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别出心裁的送礼

至于那个日本商人为什么明明是买高仿却会买到两件真品,这件事情就要从那家制瓷厂说起了。

那家制瓷厂是三人合伙所开,其中一人是一名制瓷师,是以技术入股,另两名则都是标准的商人。

合伙生意难做,尤其是赚了大钱之后。那名制瓷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另外两名合伙人认为已经掌握了明青花的仿制技术,并以高薪诱惑他的助手反水,现在正在密谋怎样才能将他光明正大的踢出公司。

得知这个消息后,他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可是怎么算都不可能斗过那两个大有背景的曾经的伙伴,无奈之下就想将公司的样品——永乐青花八方烛台偷走,这样就算是将来被迫离开也不至于太吃亏。

但是那两人既然已经起了心思,自然不会让他轻易的将任何一件瓷器带出公司。无奈之下这名制瓷师想起了在一次展销会上交好的一个日本古董商,就想借他的手将东西运出国内,然后他也跑到日本,再从这人手上将烛台找回来。这几年的积蓄加上这件青花烛台足够他一家美满富足的度过余生。

他将永乐青花烛台做好了伪装,又顺手牵羊顺了一件民国时的高仿,光明正大的将两件东西混入了这批货中,顺利的被带到了日本。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他的计划瞒过了合伙人和对此一无所知的日本商人,没想到在他准备主动离开的时候却遭遇了一场意外的车祸,当场身亡,这件事情就成了一桩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到最后白白便宜了吴迪这个运气好到逆天的家伙!

吴迪想了一会儿想不通,也就没有再管了,反正交易已经完成,一切手续都合法正常,管那么多干嘛?

于此同时,杨庆明正拿着吴迪的资料发呆,他没想到杨猛随便惹上的一个年轻人竟会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看来这一次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报复肯定是不能报复,不过,他相信他的那些表演给吴迪留下的印象应该还不错,而这家伙的背景又这么厉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机会呢?

忽然,他目光一闪,接通了秘书的电话,

“将猛少爷叫进来!”

杨猛兴冲冲的跑到门口,这家伙来到日本认祖归宗仅仅半年,之前他从来就不知道他那个一出差就是半年的老爸居然会是日本第二大海运公司的老板,而将他接过来竟然是想将他培养成家族的接班人!

因为杨氏父子早有这样的计划,所以杨猛从小接受的就是精英式教育。而他的父母又因为自觉亏欠他良多,自然不免骄纵了点,但他人却是不笨。

那个被他叫做小玉的女孩是他同父同母的妹妹,虽然平时看着文静贤淑,其实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魔女,比他会伪装多了。

这家伙知道爷爷已经叫人调查了吴迪的资料,这会儿叫他过来多半是要收拾那个让他不但挨了打,而且大丢了面子的家伙,自然高兴不已。不过想起妹妹的提醒,他在门口收住了脚步,平静了一下心情,才推开杨庆明的房门。

一叠资料摔在他的面前,最上面一张正是吴迪的大幅照片。杨猛拿起来只是看了一会儿,脸色就变了。

“爷爷!”

“哼,现在知道害怕了?小猛,你还年轻,性子跳脱一点没什么,但是作为一个未来的大家族的掌门人,你必须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这件事,你说该怎么处理?”

杨猛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爷爷的脸色,小声道:

“要不,我专程过去给他再道一次歉?”

杨庆明眉头一挑,问道:

“你认为有那个必要吗?你今天的表现十足就是一个惯坏了的纨绔,他这样的身份悄悄的来到日本,会在意你的那一点冒犯?”

杨猛皱眉苦思了一阵,猛地抬起了头,

“他这会儿悄悄来日本,莫非,是为了那件东西?”

他看到爷爷鼓励的眼神,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道:

“如果我们能在这件事情上帮上忙,不但白天的事可以一笔勾销,还能获得极大的好处!我记得爷爷曾经跟我提过目前的海运竞争很激烈,因为香港的几家船运公司的关系,我们在华夏大陆所占的市场份额微乎其微,如果能够交好这个人,我们……”

杨庆明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

“整体思路没错,不过切入点错了。那件东西牵扯到两国政府,岂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家族企业能够插手的?不过,这个吴迪必须交好,而今天这件事情正是一次机会!”

