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东京赌石故事

没过一会儿,松下靖二的电话回了过来。不出所料,松下竹石不给面子,想见没问题,不过一切都要按规矩,后天能见你还是已经插队了呢!

王玉明很无奈的离开了,他要回去汇报情况,最好,国内能再派一个靠谱点的过来。

吴迪上网随便浏览了一会儿,一张图片让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人,他站起身来,一挥手,说道:

“走,上街逛逛去!”

银座是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也是代表着日本现代气息的一大景点,与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纽约的第五大街齐名,是世界三大繁华中心之一。

吴迪此次下榻的酒店就位于银座的中心,所以想逛街很方便。他刚才就是看到了一张翡翠店铺的图片,从而想到了在缅甸公盘上遇到的麻田太宫,想到了日本的翡翠市场,才临时起意要出去逛逛。

日本人对翡翠的喜爱源远流长,从历史上看来,日本神道教传说中的神器“八琼勾玉”,就是由翡翠所造;在地理上,日本本身也产出翡翠,所以日本人也是非常懂得欣赏翡翠的。不过日本本地的翡翠基本上都在豆种以下,不但质地非常的粗糙,致密度也很差,颜色更是多为乳白色或灰白色,难以作为首饰材料使用,所以他们的翡翠饰品原料几乎全部都是来自于缅甸。

日本的珠宝市场中,翡翠的市场占有率仅次于珍珠和钻石。而且日本的翡翠消费者,对翡翠的款式要求较高,一般都要求款式新颖,做工精湛。求丽、求新、求奇,几乎形成了日本人购买翡翠饰品的一种共同特性。因此,日本的首饰设计和制作总在不断地更新和变换,商家们也总是在不断地开拓不同品牌的新市场,从而使日本的珠宝市场显得十分活跃。

因为这些原因,胡自力在最开始考虑开拓外国市场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日本。但是又因为吴迪和麻田太宫在缅甸公盘上的恩怨,再加上两国历史上的一些纠葛,让他没办法准确的判断出市场前景,所以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了香港和欧洲。

不过,日本市场始终是蓝梦扩张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所以并不能排除以后蓝梦会在香港重新注册一个公司,用一个新品牌来打入日本市场的可能。

既然翡翠饰品很流行,那么赌石的地方一定不会缺少。如果能够把小日本的赌石店给小小的洗劫一番,那么再去消费他们的正版生活片,就应该能做到心安理得了吧?

银座大道全长一公里半,北起京桥、南至新桥,大道两旁的百货公司和各类商店鳞次栉比,专门销售高级商品。高档翡翠作为一种奢侈品,自然也少不了它的身影。

仅仅走出了五百米,吴迪就发现了四、五个有翡翠饰品出售的店铺。根据店员的介绍,他发现确实和胡自力报告中所写的差不多,日本的翡翠市场和华夏国内有着很强的互补性!

日本人对翡翠饰品的苛刻要求主要集中在款式和佩戴搭配上,他们讲究年龄、服饰、脸型、发型、气质的完美搭配。但是相比华夏人对于翡翠材质近乎苛刻的要求来说,日本人对翡翠的天然杂质和瑕疵具有很宽容的态度和理解,不会过于讲究华夏对翡翠理解中的“净度”或“纯净”。

了解这些只是捎带手的事情,最大的任务还是尽快的找到赌石商店,好为这次的大军出动买单。

所以,每到一家店铺,吴迪在柜台浏览的时候,翻译小王就在一边找柜员打听赌石的地方。但是不知道这些售货员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透露,一连换了三家店面,都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几位先生,请留步。”

当吴迪他们再次迈出一家首饰店的大门的时候,一名个子不高,穿着整齐但眉眼中处处透着猥琐的中年人叫住了他们。

“您好,我是神田龙也,刚刚在店里的时候,听到几位想找赌石商店,请问,你们是想去赌石吗?”

小王看了吴迪一眼,笑着问道:

“怎么,你知道赌石的地方?”

“是的,我想这一带没有人比我更加熟悉赌石了,这是我的名片,这一带有七家销售翡翠饰品的原材料都是由我们公司提供的。”

“哦?”

吴迪接过名片,看着上边那熟悉的汉字,不由的笑了起来。麻田株式会社,找的就是你啊!

