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前天晚上的那事,几方都不想大肆张扬,知情人是相当的局限。

周弘致听完了林杰对那件事的详细讲述后,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胡元青说出“只有林杰有这个能力时”,胡家人是死一般的沉寂。

他喟然一声长叹,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吧!”

说完这话,周弘致也不再劝说林杰,默然的离开了筑心阁。

中午十二点,付家午餐开席,还是安排在筑心阁。

周弘致和林杰分别是主客,副客,付和畅主陪,还有汪景兰和一个付家青年相陪。

在餐桌上,周弘致和林杰都没有再提胡家之事,两人饶有兴趣的一从中医角度,一从西医角度,各自阐述对时下几种常见病症的见解。

两人有时争辩,有时虚心相问,这一顿午餐下来,两人竟有惺惺相惜之感。

下午,周弘致还要给几位付家之人把脉开方,林杰在午宴结束之后,就直接就告辞离去。

坐上车,林杰靠在后座椅背上,闭眼回忆着汪景兰的各项检验数据,模拟着手术过程……

他明白,付家之所以毫不犹豫的维护自己,就是因为自己有超人一等的医术。

如果把汪景兰的手术搞砸了,付家的看重,肯定会减少许多。

“林杰,有件事情需要跟你说一声!”一直习惯闷头开车,不问不说话的秦刚,忽然开口了!

林杰睁开了眼睛,说:“哦,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嗯……嗯……”

秦刚嗯啊的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昨晚,我打了几个小混混,出手稍微有些重了,被警方带进了公安局……”

林杰不在意的说:“哦,这事你不用担心!”

“这是对方不对在先,只要对方不是重残或死亡,我们大不了赔一些医药费而已。对方如果还不依不饶,打官司也不用怕。”

“钱和人脉,我和你叶叔叔都不缺!”

林杰现在的腰板也硬了许多,这话说的是底气十足。

秦刚急忙道:“这事昨晚就解决了。警方查到我的档案,联系了滨海的驻地军方,来了一位军方主官,在他的担保下,这事算是结束了。”

“不过,不过……”

林杰笑道:“不过什么,赶紧的说。你可是军人出身,怎么也变的婆婆妈妈的了?”

秦刚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说:“是这样的,经过昨晚那事,我原先的部队领导,就知道我身体康复了。”

“昨夜,我就接到部队老领导的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回去。”

林杰就有些了然!

秦刚在军队上的服役记录是保密的,但林杰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皮毛,知道他是那种有战斗任务的特种兵,手上是见过血,杀过人的。

他们这种人,乍然脱离那种战斗生活,生活难免会有些不适应,依然向往那种生死一线的战斗生活,是在所难免的。

林杰表态道:“秦刚,你想回归部队,我这边是没有意见的。这件事,以你的意愿为主,不需要顾虑我的想法!”

秦刚急忙道:“昨晚我就正式答复了老领导。”

“我告诉他,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想回去了。我觉得叶叔叔说的对,我该多陪陪妈妈,也该结婚生孩子了!”

林杰就是一笑,问:“你妈妈见过杨乐怡了?”

秦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嗯,见过了!我妈妈很满意,老是催……”

他话题一转,有些担心的说:“我在付家吃午饭的时候,又接到老领导的电话。这一次,他询问的却是,我的伤势是如何恢复的。”

“我把原因推到陈石教授身上,老领导不信,直接提到了你!”

“林杰,虽然我坚决否认了。但是我想,我想,他们可能做过了调查,知道真正做手术之人是你了。”

林杰哦了一声,不怎么在意的说:“知道,就知道吧!”

“反正知道我能力的人,已经有不少了,也不差你老领导一个!”

秦刚就是长松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开始专心致志的开车。

就在这时,一辆天蓝色保时捷卡宴如一道流光,超过了辉腾,忽然车屁股一甩,挡在了辉腾的前面,还陡然一个急刹!

变故突然,秦刚反应也是不慢!

不过,战场上的应急反应,没有让他踩刹车和猛打方向盘,反而是一加油门撞了上去。

车头狠狠的撞在了卡宴的车屁股上,巨大的惯性冲击把林杰从坐椅上弹了起来,又被安全带给绷了回来。

撞击过后,卡宴在路上转了几个圈,一头栽进路边的排水沟,停了下来!

辉腾也靠在路边,缓缓停下!

