一并推给了安家父女来处理,自己也回了家。

他并没有立时休息,而是牵着乐乐去了滨海公园。

林杰既是为了遛狗,也需要沉淀一下情绪。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相对多了一些,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

之前,林杰给人做手术都需要遮遮掩掩,现在终于没有了这一层顾虑,只是昨天和今天这事,他却有一种身不由己之感。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总不能随心所欲。

羁绊,妥协,这才是人生常态吧。

莫名的多了一些感触的林杰,牵着兴奋不已的乐乐,在公园的小路上小跑着。

看着散步的老人,追打吵闹的小孩,携手观景的情侣,还有路两旁的红花绿树,他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对自己的将来,也有了清晰的规划。

林杰想着,在安林医院建成投入运营之前,主要精力还在放在整理,融会贯通自身所学,并培养出一批学生出来。

对于这几个学生,他认为,知识的灌输还是次要的,至少要让他们养成一个高水准的勤奋、严谨、自律的良好习惯,奠定成为一个名医的根基。

等安林医院运营之后,在前两三年的时间,林杰想着,把主要精力投放在救治病人,指导各科室医生方面。

他会努力的提升医院的名气,使得医院尽早的步入正轨,进入发展的良性循环。

在之后,林杰就会把主要精力,转向医学研究方面!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继承了沈兰若这么丰富的医学知识,可以是站在了好几个世界级医学专家的肩膀之上,如果只是一个又一个的救治病人,终其一生,又能救治几人?

如果研制出根治一种或几种癌症的方法,或者是根治疑难杂症,传染性病毒的方法,岂不是可以惠及更多的人!

林杰也知道,这条路,道长且阻,或许会一无所得,但是不试一试的话,总是不甘心的。

站在最高的荣誉顶点,为世人所铭记。

这既是林杰对沈兰若的承诺和回馈,也是他内心的野望。

明确了将来的道路后,林杰感觉自己的步履,都轻快了许多,加快了一些速度,由乐乐在前面领跑,变成了乐乐在后面跟着追赶了。

他又把思绪转向了目前的工作上,汪景兰的手术!

或许是证书的加成作用,林杰感觉,对这一例手术的成功把握,又增加了一些……

“林杰!”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喊,让林杰止住了脚步,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了陈凡之。

此时的他,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脸上满是倦色,头发也有些凌乱。

陈凡之见林杰停住了脚步,稍微犹豫了一下,迈步走了过来,轻声道:“林杰,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乐乐似乎也累了,撒娇一般抱着林杰的腿,就卧在了地上。林杰弯腰把它抱起,对陈凡之说:“好的,你想谈什么?”

陈凡之苦笑一声,说:“还能谈什么?我是过来向你道歉的。”

“其实,这两天我一直待在这个公园,每一次走到祥泰公寓的那里,我就没有了当面道歉的勇气。”

“要不是今天见到你,或许我还会在这里徘徊几天。”

林杰就是一笑,说:“你真不想道歉的话,也没什么的。就算是陈教授逼迫着你这样做,你肯定也有应对的办法吧。”

陈凡之叹了一口气,说:“办法总是有的,我大不了一走了之,出国再也不回来。”

“只是这两天,我想了很多……”

“林杰,你或许不知道,之前,我一直是父母,还有姑父姑妈关注的焦点。只是这次回国,我发现改变了许多。每一个人谈论的都是你!”

“甚至连我的工作安排,都要顾及你的感受。”

陈凡之悠悠的道:“这让我很是不服不忿,对你的看法,就不免带上了一些负面情绪。”

林杰微微皱起了眉头。

说实在的,他可没有心情倾听陈凡之的心路历程。

说句通俗的话,这关我屁事?

反正,他也不打算与陈凡之成为朋友,进行深度交往。

他直入主题,说:“陈凡之,那件事,我已经跟安可馨表过态了!”

“我知道你只是被利用了,所以,我对你并没有什么责怪。”

“你可以不用道歉的。如今我们也见面了,这件事情也算是说开了。如果陈教授问起我,我会告诉他,你向我道过歉了。”

“你看,这样如何?”

陈凡之就是一怔,脸色渐渐的变红了,有些羞恼的问:“林杰,我在你心中,是不是就像是一个小丑般的存在?”

“一直以来,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林杰轻轻的摇摇头,说:“这倒是没有!”

“你对我意见,我自然对你也没有多少好感。这都很正常啊。没有人可以强迫别人喜欢自己,我们两人又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了了!”

“彼此不打交道,当成陌生人,不再接触就是。”

陈凡之愣怔了一会儿!

他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不太自然的笑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很对啊。父亲逼迫着我向你道歉,心中必然带着一分期望,就是我能和你一笑泯恩仇。”

“我只所以如此纠结,也是存在着一分幻想,想和你交好,以便将来能借你之势。”

“说到底……”

陈凡之的脸上恢复了正常血色,道:“你有高超的医术傍身,你有足够的底气,可以不依靠我父亲,不依靠安家。而安家,我父亲,甚至是我,都对你有所求。”

“我既然对你有所求,还端着臭架子,呵呵……”

陈凡之自嘲的一笑之后,说:“不管什么说,是我不察被人利用,差一点让你陷入了麻烦之中,对不起!”

他朝着林杰鞠了一躬,起身道:“我们以后就当彼此是陌生人吧!”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