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杨庆明的身份

吴迪回国三天之后,杨庆明收到了一段视频,正是杨猛在展览馆门前和吴迪对赌的镜头,随着视频一起送达的,是一张长约两百米的深海打捞船的图纸。

轻蔑的冷笑了两声,杨庆明将东西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对不起了,好心好意的送你游艇,你却不识抬举,那么,不但游艇没有了,以后你也休想再从晴川家族得到任何东西!

作为日本第二大航运公司的掌舵人,杨庆明不但在日本拥有一定的势力,而且因为他始终没有改姓,在华夏的一些领域里也享有不错的名声。近几年,他甚至还偷偷收买了几个所谓的砖家专门为其鼓吹,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的华夏心等等,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

这就是他面对吴迪底气十足的原因。一个几大家族联手推出来的捞金机器,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傀儡罢了,给你面子就是给了,真不给你又能怎样?

居然还敢拿这种儿戏般的赌债要挟,就算是真的欠你一艘打捞船,不给你又能怎样?呵呵,这次就是要让你知道,给脸不要脸的后果!

一天之后,华夏包括《新闻联播》在内大多数主流新闻媒体,几乎同时爆出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新闻,华夏人在国内发现日本国宝天丛云剑!

此时,有关日本发现华夏国宝传国玉玺的消息方兴未艾,忽然间华夏又爆出在本国境内发现天丛云剑的新闻,一时间,舆论大哗,世界上几乎所有媒体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互相都声称持有对方最具代表性的国宝,而且这两件国宝还都在私人的手上,偏偏这两个国家在历史上又有着不解之仇,这算不算是明刀明枪的干上了?

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收声了,他们要判断一下情况。不过一些小报却充分发挥了其娱乐精神,一时间各种传闻、谣言满天飞。在这种情况下,东京电视台第一时间派出了他们的王牌美女记者青叶工美。

“松下大师阁下,请问您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国宝竟然会出现在华夏境内这件事情的?”

“青叶小姐,有关这个问题我并不方便发表评论,不过,我想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应该能够看清事实的真相。华夏人在我们公布发现他们的传国玉玺后采用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方式发表声明,呵呵,这个……真的不太好说。”

“松下大师,那么我能在这里做一个假设吗?如果,我是说如果,华夏人发现的那件天丛云剑真如他们所说,是真品而不是外界某些人所猜测的赝品,您会怎么做?”

松下竹石的脸上泛起了一片激动地红潮,大声道:

“如果经过严格的鉴定,那把天丛云剑真的是我们失传多年的国宝的话,我想我会毫不迟疑、义无反顾的用手中的这枚玉玺去将它换回来!而且,考虑到行内的交换一般都是等价交换,所以我还会准备几件其他的华夏国宝作为添头!事实上,即便是没有天丛云剑这件事情,我也在时刻准备着将这枚玉玺还给华夏人,只是,他们一直没有派人和我进行接触。”

吴迪笑眯眯的将转载着松下竹石这段话的报纸还给了师父,说道:

“看样子,这家伙还挺狡猾,知道自己的东西是假的,想要把他们的宝贝换回去肯定还要另付代价,这提前一说,如果我们真的这么操作了,那岂不是上了大当?真好像他们这把破剑愣是要比我们的玉玺高了一个档次似的!”

“呵呵,即便他不这么说我们也不准备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小五,你想过没有,即便我们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那枚假玉玺当做真玉玺给换回来,只怕也会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留下无穷的后患啊!”

吴迪皱了皱眉头,把假的当成真的换回来,然后再将真的拿出来换掉假的,这样玉玺就能光明是正大的露面……这么做虽然便宜了日本人,但怎么也不应该会后患无穷才对啊?

“是,我们吃些亏,或者占些便宜,如果真能通过以真换假给玉玺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这些都没问题。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件赝品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是松下竹石的作品!没有人能比他更熟悉那东西!也就是说,他们一旦在赝品中留下什么破绽,到时候只要随便找个人出来揭穿玉玺是假的,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师父,那时候我们露面的玉玺应该是真的吧?东西都被换了,他们再怎么检查,也不可能找到预留的破绽……”

“可是,他们很清楚给我们的是一枚假玉玺!这样,岂不是间接证明了澳大利亚那件案子和我们有关?”

“不这么做他们就会认为不是我们干的?再说了,就凭换一下玉玺他就能证明吗?师父,这都是些文字游戏,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想怎么解释还不是由得我们自己?……”

常老摇了摇头,这件事情远比原来设想的复杂,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吴迪迎回玉玺之前,玉玺曾经在几个地方都露过面,想要完美的给它一个身份并不容易……

吴迪琢磨了半天,以真换假本来就够郁闷的了,现在既然还有这样那样的后患,还不如干脆就不理这件事情,直接咬死松下竹石手里那枚玉玺是赝品就成!至于真玉玺不能露面这个问题,不能就不能呗,以前没发现时还不是一样过活?

“其实,他们这个行为也提醒了我们,我准备回头就安排人去找刘宇航,由他发表声明,说他当年存在银行里的那枚玉玺就是件赝品!然后我们再安排一个合理的场景让玉玺露面……”

“哦,我明白了师父,之所以你们在一开始就想借着发现一座新帝王墓的机会推出玉玺,是不是就是顾虑到了这些?如果这么绕上一圈的话,玉玺的来历应该能洗清白……”

常老苦笑了一声,说道:

“一开始还真没朝这方面想,不过现在被逼到这个地步,倒是忽然一下想通了……行了,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接下来几天给你放大假!”

