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一把

吴迪发现,他聪明别人也不笨,他想通过赌博聚拢更多古董的打算,很可能会因为他曾经的辉煌战绩而光荣破产!因为眼看着一月之期就要到来,试图收回古董,联系和他对赌的选手竟仍然只有寥寥5名!

其实,之所以人会这么少,完全怪吴迪自己,他没有在博彩大赛结束时趁热打铁,而是好死不死的将日期定在了一个月之后,恰恰就是因为这一个月的缓冲,让他失去了太多的机会。

一个人,在刚刚失去宝贝的时候往往是最冲动的。那三十件古董的主人,包括几件原主是赌场派出的选手的,在知道自己的宝贝被吴迪当做奖品选走的时候,都非常的激动,如果那时吴迪开局设赌,他们百分之八九十都会想都不想的报名和他一决胜负。

然而,吴迪选择了等待一个月,正是这一个月给了他们冷静的机会,以至于到现在很多人想起当时那冲动的想法,都还在后怕的流冷汗。

作为收藏界这么多年来最大的一场赛事,古董博彩大赛结束了,但这并不代表它的影响力就会到此为止。恰恰相反,各种有关比赛的分析,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解开了吴迪常胜的密码。

吴迪的胜利和运气无关,更多的可能是因为这名来自神秘的华夏古国的选手拥有一种莫名的灵觉,这种灵觉很可能能够让他预知每次牌局,甚至是每把牌的胜负!

这是无数的所谓专家仔细分析了吴迪所有的比赛录像后得出的结论,也是最为大家所接受的一个结论。因为不这样根本不足以解释他为什么能够战无不胜,为什么能够战无不胜的同时还在外围击溃了十一家博彩公司大量的经验丰富的负责设定赔率的专业人员!

有了这个结论,竟然还有五名选手胆敢挑战吴迪,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知道了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吴迪后悔的差点没哭出来!无数的古董都因为一个错误的决策白白的从他手边溜走了,这叫他情何以堪?

不行,接下来一定要放低参赛的门槛,不行的话甚至可以输上一两场,看看能不能再多钓几条心怀侥幸的大鱼。

结果到了澳门才知道,他的这个打算也行不通了。因为即便是这五个和他联系的选手里边,也并不各个都是想通过赌博这种方式回收古董的。其中有三个,都带着写满了华夏古董名称的清单,准备和他直接交换!

至于剩下那两个准备以赌决胜的,则是被他逼的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因为他们输出去的东西本就是来自华夏的古董,以吴迪一向对待华夏老祖宗宝贝的态度,根本就不可能考虑和他们交换。

很不幸,这两个人当中,就包括吴迪曾经在第三轮决赛时碰到的那名对手,贡献了珍贵的伊尹大鼎的弗里曼选手。

“吴先生,这是我准备的清单,您先看一下,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想直接和您交换,真的,虽然我请来了今年赌王大赛的亚军,我还是希望……”

吴迪一边琢磨清单,一边微笑着摇头,

“亲爱的弗里曼,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对待华夏古董的态度……不过,有一点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个清单上边罗列的古董,和那件伊尹大鼎根本就不等价啊,如果只有这些东西的话,我想我们的赌局很可能要无限期的延后了。”

弗里曼苦笑了一声,说道:

“我知道这个清单可能会有一点问题,不过,这已经是我能够拿出的最大的诚意了。我们和很多家族不同,收藏的华夏古董本来就不多,这……”

“弗里曼先生,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如果直接交换的话,我肯定是要求全部使用华夏的古董,可如果只是对赌的话,一些欧美的珍品我是不会拒绝的。这样吧,你再好好的考虑一下,反正这一段时间我都会在澳门,你还有时间,你看怎么样?”

弗里曼苦笑着摇头而去,这份清单不行的话,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已经不是考虑是否增加古董的问题,而是应该认真的考虑是否还要对赌这件事情了。

另一名选择对赌的选手是来自意大利的毛瑟,他被吴迪选走的是一件真正稀罕的玩意,一件传自唐代的佛家圣宝,华夏大唐唐懿宗曾经供养过的鎏金迎真身银金花双轮十二环锡杖!

