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跋扈

六千万买下来都是占了大便宜,那你还让我还价?

听到吴迪居然认为六千万日元买下这么个破烂玩意都是占了大便宜,偷偷吐槽之余小王忍不住再次大吃一惊,不过总算是没忘了自己的任务。他就是个翻译,客户占不占便宜,上不上当,他只要提醒了就算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再说了,六千万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笔巨款,可是想想这位小爷买毛料那恐怖的劲头,这点钱还真不算什么。

可是,就算是有钱,你也不能这么个乱花法啊!

没想到那女孩听了小王的还价,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直接用英语说道:

“我这里的东西,都是一个价格,觉得值得就拿走,如果认为贵了的话……抱歉。”

说罢,低下头接着玩她的游戏去了。

吴迪翻了个白眼,这丫头,胸平的和他不相上下,居然这么吊?不行,大江南北、五湖四海都走过了,这买东西哪有不优惠的道理?

他匆匆扫了一眼摊位上的玉器,随手拿起了一枚淡黄色的玉璜,说道:

“加上这件,就OK!”

那女孩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忽然用流利的中文说道:

“大叔,既然你都说了,六千万日元都是占了大便宜,干嘛还非要搭上一件东西?为什么华夏人买东西都要优惠,我把价格直接喊到位不好吗?”

这一下,不止是吴迪和小王愣了,连军师和张飞都晕了,你丫一卖古董的,要不要懂这么多外语啊?就算是懂这么多外语,也用不着这么玩人吧?

半晌,吴迪方才摇头苦笑,冲着这丫头一竖大拇指,

“你狠,给钱!”

一直到过了好几个摊位,吴迪想起刚才那一幕还忍不住发笑,这丫头,将来哪个男人不小心娶了她,那悲惨的命运指日可待啊!

可能是因为玉神灵头像给吴迪带来了好运,也可能是可怜他被一个小女孩调戏了,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了第二件好东西。

这是一件手持荷花荷叶的浅栗色仕女雕像,雕刻刀法婉转如意,圆润自然,秀丽修长的仕女衣袂飘飘,极具艺术张力,绝对的大师级作品。

不过,最让吴迪惊奇的却是这件艺术品的材质,非瓷非玉,竟是罕见的产自南中国海的宝石级白珊瑚!

多年来,国人喜欢喜庆红色依然执着故我,因而我们对珊瑚总有个误解,认为越红的越值钱,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还有白色的珊瑚。其实,这种浅栗色,有着瓷性质感的,原产地为南中国海的宝石级白珊瑚也是极为珍贵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比红珊瑚稀有多了。

现代的白珊瑚多是由深海珊瑚深度打磨取其白芯而形成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其珍贵程度自然要下降不少,可是这件不同,这件绝对是濒临绝迹的南中国海所产真正宝石级别的白珊瑚!

“老板,这件多少钱?”

这一次,仍然是小王打头阵,不过这家伙存了个心眼,先来了一句汉语。

“一千万日元。”

果然,这家伙也听得懂汉语!小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刚才被一个小丫头耍了大家只是觉得好玩,这次要是被这个大叔给耍了,可就真的是笑话了。

“这是谁的雕工,什么材质,居然要这么贵?”

既然听得懂汉语,吴迪就直接上阵了。

没想到,那位大叔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了一个日语单词,

“哪尼?”

吴迪翻了个白眼,复杂点就听不懂了?那还是小王上吧!

小王和摊主交流了几句后,苦笑道:

“这位大叔不懂汉语,只是刚才猜出来我们是在问价格,所以……他说这件的用料是白珊瑚,他的祖先从华夏带回来的,他也不知道是谁的作品,不过确实是一件大师级的精品。”

吴迪点了点头,从造型上看就是华夏的东西,不过朝代应该不会超出早清。从雕工和材质上看,一千万的价格还算适中,但是如果能够找到雕工的标识,是知名大师的话,东西的价值还会翻着跟头的往上涨。

他仔细的检查了雕件和底座,没有发现标识,无奈之下只好动用了天书。

“杨玉璇?”