“对了,师父,你知道我在东京和那个杨庆明之间的事情吗?我估计这老小子是想赖账,要不,在交换的时候……”

常老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说道:

“这件事情你去找常宽,我想他会给你一个意外之喜的。”

吴迪满怀迷惑的找到了常宽,一听是为这件事情,这个大特务头子就笑了,

“这件事情原来还有点复杂,不过最近我们无意间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我正准备安排人找杨庆明好好谈谈,如果能谈妥,你那件事情就不是个事儿。”

“哦?方便透漏一下吗?宽哥。”

“你知道杨庆明为什么不改姓就能吞并晴川家族却没有引起日本当局的反感吗?”

吴迪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杨庆明的父亲本身就是日本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日本人,他的父亲是当年侵华日军中的一名师团长!也就是说,他其实是一个混血儿,杨姓是他的母姓!”

吴迪眨了眨眼睛,满脸的迷惑。这个和他的那件事情有关吗?证明杨庆明其实本来就是日本人,那么,让他兑现赌注应该更困难才是,怎么……

“问题是很多混血儿是因为日本人的暴行留下的,而他不同,他的母亲是心甘情愿的!不但心甘情愿,而且当年日本投降之后,她还利用华夏人的身份,留下来做了间谍!十年浩荡期间,她感觉到了危机,就将杨庆明送了出去……杨庆明到了日本之后,迅速的证明了身份,然后就入赘晴川家族,在他背后势力的支持下,逐步吞并了晴川航海,然后利用他曾经是华夏人的身份,和有关方面勾结,控制了日本到华夏之间的走私通道……”

吴迪仍然没有听明白,杨庆明这么做,只能证明敲他一艘船都下手轻了,跟他能不能敲回来没有丝毫的关系。

“当然有关系!杨庆明的在日本的身份越是不一般,我们发现的这件事情对他的威胁越大!你知道吗?他在去日本之间就是苏联的间谍!当然,现在应该算是俄罗斯的了。”

曾经的华夏人,母亲日本的间谍,孩子是俄罗斯的间谍,最后回到日本成了日本人,还获得了日本当局某些势力的大力支持,这家伙的身份怎么这么复杂?

吴迪理了半天也没有理清楚其中的头绪,不由得挠了挠头皮,问道:

“那你们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呵呵,他是谁的间谍无所谓,只要最终能为我们所用就行!他手上不是掌握着走私渠道吗?没关系,这个我们可以装作没看见,甚至还可以通知海关,给他提供一些便利,只要他能将那边某些我们需要的先进技术一块走私过来就成!我说小五啊,我想跟你商量个事,也不知道……”

跟我商量个事?难道是想让我将赌债转到他们头上,然后他们再拿着赌债去要挟杨庆明?

“是这样,虽然我们还没有开始跟杨庆明接触,不过我想实现刚才我说的那些应该问题不大。不过这么一来,如果向他索要赌注,很可能会发生一些意外的状况,所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的那艘打捞船能不能晚点再要?如果你等急用,实在不行先自己造一艘,等我们完全掌控了那家伙之后,再给你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行不行?”

吴迪无语的咧了咧嘴,等你们完全掌控了再给我讨回来?只怕那时候你们更加舍不得让我祸害他了!

“算了,本来也就是看不惯那老家伙,想小小的坑他一把,既然你们另有大事,我就不瞎掺和了。对了,那个赌约真要计较起来,可是价值十几亿美元呢!你们要不要?要的话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无偿的转让给你们!”

常宽的眼珠子转了转,警惕的看着吴迪,说道:

“说来听听啦,不保证一定能够答应你。”

“宽哥,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其实很简单,我的要求就是在合适的时间告诉那个家伙我也是你们其中的一份子就行!”

常宽稍微琢磨了一下就明白了,不由得哭笑不得,就这点屁事,搁得着说的这么郑重其事吗?

“这怎么能叫屁事呢?他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自然会以为发生在他孙子身上的事情是你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早就安排好了的,这不是能充分展现你的英明神武……”

常宽笑着打断了他,

“你小子,这是想一次性把麻烦都给甩干净了吧?居然还好意思冠冕堂皇的给我带高帽子!行了,赶快滚你的蛋吧,这事我认了!”

吴迪哼着小曲告辞离去,虽然损失了一艘打捞船,但是想必杨庆明那个老家伙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的难过,他的目的也算是基本达到了,只是,没了这意外之财,到底还要不要打捞船了?

“要,怎么能不要呢?阿迪,要不我们在打捞船上也安装上渔网,要是实在捞不上来珠宝,捞点鱼也不算空跑一趟啊!”

孟瑶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坚决支持吴迪自己弄一艘综合游艇的舒适、同时具备打捞、打渔功能的四不像出来,上两次出海打渔,孟大小姐可是还没玩够呢!

既然孟瑶想要,吴迪倒也无所谓,反正再贵的投资,他都有信心收回来。到时候,只要把船开到传说中那些位置的附近,先用天书吸收灵气确定大概的位置,再用透视眼精确定位,有多少宝藏都能给他打捞上来,这几个亿的投资算什么?

只是这样一来,就不得不先进行人才储备,发现沉船是简单,打捞没有专业的技术人员可就不行了。

现在看来当时在香港遇到小美说不定也是天书故意的安排,正好,还有半个月就是约好的给那些家伙们一个收回古董的机会的时间,到时一块处理好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