这件锡杖长1.96米,重2.39公斤,用金2两,银58两。杖身4轮套12个环,中饰柿蒂状忍冬花结座,上托流云仰莲,锡杖尊体由复莲八瓣组成,锡杖下端有三栏团花纹饰,栏之间以珠纹为界,极为精细。

锡杖通体衬以缠枝蔓草,上面錾刻圆觉十二僧,手持法铃立于莲花台之上,个个憨憨可掬,神情动人。

其中四个大环象征四谛:苦、集、灭、道;十二小环则代表十二部经。

这枚锡杖是佛教世界的权威,属佛祖释迦牟尼所有,为佛门法器中的至宝,堪称世界“锡杖之王”。

对于从小就是虔诚的基督教徒的毛瑟来说,这件一直被存放在家族藏宝室深处的锡杖在他的眼里,并没有多么的被看重。可是经过这次博彩大赛,锡杖被吴迪选走之后却名扬天下,让他后悔万分的同时也承受了来自家族内部的巨大的压力。

所以虽然明知道和吴迪对赌很可能会血本无归,但是迫于家族的压力,他也不得不动用自己的珍藏作为赌注,冒险来和吴迪赌上一把。

如果只是无望的挣扎,即便是压力再大,毛瑟也不会选择冒险。但是,他经过仔细的分析后发现,如果选择正确的赌博方式,他也并不是全无胜机。

所以,他绝对不会再和吴迪单挑梭哈,他要和他真正的赌一把运气!

仔细的检查过毛瑟准备的清单和实物之后,虽然还是有点不满意,但是考虑到这些基本上就是白送,吴迪最终同意了毛瑟对赌的请求。

“吴先生,您看,我没有邀请任何一名职业赌徒作为外援,就是想和您赌一把运气。我是这样想的,由我们两个亲自来掷色子,然后互相猜对方掷出的单双,您看怎么样?”

吴迪听到毛瑟竟然要和他比赛掷色子,一开始还吓了一大跳。等听完知道是猜单双之后,不禁笑了起来。看来,这家伙是没怎么关注他这一段时间的行踪,或者说东京那件事情杨庆明后期处理的不错,否则的话,他怎么敢有这个提议?

其实,一开始毛瑟是准备和吴迪掷色子比大小决胜的,可是他的朋友提醒了他。因为按照吴迪表现出来的水平,即便不是职业赌徒应该也差不了多少,那么他很可能会练习过掷色子。和一个赌徒比赛掷色子比大小还不如再多加一个难度,掷完之后互相猜对方的单双,想必吴迪的优势就不会那么明显了……

吴迪不知道毛瑟选择的背后竟然还会有这么一个小故事,不过既然最终选择了这个方式,这些拿来参赌的古董基本上的就已经姓吴了。

双方经过协商,这场比赛被安排在了金沙赌场一间并不起眼的VIP房间内进行。公证人由赌场的方面的人士担任,有关比赛的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锁。

检查过赌具后,在双方亲友团热切的眼神中,两名选手登场了。

闻斓跟着吴迪混过几次赌场,对赌博并不陌生,但是,像这种气氛严肃甚至是有点压抑的现场比赛却是第一次参与,兴奋之余也不禁有些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没注意那个叫做毛瑟的家伙吗?手脚都在哆嗦,那才叫个紧张啊!再说了,赌博这种事情其实比的就是谁更有钱,谁更耐输些。我觉得,阿迪如果正常发挥的话,赢他应该是小菜一碟!”

相比闻斓,孟瑶却东张西望的显得有点没心没肺,不过不得不说,这丫头的观察力不错,另外对于赌博本质的认识也比很多老赌鬼更加的清楚。

那就是,赌博最多就是一个锦上添花,如果妄想着靠赌博来发家致富,那么等待着你的永远是无下限的悲惨!

现场气氛很严肃,赌博工具却很简单,一人一个筛盅,三粒色子。

裁判一声令下,吴迪和毛瑟同时抱起筛盅摇了起来。这时候,只是从动作上就能看出双方选手心理间那巨大的差距。

吴迪的筛盅根本就没离开桌面,而且只是简单的摇了两下就放开了手,而毛瑟则足足摇了快一分钟!

“单!”

“单!”

几乎和东京与杨猛的对赌一样,吴迪跟在毛瑟后边给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判断,不过结局和杨猛那次却是天差地别。因为上一次两个人猜的是一副色子,而这次,他们分别猜的是对方的色子!

筛盅被裁判小心的提了起来,几乎同时,毛瑟的脸色就变得一片煞白!

一把,没想到仅仅只是一把,他就输了个干干净净!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