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小日本的混混

“先生,是这样,这几块毛料之前已经有人看过并定下来了,因为他要的比较多,所以等到选完了才一起算账……”

一名店员安慰着那名挨了打的女店员,另一名则大着胆子向一名黄头发的年轻人解释着。

那名黄头发的年轻人耸了耸肩膀,怪笑道:

“那么,也就是说我没有说错了?你们是因为他们买的多才这么殷勤的吧?不好意思,既然你们不给我面子,那我也就没必要给你们面子,这几块毛料我要定了!”

吴迪站在贵宾室的门口,通过小王的翻译,已经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这些人的态度好一些,再加上几块破烂毛料也值不了几个钱,他可能就会让了,因为这事跟他的不小心也有关系。

国内的时候,一般他会让人把他看中的毛料都先挑出来,单独存放。可是这次不同,一来因为都是些低价值的东西,二来店员也可能没见过像他这样买毛料的,没想着把他选出来的毛料都做上记号,别人要挑选自然有可能会撞车。

但现在他已经结完了帐,东西就是他的了,让还是不让都要看他的心情,你们在这儿咆哮的再凶有个屁用?

刚跑到日本就被人专程请来小宰了麻田一笔,因为松下竹石带来的郁闷心情稍稍有了一点好转。可是,貌似这会儿忽然又变的有点差了……

铃木接过店员的话头,强忍着怒火交涉了半天,那几个人也不肯让步,只好无奈的将目光看向了吴迪。

吴迪笑着冲他摇了摇头,转身走回了贵宾室。在国内都没几个敢招惹他的,没必要专程跑到小日本的地界来服软吧?

两边都不让,铃木头大了,这黄毛他认识,是附近街上的一个混混小头目,因为麻田也不是小公司,所以平时大家一般是井水不犯河水,互相之间还算是比较客气。这次忽然这么反常,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故意冲着吴迪他们这几个有钱的外国人来的。

他狠狠的瞪了周围的几名店员一眼,奶奶的,要是让他知道是哪个家伙泄的密,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井出,你闹够了没有?今天你先……”

脾气一上来,也不用敬语了,可是被他唤为井出的那个黄毛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伸手一把将他拨拉到了一边,嘿嘿邪笑着就朝贵宾室走去,

“支那来的猪啊,看样子还是一只挺有钱的猪,哥几个正好这些日子手紧……”

“你要干什么?保安,保安……”

铃木看到事态居然逐渐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顿时大吃一惊,不但呼叫保安,同时也拿出了电话准备报警求援。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很好,因为如果不是及时喊了保安的话,黄毛这家伙估计就真的会悲剧了。

能够让黄毛悲剧的自然是吴迪,听到这家伙居然敢喊他们支那猪,吴迪登时就怒了,他朝军师使了个眼色,说道:

“给我打,别打死就行!回头再找几个日本的大律师,给我告他种族歧视,呃,这个算是种族歧视吧?反正钱给的足足的,没有的事也给我定成个铁案……”

铃木目瞪口呆的看着在军师拳脚下挣扎哀嚎的黄毛,直到木村轻轻的拉了拉他的手臂才清醒过来,连忙跑过去拉住军师,同时示意保安赶快把黄毛拖走……

和黄毛一起过来的几个家伙看到军师这么生猛,平时一个能打他们几个的老大一招都没挡住就被人按在地上一通狠揍,早就吓的手软脚软。这会儿看到人被抢救了出来,二话不说架起黄毛就跑,那速度,和被猎狗追着的兔子也差不了多少。

铃木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吩咐店员按照编号把吴迪选中的毛料挪到旁边的一个小库房里,自己则走进了贵宾室。

“先生,您的货先放在这里,我觉得您还是马上离开比较好,井出是这附近的一个小头目,手底下有不少的混混,我怕……”

吴迪笑了笑,说道:

“没关系,我只是没想到,在这么发达的国家还会遇到这种事情。对了,那家伙叫井出是吧,你顺便告诉他一声,我已经准备委托律师起诉他种族歧视了,叫他做好坐牢的准备吧。呵呵,就这样吧,心情不好,东西先放在这里,明天我再过来解石。”

吴迪的话雷的铃木一阵目瞪口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叫一声支那猪这就叫种族歧视?你妹的,大家都是黄种人好不好?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种族歧视,你把人打了还要人家坐牢?有这个道理吗?再说了,语言上的种族歧视有坐牢的吗?

