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危险任务

吴迪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沈继祖的事情虽然对他有很大的触动,但那毕竟是外人,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可是,松下竹石挑起的这件事情却不一样,一枚传国玉玺不但代表着华夏几千年的历史,而且还牵连着两桩无头血案,更关键的是偏偏还都跟他有关,你让他如何放心的下?

摇篮二女对于玉玺背后的故事并不知情,只是听说他马上又要出去,心中不满,晚上都没给他好脸色。

沈继祖的遗体要运回老家安葬,但是会在北京停灵一天,方便这边的朋友祭拜。他带过来的几样东西吴迪先是不客气的一一收下,然后又全部送回给了沈忆玫。

沈继祖带过来的几件东西确实都很珍贵,尤其是那幅他亲手制作的《梅竹寒雀图》,经过这次事情,一定会名扬天下,但是让吴迪就这么留下,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所以他决定还是让两幅带走了两条人命的《梅竹寒雀图》待在一起,若干年后,这将是一段凄美的佳话!

常老、杨老、马老、韩院长等人都参加了沈继祖的遗体告别仪式,席间,吴迪注意到这些老人悲戚的面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以后没事要尽量少出门,多多的陪陪这些老人才是正经事。

遗体告别仪式过后,常老带着韩院长一起跟着吴迪回到了四合院。

“根据前期掌握的情报,松下竹石只是青龙会得到玉玺的数据后请来的合作伙伴,对玉玺背后的故事应该并不知情。不过他不傻,澳大利亚的血案和青龙会的一夕覆灭,多少应该能让他联想到这上边去。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迈出了这一步,所以我们需要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另外,小五,这趟东京之行可能会有点危险,但对你也不是完全没好处,去不去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吴迪看了师父一眼,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明白师父的意思,这趟东京之行确实是有点危险,先不说青龙会诺大一个杀手组织,会不会有漏网之鱼利用这次机会乘机报复,单单只是青龙会的后台对他的态度,就很值得担心。

像青龙会这种组织,没有一定的政治背景是不可能生存下来的。这一次,日本方面虽然默许了华夏对它的毁灭性打击,甚至直接插手帮忙都有可能,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他们派系内所有人都是真心的支持这次行动。

他在国内或者其他地方,这些人忌惮他背后的势力,可能还会来个眼不见为净。现在他跑到东京,而且还要揭破松下竹石的阴谋,肯定会让一些人不爽。一旦他这次的举动被某些极端分子视为挑衅,就很可能会新仇旧恨一起爆发,那时候,情况可就真的不太美妙了。

“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次的危险主要来自于青龙会的余孽。这家杀手组织经营了几十年,要说没有一些隐藏的手段谁也不会相信。但是我想你这次过去,也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如果那些人真的记挂着这件事请,那么他们就是一枚时刻都悬在我们头顶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就会爆发!与其让他们控制爆发的时间,不如我们主动一点,争取让他按我们的心意爆发……”

吴迪点了点头,师父没有说出来的意思他明白,那就是他担心如果给了那些漏网之鱼足够的时间或者机会,很有可能会牵连到他的家人和朋友,与其这样,还不如以他为饵,看看能不能把这些人钓出来,再清洗一次!

“我去,于公于私我都要去一趟。师父,松下靖二在比赛的时候就对我发出了邀请,为的应该就是这件事情。回头我找他问问,为什么忽然又决定不等我,反而直接搞起了新闻发布会,我怀疑,这其中也有什么问题。”

“嗯,这方面我也会安排人手去查。其实还有一个必须你去的原因就是,除了你和我们几个老家伙之外,国内没有哪个鉴定师知道真正的玉玺在我们手里。而松下竹石弄到的那个赝品,却经过了多名鉴定师严格的鉴定,他们得出的结论居然惊人的一致,这时候,派一个不知真相的家伙过去……”

常老无奈的摇了摇头,派一个不知真相的家伙过去,万一也把东西鉴定成了真的,这可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闹笑话可以处理的了。

“多名鉴定师严格的鉴定?这家伙不会是……”

韩院长摇了摇头,说道:

“小五,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这件事情真的很麻烦。因为鉴定过玉玺的人里面最少有三个都和我打过不止一次的交道,我了解他们。他们都是国际知名的大师,可以看走眼,可以不认识东西,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良知,硬是把假的说成是真的!”

