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心,乱的厉害(求订阅)

周四,林杰上了一下午的课,然后与十名学生进行了单对单的面谈,解答他们的疑问,考核他们的学习进展。

等林杰回到祥泰公寓,已经近十二点。

周五,林杰在家休息,养精蓄锐。

晚上八点半,林杰坐车离开,近十点,来到了东华医院。

走进住院楼七楼的手术准备室,就见陈石、陶泰清、陈岚都在!

“林杰,潘柯莹的手术手续完全正规合法,名义上陈岚是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陈石轻声解释道!

林杰点点头,看向陈岚,就听她说:“我已经按照医院的规定,亲自向病人解释了手术过程,还有手术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

“病人和病人家属也在手术告知单上签字确认了。”

林杰颌首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开始准备吧!”

他和陈岚换好手术服出了准备室,在手术室前,见到了潘柯莹的家人,一位饱经风霜,背有些驼的老父亲,还有一位圆脸圆肚子,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上前一步,紧紧握住林杰的手,面带感激的说:“林医生,我是正达医药的姜飞航!对于你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啊!”

“这一次,潘柯莹就全拜托你了,请让她一定平安。”

林杰抽出了手,淡淡的道:“姜先生,你求错人了。我只是在手术室旁观学习的一个医学院的学生而已。主刀的是我身边的这位陈岚医生。”

姜飞航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笑道:“怪我,怪我,太过关心柯莹,一时晕了头。对,对,你只是一个旁观学习的学生。”

他转向陈岚,说:“陈医生,拜托了。”

“职责所在,自当尽力!”

陈岚回了这么一句,就和林杰进了手术室旁的消毒室,刷手消毒之后,进了手术室。

早就在手术室的张大丫,过来帮两人戴手术橡胶手套,“林医生,病人坚持着要和你说几句话之后,才肯进行麻醉。”

林杰来到躺在颅脑手术床上的潘柯莹近前,道:“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至于手术,你不用担心,你的颅脑肿瘤不算多复杂。即便是出了意外,也是孩子保不住,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已经剃光头发的潘柯莹,露出一些苦笑,说:“孩子,孩子,我就是被孩子给害苦了啊。林医生,林医生……”

潘柯莹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目光移向别处,道:“手术就拜托你了,可以开始了!”

随着她这话,早就有所准备的杨景龙,就把麻醉面罩,罩向了她的口鼻……

“砰砰……”

震如天响的敲门声,把刚刚睡着的王明利给吵醒了。

见身边的老婆,还睡的跟死猪一样,他叹了一口气,起身披上睡衣,出了卧室。

“来了,来了,不用敲了!”

王明利开了门,才发现敲门的正是自己的两个下属,江楠和李杰,紧张的问:“你们这么晚来找我,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江楠兴奋的道:“领导,有人实名举报有人正在非法行医,给病人做手术,我们可以赶过去抓现行!”

王明利就是一皱眉头,不悦的说:“江楠,今晚是你值班啊。这事你直接根据举报,过去调查取证就可以了,为什么多此一举过来找我呢?”

江楠解释道:“领导,非法手术的地点在东华医院,这其中涉及到了东华医院的院领导,还有一个知名人物。”

“我去了很可能镇不住场面,他们或许胆大妄为,当着我的面,就把证据给销毁了。这事,非得您这个领导亲自出马才可!”

王明利哦了一声,惊奇的道:“非法行医竟然发生在赫赫有名的东华医院,怪事,东华医院可是有那么多的专家医生呢!”

“江楠,你把具体的举报内容给我说说,希望这不是有人在搞恶作剧。”

江楠吱吱唔唔了一下,说:“领导,不是我不相信您!”

“只是举报人说,这个消息只能是我一人知道。领导,我向你保证,这个举报消息肯定是真实可靠的!”

王明利的脸色一肃之后,就笑了,指着江楠的鼻子,道:“小江啊,敢对我打埋伏了,怕我抢了你的功劳啊!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再问。”

“等我一下,我换件出门的衣服。”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在车外身涂着“卫生监察执法”字样的乳白色轿车,呼啸着驶出了一个居民小区。

东华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陶泰清和陈石一人端着一杯红酒对饮,只是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这一次,算是我最后帮凡之了。他也三十多岁了,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以后混的如何,全凭他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陶泰清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郁闷的说:“你儿子还算可以了,别管怎么说,也在国外摸爬滚打多年了,自立是没有问题的。“

“我那儿子……唉,我怕他有一天,会进了监狱啊!”

陈石就是一愣,不解的说:“你难道还有另外一个儿子?新翰,我是见过的,老老实实的,挺文弱秀气的。”

陶泰清摆摆手,有些羞愧的说:“就是他!他的电脑上,满是那种成人片子,还有很多的偷拍视频和照片,还都是他自己偷拍的。”

“这……这是真的?”陈石有些不敢相信。

陶泰清苦涩的点点头,说:“真的,我抓了他一个现行。他自己最后也承认了。”

“现在,我让他妈监督着他去看心理医生,希望能起到一些作用吧。”

“咦……”

陶泰清摸着自己的右眼,说:“我这右眼怎么莫名的跳了起来!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陈石不屑的斜睨了他一眼,说:“没想到你这个人还这么迷信,白入党那么多年了……”

这时,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陶泰清一皱眉头,起身接了电话,语气严肃的道:“我是陶泰清!”

未几,他的脸色就是大变,喊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陶泰清目光转向陈石,脸色阴沉的说:“卫生监察部门的王明利带着两名下属,直扑七楼手术室!”

咣当一声!

陈石手中的高脚杯,失手脱落掉在了地上,血一样的酒,浸染了一片地毯。

他立时意识到,这是一个局,一个针对林杰的局!

只是不知道,陈凡之是被人利用,还是也参与到了这个局里。

一时之间,陈石的心,乱的厉害……

喜欢妙手心医请大家收藏:()妙手心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