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东京都古董市

第二天,吴迪直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的爬起了床,玉玺的事情解决了,青龙会的事情也解决了,剩下的……剩下好像没什么事了?那就速度挣钱,冲着搬空音像店的方向努力!

刚刚赶到上野的赌石街,他接到了师父的电话,东西已经平安的交到了他的手里,他正在想办法取出里边的天丛云剑。

吴迪微笑着踏入麻田公司的大门,吩咐他们将昨天采买的毛料送到解石厂,然后挨家开始扫荡。

一共十一家店铺,花了他大半天的时间,最后,堆在解石厂的毛料仿佛一座小山一样。

赌石街的老板们一个个都乐开了花,一个来自华夏的人傻钱多的纨绔,买毛料就像是买水果一样,还是不挑不拣那种!这种机会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够遇到的!

于是,在他们热情的邀请下,吴迪最少光顾了五个所谓的秘密库房,三个所谓的藏宝室,最后,越来越多的毛料让他不得不考虑是否真的要在这里当众解石了。

算了,他一向都是个好人,最大的志向就是与人为善,如果在这里把这些毛料都当众解开,那这些老板还不得一个个吐血而亡?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干脆就花点运费,先运回国内再说吧!

“就是,五哥,这样的话你回头再来,他们还会把你当成财神爷,否则的话……”

吴迪看了一眼提在张飞手里的大包,嘎嘎笑的仿佛是一只爬到了天鹅身上的癞蛤蟆,

“其实主要是因为他们太热情了,珍藏多年的宝贝都全部拿出来送给了我,我怎么好意思把事情做绝了呢?军师,你数没数,他们一共送了我们多少张碟子?有几张是VCD,几张DVD?嗦嘎,这下连去音像店的钱都省下来了……”

刚刚回到酒店,松下竹石的电话就到了,

“吴大师,不好意思,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您还在东京吧?明天上午我专程为您挤出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过来了。”

“哦,这样啊,明天我和一个朋友约好了去逛古董市场,竹石大师有事就先忙吧,我不着急,改天我们再约。”

“啊?”

吴迪挂掉电话,脑补着松下竹石目瞪口呆的傻瓜样,笑的几乎合不拢嘴巴。

松下竹石确实被吴迪搞懵了,他不应该是很着急的吗?难道,这一天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不得不说他确实很敏感,但就算是让他放飞想象的翅膀,他也不可能想到吴迪居然在他们国内搞到了天丛云剑,而且已经在第一时间运回了国内!

找人调查了一下吴迪的行踪,结果让他一阵的啼笑皆非。这家伙扫了上野赌石街的毛料还算正常,可是,他那个翻译居然将那些老板们珍藏的几乎所有的爱情艺术片一扫而空,这是个什么道理?

东京都是日本最大的古董集散地。东京都内仅有据可查的古董店就有352家,多于任何其他城市,兼营古董的旧货店更有上千家之多。但是,对东京的古董爱好者来说,最有魅力的还不是古董店,而是古董市。“店”与“市”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是固定店面,后者是临时集市。

东京的古董市有28处,定期开市。古董市规模大小不一,最大的有近500古董商参加,客流达数万人,最小的只有二三十个摊位。东京古董市始创于1977年,历史并不久远。

古董市分露天和室内两种。露天古董市多设在神社和寺庙,如富冈八幡宫、东乡神社、护国寺、新井药师寺等。也有的设在交通便利的繁华区域,如电车有乐町的站前广场。

古董市的货品可以随意“抄”起来端详、揣摩,不必经摊主许可。所以怕晒、怕潮、怕碰、易倒、易碎的精品,古董商尽可能不往露天市里拿。

因为这个原因,吴迪把他的主要目标定在了那些古董店。当然,如果有大型的室内古董市也不能放过。

翻译小王在日本已经待了接近十年,一直从事旅游接待工作。因为这几年华夏收藏热持续升温,很多人都跑到日本淘弄古董,所以对于一些大的古董市和古董店非常熟悉。

“这个时间,江东区的东京国际展览中心有一个大型的古董市,参展的商家应该超过500家,可以去看看。不过最好别抱太大的希望,这几年国内的古董投资热潮实在是太猛烈了,影响到了日本,所以在古董市上已经很难再见到华夏古董的精品了。”