“先生,您还是说个地址我把货给您送过去吧,解石的费用我们会补贴出来的……”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话,本来就因为松下竹石这老小子憋着一肚子火,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个不长眼的家伙,你还让我回避?那我找谁出气去?

逐渐降临的夜幕中,铃木看着吴迪居然又走进了隔壁的一家赌石商店,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已经仁至义尽了,待会儿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可怪不到他头上。

八点钟,吴迪笑眯眯的从赌石店里走了出来,这家的老板告诉他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有一个专门的解石厂,几十上百块毛料如果不要求质量的话,大概两个小时就能解开。而且,那边常年有几个珠宝公司的人驻守,价格比麻田公司公道多了。

他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个消息,他最少挽救了店里一半以上的豆种。结果直到吴迪离开了N久,他还在疑惑到底放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大凯子在准备掏钱的时候居然临时放弃了二十多块毛料……

“五哥,有人一直在跟着我们,应该是下午那几个家伙。”

张飞晃了晃膀子,自从被发配到了澳大利亚,别说是打架,就连想和兄弟们切磋一下都找不着机会,狸猫那个家伙一看到他溜得比真狸猫还快,下午的机会又被军师抢走了……

“没枪的话,收拾他们一顿再走?”

吴迪也憋着坏。

“应该是没有,我让小王打听过了,他们就是附近的一群小混混,连个正式的黑帮都算不上。”

“那好,小王,附近有没有什么偏僻点、黑暗点的地方……”

小王的汗水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他们才四个人,还都是外国人,居然想着在别人的地盘收拾人家,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个地方我不是很熟……时间不早,地铁就快要停运了,要不我们改天再说?”

吴迪笑了笑,换做得到天书之前的他,也会是这样,可是现在,这几个杂毛还真没放在他眼里。

“五哥,这边……”

军师笑着看了小王一眼,一转身,走到了一条黑乎乎的小路上,

“动作麻利点,也就几分钟的事,就算是地铁九点钟停也误不了。”

小路不长,尽头是一片小树林,几个人走过去还惊飞了一对野鸳鸯。

“出来吧,人手召集齐没有?没有的话我们可以再多等一会儿。”

“呵呵,挺嚣张的嘛!我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就是弟兄们日子过的苦,求点财而已,你们是自己掏出来还是等我们动手拿?”

军师动手的时候并没有下狠手,踢打的都是这家伙身上皮粗肉厚的地方,所以经过几个小时的休养,黄毛已经恢复了活力,这会儿看到行藏被军师识破,干脆就摆出了一副老子就是要光明正大的抢劫的嘴脸。

黄毛的话音刚落,树林里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有几个家伙没有露面,直接就跑到了树林的深处,看来,他们是准备把吴迪几个包围了慢慢对付。

“都录下来了吧?”

吴迪悄悄的问了小王一声,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冲机器猫和张飞说道:

“上吧,别打废了就行……”

话音未落,张飞就窜了出去,伸手一搭面前一个家伙的肩膀,脚下使了个绊子,这家伙就抱着手臂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其他人吓了一大跳,他们只看到一道黑影奔了过来,然后他们当中个子最大的红牛就躺在地上哼哼胳膊断了,这……

“掏家伙!”

黄毛大吼一声,抡起一根黑乎乎的棍子就朝张飞打去,其他人一愣,纷纷掏出家伙抢了上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他们就看到中间的黑影被砸的矮了下去。

原来这个家伙也是个银样镴枪头!混混们精神一振,忽然看到躺在地上翻滚哀嚎的家伙似乎有点眼熟,那好像是左使?怎么可能是左使那家伙?

吴迪站在一边没动,再加上眼力出色,将刚才张飞的一连串动作看的清清楚楚。张飞在一群人冲向他的时候不退反进,一把就将冲的最快的那个家伙控制在了手中,然后吴迪就看到混混们的各种兵器雨点般的落在了那个倒霉的家伙身上……

接下来的场面干脆就变成了一面倒,在翻译小王满是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条条人影被放倒、打飞,棒球棒、铁链子、砍刀乒乒乓乓的掉了一地。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