吴迪吃了一惊,老爷子这意思是说东西已经达到了几可乱真的地步?他苦笑了一声,这下真的麻烦了,判断出一件东西的真假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可是找出具体假在哪里却恰恰是他的弱项啊!

“你还有一点时间,我会尽快的安排你再看看真正的玉玺,另外我们会给你准备一些玉玺钤印的影印件,你到时候可以利用这些东西,争取一次性的把事情解决了。”

吴迪点了点头,有了这些东西,难度应该能降低一点,可是……忽然间,他又想起了一个问题,既然师父说青龙会背后的势力不用担心,那么,这次他们纵容松下竹石搞出这些举动,又是什么意思?

“呵呵,这个原因不难理解。一方面,澳大利亚事件我们反应及时,他们只是知道野原新之助曾经拿到过传国玉玺,可是谁也没见过实物,真假不好判断。另外,虽然按道理东西应该是在我们手里,但那始终是应该,能够通过这次事情确认一下也是好的。至于另一方面就牵扯到一些政治方面的因素了,虽然因为青龙会的坐大和逐渐脱离控制让我们和他们在某些方面达成了一致,但是这始终是两个对立的政治集团,能够有人主动跳出来给我们制造麻烦,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主动去阻止?而且,如果我们真的没办法证明这件东西是假的,他们还能效仿我们,拿着东西和我们谈条件,到时候,迫于国内外舆论的压力,我们很可能要吃一个大大的哑巴亏!”

吴迪点了点头,他明白师父的担心。如果到最后都没办法证明东西是假的,他们就必须要像英美两国对待《独立宣言》和英王权杖那样,想办法在第一时间收回。这时候,小日本肯定会利用一些不明真相的国人和国际舆论,狮子大开口,事情很可能会变的无法收拾。

“要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闹的人尽皆知,所以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小五,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再辛苦他都不怕,只是松下竹石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又有了那么多大师的鉴定,这件事情恐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

“要去也可以,不过,你应该记得之前我们的约定,每次出去都至少带我们一个……说吧,这次带谁?”

孟瑶听到吴迪真的要去日本,而且待多久也不确定,气哼哼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吴迪一脸的苦笑,如果没有师父的提醒,带她们去也没什么,可是现在知道他这次过去还有当饵的任务,他怎么敢让她们跟过去冒险?

“不行!这次我们一定要去,实在不方便的话,我们最大的让步也就是瑶瑶刚才说的,带一个,说吧,你带谁去?”

闻斓也不干了,拉斯维加斯的豪赌,狂买外围,这么好玩的事情她们都因为手头的事情错过了,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被他蒙混过关了。

“阿迪,你随便给我们找了件事情,让我们忙得昏天黑地,然后趁机一个人跑到拉斯维加斯待了快两个月,刚回来没两天就又要去东京,你说,你到底是何居心?难道……”

孟瑶的眼珠子转了转,说出来的话可就有些诛心了。吴迪无奈之下只好把师父这尊大神搬了出来,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两女。

“这样啊,你有秘密任务,难道就不需要掩护?电视上演的那些间谍很多不都是带着家属的吗?哦……我明白了,组织上给你安排了一个,说到底你小子还是不想要我们两个了!”

孟瑶使出了胡搅蛮缠大法,吴迪发愁的眉头紧皱,难道真的要让师父打个电话过来才能搞定?忽然,他注意到闻斓的脸色有点古怪,再一看,孟瑶的眼底似乎也隐藏着一丝笑意,登时大喜,差点被这两个小丫头耍花腔给骗了!

“嘎嘎,既然为夫好言相哄没有效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家伙一个虎扑,将孟瑶压到了沙发上,闻斓惊呼了一声,连忙来救,不片刻,三个人就紧紧纠缠在了一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