吴迪点点头,他本来也就没打算去买那些所谓的精品。当然,如果真是精品就算是花大价钱也要弄回去,不过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应该无限趋近于零。

东京国际展览中心曾经是日本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展览中心,仿佛两个方形的火炬一样的造型就算是放在十几年后的今天,也并不落后潮流。

在小王嘴里的大型古董市其实只占了展览中心其中的一个场馆,不过是最大的一个。一共大约五百个展位有小有大,展出的古董品类和华夏非常类似,陶瓷器、木器、漆器、铜器、牙雕、钟表、字画等等一样也不少,只是所有门类大都带有浓厚的日本“味儿”。

大多数的摊位上都有一些华夏的古董,不过质量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花了一个小时,大概浏览了上百个摊位,吴迪没有发现一件值得出手的东西。不过他并不着急,淘宝本来就是这样,如果遍地都是,也就轮不到他来淘了。

果然,又看了几个摊位,吴迪终于发现了一件好东西。

这家摊位经营的主要是一些古玉器,大大小小的玉雕、玉佩摆放的很整齐,但是因为大多数品相不好,前来光临的人很少,即便是有,多半也是匆匆浏览后摇头而去。

引起吴迪注意的是放在摊位左上角的一件不到4厘米高,由三棱柱形玉片琢刻而成的玉人头像。

这件头像头戴小平冠,两耳上方有弯角形翼状凸饰,耳垂大环。菱形眼,蒜状宽鼻,口内露四颗门牙,嘴角各有上下反向的獠牙一对。与一般的玉人像有着很大的不同,应该是糅合了神人与猛兽的双重特征而成,准确的说,应该叫做玉神灵像。

吴迪仿佛把玩了一会儿,确定这应该是一件罕见的石家河文化玉神灵头像!

以湘、鄂两省为主体的长江中游两湖地区,是史前“三苗”部族的活动区域。其制作和使用玉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距今约6000至5500年前的大溪文化中晚期。到了距今约4500至4000年前的石家河文化,两湖地区史前玉器的发展达到高峰,形成了具有鲜明特征的玉文化。

目前已发现的石家河文化玉器,种类有人头像、蝉、虎头像、兽面牌饰、坠、琮、璧、牙璋等二十多种,其中造型丰富的人与动物形玉雕,构成了石家河文化玉器最与众不同的主体特征。

其中,出土的石家河玉人头像只有10多件,后人根据其饰物特点,又将其细分为常人头像与神灵头像两种。

常人头像大多为写实的正面像,个别为侧面像。头像一般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冠帽和下部颈项常以较宽的横凹槽表现。

而神灵头像目前国内仅仅只发现了一件,造型和雕刻手法与这件非常相像。也就是说,这件如果不是赝品的话,应该是第二件被发现的石家河文化玉神灵头像!

吴迪看了摊主一眼,那是一个打扮新潮入时的男孩,似乎对他所卖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信心,根本就没在意他的举动,只是一心一意的拿着平板手机玩着游戏。

“老板,这件怎么卖?”

得到吴迪的示意,小王开始询价。

“那件啊,石家河文化玉神灵头像,六千万日元!”

男孩一开口,吴迪和小王就同时吃了一惊,这竟是一个留着男孩头的小女孩!

“咳咳,咳咳!”

小王的吃惊还不止于此,他默默的重复了一遍女孩的报价,好悬没被这个数字呛死!在他的心目中,这玩意就算是扔地上都很可能会因为脏而没人捡,这丫头居然开口就是五百万人民币,抢钱也没这么个抢法啊!

吴迪的吃惊同样也不仅仅因为这是个女孩,他吃惊的是这个小女孩居然认识这件东西!看来她的漫不经心不是因为没有信心,而是胸有成竹!

“咳咳!就这件小东西,要六千万日元?我卡,我总算是知道她这里为什么没人了……”

小王看了一眼那个神灵玉像,低声抱怨了一句。不过随即他就发现了不对,因为吴迪不但没有因为这个价格离开,反而蹲了下来,一边把玩玉雕,一边饶有兴味的上下打量着那个女孩。

“帮我还价……三千万。”

小王一愣,这东西有那么值钱吗?吴迪该不会是被这种新颖的营销手段迷惑了,或者是干脆看上了人家?

“让你还价就还价,哪来的那么多的当好上?我告诉你,这玩意,就算是六千万日元买下来都是占了大便宜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