“我们公司不但有自己的成品专卖店,而且还有大量的原材料出售,赌石当然也是一项不可或缺的经营项目。不过你们在这里找赌石商店可就来错了地方,这里是整个东京房租最贵的地方,赌石商店是租不起的。”

这家伙语速飞快,根本不给小王插嘴的机会,一会儿就把东京整个赌石店铺的分布讲了个七七八八。

作为消费水平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城市,东京的翡翠消费量非常大,所以不但有赌石的店铺,而且数量还不少,但是所处的位置一般比较偏僻,大多集中在都市圈的外围。

而且,神田龙认为,现在去赌石可不是个好时间,因为看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虽然赌石商店并不是天一黑就会关门,但是如果要在晚上选石的话,会对他们非常不利。

可是麻田公司就不一样,他们采用的是仓储式销售,在他们的大仓库里,不管白天黑夜,都是上千瓦的大灯长明,绝对能够看清楚毛料的任何一处瑕疵……

说来说去其实就是一句话,这家伙还是想让吴迪他们去他家的赌石商店赌石!

不过,如果这家伙知道他这次这么殷勤邀请的年轻人不但跟他们的大老板有仇,而且还是个连缅甸翡翠公盘和矿山都洗劫过的恐怖的煞星的话,估计会后悔的连打自己几个大耳光。搞定了这家店铺的那个野丫头,偷着乐就好了,干嘛没事非要招惹这个家伙啊?

神田所说的赌石商店在上野区,上野区上野公园附近的一条小街道上,不但有麻田家族最大的一家赌石商店,而且整条街所有的商铺几乎都经营翡翠毛料,是东京最大的一条赌石街。

银座有直达上野的地铁,正好神田也要回公司报到,所以听到吴迪不在乎时间之后,就高兴的带着几个人上路了。

出了地铁转了两站巴士,几个人就看到了一条小街。

熟悉的解石声一传入耳膜,吴迪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虽然这个也带个赌字,不过这种感觉可比梭哈舒服多了!

街口的第一家就是麻田公司的赌石商店,神田没有说错,穿过前边一个成品销售的店面后,吴迪就看到了他说的那个大仓库。

仓库确实很大,里边人没几个,但是毛料真的不少,大大小小都算上的话,最少也要一万出头,其中,最少百分之八十都是全赌石。

“木村,这位是我的朋友,要买几块毛料,你负责接待一下。”

神田安排了一名年轻的女店员负责接待后,就匆匆的离开了。军师想到吴迪赌石的恐怖,看向他背影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这个热心的家伙,不会因为这个就被开掉吧?现在日本的工作可不是很好找啊!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毛料?我们这里一共分了三个区……”

吴迪摆了摆手,说道:

“你跟在旁边,凡是我看中的毛料就把编号记下来,我全要。”

木村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职业化的笑容,很多初次接触赌石的人都是这样,可是他们看了毛料,再对比了价格后,往往都选择了食言,想必,这位也不例外吧?

这里毛料摆放的方式和公盘一样,按堆摆放。木制的基座上,大块的几块一堆,小块的十几、几十块一堆,不同的地方在于,这里的毛料都是单块计价出售,所以每一块都有不同的编号。

任由木村跟在身后,吴迪随便选了一处地方,开始一块一块的看石。

这几块块头不小,卖相更好,价格更是不得了!奈何一肚子草包,还是留着坑你们自己的国民去吧。

这一堆南奇的料子里居然还混着一块老帕敢的黄砂皮?吴迪拿起那块毛料打量了两眼,摇了摇头,有货倒是有货,可惜种水不太好,介于豆种和糯种之间,要这么贵的价格,不值得采购。

“对了,木村小姐,你们这里有折扣吗?”

木村未语先鞠躬,

“先生,有的,如果您选购的多的话,最低能打到八折。”

“才八折啊,不能再低了吗?”

八折的话,这块毛料还是不值得投资啊,因为他这次过来,可是一块有料的都不想错过。

“先生,八折已经是最低折扣了,像我们这样的售货员只有九折的空间,八折需要店长亲自审批。”

吴迪点了点头,算了,就算是有料买了也是赔钱货,这种事还是留给小日本自己干好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