林杰揉着被安全带勒的有些生疼的胸口,下了车,就看到赵陌从卡宴车上钻了出来,身体摇晃了几下,就躺在了公路边上!

林杰和秦刚走了过去,只见赵陌鼻子塌了,两个鼻孔不停的冒血,左额头上也撕裂了一条口子。

很明显,这猝不及防的相撞,让他的脸磕到了方向盘上。

赵陌看到林杰,脸上明显露出惧色,一边摆动身体想要远离,一边喊道:“疯子,疯子!你们难道不要命了?”

林杰在他身边蹲下,一边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一边讥诮的说:“是你先不想要命了才是?不然,你的车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窜到我们的车前面刹车呢?”

“怎么?看到我不服不忿,想给我一个教训?”

见赵陌不言不语,只是盯着自己,林杰呵呵一笑,站了起来,说:“真可惜呢,除了脸部的伤势外,身上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势!”

他用脚尖点了点赵陌胸前两个位置,说:“这样的猝然撞击中,安全带勒断肋骨,是很常见的一种应急创伤呢!”

秦刚明白了林杰的意思,蹲在赵陌身前,举起了拳头……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在赵陌惊恐的叫喊声中,就传来砰砰两声闷响,随之而来的就是赵陌凄厉的惨叫声……

林杰再次在他的身前蹲下,笑眯眯的道:“咦,你忽然失去心跳了……”

“这就需要做胸外压……”

“如果断裂的肋骨刺进心脏……”

他摇头叹息道:“哎呀,这应该算是我抢救技术不精,失手了……”

“可惜,可惜啊……这么年轻的一个人……”

说着这话,林杰就伸出手,准备给赵陌给胸外压!

这一刻,笑眯眯的林杰,宛如地狱的恶魔那般可怕,赵陌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威胁。

他吓的也不敢喊叫了,苦苦哀求道:“林杰,林杰,我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你错在哪里了?”林杰停住了手,冷声道!

赵陌的脸上就像开了颜料铺一样,血水,汗水、泪水,鼻涕横流,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错了!”

“我见你在付家,怕你把我与杜菲雪的那件事情说出去,就一冲动想警告你一番的。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

林杰冷哼一声,起身道:“以后见了我有多远滚多远,还有,离付家也远一点。”

“一定,我一定!”

赵陌忙不迭的点头应答,唯恐晚了一秒,林杰就改变了主意。

在林杰的示意下,秦刚报了警,也打了120。

一二十分钟之后,交警和救护车相继来到。

赵陌显然是吓破了胆子,面对交警的询问,承认自己是开斗气车,忽然想别一下辉腾,酿成了这次车祸,把责任全揽在了自己身上。

这么一折腾,秦刚开车载着林杰回到祥泰公寓的地下停车场,已然是下午近四点。

林杰边下车边道:“秦刚,把车子送去4S店修理,顺便保养什么的,全都做一遍,反正不用我们自己掏钱……”

没听见秦刚回应,林杰转头望去,只见他的面部表情,是无比的严肃,眼神犀利的盯着前方,双拳紧握,腰稍弯曲,双腿也微屈……

林杰就是一怔,秦刚这是做好了随时发力的准备!

他轻声问:“秦刚,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秦刚走了两步,把林杰挡在身后,低声道:“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们先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响起了“啪啪”的鼓掌声!

随着这个声音,有三人从前方的支撑立柱后面转了出来!

当前一人是一个四十岁许的汉子,双眉斜飞如剑,脸上还有两道四五公分长的伤疤,一处在额头,一处在下巴。

这两道伤疤不仅没让他显得面容狰狞,反而让他增添了一股英豪之气。

只见他一边鼓掌,一边走向林杰和秦刚,赞许的说:“秦刚,你很不错!不愧是从利剑出来的,让老许也交口称赞的兵。”

“竟然光凭着直觉就发现了我们,看来不仅你的身体全然恢复了,战斗意识也恢复了。”

他目光如剑,盯着秦刚,说:“你天生就是一个兵,回部队吧!”

秦刚缓缓的摇摇头,坚持道:“我算是为国家付出过一次生命了,我不想妈妈再为我担惊受怕。”

中年人叹息了一声,说:“你这个选择也不错,那就在家当个好儿子!”

他的目光移到林杰身上,忽的一个立正,道:“奉首长之命,前来接林杰医生前往京城。”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