“可是爷爷,像吴迪这样的人,就算是没有上午的那件事情,我们这么冒昧的上门结交,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搞定的吧?我仔细看了,这家伙的身家只怕比我们还恐怖,我们拿什么来打动他?”

“呵呵,这么恐怖的身家?如果这个身家来路正常,我们自然是没什么机会,不过你再仔细的看看资料,真的正常吗?这次让我们在日本碰到他,是个绝好的机会!不过正如你所说,正常的手段必然无法打动他,但是,如果我们反其道而行之呢?”

“反其道而行之……”

杨猛喃喃的重复这爷爷的话,陷入了沉思。

买到手那件永乐青花烛台后,吴迪就再没发现一件值得出手的东西,不过一个古董市就能有这样的收获,他已经很满足了。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还有一个更大的意外收获在等着他去收割。

“吴先生,这会儿再去另外一个地方的话,时间上怕是有些来不及了。不如我们就在酒店附近转转,国际上那些奢侈品公司的最新产品一般只需要三天,一定会出现在银座大街他们的专卖店内……”

吴迪点了点头,转转也好,虽然两女什么也不缺,不过可以给家人买一点东西。

一行人刚刚步出展馆,就被四名黑衣大汉拦住了。

一名留着短发的精壮汉子踏前一步,冷冷扫了吴迪几人一眼,说道:

“这位先生请留步,我家少爷有请!”

“你家少爷?我们认识吗?让开!”

张飞踏前一步,伸手轻轻一推,至少比他强壮了一圈的大汉抬手一架,脸色陡变,轻哼一声,西服下的手臂陡然间大了一圈,几乎撑破了衣服。

张飞若无其事的一笑,再次踏上一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那名大汉竟被他推到了一边!

“身手不错,奈何……”

张飞摇了摇头,冲着其他的黑衣人低喝道:

“让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几个黑衣人齐齐将目光看向了那名被他推到一边的大汉身上,结果,那名大汉却仿佛被人施了点穴术般,半天都没有反应。

“老大……”

一名黑衣人轻轻的碰了碰他,那大汉才猛然惊醒,他被刚才张飞那一推吓到了,这小子,强的有点离谱了吧?

要知道,两个人面对面,一方力大,将另一方推的后退很简单,但是,刚才张飞是活生生将他推到了一边!这个就不是简单的一个力气大能做到的了。

如果按照这个实力对比,真正交手的话,他很可能不是对方三招之敌!

“先生,我们并没有恶意,我们少爷真的只是想请几位过去聊聊……”

“聊聊?你们少爷应该就是上午想从我们手上抢东西的那小子吧?想道歉自己过来,不道歉也没关系,我们没那个时间在乎这种小事。”

“先生……”

吴迪皱了皱眉头,不耐道:

“行了,就这样吧,没什么好聊的!”

“哼,得罪了我,想这么就离开,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看到手下镇不住场面,杨猛从一边的人群中晃了出来。这货个子本来就高,再加上鼻孔几乎翻到了天上,所以吴迪只看到一截脖子和一个下巴在自己眼前晃动,登时气的哭笑不得。

军师冷哼一声,给张飞使了个眼色。

杨猛却也机灵,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猛地向后跳了一步,嬉皮笑脸道:

“君子动口不动手!能请得起你们两位当保镖的这位,身份想必也不一般吧?你真想就这么开战,最后大家都到局子里走一趟?”

“那是你的想法!我想,就算是在这里打上一架,进局子的也未必会是我们!”

“嘿嘿,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小子,少爷我问你一句,有没有胆子换一种方式解决问题啊?”

吴迪没有注意到,杨猛的小子两个字带着奇异的颤音。这很正常,不知道他的身份骂他两句都没问题,知道了,还要故意装,叫人家小子确实是有不小的心理压力。

听到这家伙居然想激他换一种方式解决问题,吴迪不由的冷哼一声,

“没兴趣,军师,他们再不让开,就给我打一条路出来!”

杨猛忽然想起自己的手腕,那上边被张飞抓出的一道红印现在还在,忍不住猛地一哆嗦,又退了一步,叫道:

“有胆量就跟我赌一把,我们赌桌上决胜负!”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