吴迪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杨玉璇,这人是明末清初的著名雕刻家,无论玉石、水晶、琥珀等都能够雕成各种形象的玩饰或者是器皿,尤其善长寿山石雕。

他能够巧妙地利用福州寿山石质的不同形状和色泽,镂刻成不同形象和姿态的人物、鸟兽、鱼虫、花卉、树木等等,无不形态逼真,栩栩如生。

杨玉璇尤其擅长雕刻观音。明末清初的时候,他的石雕已经远近闻名,官员、富绅争相收藏,有的还被作为贡品进贡朝廷。

看着手中雕像那和观音差不多的圆润脸庞,吴迪忍不住笑了起来,或许这位老爷子不需要专门的标识?

他拍了拍小王的肩膀,说道:

“还价三百万,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把它给我拿下来!”

三百万?小王叫苦连天,这里可不比国内,百倍千倍的虚价都敢喊,小日本一般最多能让到六折就是顶天了!

“哦?我试试。你告诉他,他的这件不是纯正的白珊瑚,而是由深海珊瑚深度打磨取其白芯而制成的,所以看在雕工的份上,还价三百万。”

听到吴迪找出了东西的瑕疵,小王有了点信心,叽里呱啦的一通交涉,扭头对吴迪说道:

“看样子这家伙也不确定这件的材质到底是不是白珊瑚,不过价格降到五百万就死也不肯往下降了……”

“告诉他,四百八十万就成交!”

小王转达了吴迪的意思后,那名摊主考虑了一下,同意了。

因为古董交易很多都是大额交易,所以摊位上都有POS机,军师掏出卡正待划账,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喊,

“等一下!”

吴迪一抬头,就看到一名年轻人急匆匆的冲到了他的身边,招呼都不打一个,伸手就朝他手上的白珊瑚雕件抓去。

吴迪一闪,那人就抓了个空,他狠狠的瞪了吴迪一眼,扭头朝着身后喊道:

“爷爷快来,这就是我说的那件东西,绝对是真正的白珊瑚!”

这家伙注意到军师在刷卡,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抢军师手上的POS机。张飞哭笑不得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轻轻一用力,那家伙就大声叫了起来,

“断了,哎呦,断了!你他妈的快放手,要不老子找人灭了你……”

这时,一名清丽的少女搀着一位老人终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看到那名年轻人痛苦地表情,那名少女就变了脸色。

“你们干什么,快放手!”

“放手?这条疯狗跑过来一言不发就抢这件雕件,没得手又去抢我们手上的银行卡,你叫我放手?小丫头,包庇一名抢劫犯是犯法的!”

张飞无缘无故的被年轻人骂了两句,火气上冲,说话也不客气。

“我没有!这件白珊瑚雕件是我先看中的,只不过因为去找爷爷,让你们钻了空子,小玉,快点拦住那个人,别让他刷卡!”

吴迪一下气笑了,看了那名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的年轻人一眼,对小王说道:

“你问一下老板,他给定金了吗?”

看到老板摇头,吴迪转过身,看着那名老者,问道:

“你怎么说?”

那老者摇头苦笑了一声,说道:

“小猛,给这位小兄弟道歉!”

“道歉?凭什么?他抢了我们的东西,我还要给他道歉,再说了,他是个什么东西……”

“啪”的一声,那名老者跨上一步,狠狠的打了那个年轻人一巴掌,张飞咧了咧嘴,连忙松开了他的手腕,好让他去捂脸。

“你……你打我?”

老者脸一沉,低喝道:

“道歉!”

那名叫做小猛的年轻人撇了撇嘴,看了看爷爷的脸色,望向吴迪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半晌方才不情不愿的恨声说道:

“对不起!”

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愣头青,不但想抢他的东西,还把张飞和他都骂了,挨了打更是用这种眼神看他,吴迪也怒了。他冷笑了一声,

“对不起?你这个对不起我可受不起!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先抢雕件后抢银行卡,这种人的对不起我怎么能承受的起?真心想说的话,法庭上说去吧!”

“你混帐!你明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又是“啪”的一声,小猛的脸上又挨了一耳光,那名老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双手一抱拳,冲着吴迪拱了拱,

“老朽杨庆明,小孙被大人惯坏了,不懂事,多有冒犯,还望这位小兄弟大人不记小人过,给他一次机会。”

吴迪笑着给老者回了一礼,说道:

“老先生,这可不敢当。不过你的话我却不能认同。他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抢东西,没有得手还把我和我朋友都骂了,这不是一句不懂事就能解释的吧?这雕件也就是我拿的紧,若是刚才因为他的动作掉在地上摔碎了,这也不是一句惯坏了就能说得清的吧?你是长辈,替晚辈开脱是应该的,不过,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我看他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